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CN-820-Luna,2018年8月20日

该报告因涉及一名获以上基金会CN分部高级人员而被封存在Site-CN-71的机密数据库中,若需获取信息需拥有O5级许可或4/Evernight级权限。

本报告编辑人员:
Freedom Koo博士,5/Evernight级权限


简介:
2018年8月19日晚23:00,基金会自动监察系统观测到█████博士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前往SCP-CN-820的收容区域,并锁定了闭路监控系统。由于该人员在此前的实验中疑似与该项目存在专业关系以外的联系,且嫌疑仍未洗清,该反常行为立刻被监察人员Lawrence(由Site-CN-71研发的高功能仿生机械人形)发现并通知Koo博士。

机动特遣队即刻出动,与离开收容区域的█████博士对峙,但由于Site-CN-71并未配备高武装力量,特遣队在其使用的异常手段面前落败。SCP-CN-820同时造成的大面积幻觉导致Site-CN-71部分员工出现消极情绪、怪异行为,但被Koo博士使用不明方式焚毁。█████博士随后被逮捕。

下列文件为与本次事件相关的记录,然而由于部分相关证据损毁/缺失,所有文件仍在整理中,因此可能出现错误或乱序。


█████博士的个人日志,2017年10月3日

[资料缺失]……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站在一片黑暗当中,夜幕如浓墨一般在我身边弥漫开来,令我深陷其中。我听到有很多人在我身边来来去去,声音喧哗嘈杂,似乎在呼唤我的名字,但他们用的是一种非常陌生的语言,这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臂,接着许多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我向后拖去,我才意识到并非黑暗降临而是我目不能视。

这时我听到另一种声音,是……火焰燃烧的声音。那些抓住我的人一下子没了踪影,我四肢冰冷,眼前又一片漆黑,简直不知道何去何从。所以我只能站在原地,火焰燃烧的声音越来越近。

突然我黑暗的视野中出现了一道光,准确来说是跳动的火焰。苍白的火苗在我面前扭曲成绚丽的形状,舔舐着我的身体,但我并不感到疼痛。但是火苗很快就蔓延到了我的脸颊,当它触及我的双眼时,剧烈的疼痛令我尖叫一声,从梦中豁然惊醒。而那种疼痛仍然如影随形,无比真实。

我起身走到卫生间并在洗手台上摸到了我临睡前不知塞到哪里的眼镜戴在脸上,但镜子好像蒙了一层雾气,无论怎样也看不真切,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片刻,很快我便看清了镜中的自己。万幸,我仍是我,我的双眼也完好无损,只是那种疼痛感太过鲜活以至于我无法将之简单的归咎于梦境。再看看镜子,总觉得眼中血丝更甚,所以那晚再次入眠前我滴了些眼药水。


监控记录2017年12月1日

观察到Koo博士于凌晨2:30前往SCP-CN-820的收容区域,蹲在树木面前,似乎在思考什么,并在约四十分钟后离开。

对象于事后问询中表示“我有点失眠,出来走走”。


█████博士的个人日志,2018年1月20日

那个梦境又回来了,但不仅仅是火焰。梦的刚开始我还拥有视觉,我发现我的双手开始出现裂痕和烧焦的伤疤,延伸至手臂,微弱的刺痛和瘙痒感昭示着伤痕的蔓延,从胸口到脖颈,攀上脸庞,当它抵达双眼时剧痛再一次降临,眼前的场景如黄油入火般慢慢融化,我的眼球仿佛在燃烧,将之描述为千万根钢针扎来也不为过。我疼得冷汗淋漓,不由得抬起双手捂住眼睛发出凄厉的嘶吼,但我没能如愿醒来。

但在疼痛中我却感到一种奇异的充盈感,有一股暖流经由我的双眼从外界涌入,弥漫至四肢百骸。这种感受和疼痛杂糅起来令我甚至想要即刻死去。我跪倒在地痛苦地捂着眼睛,有一只手拉住了我的,指腹带着薄茧,似乎属于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他掌心冰冷但丝毫不能缓解我的痛苦。疼痛在血管中奔流。奔流。

我又听到一个女性的声音,同样是那种陌生的语言,我感到千钧的重量随着她的话语压迫在我的身上,但那些奔流在我血管中的痛苦仿佛找到了发泄一般纷纷抵御着这些重量。我慢慢感觉自己可以站起身来,那个男孩扶住了我的身体,但我不受控制地甩开了他,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我又醒了过来。这次我再到镜子面前时发现右眼有些难以睁开,而左眼处则出现了淡淡的类似烧伤的痕迹。只是第二天那些痕迹又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了,使我怀疑那只是幻觉而已。


