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衣的传送门

上课指导

“你知道,” Ralph教授对我们说,“学生们都想要粉色的。” 午后的阳光穿过防护立场保护下的落地窗,照在他的衬衣上。“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一拿出糖,他们都扒开糖堆来找粉红色的。”

我挑了一粒橙色的放进嘴里。“粉色的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我没试过。” “可能是草莓?不过我个人觉得草莓味不怎么样。” “同感,” 教授笑了笑。“不过总有人喜欢吃嘛。”


外交任务

外星 圣树 能源 SCP影响地球 交涉 交火 解决问题 Dr. Endom

八卦计划?








正式故事

---
观景台里响着轻柔的爵士乐,阳光透过夹层玻璃以一个柔和的角度在黑胶唱片上闪闪发光。

骨瓷和玻璃轻碰,“来尝尝我自创的栗子蛋糕。”

“栗子蛋糕是从上次餐厅里学来的吧……话说这样好吗,工作时间来观景台看风景?”

带子你不吐槽是很可爱的……安啦,现在不是我值班,极天平最近没有什么任务,都咸在地面基站。我这个母舰指挥官也就每天在天上瞎逛而已。你呢?”

带子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我还好……460的研究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那休息一下又不会死,你还有几天公休?”

“我?算上去年疯狂研究安德森的新样品欠下的公休差不多有三个月吧。”

“那你还不休息?” 男人吐了吐舌,“真是羡慕,研究员哪来那么多天公休?特工没人权啊。”

带子轻笑一声。“你还羡慕我?天天跟着‘吉普赛人’到处跑,天南地北都去过了。我还想去一次内蒙呐。”

“别提内蒙那次,一只会魔法的草泥马四处乱蹦搞得草原跟谁喝高了一样然后乱吐一通。视觉不够狠毒,还来着3D环绕式的呕吐声……算了我等你把蛋糕吃完再讲。”

“没事我可以继续……”

“别,免得你吃不下去。我出完那次任务都被迫打了三天营养液才恢复食欲。”

白大褂走向留声机,拿起唱针,抽出新的一片准备放上。“那么夸张?”

“是啊,你都不知道那玩意有多猛。”

他们都没注意窗外的一只蜘蛛。


“我说大妹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说好的是去机娘coser线下聚会怎么到这地下车库逛了5分钟唔!”

此时,流动者站点主管Andrew Boom正在一栋商业楼的地下车库内,他的面部正前方是一名刚认识的机娘coser。夏装cos再加上大长腿,三伏天出来亲自调查的异常艺术社团的Boom内心十分感动,仿佛干涸的沙漠里吹过的一丝凉风抚慰着他作为一名██的心灵。

才不是变态!这是对作为一名有着秘密身份的人的奖赏!而且,他绝对不是因为看到这是cosplay社团就积极要求亲自调查!

Boom这么告诉着自己。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触感良好,有晨跑习惯,大概是第四个字母,还有……

“不对啊,大妹子你这心跳声太奇怪了吧还带嗡嗡响……”

此时他的鼻子顶到一个硬物,管状。

多年的经验再一次告诉他要把手伸进枪套里,可惜反应速度比不上冲入鼻腔的气体。

“主管已抓获,麻醉药剂生效。”


作为一个在位于一线商圈的小吃街开臭豆腐摊的摊主,汤升感到压力倍大。每天不仅要对付一大堆食客,还要小心看着点城管,每次检查都还要准备几包烟来“意思意思”。幸亏汤升的臭豆腐技艺是祖传的,不然早就在这个群龙盘踞的小吃街混不下去了。

“老板,三碗臭豆腐。多放辣椒水和榨菜碎。带着走。”

呵,还有个外国人,看着是黑头发还有蓝眼睛。汤升应了一声,熟练的把炸好的臭豆腐装在碗里。“慢走啊。”

“听好了,这次的目标是一位平民异常。到达指定地点后,我去用轻度模因让人群聚集在POI周围,Ariadne和Chitos负责起哄,记住,装的像一点。Giannis负责‘揭露’她的‘魔术’。双重压力之下她的精神会不稳定,异常出现的几率会减小。剩下的队员装成城管‘收摊’。这下就算完事了。” 待走远了后,Jarrod拿竹签夹起一块送到嘴里。“味道不错。”

