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东西的储物柜

--lgurl: url('这里放你的链接');

排版中

项目编号:SCP-CN-Z

项目等级:Keter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SCP-CN-Z当前只能无法被收容,只有依靠实施“铸神”计划才有将其无效化的可能。

描述:SCP-CN-Z最早引起基金会注意是因为一次尼罗河泛滥导致的洪水。此次洪灾席卷尼罗河两岸,且覆盖面积、造成危害均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此次洪水发生时间并非尼罗河汛期,也未能找到任何可能的成因。同时SCP-038被发现从其收容间内消失,在这之后负责监测SCP-2935的观察站报告在2935的洞口发现了处于凋零状态的SCP-038。

SCP-CN-Z-B是一棵成熟的没药树,被发现于尼罗河河畔,自发现起一直处于临近凋零状态。SCP-CN-Z-B的树根处置有一本牛皮封面的书籍,略显老旧残破,封面上绘有月相图,其被编号为SCP-CN-Z-C。书内的内容由古埃及文字写成,其中暗示了038的突破收容事件的发生和“努恩之水将淹没世界”的预言。在记录中发现了更多有关已被发现的和未被发现的异常的被无效化,这一切在书中被指出是名为“阿波斐斯”的未知实/非实体造成的。

关于“努恩之水”的记录,推测为一起当前宇宙的UK级“宇宙崩塌”情景,人类在此次情景中存活延续的可能性为零。

由于项目大量涉及古埃及神话体系,已交由基金会神学部总部与Site-01继续研究工作并制定措施。


|交互记录Z-A|


研究人员在书本空白处写下“你是谁”

23秒后,书本上出现“托特”

确认对象具有一定程度的智慧,后续以对话形式展开,详见[对话记录Z-B]


|交互记录Z-B|


研究人员:这是埃及神话中月亮与智慧之神的名字,你是想说你就是他?

托特:如果你愿意这么认为。那是我在你们宇宙的投影。

研究人员:你们处于高维宇宙?

托特:以你们衡量标准是。但我们的存在是因人们的信仰。

研究人员:你的意思是低维可以对高维造成影响?

托特:研究员,这不是影响,这是伟大的创造。


|交互记录Z-C|


托特:作为神学部的成员,你应该知道阿波斐斯的象征。

研究员:象征着宇宙终极毁灭力量的蛇。

托特:在古埃及的祭司书写的漫长艰险的埃及神话史中,阿波斐斯屡次试图破坏世界的秩序,杀死太阳神,但诸神总是为拉的太阳船保驾护航,九荣神的力量使它忌惮。当奥西里斯再生的力量与拉融为一体,太阳的光辉将重新照耀大地,那是拉最为强盛之时,阿波斐斯在此时不敢作祟。

研究员:如你所言。

托特:但那只是记载,是神话。神明因信仰而存在,但埃及神话的宇宙完成后,叙事就变得主观了。

研究员:怎么说?

托特:阿波斐斯摆脱了神话撰写者的束缚,不再一味地只知道正面攻击太阳神的船队。它明白拉如果没有诸神的保护,在夜晚时将脆弱不堪。他最先下手的是荷鲁斯,因为他们是诸神中的核心战力。他用一段千年的古藤蔓制柄,百名被心魔浸染的工匠共同锻造的精钢制刃,打造了一柄匕首,并在荷鲁斯下河沐浴的时候将它掷向他们。匕首为阿波斐斯的黑血所染,锁定了荷鲁斯的眼睛和心脏,并贯穿了它们。

研究员:所有荷鲁斯都死了?

托特:是的,阿波斐斯将他们的尸首收起,藏了起来。

研究员:明白了,那么阿波斐斯下一个下手的应该是奥西里斯?

托特:没错。它将他的妻子奸杀,然后用铁枪将他钉死在王座上。为了防止他复活,它将奥西里斯的尸体切为66块埋在杜阿特13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这样拉就失去了来以保持活力的源泉,变成一具只会呼吸的死尸。阿波斐斯的目的已经从杀死拉变成了诛灭神族,他要让太阳永久地熄灭。

//众神死亡记录见[笔记记录Z-D],后续对话见[对话记录Z-E]


|笔记记录Z-D|


|对话记录Z-E|


研究员:这么说,诸神都将近陨落殆尽了吗?

托特:可以这么说。

研究员:那你们的方案是什么?怎么对付阿波斐斯?

托特:你了解努恩吗?

研究员:诸神之父,创始之海。

托特:那么你知道时间的尽头吗?

研究员:你指的是…世界末日?努恩之水将重新吞没大陆,万物都无法逃脱。

托特:世界末日的说法并不合适,那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自那以后,没有你们,没有我们,也没有阿波斐斯,崭新的宇宙将拉开帷幕。这是努恩设定中的一个隐藏机制。没有人能阻止,努恩本人也不行。

研究员:努恩之水淹没宇宙的时候,在我们世界的投影是什么样的?

