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idoscoper的标准工地,真正用来改草稿的东西(别找了我那个css早放弃了)

格式资源 | 维基语法
装饰语法 | 基础语法
中分异常项目 | 中国分部相关设施
有些奇怪的点子写在这好了 | 用来抓合适的Site
ACS1 | ACS2
ACS方面查询用
Pexels | 黑色记号笔 主题中心
找配图用 | 找CSS用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项目的低压缩抗性,应采用普通加压钢1瓶储藏,并将容器至于普通生鲜食品冷藏仓库内。设施应该避免建于自然环境优越或气候温暖的地区。当收容失效事件发生时,使用冷水(或使用常温水2作为代用品)可遏制项目行动并实现再收容。

描述:项目是一种无明显移动能力的分子尺度微生物,不易溶于水基3溶剂。大量个体常常聚集成团体,以气溶胶形式活动。项目仅有以下行为:

1.附着在高能化合物(如有机物)的表面及内部,或聚集在热能,辐射能充足的区域进行缓慢而且可控的繁殖。
2.发出无规律的,不同频段的电磁波。这导致项目具有杂乱多变的不同色光。该行为导致的能量损失,偶见导致低密度群体死亡。已经证明外界扰动可以影响该活动。事实上,当失去该特性时,通常意味着项目已经失活。
3.躲避低能量区。相关研究已经表明,长期处于此类环境将导致项目失活甚至死亡。

项目失活为不可逆事件。一场简单的低温,或长期(对于不同群体来说,该时长不等)处于缺乏食物的状态,或外力导致的群体体积骤减4均会导致项目失活。当事件发生时,常见为表面亮度降低,颜色变化放缓,生命行为迟滞或终止,同时发生缓慢的SCP-CN-xxx-1事件。

SCP-CN-xxx-1事件是一种恶性群体裂解事件。事件发生时,群体开始渐渐失去原有悬浮能力,出现原理类似胶体聚沉的现象,最后在原地形成粉末状灰白色固体。该物质理化性质接近项目,但没有项目的生物活性。绝对禁止任何高能物质接触该物质,当接触事件发生时,请立即向管理员报告。

由于项目的悬浮特性,在收容失效发生时,应注意避免发生人员吸入或接触项目的感染事件。当感染事件发生时,感染区的皮肤常见凉感或辣感,伴上皮组织脱落或解体,严重者肉眼可见感染表面出现附着的项目群落。如果发生类似情况,请报告并避免接触感染部位。事实上,感染事件是发生在生物身上的SCP-CN-XXX的繁殖活动。

附录:


评分: 0+x

第一件盾牌

神醒来了。他这样想。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XXXX(没看错,这是主站文)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应当处于全天的观察中,任何发生的SCP-XXXX-01事件结果应当在分析处理后记录在案。收容设施必须配备备用电源以保证其长期与基金会内网保持连接。 根据有关指令,收容已经解除。

描述:项目是一台屏幕监控器,曾用于站点Site-██的内部计算机使用情况监控5在███4年,某次发生在Site-██的事故导致了包括监控对象618号,即员工██████的电脑在内的大片站点设施的损失6从该事故发生起,项目内部编号为618的监控对象的屏幕持续进行着来源不明的变更。

事故刚发生时,除了618号对象,大量员工电脑在项目的监视管理列表内均显示离线。一同被推定为损毁的618号却仍在线上。尝试与该变更者的交流认为是可行的,但由于受SCP-XXXX的预设功能限制,无法与其进行进一步沟通。经查,当项目同基金会内网断开连接时,无法观察到项目的异常效应。 项目618对象已经在███6年失去了异常效应。

SCP-XXXX-01事件指项目中618号对象在两年中持续发生的不明变更,其记录详见附录。

附录:




项目名称 - 文档所记录项目的名称;

项目状态:(恒定/混沌,这个选项取决于你的世界是不是稳定到有探索价值,通常“混沌”意味着这是一个婴儿世界)‖(闭锁/开放,这个选项取决于你的世界是否与其他世界紧密相连互相影响。可以如下简单判断:如果这个世界可以发生真人版漫威,选开放,如果不同机制不可并存则反之。通常来说闭锁的世界探索起来更加危险和麻烦。)

记录批次 - 起到档案号的作用,格式为#勘探#批###;

