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的平行世界——暴力测试代码开始!
评分: 0+x
Mobile_Site_Logo

Jarrod


在接到上级命令的时候,Jarrod正坐在妻子的墓前,带了她最喜欢的粉红色蔷薇花——这一点也不符合墓园的风格。

上级这次的命令看起来奇怪的很。

Boom


站点主管办公室。年长的男人坐在给客人提供的沙发上。只有这时,那个看起来是个潮流青年的指挥官才会恢复军人的样子。

koi


少女有些不解地看着对面的男子,打扮潮流的指挥官实际上比她父亲都要大——如果他还在世的话。她有一些迟疑,从男子的表情中读不到任何东西。那对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却又仿佛什么都没看。

“我想念我的妻子了,”Jarrod的灰色的瞳孔终于流露出一丝感情,“我要去看望我的妻子。”他说话的语气仿佛是个孩子。然后他解下悠悠球,放在了一旁搁在花坛沿儿上的滑板上。忽然间他的脸狠狠地扭曲,却旋即恢复原样。似乎是为了等待波浪平静下来,过了许久Jarrod才缓缓抬起头。

往日里总是和善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少女文员,和尽管已经不惑之年还会用模因效应让全站点都重复一句话整整五分中的时髦指挥官,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望着,一边在揣测对方的想法,一边在拼命掩饰自己的想法。

她看着那个平时会用模因效应让全站点都重复一句话整整五分钟的人,这位特遣队指挥官的实际年龄也许要比她父亲还大。

他们和平时都有点不同。

白大褂有点皱了。


Andrew Boom勉强醒过来。

头痛欲裂。颈动脉突突跳着,额发粘在脸上,有一点点口水挂在嘴角。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死死绑在身后。

数年来在各个部门之间流转,相对于其他的研究员或者站点主管,Boom更像是一个机动特遣队成员。尽管双手麻木,他还是尝试着使用通常的方法挣脱绳索。

用不上力气。Boom扭转着手腕,片刻后他便发现手腕并不听他的使唤。

麻醉药。Boom迅速反应着。隐约地感受到两腿之间冰凉冰凉的,这样的不适感宣示着他腰部以下仅有的感觉,目前来讲这并不是坏事。晕过去的时候并没有趁机看清对方的样子,这是个失误。Jarrod的眼睛里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Boom不相信Jarrod这样的人会背叛,所以应该不是关系到基金会利益的事情。

那就先假设不是关于基金会的事情。但是除了基金会的相关人员,自己并没有什么仇人。
Boom艰难地思考着。不时的晕眩让推理举步维艰。

“你还好吗?”熟悉的温和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Boom觉得自己认错了人。他首先想到的是两个人或者是更多的伙伴一起被绑架到同一个地方了。紧接着Jarrod罕见的冰山脸闯入他的脑海。理论上来讲Boom已经有了这种直觉,陌生人与熟人从背后接近的感觉是不同的。Boom的思考陷入了矛盾。事实并不是他能接受的合理事实,但是现有条件推理出来的结果却是唯一的。

他不信。血液一股股涌进他的大脑,头痛加剧,已经到了临界点。 他回忆起那温和声音的主人最崇拜的那位伟大侦探,曾经说过的话。

在排除了所有可能性之后,无论真相多么难以置信,真相永远是真相。

“你还好吗?”恋看到Boom并没有应答,再次轻声关心着。

眼中的景象基本验证了Boom的推测。这里是机舱区,而游侠号此时应该还在执行巡逻任务。机师们也难得地拿到了一天假期,偌大的机舱区空无一人。

“我知道你很好,但是你大概是因为生气不愿意理我吧。”尽管轻柔,在这样空旷的环境中这声音异常空灵。

“为什么?”Boom本能地去相信恋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伤害他。

“指挥官告诉你了……这是爱。我们原本爱人的能力,都被模因控制着。真相是残酷的,Andrew。我从前并不知道,我是多么多么地爱你。”

“爱并不是囚禁,你要知道,这是扭曲的。”Boom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知道恋并没有恶意,在她上次拒绝了记忆删除以后,他就预料到总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之前还在怀疑是异常消失之后敌对组织找上麻烦,现在看来真的是想多了。

“你应该还是记得我和你讲过的我的梦……”声音虽然仍然温和,恋的眼睛里却冒着光。

“你做过很多梦,也都和我讲过。”Boom的声音有点冷。

“我和你讲过一个国度,那个国度里面任何不建立在双方同意前提下的性行为都是违法的,这个国家的王,作为神明,他将手刃那些强迫者。”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笨拙地把玩着,并不熟练的样子。

“……但是那个王作为‘非人’的存在就可以与任何人发生性关系,而没有一个人敢投怀送抱,因为这相当于强迫王。”Boom接着恋的话说下去。

“后来我这个梦继续了……在很多很多天之后。这个国度,并不扭曲,因为这里面的人,自他们诞生开始,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制度规则下。这里的所有臣民,都是被王豢养着的。王是一切。”

“我还记得你说的你想被豢养的愿望。”Boom并没有聊天的意思,他在特遣队受过如何和歹徒周旋的训练——这完全是本能行为,Boom不能相信恋是所谓的歹徒。

“因为并不需要负责。那个时候我还小,而现在,”恋顿了顿,“我现在知道怎么负责任了,我是那个国度的王。”

Boom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冰凉冰凉的感觉不见了。

“我长大了,Andrew。妈妈,妈妈说大人要负责任,我要对你负责任。”

她的匕首上有血,地上有血,冰凉冰凉的感觉慢慢回来,而且面积在扩大。

“你不需要别人——你……你的一切都是为了我,都是属于我的……这个世界诞生,你我诞生的时候就应该如此。”

Boom的眼睛被蒙上了东西。

“记忆删除装置不运行了……不然的话就更好了哈哈哈哈哈……但是会挣扎的才好玩呢~”

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恋离开了。然后是窸窸窣窣的交谈声。高跟鞋靠近的声音。然后——冰凉的感觉消失了,再一次。

意识渐渐消失,变成一团缥缈的雾。

Andrew Boom仿佛看到了,那位伟大如神明的王,微笑着对他降下审判。


“不是你的错。”林思诺博士看着对面已经崩溃的恋。

林思诺是医生,医生不仅要救命,还要治心。医生爱着这世界上的每一条生命,救死扶伤即是责任。医生不能有私人的爱,医生的爱,是对每一条生命的,每一条鲜活的生命。

她抹去她的泪水。

“这不是你的错。”林思诺抚摸着恋的头发,“这不是你的错。”林思诺一遍遍重复着。

林思诺仔细回想着,大概是从把恋从管风琴下救下来的时候。从那个叫做Reiko的女孩子为爱付出了代价的时候,林思诺就自认不配做一个医生了。

现在boom也为爱付出了代价。

也许其实自己是个医生吧,恋是自己唯一的病人。

只有恋才配做自己的病人,生活在自己精心打造的温室里,做健康快乐孩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又有人来了。

Andrew Boom的嘴唇已经干裂出血。再结痂,再出血。

听不出是谁过来了。但是能闻到肉的香气——自己一定是饿疯了。

食物被送到嘴边,本来想借机绝食的Boom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抵抗生存的欲望。

——真香。是宫保鸡丁欸——

“是宫boom鸡丁哦~”

医生——不——王微笑着降下审判。

梓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