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Means Everything.

我喜欢的文章

因为记性很差,人也很懒。所以会持续更新。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A

B

所以,酒醒了的父母看着地上的东西并不是一滩如他们所预料的恶心呕吐物,而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在我带着男朋友和Bright来火葬场的时候,全场都很肃穆,没有人唱、跳或者rap。

C

你果然是我孙辈里面,最让我记挂又放心不下的一个。

“Min skal, din skal, alla vakra flickrs skal.”

唉……往事不堪回首,呢啲唔开心嘅嘢就唔讲了。呢位姊姊仔我睇你人都几好,不如请你饮杯我自己整嘅酒啦

就像是迎接凯旋者的仪式那般,长时间压抑的寂静被老旧的摩擦声驱散,沿着弯曲的道路直到远方,每一家每一户的门和窗都依次开启。这条街就这么活了——所有的人儿都露出了苍白的身影,满怀期待地将目光投向光明与黑暗的交融处,等待着那几十万分之一的可能。

D

魑魅魍魉都被我们铲除了,山灵精怪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早在基金会和GOC踏足以前,异学会就已经达成了他们的目标

整套收容装置放置于一架编号为A5██的基金会飞机上,该飞机应配备30名轮流执勤的机组人员,沿着北纬██°线不停向东飞行,降落、休息和加油均须提前报备,且只有在白天才能进行。以上飞行计划目的是使得该飞机永远处于昼半球。

从这里离开的观众将用他们的一生去追寻那些他们在短短数分钟内曾经体验过的人间极乐。有人将沉溺于麻醉剂与毒品,用廉价而粗制滥造的天堂欺骗自己,用神经递质山寨我此生最为美好的造物。

E

若本意不是售卖美食以美食展示异常之美,又何必在此咬文嚼字;所谓的餐厅,只不过是贵组织的遮羞布罢了。

没来到基金会的时候她总是假装自己在生活,但当老刘把她带到基金会的时候,她发现不会生活并不意味着她是一个不上进的异类,死亡也并不是可耻的终结。

还有朋友没死完的时候,我是不会寂寞的。

每天的收容措施都不起作用,塔罗兰每天都在寻找与3999抗争的方法。他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就只打开电脑,把旧的收容措施打上删除线,然后沉思了一会儿,打了新的收容措施上去;他打到一半的时候注意到这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便抬头看向门外,玻璃窗的角落映出反射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走廊里的风景。他看见德雷文的影子。于是猜想德雷文又一次绕路了,那个特工每次都绕路到他的研究室外偷看他,多可爱的爱呀。

由是而观之,诸神也,多为木偶矣。下民尚之,则其为神,则居于五采封坛之上,则厌酒旨之奉。其果为神邪?禘日,祝迎尸,尸者非先祖,不过饰形以象之尔。神亦非神,不过宅位以夺造化之职尔。

标题是我不知道该怎么meta才加个问号的。

F

我把刮鬍泡點綴在客廳的抽油煙機上,更新了系統所以可以斜體。

“还不够,你得摒弃生命的花束和时光的藤条,将生命/花束变作箭,将时光/藤条制为弓。用它们射落驰骋于天空的恶魔,你的一生将如烟火般怒放。”

在枝叶生长的同时,SCP-CN-208-B所播放的经文中开始出现伴奏,乐器多为唢呐和钟,随着枝叶生长速率的变化,乐器和吟诵者的音调和响度也会慢慢增大。在枝叶停止生长后,花朵开始在圆圈内部生长出来,直至将其完全覆盖。

肃清!肃清!肃清!把异教徒的找出来,看是哪个牲畜在阻挡大自在天的前行!必定要将其肃清,从腿开始,斩下四…四…四肢…

实验开始后443分钟,6号仍保持大笑。其异常部分从悬崖下方再次出现,可见其已长出多个手臂且每间隔一定距离就布有一个可独立活动的人类面部,一部分面部嘴部沾有血液或是正在咀嚼,推测异常部分长度已达到35米以上。

黎明之后,Chlorodrepanis正坐在驾驶室那扇宽阔的视窗前,庄严地向数据库宣告着已知种群的绝灭,却又在漫不经心间借着杯中棕褐色的倒影凝望着山脉间若隐若现的另一个世界。

关于昨日烂俗而雍容的一切,我仅仅知晓通道一经前进便不可复返。

无论如何,世界终于回归到了一切应有的状态,混沌消散,秩序已彻底主宰了这个世界。再没人有会在那透明的液体中溺毙,也再没人会被那炽热的光芒所灼烧。

那旧时候的日子是多么的易碎而美好呀。满怀遗憾地,我只有紧紧攥住手中无用的封魂咒符,和你的一绺头发。

H

我开始幻想。苦情而富有魅力的男人都有一个死老婆,这往往令人愧疚不已。

"我到河北省来……俺来就是想看看中国分部员工的生活问题,有没有一个温暖的家!"O5握紧拳头,"你们这些主管,就应该被总部biu,被主站七万个嫂夫人biu!当初就应该拿去喂斯大....
啊不对推错了
....另一方面,我有关部门对涉案下层人员采取了循循善诱,劝其改邪归正的办法,令受到蒙蔽的下层人员逐渐醒悟。其中一名青年,竟在知晓真相后失声痛哭....

