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nou_Natsuko的中心界域

快捷按钮

页面编辑中…此功能由Boyu12Boyu12提供,感谢你!
编辑 页面源代码
历史记录 附件

你好!


我是夏子Kannou_NatsukoKannou_Natsuko。歡迎你来到我的中心界域
翻譯區
原創區
My CSS

文檔區

评分: 0+x
viiv.jpg

圖 1.1. SCP-CN-954的群體

1536836826634.png

圖 1.2.被SCP-CN-954吞噬過的文件

項目編號:SCP-CN-954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於SCP-CN-954的異常性質,SCP-CN-954目前收容在一個只有電源連接的電腦1,並放置於長度、寬度及高度為3米的房間。房間的所有牆壁、地面及天花均為金屬用料,並設有雙重金屬門以隔絕電子信號。

SCP-CN-954-1a目前則收容於Site-CN-71中,SCP-CN-954旁的標準安全人形收容單元。鑒於其良好表現和倫理道德委員會的建議,項目目前被批準添加以下設施至收容室:未通網的電腦,一些電腦游戲和書籍。

基金會人員亦會對全球網路進行監視,一但有任何發現新增的SCP-CN-954個體在任何地方出現,基金會將會利用SCP-CN-954-1a對SCP-CN-954的特性進行收容。同時,基金會人員會透過對全球網路的監視尋找SCP-CN-954-2及SCP-CN-954-3個體,並再派出人員到該個體所在處,及對該個體和其周邊地區進行C級記憶刪除。

任何時候設施內都需要至少兩名成為SCP-CN-954-2或SCP-CN-954-3個體的D級人員以便交流及研究。

描述:SCP-CN-954是一(1)種虛擬生命體,外表為“:v”。“:”是雙眼,“v”是口。該項目有部分個體擁有疑似耳朵的結構,為兩(2)個“^”在眼睛上方。該項目有部分個體以“c”“e”為口。該項目的口能改變大小及形狀。該項目能夠透過電子屏幕感知現實環境。根據目前對項目的研究,該項目並不需要進食,也沒有排泄、呼吸、繁殖的必要,然而該項目喜歡進食的行為。一般該項目的進食為指吞噬電子設備中所儲存的數據2。該項目擁有發聲能力,並具有獨立的語言。發聲時會在個體旁出現英文擬聲字詞,並會輸出音頻數據。目前,該項目已記錄過的叫聲主要包括“viiv”“ar”“vu”“ekk”。項目具有高度智慧和學習能力。項目亦表現出群體生活的習性,並會經數據線和網路移到其他設備。

一但有任何人在電子設備上輸入“:v”並加上該項目的叫聲,該人便會成為SCP-CN-954-2,並會有一(1)個SCP-CN-954個體誕生。該項目會進行以下任意的行為: 進食,交流,游玩,觀察SCP-CN-954-2。

SCP-CN-954-2會長期表現出對該項目的喜愛和戲弄行為,並能理解其語言。SCP-CN-954-2會接受和告訴他人SCP-CN-954-2對該的愛意,並希望他人也能製造出該項目。SCP-CN-954-2時常用類似該的交流形式交流。

受SCP-CN-954-2影響的人亦會比較長期表現出對該項目的喜愛,並能理解其語言。受SCP-CN-954-2影響的人會接受和告訴他人自己對該項目的愛意,並喜歡只和SCP-CN-954-2用類似該項目的交流形式交流。

一旦受SCP-CN-954-2影響的人製造出該項目,亦會成為SCP-CN-954-2。

對SCP-CN-954進行的攝錄不會做成任何異常,其有關影像亦不會做成SCP-CN-954的輸入並產生SCP-CN-954。然而繪圖方式亦等於文字輸入SCP-CN-954的行为,亦會產生SCP-CN-954。

SCP-CN-954-1a是一(1)名男性,出生於香港。與SCP-CN-954-1a親近的人大多都成為了SCP-CN-954-2。SCP-CN-954-1a表現出對該項目的喜愛,並能理解其語言。SCP-CN-954-1a時常用類似該項目的交流形式交流。該項目和SCP-CN-954-2表現出對SCP-CN-954-1a的高度服從。SCP-CN-954-1a亦自稱為“:v”。