托特:这一点可以参考你们曾经一位科幻作家的作品——“蓝移”。与红移相反,时间将倒流,空间将坍缩——以你们当前的基准。这一进程将会在——同样以你们当前的计量单位来说——一天内完成,若以客观的眼光来看,你们的宇宙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化,而历史将成为你们的未来。而以蓝移中的人的主观角度,没有人会察觉异常,从老到少,从死到生,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托特:蓝移完成之后,宇宙将回归鸿蒙,蓝移停止,然后重新爆炸,粒子与粒子的撞击将诞生一个崭新的婴儿宇宙,与当前的宇宙相似的可能,可以忽略。

研究员:所以人类也不可能二次出现了。

托特:对。

研究员:这样可以杀死阿波斐斯,但是你不希望这样,这等于让一切重归于零。

回复间隔稍长

托特:没有了人类,没有了信仰,神明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崭新宇宙可能会诞生新的信仰,但也可能会出现另一个阿波斐斯。

对话暂停,研究员与监视组进行联系

对话继续

研究员:那么,托特神,你需要我们做什么?在努恩之水淹没宇宙之前。

托特:你们还有354天,我们的对话已经浪费一天的时间了。我们要让奥西里斯复活,从而复活拉。只有身为太阳神的拉能够唤醒沉睡的阿图姆,只有究极的力量才能克制无解的混沌。

研究员: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

托特:很抱歉,但是你们无从选择。


|项目计划书:铸神|


阶段一:寻找奥西里斯的13块身体。走出帷幕,呼吁国际研发人造太阳,建立全球性大型冬眠设施。

碎片一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双耳兽纹陶瓶。耗时十天,消耗人员三十七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二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刻有铭文的古石斧。耗时四天,消耗人员二十五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三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古埃及太阳神石像。耗时五天,消耗人员五十一名(记录可查阅)

碎片四、五、六于[数据删除]发现,三者组成为一套未知年代的泥制打击乐器。耗时三天,消耗人员七十五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七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柄镶嵌宝石的古象牙匕首。耗时一天,消耗人员三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八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黄金面具。耗时五天,消耗人员一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九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铜质牛铃。耗时十七天,消耗人员十九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十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经过特殊防腐措施的古木雕。耗时六天。消耗人员四十一名。(记录已封存)

碎片十一、十二、十三于[数据删除]发现,为一套铜质的古埃及祭祀法器。耗时十五天,消耗人员九十七名。(记录可查阅)


三号行动

行动人员(以字母顺序排列):MTF-Hellleader,MTF-TiMeTAkeR,MTF-工业润滑油,MTF-红右手,MTT-绿鬣蜥,MTF-熔炉,MTF-杀虫剂,MTF-折纸艺术

幸存人员:樱井木(植物人状态),陈曌(重度交流障碍,癫痫)

行动记录:为未知信号截断视频信号输入,行动记录被清除,本次行动指挥部全员皆受到1~3级不等脑部损伤。

行动后续:[黑条],陈曌在Site-81门口突然出现,并背着已经陷入假死的樱井木。陈曌将一个被血浸透的包裹交给门卫后当场昏迷,被唤醒后发现患上了重度交流障碍症而无法进行沟通。

包裹被打开后经托特确认内所包裹物为三号碎片。其余参与行动成员确认为K.I.A,根据高层议会决议给予最高等级善后措施。


(十一、十二、十三号)联合行动

行动人员(以字母顺序排列):MTF-Blackberry,MTF-Nightmare,MTF-SnowStorm,MTF-碎纸机,MTF-杂耍蜘蛛,MTF-蒸汽迪斯科,MTF-黑角,MTF-锁链束缚,MTF-咸粽子,MTF-极点工匠,MTF-蜂巢,MTF-音罩,MTF-跳楼机器人

幸存人员:Adams · Naron(心肺功能重度衰竭,昏迷),Amons · Edison(精神失常,渐冻症晚期),郭亦城(阿兹海默症晚期,骨质疏松),乔霖(声带永久性受损,肝癌晚期)

行动记录:在进入目标领域后所有摄像机的画面消失,为防止再次出现一号、三号、四号、七号等行动中出现的意外伤亡,视频信号被立即切断

值得注意的是,在摄像机黑屏前的最后一段画面有被加速的迹象,且非人工处理。

行动后续:[黑条],一架外壳受损严重的武装直升机飞行到Site-64上空,确认为联合行动中出动的Spark-47。降落后从直升机中救出了四名幸存者,直升机由AI执行自动返航程序返回。