█████博士的个人日志,2018年1月22日

这次的梦非常短暂。似乎尚是幼童的我被领到另一个看起来还比我小几岁的男孩面前,而那男孩则腼腆地像似乎是父亲的男人身后躲去,于是我向他伸出手去,他似乎很惊讶,而后绽放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握住了我的手。

然而白色火焰攀附而上,将这副美好的场景烧得支离破碎。在视线完全陷入黑暗之前我因为下意识的挣扎,头部撞到了栏杆而醒了过来。我坐在床上回忆着刚才的梦,却发现我完全无法回忆那男孩的姓名和面貌,甚至没能确认梦中的那具身体是否属于我自己。


监控记录2018年1月23日

观察到█████博士于凌晨2:45前往SCP-CN-820收容区域,并在那里遇到了徘徊的Koo博士。值得注意的是监控中并没有发现Koo博士的活动路线,而后者也无法给出合理解释,问询以调查人员遭到[数据删除]的暴打结束。

由于该收容区域没有安装录音设备,因此他们的对话无法得知,因为双方在接受问询时都选择了缄默不语。但监控画面显示Koo博士的情绪非常平静,似乎一直在微笑,而█████博士则略显激动,甚至想要触碰SCP-CN-820-1,因Koo博士的制止作罢。

约十五分钟后,Koo博士双手抱肩,快步离开收容区域,沿山道返回住宅,█████博士则面对SCP-CN-820,似乎在思考什么。突然他抬起头来直视较高的枝叶,似乎在与某人或某物交谈,而且十分震惊。约三十分钟后,他结束了交谈,心事重重地离开了收容区域返回宿舍,报告称他房间的灯光彻夜未曾关闭。在事后问询中,对象否决其接触SCP-CN-820的目的性,并将自己的行为粗劣地解释为“梦游”。


█████博士的个人日志,2018年1月23日

[资料缺失]……Koo说完这些高深莫测的话之后便离开了。

接着,我看到了她。她周身洋溢着那种圣洁的高岭之花般的美感,令我无法亵渎。她身穿桃红色的长裙却并不显得艳俗,而是将她的肌肤衬托地如此白皙,棕发的发梢挂在树枝上,某些与粗糙的树皮连接,但丝毫不破坏柔顺的美感,由于长裙的遮掩我没有看到她的双脚。她单手托腮,微微眯着眼睛,似乎陶醉在冬日冷清的空气当中。

“你是谁?”我问出了一个在这种情景下所有人都会第一选择的问题。

“这是我的树,”她答非所问。“这是一棵很好的树。”

“是的,这是一棵金苹果树——可是你是谁?为什么我会看到你?”我再次重复问题。

“这是一棵很好的树。”她只是这么说道。

于是我便低头向她的脚下看去,惊讶地发现她的双脚已然生了根。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结束谈话的,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仔细端详着双手,确认是否有着那些骇人的伤疤。我确信那位高洁的女孩并不是出现在我梦境中女声的主人。那个声音听起来更加冷清且了无生气一些。然而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我发现我已然泪流满面。我想我大概回忆起了她的名字。她叫做露娜弗蕾亚。


█████博士的个人日志,2018年5月13日

我有几个月没再做那些梦了,准确来说我几乎已经不再做梦,我的睡眠只剩下了毫无色彩和纹样的黑暗。我的世界也似乎更加模糊了。前几天我去例行查体,视力又下降了几分,我开始怀疑梦中的场景竟是又一个预言。

从那天之后我没有再去那棵苹果树的收容区域,我期待又害怕见到那个叫做露娜弗蕾亚的女孩,这种想法一经浮现便会令我浑身战栗。总觉得只要再向前一步,便会跌落深渊万劫不复。仿佛有许多被我小心掩藏起来甚至连自己都不在自知的秘密接踵而至,它们围成一团,像烈焰中的小天使一样跳着圆舞,嘲笑着我,越是逃避便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我想起小时候曾因看到别人无法感知的事物而遭到校园暴力。我的世界像被火焰烧灼一般光怪陆离。为首的男孩朝我吐口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女孩坐在窗台,她的双腿一摇一摇,接着她仰身向后倒去,展翅的姿势犹如雀鸟,可惜上天没有赐予她可以飞翔的羽翼。我惊叫一声,甩开男孩扑到窗口,结果当然是楼下空空如也。于是我被嘲笑着拽着头发拖回冰冷的地板。

