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contestkaltlnl

项目编号:SCP-5000

万物唯我,一日永恒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5000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现实世界时间空间及现实的威胁,根据O5议会一致决定,将会永久性地停止对SCP-5000的人员探索,以防再次打乱SCP-5000与现实世界现有的异常效应,甚至扩大效应至现实世界、替代现实世界并导致ZK级现实终结。
四台粒子加速器将不间断地运行,喷出大量基本粒子碎片缠绕目标隧道口,借此利用能量封住隧道口。
Area-5000在SCP-5000与现实世界连结的隧道口周围被划分并使用强记号标示,Area内应进驻一些SCP基金会内部优秀的空间物理学家,便于时时刻刻监控SCP-5000的世界结构,当出现任何能量溢出或异常效应影响现实世界的状况是应立刻报告基金会相关负责人与该异常项目解析负责人Dr.Andy,同时基金会将发起ZK级现实终结末日的警报,基金会将不计一切代价的避免该K级情景发生,并尽最大的努力封死“隧道口”。
目前仍然未知SCP-5000中的生命体是否会进入现实世界,也未知如果SCP-5000中生命体进入现实世界能否被杀死由此送回SCP-5000,但一支全副武装的机动特遣队将驻守在Area-5000中,以防万一,同时机动特遣队每一周轮换一支。
将会在Area-5000处建造数个机枪炮台,必要时刻向隧道口开火,使用大量且集中的物理能量封锁隧道口。
目前未知隧道口能否被摧毁。

描述:SCP-5000是一个时间非常特殊的世界或者说维度,在SCP-5000内部的影响下,时间轴会因为其异常效应扭曲成为一个环状,导致其内部时间空间现实结构非常不稳定,且时间将不断的重复24小时,即一个标准地球日。

SCP-5000在现实世界中有一个对应的能穿梭至SCP-5000内部的“隧道口”,该隧道口目前位于西班牙王国境内南部城市塞维利亚西南的某废弃空军基地附近,具体位置似乎在随着其电信号的频率波动而变化,变化范围非常小,可能只会有0.4-0.7纳米左右,目前未知其对应的现实世界的隧道口具体位置变化会带来什么影响。
更多关于SCP-5000的问题,将可能会在后续的探索和不断监视中找到答案。
目前截止于本文撰写时间,根据O5议会决议,全面停止任何形式探索,但会进行更为严密的监控和数据采集。

目前在外勤特工Luke Nars从SCP-5000中自救逃离出来后,所有他本人带进SCP-5000的物品全部如数返还于现实世界,其中包括附录1中展示的文件。
(但是所有的电子产品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目前排除因为外勤特工自救是采用了【数据删除】自我伤害的极端方式而造成的电子产品损坏的可能性,因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物理性质损伤。)
根据能量检测仪器的测定,目前仍然可以接收到SCP-5000的存在信号,但是波动数据极其不稳定,贸然进入该异常空间很可能打乱其内部构成的时间空间以及其造成的异常效应,进而影响到现实,造成潜在的ZK级现实终结末日发生,届时SCP-5000的不稳定世界可能撕裂现实造成严重的现实裂缝,两个世界将在无限重复的混乱中湮灭。

基于SCP-5000的异常性质以及其异常性质对现实的影响,目前根据O5议会的讨论,已经永久性停止对SCP-5000的任何方式探索,以免现实时间与空间出现无法预知的扰动。

关于SCP-5000,世界文学界曾经有非常多的科幻文学家想象并描述过类似的现象或世界,目前基金会方面正在考虑是否全面销毁相关作品,来尽可能消除大众对SCP-5000的认知。

【以下是该项目负责人Dr.Andy在做档案分析相关工作时的访谈】
O5-■:现在我们必须知道SCP-5000对我们的世界的影响。
Dr.Andy:对于附录1中外勤特工Luke Nars对“变量”的描述使我们
感到极其不安,既然我们可以通过“那东西”进入SCP-5000,那么不能保证SCP-5000中的居民不会因为异常效应错误的进入我们的世界。1
交互作用是不可避免的,就是我们破坏了交互的隧道口,用“能量”破坏那个“虚伪的重复的毫无意义的现实”,“他们”仍然存在,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到现在仍然不知道为什么Luke能完好无损的出来,并且在他身上毫无时间流过的痕迹,也同样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异常的世界的时间是一个圆,不断的重复。

O5-■:不过,对于那个世界,你们就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嘛?