“喂喂老大别拿我的啊,要吃你自己去买。”

“不要在意,这是伪装。” Jarrod敲了敲耳机。“听到了吗?照计划执行。”

“收到,” 伪装成城管的小恋盯着摄像监控。“老大,申请做完任务后去吃凑豆腐。”

“批准,你馋的连话都说不清了。”

“是,老大。”

“那么开始。” 四人走向那位在广场中心表演魔术的年轻人,早已聚集的人群里发出一声声欢呼。旁边星巴克的玻璃倒映出她的影子。

“你们迷路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车上看到你们一直在原地打转,是跟丢目标了?”

警铃在Jarrod心里作响。“全员注意,在原地不动,观察周围。有人知道了我们的位置。保持警……”

一片空空,水泥地上只留下三碗臭豆腐,汤汁一滴不洒。几只流浪猫凑过来闻了闻,辣椒把它们赶走了。

不远处的一辆身上印着“城管”的车爆炸了,汤升为这个还得了一笔赔款。


流动者站点,地面基站。

“NX-CN-01未回应。”

“打开情报网,追踪01号失联前行驶轨道上的警方频道。”

“卫星发现5分钟前01观景台上发生爆炸,当时通讯就已截断,所以基站未收到消息。爆炸发生后两分钟后警方报告发现一具从天而降的女性尸体,疑似为带子研究员。”

“迅速叫Jarrod去回收,务必要在一小时内送回来进行奇术复苏。”

“报、报告!Jarrod Nooh特工与其小队在执行收容任务时与基站失联!可能KIA。”

指甲陷进掌心,她努力把声音放平静。“什么时候的事?”

“两分钟前,警方已经找到汽车的残骸了。”

“这种事发生了你们就这么傻愣着?赶紧上报主管!出动应急小组,介入警方调查!” 咖啡罐重重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查查名单,还有幸存的人员吗?”

“特工Justin还在船上,尝试用奇术通讯中。”

监控器上的名字倒映在蓝灰色的眼瞳上,手指点了点屏幕。“那这个呢?医疗人员雪溢?我怎么没有印象?”

“这估计为系统错误,档案里称此人为医疗人员。但档案里所描述的该人员所参与过的事件我都没有印象。”

浅棕的卷发扬了扬。“各位对于这位雪溢有印象吗?”

指挥室里一片寂静。

“继续查,要么是系统病毒要么是模因抹杀把那姑娘彻底干掉了。戒严整个站点,使用紧急通讯网络与其他站点联系,必要时求援。”

“但是C区东翼还在卸货,大概还需要10分钟那架V式才能走……”

“卸什么货?今天也没有收到相关通知……”

“是今早就来的一架V式,说是从19站送过来的斯兰克顿稳定……”

“但是CN分部里从来都没有19……”

指挥部被火舌吞没。


“轮机房到了。”

电梯一声轻响打开了门,我跌跌撞撞地冲出来,迎面撞上老刘。

“是你啊老刘听我讲他们全完蛋了带子掉下母舰去了Boom失踪了小恋我现在都没联系上……” 深吸了一口气,为数不多的唾液稍稍湿润了喉咙。“咱们得赶紧搭架A式离开这里,去应急安全屋。“

老刘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如既往的慢悠悠。“出不去了。”

“什么意思?我们出不去了?”

“不是我们,是‘你’。” 老刘慢慢点了一支烟,红色的火星在微暗的轮机房里闪烁着不详,“你试试发个‘指尖光’看看。”

黄绿的光芒一闪而灭。诧异地盯着自己的手。“这不是指尖光!这不是……我的……指尖光……”

“这下你明白了吧,猎隼1887,删除‘特工Justin’人格,执行代码:alpha0057。”

原来是这个二五仔……我……这是……”

我无力的转过头,电梯舱内光滑的金属壁上倒映着我漠然的脸,一根探针从眼睛下钻出。嘴徒劳地张了张,深处的齿轮声仿佛回应我一般发出轻响。

流下一滴淡黄的机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