胡椒的杂物堆(GEHENNA-Beta)#2020/9/16“一次异常商业活动记录”

Percival Darke不喜欢玄牝集团。

玄牝集团是一家仅活跃于中国大陆的超自然技术研发商。单这一点完全不能使得Darke,这样一位“手段繁多,力量强大,对通路知之甚广的大炼金术士,大奇术师,已然超尘拔俗隐入维度之暗”、Marshall, Carter, & Dark里存在感最低但是暗面如渊的人感到任何不安。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Marshall、Carter和Dark就可以夷平一座城市,毁灭一个国家;只要一通电话,他们就可以把这个星球置于热核战争之中”。对MC&D的这种描述从非谬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Darke对MC&D比之玄牝的看法都和最常见的那种对比一致:“如同富人面对蚂蚁”。

但是他还是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发现,林子里的乌鸦实在太多了。他DARK,也有比他更DARKNESS的。

东亚那边一直有着“怪物房”的说法,资助着某两次超自然战争打完的Darke相当清楚这点。就好比他到最后都没能走进这房的最后一个隔间,与最后一只怪物当面——中国。中国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黑箱,即使他能通过在香港的“一大笔投资”获得足够的消息,也不可能每次都稳稳架住这最后一只怪物的出手。

比如“墙”的建立。

墙说的是“Great Firewall of China”。最开始,通过常态社会了解到这道墙的Darke还没怎么在意,不就是普通的网络墙技术吗?甚至一个常态之下的VPN都能翻过去,难道还能阻断他和他的后裔折腾出来的暗网吗?

……常态的长城防火墙当然是挡不住的。但是还有一块超常的GFW极为碍眼地卡在了暗网通过扩展逐渐拼凑起的世界超常网络拼图中拼图缺口市场潜力最大块的位置上。这块“不速之客”叫做AC-GN,确切点说,Abnormal Community - General Network中国超常社群通用网络 of China。

你当这是动漫世界主人公救呢,还A-C-G-N?

这是Darke第一次认真注意到玄牝集团。前一次没认真去注意,以至于他重新看过去的时侯突然有种想回到过去踩死那只在富人皮鞋旁边施施然爬过的蚂蚁主角的冲动。

这个主角的名字叫做“玄牝”。它拿出的是连Darke在近代都才仅是略有耳闻的理念圈技术,中国人构架的理念巨壁如同三进制的巨棍毫不留情地怼进这超常网络这个领域,把二进制的暗网拼图全部打碎,和孙悟空大棒似的在东方画出一个圈来。

然后Darke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网。

AC-GN,或者说这个网络代表的中国超常市场开放得比常态市场慢得多。Darke再次关心这边的事情已经是2008年,中国国家安全部异常十九局在这个时间点略有些突兀地开放了大中华区Great CN-Celestial

Darke没开小号。不是不想开。

什么是理念圈?理念圈的完整定义是“一切知性生命对客观事实之认知的高密度主观聚合”,换而言之,这是一条可能直达客观形而上技术的路径。

玄牝集团和中国国家安全部异常十九局搭建的AC-GN使用了理念圈技术作为注册门径。通过进行自我主观侧写,这个门路就能在理念圈这一主观概念层之中找到真实的你所在的概念,然后与正在注册的你、客观概念层进行一次对照。

而这位Darke先生,他在试图开小号的过程中浪费了很多个“电池”。

玄牝集团称这个过程对他们来说也是黑箱,他们没有破解这个过程的具体机理。但是Darke表示我信了你的邪,拉上了Amos和Ruprecht一起用奇术试图绕过这个注册流程。

嗯这么说吧,玄牝集团通过浅层的主观概念共鸣知道了他们三个人的姓氏,贴心的标出:

邀请函:


欢迎西方最大的财富王国之三执掌加入玄牝集团与中国国家安全部异常十九局共同管理的AC-GN。现在,我们诚邀Amos Mashall先生、Ruprecht Carter先生以及Percival Darke先生作为第一批高级用户加入这一平台的内测!