在后续例行的体检程序中,四名人员的体检报告均显示比行动前衰老2~10年。

直升机的储物仓内发现了包裹完好的十一、十二、十三号碎片。其余参与行动成员记录为K.I.A,根据高层议会决议给予最高等级善后措施。


阶段二:还原奥西里斯的身躯,在不超过期限内尽可能研发完人在太阳后还原。

冬眠计划开始进行。

阶段二已开始进行,O5议会专派特遣队MTF-红右手与其他十余支队伍携带十三件碎片跟随夏伊来到尼罗河边举行复活仪式。

期间未受到外界干扰。

Site-169检测到SCP-169突然出现小幅活动迹象,引发了一次轻微的2级地震,并在此之后以SCP-169头部为中心半径200km的海域出现休谟指数爆炸性增长。


阶段三:发射人造太阳。

全地人类进入冬眠,仅留少部分人负责看护工作。


[研究员日志A]

今天是太阳熄灭的第二天。

那个陪伴了人类几万年的光球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因为铸神计划收尾之前已经通过联合国的各种途径对群众做了充足的说明,全球的民众都已经进入了冬眠。这一觉不会睡太久,因为人造太阳已经在启动之中,预计还需要四十七天,然后再经过一年的恢复期,地球就可以重新恢复生机。到时候,太阳的光辉将重新洒满大地。

经过这场艰苦的战役,人类失去了太阳,换来了宇宙的存续。说自私点是为了自己,说无私点是为了全宇宙。

天越来越冷了,在全人类进入梦乡之际,也只有我们打着守护全人类的旗号醒着了。


[研究员日志B]

太阳熄灭的第一百天。

地球的地表温度开始回暖了,三个人造太阳正在运转它们庞大的能源炉来为这个冰封停摆的星球供能。地表最高温度还是零下,不过已经接近负30度了。

这一百多天里每天除了必要的看护异常和检查冬眠设备,就是吃饭睡觉。站点禁止外出,当然也没人想出去冻成冰雕。上级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来活跃气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主管甚至戴上了小猪佩奇的头套。

这些日子有这些同事伙伴的陪伴,过的还挺行,很久没有享受这种人情味了。


[研究员日志C]

太阳熄灭第一百八十五天

这么久以来,一切竟然都相安无事,和其他站点通讯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故,这要放在小说里估计得来个“冬眠系统全面瘫痪”之类的。

地表最高气温已经突破-25度了,穿的够厚实就可以出去走走了。只是我们的站点所在地地广人稀,视野所及范围内只是荒凉的漠漠冰原,没有一丝生气。

监测器上显示169——或者说奥西里斯——的活动已经减弱,它又回到了它一直待着的那个海沟里。过去我们总以为它是半死状态,现在看来在另一个世界,它的本体过得挺好,这回它可欠我们一个人情。


[研究员日志D]

太阳熄灭第二百六十五天。

复苏的日子已经一点点接近了,人造太阳正发挥它奇迹般的力量赶着最后一点路程。

托特留下的那棵树依然挺立着,那本书也依旧放在树下。我们试图再次通过那本书和托特联系,但那边从未有过回音。

神有神的世界,人有人的生活。不如说他们别再找上我们才好,毕竟不太可能会发生什么好事。

睡了,敬未来的地球。


[研究员日志E]

日出了。

上头让我做一份唤醒后的动员报告,我想这么起个头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请铭记,人类因思想而伟大。”


[埃及神话·新录]

奥西里斯的残躯合为一体,他重获生机,翻起尼罗河滔天巨浪。在托特的指引下,他走向拉,用双手托起他并顶在头上,念出富有鲜活生命力的咒语。

拉从无底的深渊归来。他高声唱颂:“至高的原初之神!我欲以我之血,换得汝之精血;我欲以我之骨,换得汝之力量;我欲以我之体,换得汝之双臂;我欲以我之眼,换得汝之锐利;我欲以我之口,换得汝之圣言;我欲以我之心,换得汝之信任。那混沌的蛇,请你取下它的首级,我愿将宇宙中最耀眼的光辉献与你!”

拉倒在了祭台上,他的身体融入了祭台之中。在震天的巨响之中,祭台开始崩裂。诸神无不掩面哭泣,世间的鸟兽无不止步哀鸣。

混沌之神阿波斐斯感受到了拉的死亡,它欣喜若狂,就要率领军队冲向诸神的殿宇。

但它随即感到了一种压迫,无形的压迫,让它恐惧、惊慌失措。它想要逃跑,但一只虚空中伸出的巨手抓住了它的身体。它嘶哑,它挣扎,它咆哮,却只是徒劳。

混沌之神的身体在半空中炸开,它的黑血化作一场大雨落在大地上,从中长出数不尽的鲜花与金银珠宝,人民欢呼着,沐浴着黑色的雨水欢呼雀跃。

它的头颅飞到了尼罗河畔,化作了一座石雕。诸神把拉埋葬在石雕之下,为他立碑。托特在此设立了法阵,使坟墓无法被心术不正者发现,而给内心正直的人们万世供奉。

神明们每年都来此祭奠拉,人们在这一天也为太阳神举行祭典,称颂他伟大的牺牲。

有通灵者预测,新日将会在一千年后从拉的墓中冉冉升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