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研究员KirkeStein的小本本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行政生态调研报告(Site-CN-XX部分节选)

中国分部行政调研组

一 概述

2016年,为了解基金会中国分部的行政运作状况,在O5议会的直接指示下,从伦理委员会、内部安保部门、基金会各分部等抽调了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员,组成了中国分部行政调研组,开展了为期三年的秘密调研。本次调研主要任务是观察中国分部内部的行政概况,以此为今后基金会中国分部政策制定、结构调整提供参考。

基金会中国分部前身为中华异学会,清朝结束后并入基金会系统。一百多年以来,中国分部在大中华地区建立了超过200个不同规模和用途的Site和Area,现有各级员工人数超过4万,分布于研究、机动特遣队和行政管理部门中。

在中国分部成立的一个多世纪以来,其行政架构和制度基本是完全效仿已有的基金会架构,且尚未有人对其进行深入的考察。同时,由于中国分部规模极为庞大,基金会对其长期以来都存在了解不足的状况,因此产生了对中国分部行政概况进行调查的需求。1


一 Site-CN-XX概况

Site-CN-XX是中国分部的大型站点之一,也是1949年后成立的首批站点之一。截至报告截稿时,该站点共有基金会员工1145人。Site-CN-XX坐落于中国大陆某市,对外伪装为其他用途建筑,内部建有地上32层、地下4层。

Site-CN-XX内收容有21件SCP项目,绝大多数为Safe和Euclid级;另收容有异常物品137件。在中国分部所有站点中,Site-CN-XX为工作环境较为舒适、人员伤亡率较低的站点。

在调研中,为了解站点的行政生态,我对Site-CN-XX中3级以上的人员,特别是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员进行了深度访谈2,并逐一收集了简历,形成了本报告。


二 人员构成

本部分主题为Site-CN-XX的人员,特别是3级以上人员的构成情况。由于环境较为安定,Site-CN-XX的人员构成呈现出研究、行政序列人员较多,武装序列人员较少的特点。目前,在1145名职员中,3级以上(含临时3、4级3)人员共有211人,具体分布如下表所示。

表2-1 3级以上人员的分布(截至2019年1月)

安保等级 所属部门 人数
4级 站点主管 1
4级 站点副主管 3
4级 站点伦理委员会 1
4级 内部安保部门 1
3级 武装特遣队 8
3级 SCP项目负责人 21
3级 科学部门(无领导职务) 83
3级 站点伦理委员会 2
3级 外交事务部门 2
3级 情报机构 1
3级 后勤部门 1
3级 医疗部门 1
3级 工程和技术服务部门 3
3级 生产部门 3
3级 安保部门 2
临时4级 科学部门 6
临时3级 科学部门 60
临时3级 工程和技术服务部门 17

站点人员的人口学特征包括雇用来源、性别、年龄、教育背景等,将在后文详述。

第一节 雇用来源

基金会员工不少曾在外界机构工作,后由外交事务部门吸收进入基金会。从序列上看,大多数站点的武装序列的员工几乎全部由外部雇用;非武装序列,特别是科学部门,则存在相当一部分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工作,甚至是在基金会内部完成高等教育的员工。

表2-2 担任领导职务员工的雇用来源(截至2019年1月)

军队 政府部门 事业单位 企业 外界研究机构 内部雇用
站点主管(1人) 1
站点副主管(3人) 1 1 1
武装特遣队(8人) 3 5
站点伦理委员会(3人) 3
内部安保部门(1人) 1
SCP项目负责人(21人) 1 4 16
外交事务部门(2人) 1 1
情报机构(1人) 1
后勤部门(1人) 1
医疗部门(1人) 1
工程和技术服务部门(3人) 1 2
生产部门(3人) 3
安保部门(2人) 1 1
总数(50人) 5 4 3 0 4 34
百分比 10 8 6 0 8 68

从统计上来看,Site-CN-XX的员工雇用来源呈现出与其他基金会分部相当不同的情况,即大部分员工来自内部雇用。针对此异常情况,站点外交事务部门主任刘一民在访谈中说道:

“咱们站也这么多年了,有些人打爷爷辈起就在基金会里工作,好多人老婆都娶的基金会里的人。这里又不是什么危险站点,待遇也不错。只要提前给自己的孩子准备准备,甚至有的跟站里打声招呼,那要进来不比外面的人简单?反正录用也是秘密进行的,权限不到谁都看不了。谁都得替自己孩子的前途想想嘛。就是苦了我们外交部门,连续好几年没完成吸收人才的绩效了。嗐,那我有什么办法嘛,今天主管来打招呼,明天副主管又来了,我能得罪谁?”(刘一民访谈,2016)

在访谈中,刘一民不愿详谈“准备准备”的含义,但站点内部安保部门主任王汉升在访谈中提及了与之相关的事项:

“……我们内部安保部门,也确实不好做。当然,有人要强塞人进来自然是违规的,第二天我们就能把他变成D级。但是基金会工作性质特殊,有些家长从小就把孩子往这方向培养,完事还找外交部门打声招呼,对着萝卜挖坑,这就完全符合程序。你想想,这样外面的人怎么竞争得过基金会的人?再者,指不定啥时候我也得求着其他部门,自然也不好抓太死……”(王汉升访谈,2017)

Site-CN-XX工作环境安定,福利待遇良好,是基金会员工亲属、熟人进入基金会工作的最大驱动力;基金会员工对站点及站点工作的了解则为其亲属、熟人提供了相对于与基金会无关人员的比较优势;而不透明、秘密进行的录用则为员工亲朋的进入提供了方便。大量基金会员工子女由此在学校毕业后直接进入Site-CN-XX工作。

第二节 性别

自1966年以来,基金会各分部的伦理委员会先后印发了关于女性和第三性别参加基金会工作的一系列文件,在各个工作领域以硬性名额规定与柔性政策倾斜结合的方式,提高女性和第三性别在基金会中的地位和在收容、研究等工作中的参与度。时至今日,从中国各分部的汇报来看,性别平等相关政策执行情况良好、成果喜人。

然而,我在Site-CN-XX进行调研的结果与该站点例行汇报的情况存在出入。

表2-3 Site-CN-XX中担任领导职务员工的生理性别分布(截至2019年1月)

总人数 男性 男性占比(%) 女性 女性占比(%) 第三性别 第三性别占比(%)
4级(含临时4级) 12 11 92 1 8 0 0
3级 38 30 79 5 13 3 8

从表中不难看出,在Site-CN-XX的领导层中,性别比例是严重失衡的。4级员工均为男性,3级员工中男性也占到了接近80%的比例。值得注意的是,该站点的总男女比约为6:4。

抛开比例不谈,在该站点中取得了领导职位的非男性比剩下的同僚有何优势呢?

表2-4 Site-CN-13中担任领导职务的非男性情况简表

姓名 职务 情况简述
刘心梅 站点伦理委员会副主任 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父亲为外交事务部门主任刘一民。
李静姝 医疗部门主任 南方医科大学八年制博士,曾在南方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供职12年,丈夫为站点副主管张先勇。
雷梓童 后勤部门主任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硕士,曾在G省审计局下属事业单位供职3年,丈夫白长江,为站点所属武装特遣队队长之一。
金雨遥 工程和技术服务部门副主任 曾于Site-CN-91取得土木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成为基金会正式员工,父亲为前工程和技术服务部门主任金建国。
戈静舟 SCP-CN-███负责人 北京大学物理化学博士,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父亲为同站点另一SCP项目负责人戈强。
肖朝伦 SCP-CN-███负责人 赫尔辛基大学应用数学博士,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父亲为Area-CN-██主管肖劲松。
李少华 SCP-CN-███负责人 曾于Site-CN-91取得模因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父亲为前Site-CN-6█副主管李三思。
郑天行 SCP-CN-███负责人 曾于Site-CN-91取得异常人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直接进入基金会,丈夫为Area-CN-██情报部门主任江自流。

从情况简表中可以看出,八位非男性领导在专业知识上都是过硬的,但同时也不能忽视其亲属亦为基金会站点的领导人。事实上,如李少华一般在Site-CN-91取得相应领域博士学位的资深非男性研究员并不在少数。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人际关系带来的比较优势就尤为明显了。