这种欺凌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很快考入了当地最好的中学。从小我就是个很为父母省心的孩子。学习优秀,生活自律。我依稀觉得这些美好的特质应当是我为了效忠某人而刻意培养的,我尝试过叛逆,但这些品性好像刻在我骨子里的烙印一般拉扯着我无法堕落。我便以这样的姿态升入高中,大学,继续深造,直到加入基金会。

如果这都是命运呢?如果是命运指引我与露娜弗蕾亚相遇呢?我为这个念头恐惧不已。在基金会工作的时日让我学会相信前世今生或是种种轮回果业,我无法再欺骗自己。

于是那天晚上我吃下准备好的安眠药,对自己说,如果是命运指引我与露娜弗蕾亚相遇,那就让我今晚梦到她吧。然后我闭上眼睛,诚惶诚恐地等待着梦境翩然降临。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没有丝毫入眠的感觉。不得已睁开了眼睛,披衣而起,强作镇定地向站点林区走去。

一路上我可能想到了很多事情。但当我抵达苹果树下时我的大脑空白一片。我抬起头,露娜弗雷亚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上挂着隐秘的微笑。她的头顶悬挂着几颗金苹果。大概是思维暂时短路,我伸长手臂越过她的发丝摘下了一颗苹果,也傻傻地笑了笑。但她的表情很快便发生了变化,像是惊异又好似不可置信。我低下头看,那颗苹果在我手中,在月光的照射下,绽放出淡淡的光泽。

“诺克特?”她用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名字呼唤我,“诺克特?”她越发急切地呼唤我。

“你是谁。露娜弗蕾亚?”在她喊出这个名字的同时,我的头颅仿佛开裂一般疼痛,某些久远的记忆呼之欲出。然而就在这时火焰烧毁了我的眼睛,剧痛令我豁然清醒。

不是火焰,是手电筒的强光。Koo像是恶作剧一样用手电筒照了照我的脸,我痛得说不出话,视野慢慢消散。我踉跄行走在焦土之上,脚下的土壤被鲜血染红,绝望的死寂充斥着我,而我还背着一个人,似乎是个青年。我看到那个黑袍少女站在血泊的尽头,袍边在风中猎猎翻飞,她从酒红色卷发后面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猩红双眸中翻滚着不详的死气。她站在并不遥远的地方,然而我已经一步也走不动了,于是我朝她的方向伸出手去。

少女上前几步,蹲下身子,握住我的手。我听到她用那种陌生的语言发问,和梦中的女声一无二致。接着我不受控制地从喉咙中挤出几个词语,少女似乎在笑,又似乎在哭泣。她的身体被火焰包裹,白色火焰沿着我们交握的双手蔓延至我的手臂,带来伤疤和裂痕。当火苗触及我的眼睛时,熟悉的痛苦令我跪倒在地,指甲深深陷入肮脏的泥土当中。我痛得无法忍受,火焰烧毁我的视线,少女松开了我的手,昏迷的青年从我背上滑落。绝望和无助包裹了我,我不知自己身处何地,身边也无人可以依靠。然而另一种力量悄然滋生。

我仿佛变成了凶悍的魔兽,仅凭血肉之躯便可冲破士兵组成的阵列;我仿佛变成了恐怖的妖异,随手扔出的魔法便可摧毁城墙;我仿佛变成了英勇的骑士,带领我的家国和子民冲向了统治我们的强敌。

无数把利刃撕裂我的身体时我并未感到疼痛。双眼越发难忍的烧灼刺激着我,然而我终于还是倒在了王都的宫殿面前,浑身都是难以承受的疼痛。周边传来如海潮般汹涌的欢呼,似乎正有人在为获得解放而庆贺。我趴在宫殿前的广场上,雨水从天而降,却丝毫无法缓解我周身的滚烫。

黑暗中,我感到一只冰凉带有薄茧的手握住了我伤痕累累的手臂,接着是压抑不住的哭泣。

我醒来了。对我在梦中经历的一切感到惶恐。这时我发现我躺在我的床上,手里还紧抓着笔记本。我想我到那棵苹果树见到露娜弗蕾亚又被Koo的手电筒晃了眼是否只是一个梦境?于是我嘲笑自己,原来你做梦也是在做梦啊。

或许我需要跟Koo谈一谈。


笔记:值得注意的是,Koo博士于2018年5月12日至19日前往Site-CN-34进行为期一周的学术交流,事后对象否认称他们曾经见面,并表示直到事件CN-820-Luna发生为止█████博士也不曾与之交谈。