20██年十月█日,香港發生了一(1)件政府文件丟失的案件。由於事件可疑,經基金會調查後,首次發現該項目並發現事件是因為該項目吞噬文件所致。基金會當天對該項目進行了收容。

附錄:

外圍區

评分: 0+x

2029年十月██日,香港,Site-CN-71,Dr. K.Natsuko的辦公室

“让項目的朋友负责項目的研究?真可笑,我到底是想怎么样啊…”我嘆了一声气,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工作枱上是剛写好的報吿书草稿,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接下来就是把它化成正式的報吿书。时间过得真快,一切都过去了,那天的事好像刚刚才发生。

夢?

前几天刚发现的时候——当警察那边告诉我们有不明物体出现和政府文件丟失时——见到那张图片,我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他出事了,第二件事是我的工作又增加了,基金会可不会放过我这个“相关人士”,被访问是一定的了,但最后这工作是我自己加给自己的,基金会许可我去负责这项目也许是因为早前的忠诚度测试和我跟他的关系吧。

为什么?

对████,也就是那个人的收容行动很顺利,顺利到我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但我知道他不是,用这七年的交情打赌。虽然项目是我负责,但毕竟对象是舊相识,为了避免个人感情的影响,当天我从电脑監视着整个收容行动。那时候他一如既往看上去很冷静,目无表情。当他察觉到我们时好像一早猜到似的,並沒有驚訝,更没有反抗。

“怎么想都很奇怪。他这是太累了吗?”

“Dr. Chiu?”一阵敲門声响起。“进来吧。”随即一名白髮年轻男子推门而入。

“Dr. Ki!就你一个会这样叫我。说了多少次別在这里喊我这个名字!叫我Dr. K.Natsuko!”我一臉不满地盯着眼前的男子,然而我知道即使说了多少次,他都不会聽。看到我的反应,他笑了一笑。

“████他…不,SCP-CN-954-1a它清醒了。”Dr. Ki 说道。

████…多久没见过他呢?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隨着Dr. Ki的腳步,我们一同走向他的收容室。


2014年,香港,████中学

中午的午休时间,小卖部和饭堂一如繼往的人山人海。每天,在某一处的长枱及长椅上永遠都会有一群熟悉的臉孔出现。这群人在校內有一定的知名度——匯聚来自各个班级的特殊学生,充满各种奇怪人们的圈子。

抱着好奇的心态,我跟着朋友来到了这个特别的群体。

我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乐趣吗?

“话说!瑤瑤!这个新来的叫甚么名字?”短髮女孩帶着異於其他人的兴奋表现问到。虽然之前接触过几次所以也对她的性格略知一二,但正面感受还是不同点的,真是充满陽光和活力呢。

“他就是████,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学神!”名叫瑤瑤卷髮女孩愉快地向短髮女孩介绍着我。她独一无二的卷髮和黝黑的皮肤很容易让人记住,加上她主动爽朗的性格,令她很容易就认识到人。但是,又有多少人会和她成为知己?我算是她的朋友吧…

我想要純粹的友情。

“████吗?这个名字很少见啊!标志的意思吗?很有趣啊!”她身上有着和我相似的气息,特别而又让人感到亲切。或许她会有純粹的友情,这样我就能知道何谓朋友了。

朋友是甚么?介绍过就是朋友吗?或许是。

这是我能得到的?

不。

时间流逝,群组再也没有讯息,过去的友人也再没有交集。沒有人找自己,也自然不去找任何人。每一天都孤身一人, 周圍的人都對我感到害怕,即使有與我亲近的人,也不是真心與我交友的。我該怎樣才会有真心與我交好的人?