PS:我们说的是真的,除了你们的名字我们什么都没得到,EVE粒子被你们偷梁换柱成其他人的了。我们觉得这波下去,那些可怜人应该可以比较安稳地尘归尘土归土了吧?




玄牝理念圈技术有限公司
XUANPIN NOOSPHERE CO.,LTD.

二〇〇八年十月十日

中国的市场打开了。而在资本世界里几乎没有“之一”的强大的资本力量,Marshall, Carter, & Dark不可能不参与其中。隔着香港对中国大陆垂涎欲滴的他们早就想要借此机会长驱直入一番饕餮。但是在AC-GN在大陆市场几乎不可撼动,很多情况都必须使用这一网络系统的情况下,信息安全就成了第一个问题——

——毫无疑问,MC&D按照自己的标准揣测玄牝集团,如他们自己按照奇术侧写暗网用户的信息一样。三位合伙人一致认为,玄牝集团必定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并且就已经表现出来的部分,玄牝的理念圈技术完全能够在特定的条件下把他们三个扒光了上台唱猴戏……至少他们如此认为。

但是即便如此,Mashall和Carter也都认为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因为玄牝集团给出了可行的方案。在EVE灵气模式上的移花接木完全能够在概念上隔绝玄牝的技术对他们信息的窥视,只要他们继续一直以来做的——无非就是在吞噬他人时多做一点点可以隔空执行、削减影响的小措施——理念圈的问题就无伤大雅。

但是Darke就不行了。他不是完全的奇术身躯,以至于玄牝集团的技术穿透了一般情况下会把窥视转移到Iris Dark身上的血脉-概念防御系统,直接判断出真正的“Dark”之名在Percival Darke先生身上。

Percival Darke先生不太高兴。

他用各种手段又浪费更多的“电池”,最后他的成本比另外两位合伙人高出了……Amos和Ruprecht听了会给出朋友间的嘲笑的倍数。

好在玄牝集团和香港那边的Victor Chan合作愉快,借着他的后裔Iris Dark,整体而言Darke先生赚得不亏。

但是读过某篇毛开头的共产主义作品打发时间的Darke先生和作为半个国有企业的玄牝集团一样清楚“资本主义的劣根性”。因此前者在心中默默地给后者记了一笔账。

毕竟,生意还是要做的。

-


2020年的某一天,在私人圣所之中,Percival Darke远程链接了一个“电池”的灵魂回路,他通过一系列的跳转形成一个基于超数学模型的理念性VPN,跳转到了“易荟”电商平台上。

这是网络上的“完全集市The Utterly Bazaar”。如在现实里面开了很多个非线性因果时段的前辈一样,通过“浮槎”——“旧说云: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这一概念-物质转化传输系统,“易荟”上也几乎可以在任何时段买到任何你想买到的东西,只要你有钱,以及一个能够独立于时空的普通账号。

中国的网络扫货确实尤其魅力……Darke先生通过暗能量3.0越过理念藩篱,跨境翻阅着“易荟”的商品列表。

他的目光毫无征兆的落在一个商品上。

平台提示: 高级用户"MC&D Official - Percival Darke",您好。


您正在浏览的是本平台二级内测商品,我们觉得这款超常商品还没有准备好投入通用电商市场,不建议在“浮槎”系统完成安全核查前进行下单。如果您在执意下单后买到了意料之外的商品,造成了意料之外的后果,一切后果由您自身承担。

商品标签:概念叙事域概念生物梦境


|

|

|

|

|

|

|

|

|

|

|

narratefish.jpg

配图来自捕获过程中随行的喻象化信息记录仪,图中螺旋来自超形上托里拆利小号的叙事投射,周围黄绿色的光点均为商品种群


商品名称 商品售价
[出售名待定]、“故事缝隙中游过的大鱼”、Itinerantur conceptu delphinus(记叙游行豚,记叙移动属、概念-豚形亚种) 180000 CNY/条
23000 EUR/条
28000 USD/条
商品介绍及通用码:
商品名为[弄潮豚?],是一种在[商业信息]独有的记叙移动物种,它们存在于超形上概念中的叙事域夹层,吸食着来自平行叙事的文字思考流而生存。它们体内的思考流是我们现实在超形上意义上存在的基础。获取这些概念豚,你就可以借助它们体内的思考流处理器官,改变你想要改变的局部现实![查看更多]