监控记录2018年8月19日

23:00 - █████博士经由研究区走廊前往SCP-CN-820收容区域。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数月前的违规,站点管理人员已经禁止他与SCP-CN-820接触。

23:05 - 监察人员Lawrence发现异样,通知Koo博士及站点特遣队。

23:06 - █████博士抵达收容区域,他抬头注视着树枝似乎在与某人或某物交谈。约三十秒后,伴随着站点紧急警报响起,█████博士伸手折断SCP-CN-820的树枝放入随身携带的挎包当中。

23:07 - █████博士与返回站点的山路背道而驰,开始尝试离开收容区域。

23:08 - Koo博士赶到收容区域,二人似乎交谈了几分钟。

23:10 - █████博士使用不明仪器将Koo博士击晕。事后证实那是一个低功率电击器。

23:11 - █████博士离开收容区域。


采访记录2018年8月21日(节选)

Site-CN-71站点主管林俊杰博士(以下简称林博士):你和他说了什么?

Koo博士:短暂的停顿)今晚月色真美。

林博士:我需要提醒你的是这是一次关系到年终考核的正式问讯,如果你在问询时心不在焉或是蓄意捣乱的话将受到纪律处分。

Koo博士:沉默

林博士:想好了吗?

Koo博士:我们谈了谈他的梦,他告诉我他时常会出现幻觉并做一些噩梦。我建议他可以经常来山里走走,清新空气有利于身体健康——

林博士:用怀疑的目光打量Koo)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你是否了解什么?

Koo博士:多少有一点吧。█████他是一个好同事,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但他近来似乎有些太操劳了。而且我也不明白他从图书馆借阅的那些《卡莲罗娜镇魔书》和《魔法奥秘彩绘》与他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林博士:等等,什么图书馆?

Koo博士: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显而易见。

林博士:揉太阳穴)我们过阵子再来讨论这个问题。你觉得很奇怪吗?

Koo博士:什么?

林博士:作为博士,被要求阻止一次可能的收容失效行为。

Koo博士:老实说我一直在做超出工作范围的事情啊,因为我的作者是个混账……不,当我没说。没错,我觉得有点奇怪。

林博士:那当你被击晕后醒来你做了什么?

Koo博士:我给自己找了把武器。


监控记录2018年8月20日-A

00:20 - █████博士离开站点,期间凭借其对基金会设施的的熟悉未遭遇任何阻拦。

00:25 - █████博士在山路上与一队机动特遣队相遇。场面僵持了几分钟,双方似乎在交涉。特遣队队长下令以轻火力瞄准█████博士,█████博士的双手中各出现一把短剑,开始与机动特遣队战斗。值得注意的是在战斗中█████博士表现出了远超过正常水准的战斗技巧。

00:28 - █████博士击倒了最后一名机动特遣队成员,受到轻伤,他开始频繁摘下眼镜擦拭眼睛,似乎感到不适。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他大多使用剑柄敲击的方式使特遣队员失去战斗能力,故而未造成大量伤亡。

00:30 - 监察人员Lawrence向邻近站点发出求助信号。

00:31 - Koo博士从昏迷中醒来,靠在SCP-CN-820上休息了片刻,而后站起身来向站点内部跑去。

00:32 - 康德示数器显示站点周边休谟指数急剧波动,部分人员开始表现出怪异行为,事后闻讯表明这些人员在事发当时出现了严重的幻觉。在确定能量源头为SCP-CN-820后,该项目被暂时划分为Euclid级。

00:35 - 一名受到影响的2级研究人员正跪地嚎啕大哭,突然停止了动作,站起身来,目光茫然地环视周围。

00:40 - Koo博士进入D1区(高价储存区)。

00:41 - █████博士与另一支机动特遣队相遇,由于对方携带压制性火力,无法近身战斗,█████博士从随身携带的挎包中掏出一个球状物抛向机动特遣队。当球状物接触地面时,一层冰霜凝结开来,使得机动特遣队遭受重创。最严重的受伤事例为一名特遣队员在冰层上滑倒导致锁骨骨折。

