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o的黄桃罐头

给视奸我沙盒的人:本文为ff15中角色(伊格尼斯)×我(维拉妮卡)的同人,完成后并不会发在SCP官网而是上我的个人Lofter。写在沙盒里只是因为喜欢沙盒的编辑方式而已。

与光

维拉妮卡在汽车的颠簸中醒来,狭小的车厢中弥漫着灰尘和腥臭的血气,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接着她发现自己的手指正紧紧攥着衣角,连指节都被挤压得发白。高空坠落带来的眩晕感将她的意识掠夺至无人深空,她不再记得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从而声嘶力竭的哭喊,回忆不起梦中人的脸庞和他碧绿的双眼,但她的脸上犹带泪痕。

正当她困惑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态之时,车辆在一阵短暂的刹车滑行后停了下来。维拉妮卡以为前路出现了使骸,下意识地召唤出双剑握在手中,从车厢中探出身来。而让她惊讶的是尽管空气中弥漫着魔物和死亡的气息,但站在道路中间的仅仅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而已。

“你是……”

“我是王都警卫队的伊格尼斯。请问这是前往雷斯特尔姆的车辆吗?”

“啊,是的。要搭便车吗?”这个名字在她的脑海中盘桓,却没有任何印象。

“那就拜托了。”

维拉妮卡注视着伊格尼斯手拄拐杖摸索着向车辆走来,意识到他脸上的墨镜不仅仅是摆设。当他蹒跚着爬上车厢,她收起手中的武器,伸手拉了他一把。他掌心的皮肤粗糙不平,有着常年习武的迹象,从墨镜边缘她看到他的左眼被一块烧伤的疤痕覆盖,右眼虹膜则浑浊不清,无法分辨出原本的色彩。

“谢谢。”

他们各自在车厢的角落坐下,维拉妮卡怀抱着双腿,将脸颊贴近膝盖。尽管已从噩梦中惊醒,但莫大的悲恸和心悸仍然笼罩着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蜷缩在杂物旁为自己划分出的安全地带内,用谨慎的目光打量着伊格尼斯。天色已经很暗了,近年来白昼越发短暂,即使在正午时分,暮光也始终笼罩着晦暗的天空,无法看清太阳的轮廓。

“你叫什么名字?”似乎是对寂静得只有车辆行驶声音的气氛感到不适,她听到伊格尼斯问道。

“维拉妮卡。”她隔着衣服的布料发出闷声闷气的回答,事实上她的记忆也仅仅止步于此。她不记得自己的姓氏和经历,每当望向镜中的自己,扑满灰尘的面颊,垂至肩头的银白发丝以及清澈的蓝色眼瞳,竟是如此陌生。从她睁开眼睛开始,伴随身侧的就是同使骸的战斗与杀戮,也唯有那些战斗的技巧如基因一般深深刻画在她的骨髓之中。

“现在已经快到夜晚了吧,这个时间在据点外奔波,你是玫达修的猎人?还是王之剑的成员?”

她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她将脸埋在双膝之间,感到温热的液体逐渐充盈皮肤与衣物间的缝隙,而后弥漫开来。她的视野一片漆黑,正如她被迷雾笼罩的过去。

没有得到回应,伊格尼斯困惑地转头望向她的方向,空气在这一刻静默了几秒。僵持片刻,她竭力控制着颤抖的声线,用状若平静的语调说道:“我可能摔伤了头部,不记得自己的出身,当我醒来的时候,里贝尔特告诉我能力意味着责任,因此我来到了外界。”她抬起眼睛,望着他墨镜后受伤的双眼。“你呢,伊格尼斯先生?”