2029年十月██日,香港,Site-CN-71,SCP-CN-954-1a的收容室

“很久沒見…“viiv”…不,現在我應該叫你SCP-CN-954-1a。”眼前的人正正就是自己回忆中的那个人,長相没怎样变过,看起来更成熟也更憔悴了,人又长高了不少,头髮还是那样的亂。

“…SCP-CN-954-1a你还是这个样子啊。”

“嗯,这没什么吧?只是,vevaviv你的頭髮和眼睛是什么一回事啊?”他以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的确,赤红的头髮和左金右紅的異色双眼实在太奇怪了,他的反应倒是預料之外的小,应该说是他的接受能力太高了,不愧是他。

他把视线移向我旁边,望向我身旁的Dr. Ki。

“你…的那头白髪是…”

Dr. Ki没有回答,只是回贈他一个微笑。

“嘛…你还记得这个别名啊…呃…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之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尷尬地把话题終結了,毕竟这样拖下去不知道要耽誤多少时间了。

“不过,沒想過畢業後會在這里見到你,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以他性格,这样的对话才能得到更多情報吧。所以跟上头解释过後,他们也沒有阻止我这样閒話家常,当然前提是能取得情報去研究。

“是三年前的聚会,不太久。”

“好吧。你看起来很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说…和“:v”有关?”

他只是沉默,没有回答。

我需要真相。

“所以,你对於这次訪談有什么看法?”Dr. Ki把整理好的訪談記錄遞給了我。

我接过了文件,快快地翻了几頁,瞄了一瞄它的内容,粗略地读了一些重点。

“……项目是在他无意识下出现的,加上当时没有人,虽然有其他可能性,但结合对他的认知我还是认为项目是他无意识做出来的。他以项目的称号自称也是对他们关系的證明。而且,他和项目真的很相似,我们这些认识他的人都在项目身上见到他的影子。综合所有因素,或许…项目的意識真是從他分離出來的…”

Dr. Ki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接着说下去。

“另外,他把项目和那些受影响人士对他的服从当作友谊。他对朋友的定义比以前更加歪曲了,可能是因为他在那之后再没有新朋友…当然这只是传闻。以我推测,我感觉…他的社交问题和项目脱离不了关系。”

“嗯,的确。”

摯友成为项目这事已成事实,手上的文件不断告诉着我这现实;但是内心的我不断否定着现实,逃避着现实。现在的我,百感交集。


2029年十月██日,香港,Site-CN-71,员工宿舍区,Dr. K.Natsuko与Dr. Ki的房间

刚刚,一場对SCP-CN-954的实验已经完成了。结果意外地与我想像的一致,与我们以前还是把它当成玩笑的时候所建立的设定一致。该说是巧合,还是甚么呢?以前的我们说它是令人喜欢但又会令人厌烦的存在,“活了”的它会擁有这个特性是因为我们当时的感觉?並不是。

这个玩笑是甚么时候出现的?我们要升上中四的时候。

它作为異常是甚么时候出现的?半年前,那时候的他正在趕大学的作业。

再结合实验的结果,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没想过真的会是这样。

我把实验笔记放到桌上当眼处,这样他一回来就见到。嘆了一口气,再走到床边,一下子躺到床上。在黑暗的房间,我卷縮在床上,緊闭双眼,雙手合十。在基金会这里祈禱可能是件奇怪的事,但我不管。

天父,感恩祢能让我在这里再次遇见████。然而…要把朋友当成项目不是件如易的事,请让我有信心和勇气去面对,从而守护人们,以彰顯你的名……我……求…就让我求祢…求祢…求祢让他能在这里得以放松,虽然他在这里…会失去自由,但…至少他不用再面对那些东西。不知道这对他是不是件好事,或许这是你的安排。我还是希望他能轻松一点,希望他能开心一点。求祢救他。感谢祢。以上的祷告奉靠主耶穌的得聖名字而求。阿门。

張开了双眼,转过身,面向天花板,我还是躺在床上,他还是未回来。我下了床,走向浴室。

今天…还是不洗澡了。没这个心情。

简单梳洗一下,做好睡前要做的事,便躺下睡了。隱約中聽到开门的声音,和纸翻过的声音。之后我便进入了夢鄉。


2017年7月██日,香港,海洋公园

“衝啊啊啊啊啊!!!!!”以前的短发女孩成了长发少女,但精力依然旺盛,向着乐园入口跑去。

“vevaviv等等!我们还未买票!”有着透明这个別名的少女对她喊着我们取的別名,一手把她捉住。被捉的女孩一脸委屈,噘起嘴来。

“你幫我付票费ar!”我作弄着她。而这个充满特色的独特口音是伴随着那个玩笑而来的习惯,以模仿着它的行为。

“不要!”