00:42 - █████博士离开山路进入丛林。

00:43 - 随着休谟指数出现又一次剧烈波动,站点上方空间出现裂痕,云层中出现一只巨大的黑色龙爪。该个体似乎挣扎着想从裂缝中挤出,但因身躯过于庞大而被卡住。

00:44 - 监察人员Lawrence发布全站广播,预计迎接一次XK级事故。

00:45 - 上述二级人员目光空洞地前往了站点外的空地,举起右手,口中念念有词。他的双眼开始发出红色光泽,右手开始汇聚白色火焰,接着他将这团火焰抛向龙爪,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和绚丽的色彩,龙爪扭曲地退回了空间裂缝之中。该事件后被掩盖为非法定燃放烟花爆竹。释放火球术后,二级人员瘫倒在地并陷入昏迷,事后问询中对象表现出失忆症状。在此次事件中对象展现出的能力疑似SCP-CN-505

00:48 - Koo博士返回SCP-CN-820收容区域,高举SCP-CN-005


Koo博士:
风里藏着你夜晚哼唱的曲调
婉转胜过最纯净的溪流
梦里藏着你黎明露出的微笑
迷人多过最艳丽的花朵

深呼吸

我曾行于云海之上
游于深海之中
我曾吻过温暖的日光
也拥抱过寒冷的冬夜

深呼吸

星辰的河流曾流进我的视野
神秘的流岗也曾缭绕我的身边
然而我从未见过你这般美丽的生命
你给予我飞鸟无法到达的巅峰
诠释高山峻岭无法描述的巍峨
你带给我胜过海浪的壮阔
描绘出世间最静谧的景色
和最喧嚣的爱意
在此我甘愿献上我这颗尚且鲜活的心脏

短暂停顿,而后咆哮

致我最真切的爱人——!!


监控记录2018年8月20日-B

00:50 - SCP-CN-005-2没有出现。一团鸟状白色火焰从SCP-CN-005的尖端爆发而出,在接触SCP-CN-820时立刻引燃。在焚毁SCP-CN-820的同时,爆炸对周边设施造成了些许附带损害。录音设备记录到不属于Koo博士的女性声音,但内容无法辨识。

01:00 - SCP-CN-820完全烧毁。Koo博士弯下腰开始喘息并用手揉着胃部。

01:05 - 异常影响消失,受幻觉困扰的研究人员开始陆续恢复正常,几名人员在事故中受轻伤,无人员死亡。事后问询中有人声称看到了“一名身穿桃红色长裙的少女,头戴金冠,手持权杖”,而当幻觉消失时,“她微笑着,并且哭泣”。

01:06 - 监察人员Lawrence解除XK级警报。同时报告称发现█████博士正企图通过岔路进入笔架山(Site-CN-71所在地)荒芜地。

01:07 - Koo博士离开收容区域。

01:10 - 观察到一名黑色人形个体出现在SCP-CN-820的残骸处,当他走过时地表被各式各样的鲜花覆盖,并逐渐延伸至站点设施。

01:15 - 在爆炸中损坏的站点设施被植物性生命体侵占。

01:20 - 植物性生命体消失。坍塌的站点设施被修补,但未做到完全回归原样。

01:21 - 黑色人形个体消失。地表花朵迅速凋谢并消失。录音设备记录到一声叹息。

01:22 - Koo博士出现在笔架山山道,拦住了将要离去的█████博士。未知她是如何快速穿过这段距离抵达█████博士之前的。

01:23 - █████博士显得十分痛苦。Koo博士安慰性质地抚摸他的后背,而后使用前文所述的电击器将之击晕。

Koo博士:一报还一报。

01:25 - 支援机动特遣队赶到,逮捕了█████博士。


从[数据删除]处提取的音频记录

未知声源:真是漫长啊。


事后问询

采访记录CN-820-Luna-A,Koo博士(因O5议会命令锁定,仅限5/Evernight级人员查阅)


后记
在与SCP-CN-820的接触过程中,█████博士违反了多项安保条例并导致收容失效。鉴于其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且无法确定他的所作所为是否因受SCP-CN-820精神影响所致,故Site-CN-71站点管理层对其的处罚决定为:

  • 免除其行政职务,权限等级降为2级,且在未来3年内不得提升;
  • 扣除六个月工资及奖金,并对事故中损坏的站点设施和受伤人员进行赔偿;
  • 根据其本人要求,施以A级记忆消除,调离Evernight系列项目研究岗位;
  • 由于其眼部受伤,申请期限不定的休假。

Koo博士宣布为此次事件承担部分责任。鉴于她在事故发生时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Site-CN-71站点管理层决定为之颁发荣誉证书。SCP-CN-820在事故中完全焚毁,但仍有SCP-CN-820-1存留。因此项目被降级为Safe,由Site-CN-71继续收容。对于SCP-CN-505及SCP-CN-099的出现,目前仍需进一步调查以确认它们之间可能的联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