项目描述 - 文档主要部分。(这里写文章正文)(别走少年,这里是你大展身手的地方,这才刚刚开始。另外写的好点,记得万神殿吗

附录部分*可选 - 位于描述之后,可以是单纯的“附录”,也可以是大事记等补充信息。

当然个人认为frc协会这个称呼其实是人类对他们的称呼,那么写有关frc的故事时也可以使用别的称呼(旁观者协会?)。由于协会成员不仅仅包括人类,所以在写作时要注意避免基金会博士风格文章。创作frc的世界文档时,尽量以会员视角收录frc的文档,这可以理解为是frc会员创作文档,然后人类成员将地球语版本收录在我们这里。

这个模板尚未定稿,请各位任意补充并发到群里互怼(bushi)头脑风暴。


他笑道:“打的好!”


K:“就算让我再走一次,也会是这样,兴许生活的颜色会有些不同。”

S:“你,相信命运?”

K:“嗯……不能这么说,没有谁的命运是生来注定的。但是,只要这个人的性子定下来了,那他的未来也不过是在不同舞台、不同演员,表演同一个剧本。我见过了这条道路上的一切风景,但如果再来一次,我也逃不了自己设下的剧本。人们说命运是自己创造的,现在看来,这是对的,但我们都读错了它的意思。”


S:“你,你——你已经俗透了!”

K:“好,好,我是俗人,俗不可耐,但是我俗的明白。是,我不像那些‘逸士高人’们觉得自己爬出了臭水沟;我仅仅是努力学会在这里面游泳。但你知道我们每个人都爬不出去的。你不接受我这一点,甚至我一在你面前游泳,你就吵嚷我被狗屁水沟扭曲心灵——哪怕就在眼下,你还觉得我在用‘被捶打的变了形’的扭曲价值观阴阳怪气、强词夺理,可你他妈的也在游泳啊,虽然游得一直很烂。”

S:“但你确实已经变得不成样子了!你还记得你最敬佩嵇康吗?”

K:“后来他死的不咋好看。我本来不是个能和生活打成一片的人,但既然想坚持自己的东西,就得有那个坚持它的泳技。比起我想争取的东西,那些讲究也不是啥大问题了。拿根尺来比划自己没错,但你要比划对地方。”


S:”我恋爱了。“

K:“爱情不过是几种激素的作用而已,只会让你陷入疯狂,带来一段失败的婚姻。比起受进化强加给我们的化学反应的支配,你更应该——”

S:“我受够你的说教态度了。你的其他感情就不是激素吗?与其说是激素支配我的行为,倒不如说是那些激素就是我思想的一部分。性格的不同,不就该是那些化学反应的微妙差异和万千组合吗?我说不准我是不是喜欢,这进化赋予我的身体,但既然已如此,何不就尽情体验这身体呢?你那尖酸刻薄的论调,也恰恰是你所厌恶的进化赐给你的……你为什么难以接受你不是一个机器呢?“

K:”你……说的对。但在进化面前乖乖就范,把注意力用到自我安慰上去,是待宰牲畜该有的心理,不是你我的。“

S:”不,说’一棵树该长什么样‘,这话本身就是没有道理的。你不是自诩最能接受异音和杂色的吗?你不是说人各有志吗?怎么现在开始教育别人了?“

K:”你今天火气好大啊……好吧,我不认为我就是真理。去追随你的心吧。“



还是那熟悉的夜晚,但老人沿着那条,曾在现实与梦中都走过无数次的路时,却没能认出道旁的景物。那一排低矮的小楼,还没有拆除;三叉路口也还没有红绿灯;刻在心底的那条小巷,此时也还灯火通明。他静静地转过昏暗的街角,从腰间解下一块金属,连同一把手枪和一件衣服随手丢到了暗处。楼上响起叮叮当当的切菜声,饭菜的香气挑逗着街上人们空空的胃,使得人人都加快了回家的脚步。这一切,居然令他感到一丝不该有的陌生。

一切正常,仿佛从未被扰动。

学校的铃声像往常一样响了,同梦里的声音分毫不差。老人四处望了望,没有见到路边的长椅,便索性坐在了学校旁的那棵树下。太阳落到了那排小楼的后面,已然看不见了,但还能把半边天空染成紫红。夏风褪去了午后以来的燥热,把杂着树叶与泥土气息的清爽夜风,顺着街道,拂过老人的脸去,也拂过一群刚刚放学出校的学童。老人打起精神,尽力用不再有力的眼睛和记忆寻找那个熟悉的脸孔。