“幫我付票费ar!”

“不要ar!”

等了很久,终于买到票了,结果我的票费是瑤瑤付的,vevaviv一分錢都没有替我付过。进到公园,她没有再跑,而是转过头来。““viiv”我们去哪好?”

“不知道。”

“不如先去海洋館?我们可以先享受一下冷气。”跟随vevaviv而来的少女——文提出了不错的方案。

“好啊好啊。”身材嬌小的糖果附议了文的提案,於是行程的第一站就这样決定了。

海洋館內燈光昏暗,場內只有幽幽的藍光,光影如水面浮动着,周围播放着带有海洋那優美柔和与神秘气息的音乐,很符合海洋的主题。

“太阳伯伯!”瑤瑤一个坏笑,转身便跑了。

“哦哦哦哦哦瑤瑤你等等!”被叫作太陽伯伯的少年立马趕上。

“喂啊!!!等我!”

“又跑了?!”

“啊啊啊啊啊啊!”

“好过分啊!”

我看着墙上那些细小的魚缸发呆,聽不见吵闹声,更没有发现到他们已走遠。

“人呢?”

环看四周都没有熟悉的背影,看来我是离队了。不过,慶幸这里只有一條大路从入口走到出口,只要不断走便能到逹终点,一定会再见到他们。我就放心地走着了。

慢步而行,周围的燈光不断变幻,眼前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vevaviv?”她並没有回应,我亦没有马上叫住她,而是静静聆听着她和透明的对话。

“我说…透明你不主动些可不行啊。你也知道“viiv”他很受欢迎吧——之前的死鱼和瑤瑤也好像是这样鬧翻的啊。现在在有瑤瑤、榴蓮还有你三个争。”

虽然以前有隐约猜过,但没想过这原来就是真的。她们居然是抱着这样的心態去当所谓的朋友吗,就不能当单纯的朋友吗?她们的口可真的充满謊言啊。

“我知道但…”

你也是这样吗?虽然你也是特别的存在。

今天並不是愉快的一天。


2029年十一月██日,香港,Site-CN-71,Dr. K.Natsuko的辦公室

放下了手中的自动铅笔,我把眼前这頁的笔记撕了下来,攤放在SCP-CN-954的文档上方。

结果我还是把它寫出来了,用了那个文字,除了他也不会有人看懂吧,但愿如此。

我怕被人发现,但又不把它擦掉。然而,我知道有些话不能不说出来的。於是我把它夹在资料之中,一会儿去收容室时,就落下它吧,等某人拾起解读,聆听一下我的心声吧。

我拿起那一叠资料,步向收容室。

作為同學,友人,如果我能更多去關心他的話,他也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當我見到:v,我就猜到是他制造出來的。我提出要負責這個項目,申請和他每周見面也算是我對他的補償吧。但自己的朋友成為了項目,這一點我多少都會感到难过。面對考試和對自己過高的要求令他產生了很多压力,以他的性格缺陷也很難再有新朋友。不知道他是怎麼樣成為█████,那天的玩笑居然成真了。至於為什麼會出現異常,以我對他的認識,是因為他給自己太多压力了,或者也因為他想要真正的朋友。現在被收容,沒有压力和他人,或許對他而言是最好。


2016年,香港,████中学

我们现在午间聚会的地点成为了我的课室。大家出外买了饭回来一起聚集在这里,一起聊天互相傾訴,时而大笑,快乐无比。

我曾希望大家永远都能像今天一样高高兴兴的,但这是无法实现的。

因为时间可改变一切。

what is that

so it calls viiv?


2029年4月██日,香港,██餐厅
gathering

they are all here, except him


2029年十一月廿八日,香港,Site-CN-71,SCP-CN-954-1a的收容室
hi scp, is me, again

其他區

格式區

[[tabview]]
[[tab ]]
[[/tab]]
[[/tabview]]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