然而,在由3级迈向4级,即由中高层领导向站点高层晋升的过程中。依然出现了不可跨越的障碍。考虑到该站点的总男女比,无论是在3级还是4级人员中,这样的男女比例都是反常的,也是我在访谈中经常谈到的话题。其中,站点主管赵前军的言论在高层中具有相当代表性:

“我不是说女性就智力上不如男性这样啊,小柯。我的意思是说,基金会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也就是比较隐秘,工作强度也比较大,有时还有危险,这都是我们不能忽视的。女同志嘛,总是要成家的。一旦成家,就必然要分出很多精力照顾家庭——毕竟这也是女同志的责任所在嘛!但这样的话,女同志就很难适应基金会高强度的工作了。我只是说事实,我还没见过年轻的女同志结了婚还能平衡事业和家庭的。所以说,女同志担任领导的少,不是因为我们站点重男轻女,而是确实现实所迫嘛。”(赵前军访谈,2017)

在访谈中,Site-CN-XX的所有4级员工都表达了与赵前军类似的观点,考虑到所有4级员工都出生于1975年前,这种观点的存在并不令人惊讶。然而,同样的观点也广泛存在于1980年后出生的站点员工中,这在调研前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由此可以发现,伦理委员会在各分部广泛开展的性别意识教育并未取得预期效果。

第三节 年龄

基金会的人事制度长期以来都沿用“终身雇佣、自愿退休”的原则。而在实际操作中,站点管理部门会根据例行体检的情况,向员工给出具体到个人的离退休建议。在这一流程中,站点主管拥有最大的发言权,而伦理委员会只保有理论上的建议权。

“退休建议这种工作,很麻烦,但也是操作空间很大的活。站里历来的规矩就是主管拍板,所以到了每年这个时候,主管办公室门口都得排队。特别像后勤、建设这些部门,又安全待遇又好,只要身体允许谁不想多待几年?自愿退休这种东西,好位置你老占着不下来,除非有人关照,不然大家一眼红,你也坐不舒服不是?”(冯瑞尔访谈,2018)

截至2019年1月,Site-CN-XX中3级以上人员的平均年龄为35岁,最年长者为工程与技术服务部门主任王拥军(71岁),最年轻者为SCP-CN-███项目组的3/███级研究员吴梓轩(26岁)。整体而言,该站点的年龄结构较为年轻化。然而,6名4级人员的年龄均超过55岁;同时,4级人员对应职位的流动频率在Site-CN-XX中也属最低。

“4级的活计,没有太多创新、冒险的地方,凡事但求一个稳妥,无功无过就是有功。在这一点上,年轻同志确实不如老同志稳重,让资历深些的同志来干,稳定地多干上几年,对整个站点的安定和谐是大有好处的。”(赵前军访谈,2017)


第四节 教育背景

基金会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组织。除部分机动特遣队和安保部门成员外,所有人员均持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学历的高低和站点内职务的高低并未显示出相关性,但这也属于正常情况。

“博士在基金会里最不值钱,谁还没个博士文凭?你上级是谁,你和上级关系好不好比学历重要多了。”(姬洛符访谈,2016)



二 绩效考评(待审查)



三 经费与对政府关系(待审查)



四 关系、交易与晋升

“关系”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组成元素之一,即使在相对孤立封闭的基金会站点内部也是如此。在Site-CN-XX这样的大型站点中,关系更是有着复杂而深刻的作用。

第一节 家族与派系

Site-CN-XX拥有超过60年的历史,站点内先后有过四辈员工,一个家族中的不同成员在站点不同岗位上任职并不鲜见,这一点在前文已经提及。事实上,不仅在女性员工中存在这样的情况,男性员工中此类情况甚至更加普遍。举例来说,站点主管赵前军及其妻子、儿子与女儿均在同一站点内任职;其父亲和母亲同样为Site-CN-XX所属的员工,且分别任站点副主管和伦理委员会副主任。当然,大部分家族的历史较短,仅夫妻、(侄)子女或夫妻二人共同在站点内供职。这些家族的名单已在附件中,报告正文便不再一一赘述。

