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在第二颗樱花树下

don't say anything.

欢迎回来。机械女声响起,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按照规定好的程序播放一段语音。
二狗走进屋子,看见乱七八糟的一切。
但至少…这是他的屋子。他把背上的包丢到沙发上,自己也坐了进去。他喜欢他的沙发,这是Dr.MarrySue给他买的。而且上面虽然放了很多杂物,但坐进去就像陷进去一样,被吃了进去。这意味着,你可以靠着它柔软的身躯。这就是二狗喜欢它的理由。
二狗瘫在沙发上,沙发温柔地把他拥在怀里。二狗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他什么也没在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回过神来,他想弄点吃的。
于是罗夏站了起来,走过地上慢慢的杂物,走向厨房。

嘿,要听我讲个故事吗?

——这是关于某个放弃了活着的人的故事。
不…这个故事没有什么特别的,说实在的我不认为你会喜欢上它…但我只是想讲出来而已。
嗯……不听吗?好吧,我知道了。

人类女性形象,可以改变自己的外貌。多为丈夫意愿下进行改变,怨女更倾向于保持人类女性的形态。试验记录中(研究人员让丈夫提出要求,怨女进行了变化),有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体貌特征、男女两套生殖器官、腰后伸出触手。禁止再进行有关测试。
对18到40的人类男性会产生爱慕状态,一次一人。对象多为性格暴躁、缺少道德底线、有过犯罪前科的男人,尤其是家庭暴力和强奸罪。对于性错位者和同性恋到目前为止没有产生过反应,任何相关实验被禁止以防止怨女变得不可控。
对爱慕对象会产生强烈依恋,对对方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会尽力去做,比如改变外形使自己更好看、学习一些技艺(在身体内部产生需要的物品然后剖开身体取出,少数情况下会请求研究员),扮演一名“妻子”的形象。在遭受对方暴力行为时会像普通女性一样求饶害怕,但始终不会选择离开丈夫。对于其他人对丈夫的侮辱(尽管客观)会愤怒地反驳,认为“丈夫他只是一时不冷静,他平时都是个很好的人的。是这个世界对他不好”。在成为丈夫后,只要与怨女在一起其性格会逐渐得到改善,且改善程度随时间而累积。在分开后道德指数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又在怨女身边后道德指数会重新上升。如果丈夫长期不在身边会引起怨女的应激反应,比如身体出现裂缝,用獠牙和强酸破坏周围的一切直到丈夫重新回来。如果时间过长甚至会直接吃掉丈夫。在丈夫死掉的话会直接出发严重的应激反应。
怨女的丈夫必须保持道德指数低于常人,一旦丈夫的道德指数正常,就会失望地吃掉丈夫——身体上出现多处巨大裂缝,展开后内部为獠牙和强酸。丈夫除了道德指数上升以外,还会对怨女逐渐产生爱情,会像一个正常的丈夫一样爱自己的妻子。即使到了被吃的地步,还是会一边流泪一边哀嚎一边诉说着爱意。
收容措施:挑选D级人员成为丈夫,并保持周一到周五晚8点到早6点,恰好卡在怨女入睡前一小时和醒来前一小时,周末为早9点到晚7点。模拟正常人类的家庭状态。为降低丈夫的道德指数有时会故意使用手段使丈夫保持暴力倾向(纵容施暴、思想教育等)。等到被吃掉后再重新送入D级人员。在有丈夫且未与丈夫分开过久引发应激反应时,安全无害。暴力手段之下也不会有任何反抗。只是一心等待着丈夫,带着一种哀伤的情绪。完全就是个担心丈夫的傻妻子(神女峰,望夫石)。除了丈夫以外不会和任何人再展开亲密关系,公式化地对待其他人。
没有丈夫时会显得比较冷静,具有一定思考能力,可以正常交流,会和人产生进一步的关系,这种关系在有丈夫后会消失,失去丈夫后又会产生。两种形态的记忆不相同。此时出现一种和有丈夫时不甚相同的人格,对于家庭暴力表现出一种麻木的情绪。但在长时间没有丈夫后又会逐渐直接过渡到丈夫不在身边的应激状态失去冷静。任何情况下进食人类都会让怨女冷静一些。
当与丈夫分离后,身体会逐渐不像正常人,而是像尸体,然后出现应激反应变成怪物。不具备妊娠能力,外部植入的胚胎会死,在与丈夫分开后会流产,一直待在一起孩子会被直接消化掉。
曾经与D442和D443保持了一段长达七年的妻子形态。D442是哥哥,二人是双胞胎,两个人合伙杀死了D442的妻子。首先是D442与成为怨女的丈夫,进行正常收容。出乎意料的是,怨女有了妊娠反应,在离开丈夫后会身体失常的进程得到抑制,且会有意识地寻找温暖的地方等手段,甚至出现了向研究人员主动寻求帮助保住婴儿的倾向(由此研究员发现怨女能注意到研究人员且可以理解研究员的行为)。在Dr.【】的强烈请求下,基金会批准进行相关的行为。D442的道德指数到达临界,因此大幅减少了二人见面的时间,在怨女神志不清的时候派遣D443模仿D442来安慰怨女,出乎意料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同时D443的道德指数发生了小幅度上升。怨女和D442的关系越发亲密,就像真正的妻子和工作繁忙的丈夫,怨女也没有表现出过任何失望的反应。D442的道德指数一度达到了正常人的范围,同时表现出了优秀的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破格选入该seit的安保队,就像一个消防员丈夫。D443同样。怨女的妊娠时间达到了7年,产下一女婴,死婴但是可以检测到微生物活动,外表具有猫叫综合征的特点。对于这个孩子D442与怨女表现出了激动和怜爱,两人无法认知到这个孩子的不正常。经过测试D442对于普通人类婴儿具有分辨能理解,但对于怨女的孩子只会认为是自己“可爱的小女儿”。怨女会进行哺乳行为等母亲的行为。女儿的体重有所增加,外貌改变,整体变化类似人类患猫叫综合征婴儿的发育。同年11月(女儿10月大),D442在执行重新收容任务时当场去世,同时怨女马上发生了严重的应激反应,失去人形变为全身獠牙且伸出多支臂(类似蜘蛛),没有理智,破坏周围了一切,包括女儿。女儿在受到伤害的同时表现出了正常的生理特征,就像活过来的一样,被母亲吃掉前发出了猫一般尖细的叫声。D443产生了精神分类症的症状,2小时候恢复,仍有精神恍惚的现象,服用镇定剂后好转。怨女应激反应结束恢复人形后,身体上还有众多2到10厘米不等的刀伤裂缝,少数会进入愈合进程,多数会保持不变,不出血、掰开后就是怨女轻微腐败的肉体。失去对外界的反应,如同死尸。研究人员准备在第二天采取进一步措施,但第二天早上怨女自行产出了一个塑胶女婴娃娃,用对待以前的女儿一样的行为对待它。精神状态恶化,行事和言语不具备逻辑,记忆错乱,情绪失常。命令D443以D442的身份进入“扮演丈夫”,怨女没有丝毫怀疑接纳了D443。以D443为丈夫重新收容。在D442被认定为丈夫满7年那一天再度出现应激反应,严重狂躁,用5厘米长硬度可比钢铁的指甲剖烂了娃娃,破话收容室,随后开始一边哭泣哀嚎一边破坏自身同时身体以快于正常人类的速度自愈。随后再度出现D442死亡当天的类死亡(身体和意识对外界没有反应)状态。强迫D443进入收容室,怨女没有任何反应。当天夜D443自杀,死前有严重精神混乱,服用大量神经类药物,死因是子弹射入太阳穴。此后怨女的身体缓慢修复并仍然没有意识,3天后恢复到正常状态,开始重新寻找下一个丈夫。在D442与D443的事件后每个丈夫的道德指数上升速度加快,平均每个丈夫的使用寿命缩短到以前的三分之一。

