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fengjing
评分: 0+x

        现代的城市,钢铁的丛林。巨大的高楼向苍穹刺去。阴霾渐袭。

        而那天空却无比阴郁,黑压压的乌云向城市压去,越来越低。

       在这阴郁诡异的夜幕下,在这冰冷畸形的城市里。有个人在哭泣。

       Certhia _familiaris在一片虚无里哭泣,他看见在他的前方,一个潮湿的角落里。有一个少女。一个脸上挂着他熟悉的微笑的少女。

       “是你吗?”

       “是的,哥哥。”

      Certhia _familiaris朝少女扑过了过去,他拼命的抱住了少女。开始发疯的哭泣,而脸上却洋溢着笑意。

        “哥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其实人类根本没希望啦!异常们……怪物们……从各种角度都比人类强哦!毕竟优胜劣汰,弱肉强食嘛……哥哥!你还是快点自杀吧!死掉就可以和我团聚了哦……毕竟,我爱你嘛!”

       少女面目开始扭曲,变成了一张多毛的鸟脸。而另外几张脸又从她体内冒出,嘲笑着Certhia _familiaris。

      “阴霾渐袭,没有希冀,没有希冀!没有希冀!没有希冀,哈!哈!哈!”那些脸异口同声的说。

        Certhia _familiaris愣住了,但是随即就惊恐的转身逃走。他打开了一扇门,冲了进去。里面是温暖的灯光。一个男人坐在扶手椅上,背对着门口。

        “没人告诉你进站点主管的办公室要先敲门吗?”那个坐着的男人说。

        “大事不好了!异常袭击!快叫人……”Certhia _familiaris惊恐的叫到。

        “异常袭击?这年头还有异常?那种东西还没有灭绝?”

        男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多毛的鸟脸。

       “人类那种弱小异常不早被吃光了吗?”
    


       又是一个梦吗? Certhia _familiaris从床上爬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丑陋的伤口下是森森白骨。

       五年前,Certhia _familiaris的妹妹被某个鸟形怪物污染。逐渐化为异常。Certhia_familiaris绝望的准备自杀,但是却失手打死了自己的妹妹。讽刺的是,基金会竟然把Certhia_familiaris当做英雄。

       自此之后,Certhia _familiaris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

        Certhia _familiaris坐起身来,摸出了那把杀死自己妹妹的手枪。他盯着枪管。黑暗,深邃的枪口好像有着致命的诱惑。他的手指慢慢的摸向扳机。

        “嘿!你在干嘛?”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房门口探出来。说是白大褂但是已经被奇怪的污迹染的五颜六色。

       “我说了,Eclipse。进我房间需要敲门。”Certhia _familiaris生气的说到,但是心底又存着一丝感激。他摸了摸藏着枕头下面的枪,偷偷关上了保险,并且暗暗发誓永远不要使用这把枪。

       “谁管你呀,我可是来偷东西的唉,敲啥门。”Eclipse一脸欠揍的表情。

      “真是过分。”Certhia _familiaris嘟囔道。

      “毕竟我是坏人啊!Eclipse依然欠揍。

         “多坏?”

        “超坏的!”

         “你干了什么?”Certhia _familiaris重新打开了了手枪的保险。

        “我……我……偷吃别人糖果!而且还把包装袋留下……”

       “这些是你干的?”Certhia _familiaris拉开了抽屉,里面全是糖纸,还摆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形状。

       “你怎么知道!原来你没睡着!啊?原来我告诉你了……”

       “嗯,真好笑。还有,这些糖是我妹妹以前送我的。五年了,我一直没动它。”

       “对不起……”

       “没关系,倒是你,拉肚子好了没有。”
 
      “在厕所里呆了一个晚上,现在好点了。”

       “明白了,多喝热水。”Certhia _familiaris自认为关切的说。

       “对了,今天我来这里是有大事的。”Eclipse的话语随着门外的阳光响起。“最近站点里充满着压抑的气氛,所以,我打算带着大家一起去看风景!”

       看风景?谁有这种时间可以浪费啊……Certhia _familiaris凝视着自己的房间,凝视着灰色的墙壁,凌乱的床铺。最终还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好吧。”Certhia _familiaris说道。


     Certhia _familiaris又叹了口气,他现在坐在站点的吉普车说。这辆车已经破损不堪,但是居然还没有被更换。他看着破旧的座椅,裂开的车窗。心中满是悲凉。现在基金会的资金已经紧缺到连新车都换不了的程度了。他想。

       车中, 几个人正在交谈。那个透过月牙形眼睛眺望窗外是晁宸特工。那个带着绿色假发的是苗五岳特工,他在最近的一次收容失效中受伤了,手上正缠着绷带。同在车上的好像还有Dr.Ann和Glorice副队长。。可是哪怕人这么多,车中还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气氛。就像是万里晴空中的一丝黑烟,独自散步时的一颗雨滴。“阴霾渐袭。”Certhia _familiaris想。

       “专家认为,最近频发的死亡事件均为煤气泄漏,所谓怪物的说法纯属谣言……”只听咔哒一声轻响,收音机中的声音戛然而止。于此同时,一丝阳光照进了车里。车门开了,舞动的灰尘裹挟着走下车的人。