另一种常见的关系是学术派系。在基金会中,科学部门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人员数量非常庞大。但与巨大的规模相反,时至今日,基金会对异常的研究进展十分有限,已解明的SCP项目不到总数的1%。在基金会内部,对于异常普遍的性质和起源,甚至有时对于同一个异常的性质都存在互相冲突的多种观点。目前为止,这些观点都缺乏决定性的证据支撑。在观点的背后,通常是一名或多名权威研究员及其学生构成的学术派系。在职务晋升,特别是科学部门和管理部门的晋升中,一名候选人背后的学术派系重要性不亚于他(她)的家庭背景和工作能力,甚至有所超过。而不同项目组和意见相左的学术派系间,在诸如经费申请、职务晋升、人才吸收等领域都常有互相掣肘的情况。

例如在Site-CN-XX中,以莫游研究员为首的派系与以冯瑞尔研究员为首的派系在异常起源和SCP-CN-███的性质上都持有相悖的观点。

“冯瑞尔这个人,且不说学术怎么样,就说他的人品,那都真的是……我[粗口删除]。就说上次,我们组经费本来都快批下来了,他来横插一脚,逮住我学生的辫子向上面参了一本,结果我们半年的经费都黄了,我优秀也没评上。要不是这个人,我早打点好能去Area██当四级了。唉,也还是我导师没他导师地位高,据说他导师都当O5助理了。”(莫游访谈,2017)

“我的四五个学生,资历也够能力也够,就是升不上3级,还不是莫游搞的鬼?赶明儿他小辫子被我逮住,看我不教他做人……”(冯瑞尔访谈,2016)


第二节 关系的经营

在“关系”中,重要的不仅仅是人与人间的联系本身,更重要的是维持和加深这种联系。总体而言,基金会的体制是自上而下的,安保等级的确定、职务的任免都由领导层来决定。根据职务和安保等级的高低,由相应层级的领导层决定,最高级为O5议会。不过,O5议会虽然为基金会的最高领导,但并不事无巨细地参与基金会的日常运营。因此,各站点4级人员的任命主要采取的是“前任推荐,O5核准”的模式;而3级人员的任命方面,则一般交由当地的4级领导决定。

由此可以看出,4级领导是拥有相当自主权的。自然,他们也成为了站点内关系的中心。在调研的过程中,与我同组的成员曾多次提醒,逢年过节不说亲自提礼登门,至少祝福电话、短信是要发给4级领导的。

“这种不是说拍马屁,而是对上级的基本礼节要做到。不说留下好印象,起码不能让上面觉得你不懂事,这对以后评2级、3级都不好。”(贾中立访谈,2016)

而在职位交接频繁的时期,“走动”会更加频繁。由于基金会明文规定,向安保权限高于自身的员工赠送现金、银行卡、礼品卡属严重违规行为,因此在“走动”时,常用于赠送的礼品为含有吉祥寓意的纪念品。例如,无头的SCP-173雕塑寓意未来的一年不发生收容突破;SCP-CN-214模型寓意身体健康。

"唉,我跟你说,现在送这个礼也是越来越难,我前两天都看见翡翠的无头SCP-173了。”(黄轩昂访谈,2018)

在站点主管办公室,我注意到书架中有不同材质的无头SCP-173共15个,还有其余各类摆件若干。


五 总结

以上便是我自2016年在Site-CN-XX进行调研的主要结果。作为中国地区历史较长、规模较大的站点,Site-CN-XX的行政生态应当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从中可以发现,基金会站点管理制度是存在一定困境的,主要有:

  • 封闭的站点环境;
  • 不透明的人事制度;
  • 自上而下,缺乏参考的任用制度;
  • 监察的力度较弱,易被掣肘。

这些问题,至少在Site-CN-XX是长期存在的,然而由于基金会隐秘行动的要求和日常运作所必须的庞大规模,我难以给出有针对性且高效的建议,还需此方面的专家集思广益,寻找解决之道。

调研员 柯思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