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 New Clothes”
评分: 0+x

从前,有一个国家,名为Hermes。

国家里有一位国王,他喜欢漂亮的衣服,为了买衣服和做衣服甚至不惜花掉自己所有的金钱。

人们一提到国王,总是会说:“皇帝在更衣室里。”

国王有着祖先为他打筑的雄厚的国力,无穷无尽的金钱,威猛强大的军队,忠诚纳谏的大臣….

但他丝毫不在意,他只会眼着1自己那庞大的更衣室。

国王的大臣为他想尽了主意,尽可能找到王国内所有的编织工,满足这个这个国家的主人的一切要求。

国王很欣慰,他有着这么一群忠诚,聪慧,明白事理的大臣们。

有一天,Hermes帝国来了两个编织工,他们自称技艺高超,无可比拟,制作衣服的手法精妙绝伦。

国王听闻,将它们请到宫殿,问他们会编制什么衣服。

两个编织工自豪的说,

我们会编织世间最美丽的衣裳,

我们会使用世间最奇妙的魔法,

我们会让陛下看清世间所有人的内心,

我们编织出的衣裳可以让您立马知晓谁是愚蠢的,谁是聪明的;

我们编织出的衣裳可以让您立马明了谁是称职的,谁是渎职的。

国王笑了。

他给予这两个编织工黄金,财富,生丝,绸缎,

国王说,我想看看这世间有没有这样的衣服,我觉得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两个编织工笑了。

他们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一天一夜。

嘎吱——嘎吱——,织布机一直在发出单调的声音。

嘎吱——嘎吱——,织布机不停的发出单调的声音。

国王在等待的过程中好奇,什么样的衣服能这样的神奇?

国王派他的大臣去看一看,

他相信他的大臣是最忠诚,最睿智的。

这位大臣同样怀着好奇心去见那两个编织工,

希望能亲眼看一下那所谓的“世间最美丽的的衣裳”。

大臣紧握双手,顺着走廊的红毯走过,每一分每一秒都相当的压抑和漫长。

吱嘎——,大臣推开了门。

嘎吱——,织布机不再转。

两个织工看到他,连忙让他看一下,神奇魔法脚下踏,花纹美丽惊叹他。

大臣惊愕看着它,冷气袭心那一霎,无数恐惧肩上架,指手画脚惊叹它。

吱嘎——,大臣关上了门。

嘎吱——,织布机开始转。

大臣揉了揉眼睛,跑回了宫殿,将自己看到的都如实告诉了国王。

国王拍着肚子,心情畅快,满怀希望等待那件衣裳。

他们继续自己的工作,两天两夜。

太阳从地平线探出光芒,人们站在街上伸着懒腰,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美好。

紧闭的门窗露出一点点缝隙,里面的人们仿佛给自己笼上了一层面纱。

国王不再换他的其他衣服,而是每天都在等待他希望的那件衣服的完成。

嘎吱——嘎吱——,织布机一直在发出单调的声音。

嘎吱——嘎吱——,织布机不停的发出单调的声音。

他们继续自己的工作,三天三夜。

国王仍在等待,仿佛失去自由。

大臣仍在等待,仿佛失去色彩。

将士仍在等待,仿佛失去意义。

织工仍在等待,仿佛失去报酬。

终于,国王等不下去了,大臣等不下去了,将士等不下去了。

终于,织机不再转动了,衣服不再编织了,织工完成工作了。

国王同样顺着红毯走过,两个编织工亲自为他展示着。

国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授予了两个编织工无上的荣耀。

那是美好的开始,国王终于不再换衣服。

两个编织工为他穿上,准备接下来的游行。

人们都欢呼着,如此令人惊叹的衣裳。

他感觉生命如此美好。仿佛他的一生不会再有其他遗憾,他愈来愈自豪。

突然,一个小男孩喊着,

他什么都没穿呀!

父亲惊恐的看着他,

人们惊恐的看着他,

大臣惊恐的看着他,

将士惊恐的看着他。

没有人知道过了多久,男孩拿着刀杀死了他的父亲。

国王握紧了拳头,人们要处死他。

仿佛世间黯然失色,人们挖掘着深不见底的空穴。

大喊着,无人可以嘲讽这件世间最美的衣裳。

国王仍在穿着他的衣裳。

他在这开始对他处刑。

世人厌恶的疯子2落入了井底,人们在草地上欢呼。

国王笑了,

他终于锁住了疯子。

两个编织工笑了,

他们带着满包的财富,离开了Hermes。

“哪有什么最美的衣裳,不过是尘土选择了黑暗。哪有什么绝对的正义,形形色色都消失在井底。”

在遥远的天边,银河边缘,有一片神奇的彩虹海。那里没有悲伤,没有忧愁,只有北极星闪过的天空,繁花抹过的草地,和一群充满幻想的人。

——Vodka Harrison Well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