     “到了吗?”Certhia _familiaris问到。

     “到了。”晁宸特工回答。

        打开车门,是一片广阔的沙地。在这无限寥落的天地间,一行人就像几只渺小的蚂蚁。

       走出汽车,前面是一个巨大的裂口,好像某个神明划破了大地,据说是地质活动导致的,然而各位旅行者都明白那只是一个掩盖异常的谎言。不过即使是他们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群鸦飞过天际,飞过那被撕裂的大地。一行人置身于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阴霾渐袭。

       忽然间,一片金光洒向了大地,或者说他们忽然发现了那一直就存在的阳光。金灿灿的阳光下,尘埃慢慢的舞动,又缓缓的落入大地的虚无里。

        “多美的朝阳啊……”Certhia _familiaris叫到。

      “是啊……多美的朝阳啊!”大家一起吼道,好像这些阳光是因为自己而降临的,好像自己将永远伫立在这天地之间,好像自己是无所畏惧的神明。

       “是啊……多美的朝阳啊……”Certhia _familiaris说道。他知道那Eclipse已经溜走了,因为Eclipse知道大家需要阳光。他还知道天上的并不是真正的朝阳,而是黄昏的夕阳。因为大家都需要朝阳,所以就将落日称为朝阳。

       阳光之下,大家三五成群,一起交谈,太阳给大地留下了他们的剪影。

“你最近还好吗?”苗五岳特工大大咧咧的问到。

“我这几年一直被困在一个苍白贫血的梦里。”Certhia _familiaris心想,但是他却把自己的想法咽进了肚子里。

“一切如常。”Certhia _familiaris扶正了遮盖着丑陋的脸的围巾。“你呢?”

“当然很好了!虽然各种异常都越来越猖狂,但是只要有枪,我就不怕。”苗五岳摸了摸自己的手枪说。

Certhia _familiaris知道这只是心理安慰,知道能被枪打死的异常并没有多少。苗五岳身上的伤口就已经证明了人类武器的无力。

“当然了!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倒我们!”Certhia _familiaris叫到。他的声音回响在空气里,好像他和阳光融为一体。

同在苍穹与阳光之下,晁宸特工和Glorice也在交谈。他们的身影在旷野之上仿佛两个小点。

       “你要去流动站点了?”晁宸特工问到,关切的目光与阳光交织在一起。刺透了月牙眼镜。

        “是的,不久后就要走了……”Glorice的蓝色眼睛凝视晁宸的月牙形眼镜。白色衬衫上的蓝色水母项链映出了晁宸特工眼神。

       “那么……”晁宸好像下定了决心,“那么什么?”Glorice问到。晁宸迟疑了一会……然后缓缓吐出两个字:

       “保重。”

       “那么你也保重哦!”Glorice回答到,可心中却在想另外一件事。

       “这个杀手脸的家伙脸红起来还挺可爱的。”

       时间仓促的流逝,但是却没人发现,因为在这些渺小的人心中,浩瀚的天地已经凝固了。

       阴影从大家心中飘散,却染黑了片片白云。落日在黄沙与灰尘上发光。却缓缓的落入了沙海。

       阴霾渐袭,宝贵的阳光流逝而去,放弃了继续点亮人们心中的希冀。夜晚自苍穹升起。黑暗将这些孤单的人们搂进了自己寒冷的怀抱里。

       “朝阳……朝阳………”人们的声音好像冻结在了喉咙里。

        “阳光没有还有别的光啊。”Glorice说完打开了手电筒,黑夜的大地上多了一颗星星。

         “阳光没有还有别的光啊……”苗五岳特工缓缓的说,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假发套歪了。

      “嗨!大家好!我刚才因为吃了过期的糖果上厕所去了。请问大家玩的开……啊啊啊啊!”Eclipse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然后就踩住一颗石头绊倒了,整个人朝着Glorice砸过去,撞飞了她的手电筒。

       在这寒冷的长夜里,手电筒是人们心中的星星,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流星。大家慌忙去追赶化为流星的手电筒。只有Eclipse还在原地傻乎乎的许愿。

        手电筒重重的砸在了沙地上,扑闪了几下,熄灭了。阴霾吞没了星星。

       本来还在奔跑的人们傻了,愣在原地。寒冷慢慢的爬上这些人的身体,在黑暗里他们宛若雕塑,被恐怖夜幕所笼罩的渺小雕塑。

       “看啦!那里有株小草!”一个声音从黑夜里响起,那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的 Dr.Ann。

       大家的眼神在黑暗里搜寻,透着朦胧的月光,他们看见了。在这那人窒息的苍穹下,在那裂开巨口的大地上,在那丧失光亮的手电筒边,一株绿色的小草顽强的挺立,焕发着生机。

        “这就是我们啊……”所有人声音同时响起,这是弱者面对恐怖的声音。是生命的声音。


       
结局之后

        “Look, a new day has begun.”Elaine Paige的声音缓缓响起,是Certhia _familiaris的手机铃声。而太阳也在飘渺的歌声中缓缓升起。Certhia _familiaris从梦中醒来,这个晚上他五年来第一次没做噩梦。

        “看啊!新的一天已然来临。”Certhia _familiaris说道,他将手伸向自己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收容失效。”他挂断了电话,对大家说道。

       “好的,准备工作了!”苗五岳特工握住了腰间的手枪。

       晁宸抓紧了方向盘。

       “对的对的,马上派几台武装直升机过来,外加一个陆军师。”Dr.Ann拿着手机呼叫到,眼神淡漠。

        旭日东升,一台破旧的吉普车在朝阳下奔驰。好像可以冲破一切阴霾。

      唯一有点可怜的是eclipse,他去上厕所了,所以他可能需要步行回站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