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alt2

猴子被压了过来。

他在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猴子,拿起了吸满墨汁的笔,开始在书上勾画。

猴子就那么被压制着,跪在地上,头不敢抬。

他看着猴子,始终看着。

猴子一直低着头,不与他对视。

他放下了笔,放下了书,重心后移,靠在石椅上,一言不发。始终静静的坐着,鼻腔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猴子就这么跪在地上,也听不出它的呼吸声。

他和猴子就一直这样静默着,大殿上的人也不敢说话。

最后,还是他开口了。

泼猴,阳寿将至,你来此地,可有不服?

猴子瓮声瓮气地回答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未有不服。

他不由得失望地叹了口气。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

若让你重活,你可愿意?

猴子并未说话,只是身子猛地颤了一下。

正当他脸上露出笑容时,猴子终于开口。

活一世,我已阅遍世间浮华,再来一世,又能如何?

他就这么看着猴子,猴子也抬起了头,看着他。

唉,罢了。

他摆手,拿起了毛笔与书。

猴子就这么看着他。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

你对这次被押到这里,是否有什么问题?

猴子嗤笑一声。

有问题又有何用?

他再次沉默。

不过,他依然试图坚持一下。

你真的,就这么甘心吗?

猴子仰天大笑。

甘心吗?你知不知道你问了一个蠢问题?

殿上的卫兵集体大喝。

放肆!

他摆摆手,看着猴子,示意让它继续说。

猴子也许是跪的时间长了,有点不舒服,改变了姿势,僵硬的把腿盘起来。

我死了,我活了,与我何干?我的死活,不关我事,有何来甘心与否这一说?问我是否愿意再活一世,无非是希望在利用我干什么罢了。抱歉,我,不愿意!

他不由得有些失落。

你想多了,我们,只是希望……

猴子冷哼一声。

抱歉,反正我今天就是不走了,我想死,谁也拦不住。

他伏在案上,再次对书勾勾画画。

随即,把笔和书向前一扔,丢到猴子身边。正当所有人都诧异的时候,他大喊,

来人呐,这猴子造反,夺了判官笔抢了生死簿把他和所有猴子都给划掉了啊!

猴子不由得大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