{×}甲(P1/B5)乙(P3p2/B1i6)丙(G)

商品分类 现存量 成交量
性质标签:概念叙事域概念生物梦境
用途标签:科研超形上学
66 正式交易
尚未开放
五星(非常满意)★★★★★ [评分未开放]
四星(比较满意)★★★★☆ [评分未开放]
三星(评价一般)★★★☆☆ [评分未开放]
二星(不太满意)★★☆☆☆ [评分未开放]
一星(很不满意)★☆☆☆☆ [评分未开放]

推荐/不推荐:

评分: 0+x

0

评分: 0+x

0

评分: 0+x

评论区等待开放,有事请联系管理员


Darke先生是不相信超形上学的——事实上大部分超常社群的人都不相信这个理论。毕竟与会从“我们其实是小说人物”这个超形上的角度去怀疑自己世界真实性的人宣称的理论相比,不管是牧场主还是火鸡理论,随便那个都所谓的“元虚构”、超形上学合理得多也值得研究得多。

最关键是,超形上学那一套在形而上里面也能一并被套进去解读——这也是大部分人认为的——既然如此,形而上学研究就可以有得赚,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头上增加一个“作者宇宙”呢?

不过,以超形上这一理论出现的异常也还是有的……Darke思忖着他所知道的,在“超形上学”这类异常出现之后被一些人急匆匆整合出来的元虚构理论。然后他又去查了查 Itinerantur 这个“属”下记叙生物的特点。

我有主意了。Darke心里浮出这一个直觉,这个直觉在他那隐藏在黑暗中的脸上如上浮泡泡般破开一个笑容。

他于是开始叫人。

-


关于Itinerantur conceptu delphinus,或者说[×]甲(P1/B5)乙(P3p2/B1i6)丙(G)号商品,它的管理员楚谌其实蛮头疼的。

异常对人类技术的推进素来十分显著,尤其在超技术领域。很多常态、超常学科都是人类从异常身上分析,或对异常造成的现象进行观察而得来的。

但是超形上学则不同,正如它在常态世界的翻译一样,每一个实干的超常社群成员都不会对Pataphysics荒诞玄学这样一门荒唐的“学科”感兴趣。因为这门“学科”没有起源……或者换种说法,有“起源”。

但是这种起源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某个平行现实迭代里面的人先整出了这门学科,然后才有“按照这门学科理论结构的异常”出现,然后那个迭代就被这个异常现实重构为今天的模样。

而当前的超常学科有两个“被承认”的标准,有一个便可:

  1. “最初之作”原则The Original:你需要证明,你是根据某个异常本身/造成得现象整理出这门学科的基本理论。——需要有“事实依据”。
  2. “传承”原则The Heritage:历史上可考,或具有足够长的有价值研究史料。——需要有“研究价值”。

超形上学迭代起源论是无法证明的,甚至最初宣称这个说法的还是“从历史中整理出”超形上学的一个组织。“历史”?历史完全没留下来。

类似的“无起源”超常学科自然也是有的,比如古希腊先贤开形而上之先河,依旧奔流至今。但由“。”这一“超形上学组织”提出的超形上学,委实看不出研究价值。无论是实用性还是易懂性,形而上学Metaphysics都要比改“Me”为“Pa”Pataphysics要好用得多。

因此,在超常世界中,无论社群还是在学界亦或是商界,超形上学的常见定位都是笑料、骗钱失败的学科以及鸡肋式的噱头。

会这样自是理所当然,毕竟这是被定下主叙事域之故事基调。不过,眼下却是楚谌的大麻烦。

也不是完全卖不出去,因为在商品介绍里面扯出来的“平行叙事思考流”啊,“改变局部现实”啊,全都是真的。问题在于,“理念圈之影”,那班最高管理层要求把这个东西买出一个好价格……