基金会偶像我从一期追到█期,你算什么东西?

请再告诉我大敌的名罢!这混沌的,精密的恶魔,祂也要有个名,好让人们念着。

“决绝”这个关键词的提炼要提到列出的谭晶《九儿》这首歌,如果听过的朋友们会知道,在最后一段之中谭晶版的“高粱熟来红满天”一句是将整首歌的气向上彻底喷发而出,甚至压制了伴奏的唢呐,这在我看来表达的就是一种极致的“决绝”,陈▇▇或许真的一辈子都叫“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但我确信她一定有这样的不认输的“决绝”,努力在每一个困境之中都奋力挣扎去向着最美好的结果而活。

推荐理由:為了讓新人了解到基金會並不是什麼恐怖的邪典,基金會可以很虛構,但情感絕不會脫離現實。

I

J

K

你说,说考不上好大学,说你这辈子就算定下了,说有人愿意吗?你干到死,熬个老资历退休,老了有点积蓄,你又能干什么?你熬得全身是病,这辈子还剩几年不是躺在家里和医院里的?你死了过五十年,除了你孙子谁还能记得你?谁知道你活过的五十年里做了什么?你他妈的干了一辈子啊

我从霜月的海岸出发,踮起脚踩过海的尸体,开始我的旅行。那美丽的凶手是我的旅伴,窸窸窣窣地笑着;裙摆掠过海面,她造出蜿蜒的朦胧的银河。

L

M

小姐,这确实是一家奶茶店。开张已六十年有余,前五十九年是一家酒馆

而人类从未被蘑菇呜噜呜噜的言语敲响过心门。于是——

N

好可怜啊,我这么想着,好可怜啊。窗外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发霉的骨头,暴涨的江水,有些人踉踉跄跄地倒下,慢慢腐烂。

O

“太少女了啊,而且也没那么搭主题,而且看起来也不酷。《浴霸之光》怎么样?”

P

Q

R

二日后行法事。需湿肠一付、头颅两个,各种血、人皮一整张,望即准许。

我——您的造物——是不够完美的,就像一支寻常的曲子,一份平淡的文章,即使有人向我施加了只有戏剧里才会有的魔咒,人们也不会爱这样的造物。没有什么可怪罪的,它只是“不够好”而已。

而当我们回首时,我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历史已经在我们的解释中崩塌成一堆异常与阴谋论的碎砖烂瓦。

他将记住无数纷乱的光影。诗篇、文字将深深地烙印在他脑中。一旦他将要想起那个丑恶而恐怖的真相,这些假造的记忆就会一拥而上,掩盖住那段真实的回忆。

S

部分试题出自网络。

“你看,这就是你能读到我思想的证据。你讨厌在自己的房间里闻到二手烟。但在吸烟者的感觉中,”她深吸一口烟,并缓缓从口中吐出,“就像是略有辣味的奶油味。”

伊是不久后自己溺死在浴缸中的,就那样躺着,胸口处压着一块空心砖,使自己不至于漂起来。在伊死后,为了读懂那种文字,伊的那位花费了不小的功夫——当然是为了完成伊剩下的零星工作。至于那位,人家是吊死的,就在追上了伊的进度后不久。

我的爱人是名盖世英雄。她是冒险者、魔术师、指挥官,是女武神、勇者、召唤师。她曾遭重创,曾一蹶不振,也曾几次救世界于水火,自死亡边缘归来。希望是她额上的桂冠,坚毅与果敢是她的剑锋与鸢盾。她是火把,是明灯,是挥舞旗帜的少女,没人会将她同“失败”“绝望”一类的字眼关联起来。只要知道如何联系到她,你几乎可以拜托她做任何事。而她总会微笑,然后说:没关系,交给我吧。

T

U

所谓寄托于物,不过托诸尘土罢了。

V

研究中心二层洗手间的抽水马桶,诸界吞噬者,22, May 1, 2018

*未知女声:【逻辑错误】,【模因干扰】,【帷幕干涉】,【撤退】,【模块错误】,【模因失败】,【降临错误】,【无法理解】,【概念调换】,【Unknown Error】,【概念污染】,【正在凝视】,【未知模式】,【无法分辨】,【升华模式】,【无法识别】,【模式错位】,【保护失效】,【规则红移】

W

那就重建原来的那个天堂吧。你这么对自己想道。

████博士的电脑桌面壁纸为自己与妻子的合影。在看到合影后,████博士联想到了自己近期一直在致力研究的SCP-CN-555。他开始思考项目的出现方式,以及它的具体形象。

X

Y

Z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