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精灵之城

疾病是世间一切不美好,世间一切不美好是疾病。

人类不应被夺取追寻的幸福的权利,人类也从不应为他人所奴役。

如果人类有一天非要从两者中做出选择,那一定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大家都生病了。

于是这一次,我打算去追逐那个幸福,也不为他人所奴役的城市。

然后我出发了,带着这本日记。

阅读者,欢迎来我家做客。


精灵的名字是花,或者是任何你想称呼的名字。我步入城门时,花茎织成我的衣裳。一眼看见那朵,是众精灵之王。

精灵的名字是鸟,或者是任何你想称呼的名字。我步入城门时,鸟羽化作我的桂冠。一眼看见那只,是众精灵之王。

精灵的名字是人,或者是任何你想称呼的名字。我步入城门时,欢呼应届我的到来。一眼看见那位,是众精灵之王。

精灵的名字是疾病,或者是任何你叫得出名字的疾病。我步入城门时,城中一切携卷着疾病而来。一眼便让我病入膏肓那个,是众精灵之王。

精灵是统治者,但不是任何你曾回忆起的统治者。我不曾在街道上看到任何行人,身后便有无数花鸟俯首称臣。为首那个——众精灵之王告诉我人类是他们的食物,仆从,或者是任何我能能想到低一等的词汇。

我说我是人类,精灵王便化作知更鸟。我说麻雀将成为刺客,精灵王便挥舞翅膀。羽毛纷落,我便是那麻雀。

我说想见一见奴隶,鸟羽便化作皮肤。我问你以什么为食,奴隶答花蜜。我问花蜜从哪来,皮肤便化作花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