好价格是目前标价的总额的百倍。

就算是楚谌也有些肝疼了。她是形而上物品研究管理部部长,但是她也不是真的形而上,要卖出他们要求的价位,除非概念登神直接一波镇压封神强迫别人来买……推销都没有这么整的啊。

呃,如果是真的推销也不是不行,后台违规操作一回,比如随便挑一首叫《买买买》的歌然后把歌的概念和整个AC-GN普通用户群体连起来一次…

然后我也就凉的差不多了啊哈哈….楚谌面无表情心里笑嘻嘻内心更深处妈卖批。

“但是如果非要说无厘头那也不至于,管理层之不朽部分基于客观概念的绝对理性,这也是十九局那边能够接受玄牝集团的原因之一……”楚谌毫无淑女形象的瘫在办公椅上,目光懒散地盯着天花板,口里转着玄牝集团高层的秘辛。

她念叨完前半段话一个鲤鱼打挺坐直,盯着桌面虚拟投影上的一行字,用抱怨地语气道:“……‘不过,不能卖得够好也需要一个精彩的故事’……嗯呢,这和超形上的空想理论还真是的相……”

“叮~”

突然传出的邮箱提示音让楚谌猝不及防之下猛地一哆嗦,感觉瞬间被强制进入工作状态般整个人绷成一条线……几秒后她才定了定神,一边心里怒嘈“我勒个去吓死老娘了还以为是钉钉哪个王八羔子整的新提示音”,一边点开那份系统提示邮件看了看。

被标记用户购买提示

今日(20/7/23)16:32[GMT-9:32],高级用户"MC&D Official - Percival Darke"通过高级渠道提前购买了陆件编号为"{×}甲(P1/B5)乙(P3p2/B1i6)丙(G)"的商品。

PS:这是第三封了,前两内容一致我就撤消了。你走神太严重了,换个钉钉的铃声清醒一下?



AC-GN System AI Admin"端木呦呦"
二〇二〇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三十二分

还真是钉钉,而且还骂错AI小姐妹了……嗯不是这个问题,楚谌滞了一瞬突然反应过来,一边开始调出资料一边思考,Percival Darke,MC&D的三位合伙人之一……他为什么会买这个,他不是专精奇术吗?

“不过,不能卖得够好也需要一个精彩的故事”……

这个句话作为念头在脑海里一闪即逝。楚谌觉得自己理解了:超形上学之逻辑无非就是把形而上套用在“世界是个大型元虚构结构”上加之演绎。而不管演绎程度如何,通过理念圈这种“可能会被改剧本而体现剧情的形而上剧本”,也可以部分的知晓所谓“上叙”在还讲基本逻辑时给出的剧情。

说起来……上叙不讲逻辑的情况作为“事实依据”还没出现过,所以说除非是有哪个组织神通广大瞒过世界,不然就只有超形上是个坑的可能。

等等思路又跑偏了,楚谌遏制了自己脱缰开始发散的分析,呃,也就是说,管理层那群人又开始进入神棍状态,开始大规模的上听天意了?

所谓“上听天意”就是探索理念圈,换而言之,用上面的比喻,就是看世界的“剧本”。

也就是说,Darke先生要用那几只弄潮豚来对付我们?……这完全不精彩啊,而且就那几只通过思考流转化后达到的本质促动力,根据已有数据也就是两三个篮球场,推进灾难性异常现象的蝴蝶效应也很容易就能被路上的高低休谟区打断……

“但是也不得不防吧……而且也得看看其他的可能。”楚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虚握着拳把大拇指关节顶在自己太阳穴位置按着,“树大招风,不咋好弄啊……”

“那就放手去做。”昏暗重叠地声音在她耳边浮起,仿佛是无数人的异口同声。理念将作概念传递,玄牝即是世间原理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