“危险?还是有的。”上升的电梯中,一个老人心不在焉地说,“如果你没遭了内奸,我的设备足够保证全体人的安全——我也要去的,总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如果真有人切断了连接……”跟在老人身后的人群中,一个新兵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就怕了?”有人大声地讥讽了一句,引来了一串哄笑。

伴着一声震响,电梯的舱门缓缓地打开了。老人笑了笑,第一个走出电梯,大漠傍晚的劲风卷着沙尘钻进电梯舱来。舱外,红日西斜,高塔和它修长的阴影构成一块巨大的日晷。

“嘿,那就只能在那边混完你的下半辈子了。”

他来到这里,已有五十余个年头。那些人找到他时,他还不到三十岁,正远赴南京,攒足了闯一番事业的气势。就是那时,他见到了那个男人。

“你的教育经历与专业非常适于进入我司工作,”来者说,“工作条件可能会比较差,但一定会有其他方面的优厚待遇。”

“但理论物理,恕我直言,”年轻人有些不解,“似乎和理财、基金管理没有什么关系。”

“会有的。”来人笑了笑,把一个文件袋推了过来。

那真是一个令人膛目结舌的世界。


目的地是1976年的沈阳。

“我简单重申一下吧,”特别团二营一连连长在跳转塔启动器的轰鸣声下扯着嗓子,“对面早就有转走他们烂摊子的算盘了,所以都打起精神来,保证能一次完成任务。对方已经尝试将对方持有的异常跳转至我处达数年,各种研究从未间断——我团此次袭击目标是沈阳Site-CN-68,在职安保人员1047人,在职研究人员1942人,在职其他人员127人,主要负责跳转相关科技的研发。这个你们估计早就背下来了。”

“到底是不送飞机吗?”一名管理装甲车外挂跳转组件的负责人,抬头问了一句。

“什么时候了,还在纠结这个东西……”老人穿上旁人递来的单兵跳转服,在腰间挂好启动器,“另外都做好跑远路的准备,机器只能保证把咱们送到沈阳附近,届时还需重新回合。返回的时候没有大功率的跳转引擎,单兵的又只能传输你自己,所以真要往回带什么东西的话,别弄太大的。”

塔顶闪烁起炫目的蓝光,在一阵雷鸣中,夜空消失了,代以白昼般的光辉。

“嗯……到咱们营了。第一批送过去的是他们搞突击的,然后是我们,”连长抬头,眯着眼看向高塔上的蓝光,“所以到时候咱的活计会舒服一点。坦克和自行火炮全部在最后送达,重火力各连自行携带……初期战斗听候各营营长命令。”

“还是原计划,优先击毙搞跳转的团队全员——不过这不是咱们的工作,估计有至少一个连队要投入这个行动;包括对方半成品跳转塔和地下实验室在内的建筑应予以摧毁;”老人转向周围的长官们,“最后处理掉站点内所有可见文件,纸质和电子形式的……不过都是后话。我们进攻还按计划,协助我营破坏其外部的掩体。其他的细节各位想必比我清楚……嗯,该我们了。都好了吗?”

刚才那刺痛夜空的蓝光暗下去,让月光夺回了对星空的控制。远方,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开来,这是二营的先头部队,将在不久之后给另外一个时空留下挥之不去的噩梦。第一批车辆纷纷在塔下制动,在转运机那属于钢铁的震动中,缓缓向塔顶的跳跃舱升去。

“人齐了。我们走罢。”老人接过一把手枪,闪身钻进了汽车中。随着车队,老人所在的汽车开进了似巨型电梯的转运机中,看着脚下的大地缓慢地向下退去。不一会,跳转舱的铁壁降了下来,舱内立即沉入一片黑暗,头顶十余米处,几个小指示灯亮了起来,成为了空间感的唯一来源。

“都好了,老大。”

车队中,其他的车鸣了鸣笛,在黑暗中形成旷远的回音。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221/f92135bbbe3f48a380c0e8a490a389b0.jpeg

以罪臣之名,行忠臣之事
——前混沌分裂者

快捷按钮

页面编辑中…此功能由Boyu12Boyu12提供,感谢你!
编辑 页面源代码
历史记录 附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