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别开生面的会议记录

2015.9.13 星期三
5.00 P.M
陪审员十二号:“我……这是在哪里?”
陪审员三号 :”我们这次有不少新面孔加入啊。也不知道那些位先生是怎么想的。”
陪审员二号:“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嘛。没有新面孔,我们这些人哪里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陪审员三号:”您说的是,我只是觉得这个换的频率也太频繁了,这才进行了三次讨论,我就已经从七号变成了三号,您说这速度……”
陪审员二号:“更替快是先生们的决定,慢也是先生们的决定,没有你我质疑的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请慎言。”
陪审员三号:“老先生说的是……大师傅,这次再有劳您给这位新来的同僚说明一下了。”
陪审员十二号:“二位在说些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这是哪啊?”
陪审员二号:“小兄弟稍安勿躁,让大师傅给你讲。”
陪审员一号:“说来可能有些唐突,但是小兄弟,你,已经死了。而这里则是死后的世界。”
陪审员十二号:“不可能啊,我这不是……嘶!“
良久的静默之后
陪审员十二号:”我居然,真的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