某时,某处,世界性情报组织“迷宫”的一处据点之中。

“嘿,老兄,你急匆匆的干嘛呢?”阿比盖亚走进据点的数控中心,走到咖啡机前,余光暼见她的朋友安德烈夫正坐在一台以太终端“暗能量3.0”前快速的输入什么。

“……是阿比盖亚啊,我现在没空,而且你火星了——哦,对。你刚刚出了一次任务,应该还不知道。过来看,可能需要分到Cinnabar1级别的情报。”安德烈夫头都不回的说着,话到一半停了停才转过身来,看着正在泡咖啡的阿比盖亚说。

“……Cinnabar?”阿比盖亚的咖啡杯和白糖勺子碰了个响。她有些愕然地把勺子搁回糖罐,拿出一袋纯咖啡粉就加,“如果是‘需要向公众扩散假情报’那还好,不会是‘异常入侵所需的世界情报共享’吧?”

安德烈夫拍了拍他身边刚刚摆好的椅子,又恢复了头也不回的打字状态。

“这么忙的吗……”阿比盖亚虚着眼,随便抽了根一次性勺子一边搅拌咖啡,一边快步走到安德烈夫身旁,朝屏幕上看去。

已关注目标总览性情报文件

基础信息

代号: Maze-c03-736-Gr 关注等级: Aisling2(是否要划入Cinnabar级别等待讨论)
时空坐标标签: 1 2级)大中华区;(4级)理念圈 关联名称列举: 0 2级)玄牝集团、“链时代”传媒;(1 3级)AC-GN、“易荟”电商平台、“链时代”传媒;(3 4级)玄牝理念圈技术有限公司

行动计划


方针:

3 4级)

  • 保持与玄牝集团的中立友好关系。 当前情况不明
  • 鉴于Maze-g82-433-In,对玄牝集团的活动观察可提升至Monument3
  • 考虑将玄牝集团的关注级别上调至Cinnabar。

步骤:

(3级)通过情报、部分超技术产品在玄牝集团旗下“易荟”上进行代销以完成商业联系,并获得必要的情报收集点(AC-GN高级账户)。 当前无法完成。与玄牝集团的使用联系已断开,对AC-GN的试访问无效。

(3级)通过有限情报共享与玄牝集团和其中国官方合作组织异常十九局达成情报互惠。当前无法完成。对AC-GN的试访问无效;对大中华区的全部进入手段失效(见Maze-g82-433)。

(4级)以超技术对大中华区试进入,从而对玄牝集团进行直接接触,武力投入可达Monument级别对应。

(4级)共享部分情报至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

目的:

  • 通过商业联系将玄牝集团作为情报跳板,借助其旗下子公司,尤为“易荟”电商平台,以侧面获取世界超技术/异常商贩及大中华区异常组织的商业运作情报。 当前无法执行
  • 通过玄牝集团的部分中国官方所有性质,对异常十九局等中国官方异常部门进行侧写式情报观察。 当前无法执行
  • 对Maze-g82-433进行结束。

情报列表


简介:

玄牝集团是……



“What the Fuck。”光看到这里,阿比盖亚就爆了粗,跟嗑药似的一口把咖啡——顺便一提,那可以叫咖啡糊了——吞下肚,把杯子放在一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她捏了捏喉咙咳嗽了一下,问:“Maze-g82-433是什么事件?”

安德烈夫把一个新的投影窗口调出来移到她面前,并随口道:“说了很多次了,别那样喝咖啡,吃一肚子糊下去未必能提神醒脑。”

“没事,光看开头我就看得胃痛了,多份咖啡堵肠不算什么…5级…我的天哪什么鬼……”

“是的,如你所见,迷宫在中国区域的情报提供点全部失联了。更不幸的是……”安德烈夫甚至不侧头看都知道阿比盖亚是什么反应,甚至留了半句等着阿比盖亚接。

“……其他组织的观察点也是……”阿比盖亚看着Maze-g82-433的文件不自觉地接道。

“一次理念圈跌落事件,大中华区被整体概念化封锁。”安德烈夫把新跳出来的消息拉到最底下看了一眼,补充了一句,“但情报显示这对常态没有任何影响……至少目前没有。”

“……哈?”

“新情报。”

情报列表

关联文件:对近期事件(SCP-CN-████,代号“强行的完整”)初步调查研究 - 对常态的影响统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