我们确实一无所知。
我们不知道那个世界何时出现,又是什么时候和我们的世界发生连结的,更不知道那该死的造成时间不断重复的异常效应是怎么回事。
但我必须得告诉你们,从一开始让Luke进去就是一个错误,现在世界的平衡已经被打乱了,两个世界已经开始了不可逆的交互,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封死两个世界的隧道口,不要再影响到随时岌岌可危的现实平衡。
我绝对不想过每天都一模一样的日子!我相信这世界上现有的80亿人都不想,当然包括你,对吧。
总之,这东西极端危险,很可能足够让这个世界疯掉,如果那个最坏的“现实崩溃”的状况真的发生了……我不敢想象。

附录:外勤特工Luke Nars在SCP-5000中写下的档案

文件回收于2026/8/17

外勤特工Luke Nars在SCP-5000中写下的档案,该档案写于离开SCP-5000前15分钟。
有些东西提前说明一下:我必须要承认,这篇SCP档案不是按照标准格式写的,不过,现在谁又在乎呢,反正SCP基金会已经再也不可能找到我了。
再也不可能把这些东西交给基金会了。
好吧,扯多了。

项目名称:我姑且叫这个东西,不,这个恐怖的现象“一日永恒”。

项目编号(旧):SCP-……这东西没有编号,毕竟基金会还不知道这个一日永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非要一个编号的话…我另起一行。

项目编号:SCP-X

项目等级:Keter,这必须是Keter,它无时不刻的在折磨我。每一天都是。可笑,这个世界本来就只有这么一天。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SCP基金会成员。更别提什么收容了,我真的不知道基金会能用什么方式“收容”这东西。
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快把我整疯了。想想看吧,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所有周围的一切都一模一样,天天如此,唯独除了我。你相信吗,我第一天来到这里,在公寓楼下的咖啡厅吃早餐,第二天我依然去那里,还拿走了我邻桌顾客的三明治。
我发誓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一只无形的手拿着三明治用“他”那无形的嘴啃了三明治一口。而那位邻桌的顾客正对着空气大快朵颐。我分明看见他牙齿间的红色番茄丝。
他甚至没有看见我。很简单,因为那天我没有跟他交流。
我真后悔当初第一天没有多做点有意思的事,电视每一天都在播放同一条新闻、同一期真人秀。
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但是除非基金会再派人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打破这个虚幻的现实,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2

我一个人绝无可能走出这里,因为根据我自己的调查,我这个“外界”来的人或者说生物只不过是这个异常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变量”,根本不可能影响这个异常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点像一个圆,我就是一条偏离轨道的切线,进入这个世界,成为一条不相容的、却又与圆相交的线。
这个世界一定恨透我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不过还算幸运我现在还很清楚我的任务是什么。
搞清楚这东西怎么回事,然后想尽办法甚至不择手段的溜之大吉。

【这一页文稿纸后面被烧焦,字迹无法辨认。】

我试过很多方法了。
在发现我这个“变量”产生的能量可以崩坏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试过很多方法了。
而且我成功了,我改变了一些现实。
但第二天又一次归零,这个世界只有我造成的改变才能在当天实现。
至于说为什么邻桌顾客的三明治被我拿走他仍然在吃的问题,很简单,那个顾客是人,是一个有血有肉有自主行为能力的人,不会因为我的一个小小的改变而改变。
言归正传,我试过的方法呢……
能量嘛,我点燃了一把火。
这当然没有什么用,我只是在煤气灶上点燃了一把一次性筷子。
我又点燃了一把椅子。木椅子迅速的燃烧起来,放出大量的热量,还点燃了地毯,我开始觉得事情不对了,我慌忙接了一瓶水泼在火堆上,结果不小心打翻了筷子筒,筷子剧烈的燃烧着,并且点燃了煤气阀门!
我吓得赶紧冲出厨房,然后一声巨响!煤气罐爆炸了!我逃向这间公寓的客厅,横飞出来的筷子点燃了窗帘,客厅地毯,电视柜,电脑桌,很快火势蔓延到了卧室烧毁了床和墙纸,衣柜的门烧着之后轰然倒塌,我绝望的举起花瓶砸碎了衣柜后面薄薄的木板墙,逃到了隔壁空房间。
然后我发现空气中多了一点点……电信号?因为我的手机开始莫名其妙的响起又沉默,许久未用的SCP基金会的外勤通讯器响了!
我又害怕又兴奋,我拨打了火警,同时我也听到周围的邻居赶来看的脚步声。两分钟后,一个公寓洗衣员砸开外房门冲进来领着消防队员救火,顺带有几个人来把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当然那一天我写的SCP文档报废了。
正当警察要把我带走的时候,隔壁街区教堂的钟声敲响了,这一天结束了。警察消失不见了,我身上烧黑的一件皮夹克恢复的干干净净。
我知道重复的一天又他妈开始了。
我心情沉重的走回公寓,发现公寓完好无损,我很无奈。
但是起码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了!
只有突破能量的极限,让我造成更多的变化,这个糟糕的无尽的世界才会消失。
当然,也许还有一个办法……
我害怕冒险,这里是8楼,我估计没有时间给我打急救电话。我也不能保证这样做会不会让我真的永久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我真的无法忍受这一天天的重复了,也许这也是一种解脱。
反正阳台的门还开着,我也可以试
【后续文件被火烧焦,不可辨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