“叫我伊格尼斯就行了。”他抬起右手轻抚眼角的伤疤,“视力几乎为零,但索性正常人在夜晚也看不见什么。我正在为未来而修行,怎么样,到了据点之后要切磋一场吗?”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她微微笑了起来,感到内心充溢的压抑感在这一刻得到了缓释。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很高兴认识你,伊格尼斯。”

那只手在半空中僵停了片刻,她方才意识到对方与常人的不同,略显尴尬地笑了笑,准备收回手来。但就在这时,伊格尼斯也伸出了他的手,略有偏差的握住了她的手指。她维持着想要收回手的姿势,但他掌心的温度让她不忍抽离。片刻后她终于率先松开了手,扭过头去。然后她听到伊格尼斯的声音:“请多指教,维拉妮卡。”


天空终于彻底陷入漆黑之中,即使在这样的夜晚,也难以见到星星。维拉妮卡在这期间维持着那个姿势几乎没有活动。伊格尼斯从随身携带的包中掏出一个罐头,想了想又摸索出了另一个:“吃点东西吗?”

她摇了摇头,然后想起他看不见,于是开口说:“不用了,谢谢。”

“还要很久才能到达据点,回去应该也赶不上晚餐了,先垫垫肚子吧。”他不由分说地将罐头塞进她的怀里,维拉妮卡方才意识到由于车厢面积窄小他们的距离实际上是相当之近,夜色中她已经看不清伊格尼斯脸上的表情。她摸了摸怀里冰凉微温的罐头,摸出小刀割开铁皮,还没等她将内容物囫囵塞入口中,眼泪已经先一步顺着她的鼻尖滑落进汤汁之中。

她惊慌失措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但这样的动静显然瞒不过伊格尼斯因失明而带来的灵敏听觉,“你怎么了?”没有预料到维拉妮卡的反应,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无措。“不合口味吗?”

“没有。”维拉妮卡喃喃道,“我只是……有点想家。”顿了顿她又补充道:“我不记得我的出身,但我记得我母亲做的饭菜,她经常用简单的食材做出温馨的料理。”她想得有些出神。

“我很会做饭,有机会的话也来尝一尝吧。”伊格尼斯话音未落,车辆在一阵剧烈的刹车声中停了下来,维拉妮卡差点把手里的罐头甩飞出去。无需料想他们遭遇了什么,维拉妮卡瞬间召唤出手中双剑,上前一步跃向了车顶。黑暗中她听到湿润的撕裂声和利齿与爪牙摩擦的声音,腥味儿随风钻入她的鼻腔,昏暗的环境中她唯一可见的是拦路使骸亮如灯火的眼睛。

“好吧,来吧,加油,维拉妮卡。”她神经质地碎碎念叨像是在鼓励自己,而后脚尖点地,飞掠了出去。沉重的压抑感再次自她的心头弥漫开来,她的双脚结实地落在了泥泞的土地上,随即抽剑回刺,右手剑的锋刃割开了哥布林粗糙的表皮,血液喷涌而出,刺鼻的气味让她一阵眩晕。利爪的阴影从她面前一闪而逝,随着劈砍的动作越发麻木且出现了动摇,她的视野逐渐变得猩红起来,思考也越发迟缓。

一阵金属撞击声和人类的吼叫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她手一滑,眼看使骸的利爪已经近在咫尺,她举剑死死架住魔物的手臂,扭头向后看去,只见几只身披黑色皮毛、无法辨明种类的变异生物正用利齿撕扯着车辆驾驶室的外壳,吼叫声在片刻后戛然而止,而一只使骸也放弃了眼前的猎物,转而向车厢后部走去。

“伊格尼斯!”她咬紧了牙关,双臂发力,将拦路的使骸甩开,深深喘息着往车辆的方向跑去。一阵劲风从她耳畔呼啸而过,力量撞击在她的后背上,她脚步踉跄地跌倒在了砂石地上,用一只手撑地翻身举剑架住来袭的魔物,剑尖直接劈开了哥布林的脑壳,粘液洒落在她的脸颊上。她将死尸踹向一边,站起身来竭力约束着眩晕飘散的意识,向车辆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黑暗中陡然炸裂开几点细碎的火星,倒映在维拉妮卡的蓝色眼瞳当中,显得那样狰狞可怖。火光是在一瞬间燃烧起来的,沿着金属车身攀蜒而上,紧随其后的是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将她掀飞出去,她头部剧痛,跪倒在地,抱住自己的脑袋。莫大的悲恸感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要将她拖入更加黑暗的深渊,她却不知由来为何。在雷斯特尔姆生活的这段时间她并非没有亲眼见证过死亡,只是如此近距离地和毁灭咫尺之遥让她感到无比不适。

