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工程师

基金会新来的那个女博士曾是个测试工程师。
测试工程师就是那种在公司里没事找事,从产品中挑毛病的人。他们会对产品进行各种莫名其妙的操作来检查产品的Bug,有时这些操作正常人甚至难以想象,例如在光驱正在弹出时切断电源。显然基金会不会对收容的skips进行这些令人窒息的操作,但工作多年养成的习惯往往在短时间难以改正,就像一个笑话里说一个西餐厅的服务员改行去火葬场工作,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要几成熟的”一样,这位博士在被派去对SCP-294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时还保留着测试工程师的习惯。
实验方案不知如何就被上级同意了。也许我该拿个康德计数器测一测她的休谟值,那些4级们难道会认为在一台近乎全知全能的咖啡机上点NaN杯Null是个好主意?而且有着多年测试工程师经验的她甚至去直接亲自操作,拜托,这简直比ELECTROboom频道的博主还要危险啊!
但无论如何,她现在不在办公室里,而她之前的实验笔记,那个让人想起高中生活的国誉活页本就放在桌子上,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时不看,又待何时?

实验记录 日期6/7/2018
请求:一杯咖啡
结果:一杯咖啡色,散发咖啡气味的液体,温度约在70℃,确定为一杯咖啡。
备注:尝起来就像普通的咖啡。
请求:一杯速溶咖啡
结果:和上次外观类似但气味略有不同。
备注:味道比基金会贩卖机里的速溶咖啡还糟糕。
请求:一杯洗脚水
结果:一杯悬浮有大量疑似人类皮屑的浑水。
备注:没有上次酒吧的洗脚水那么难闻。
请求:一杯@djei%dnxhusq
结果:机器显示”范围外“。
请求:一杯
结果:一个空的纸杯。
请求:一杯蜥蜴
请求:0杯咖啡
结果:什么都没有。
请求:一杯烫烫烫的锟斤拷
结果:输出一个纸杯,写有“蠢货,数组越界了,大五码和GBK2312都分不清还写什么程序”
备注:……
请求:一杯Null
结果:一杯迅速上升的无色液体,在触碰时以极快速度向受力方向喷射,溅射成雾气并消散,收容室未检测到任何化学物质含量异常。
备注:似乎没有质量,否则一定会有惯性。
请求:根号二杯啤酒
结果:一杯啤酒,另有少量啤酒洒在杯外。
请求:我带着写有"Expception"的名牌靠近咖啡机
结果:被弹开了,真疼。
备注:论Try-catch的重要性。
请求:一杯咖啡; Drop database drinks
结果:输出一杯咖啡。
备注:咖啡中经化验含有大量氰化钾。这货报复心理挺强。
请求:厕所在哪里?
结果:一个空纸杯和几张卫生纸,屏幕显示“这就是”。

至少机器没有起火并坍塌下来。

请求:-1杯咖啡。
结果:
备注:

后面的页面是空白的。也许还没被写上吧。把本子小心地放回去,我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压下了办公室的门把手。

在棕色的浊流中,我才意识到-1=2^32-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