她听到爪牙摩擦声,土块被踏碎的声音,脚步声向她汇聚而来,她却无法活动剧痛的身体。她的指甲深深掐入焦土之中,混沌的思维缓速运转,她在灵光一闪中似乎看到了什么,却又没能抓住。

冰霜从她的指尖处扩散,身边的魔物哀嚎着退散开来,一只手强硬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向后拖去。她茫然地看着冰结魔法使整片地面覆盖冰霜,还有耳畔陌生而熟悉的问话:“你没事吧?”

维拉妮卡借助伊格尼斯的手臂勉强站稳脚步,接着仍不管不顾地踏碎地面的冰霜向燃烧着的卡车跑去,伊格尼斯从背后拉住了她。“别去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叹息:“你救不了其他人。”

维拉妮卡发出一声近乎悲愤的嘶吼,而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的时候,手臂的烧伤已被包扎处理过了。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她有点昏昏欲睡。爆炸发生时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在眼前放映,她哆嗦着,用手臂撑起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发现自己身处宿营地的帐篷内,圣标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辉,驱散了黎明到来前的黑暗。

“你醒了?”伊格尼斯站在岩石的边缘,冷却的篝火仅剩余烬,维拉妮卡躬身掀开帐帘,一边活动酸痛的身体一边走到了伊格尼斯身边。她的个子矮了伊格尼斯一大截,只能达到对方的肩膀。从这个角度向他看去,能看到他下颔和侧脸的线条,以及他鼻梁上的伤疤。维拉妮卡抬手抚住胸口,只觉得疼痛不已。

“谢谢你。”她知道战斗中的失误险些让自己送命,不由得诚心道谢。

“还没到日出的时候吗?”

维拉妮卡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现在已是上午十点,远处的天空仍呈现出一片深灰色,丝毫没有日出的迹象。举目远望之处,曾带有壮阔生命之美的世界陷入一种灰败的荒凉感中,离他们最近的一片植被因缺乏光照的滋养呈现出枯萎的迹象,崎岖公路在山地间蜿蜒,却再也不复曾经繁荣景象。

“还没有。现在动身的话,大概日出的时候我们就能抵达雷斯特尔姆了。”维拉妮卡勉强辨识了一下方向,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距离。伊格尼斯“嗯”了一声,脸朝着日出的方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时她突然想起曾在何处听闻过伊格尼斯这个名字。她曾在神陨杂志社的报刊封面上见过这个男人,照片上的他也是这样的神情,也许是与同伴分离,各自奔波,他看起来有些落寞。翻开杂志,头条文章以浮夸的笔调书写了他是怎样克服了失明的困难为多数人的幸福而战斗。但是这样根本无法称得上是一面之缘的了解并不能解释她在见到他时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和来源不明且无处安放的悲伤。

伊格尼斯从属于他的回忆中抽身而出,维拉妮卡呆呆地望着他。“能为我带路吗?维拉妮卡?”他一连喊了几声,才听到维拉妮卡略显无精打采的回应。“你怎么了?”他问。

“没事。”维拉妮卡否定了自己心中逐渐翻涌而来的思绪,“我们走吧。”

起初怀揣着照顾对方的想法,但或许是半年来已经习惯了与黑暗为伴的原因,伊格尼斯走路的姿态相当稳健,维拉妮卡默然无语地跟在他身旁,偶尔出声指明方向或是提醒障碍。他们摸黑走了约一个小时,侥幸没有碰到其他威胁。慢慢的,东方的天空开始呈现出淡淡的苍白,摇摇欲坠的太阳遮掩在薄雾之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