你知道的……不是所有花最后都会结果。

但没关系,她曾经开过。

身体结构和人类无差。能够熟练的使用英语,口音偏美国西部。能够发出次声(就是海洋动物交流的那个)。
空气对他来说就是水,液体才是他的空气。会被空气呛到。在空气里待太久会缺氧。
可以“游”上天空,在水里几乎不会受到阻力。
和他接吻过的人可以短暂拥有他的能力。但在水中停留时间超过连续的balabaa或总时长超过balabala也会逐渐变成海民。从初期的呼吸困难症状到无法呼吸气体。
“嘿伙计你一定要听我说,液体是更好的获取氧气的介质。肌肉松弛无法自主呼吸?水会直接连接你的血液像母亲一样哺育给你氧气。”
被发现于某海岸(),伪装为正常的村民。因为他过长的憋气时间而受到关注。自称是海洋最后的后代,找不到更多同伴,自己是被转化的,原来是个渔民。
“亚特兰蒂斯?海王?那是啥?”

吃点东西吧。

罗夏打开冰箱,正如他所想,里面塞着很多速冻食物。她总是这么贴心,虽然总是很凶…罗夏想到她生气时气鼓鼓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他下了碗面条,鸡蛋葱花面,她喜欢吃这个,也就经常做这个,时间久了罗夏跟着也就学会了。他看着碗里洁白的面条、金黄的蛋花、翠绿的葱末,忍不住笑了起来。好香啊。罗夏也喜欢鸡蛋葱花面了。不单单是喜欢它的味道,更多的是因为这意味着一个对他不好好吃饭感到愤怒一边指责他一边气呼呼地给他下面吃的苏筱筱。
罗夏端着碗坐进被炉里。好暖和啊,他想。苏筱筱喜欢这种可以大家坐在一起的东西,而且很暖和。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话他们可以和罗春在一起吃东西。虽然罗春有时候会把一切弄糟……
罗夏在桌子上另外三个方向各摆了一张照片。他对面的那个相框里有一只傻傻的大金毛,左手边是一个有些矮、穿着过大的白大褂、留着娃娃头的小姑娘,右手边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盖着毯子和披肩、闭着一只眼的大姐姐。
罗春以前总是对着他吃饭的,毕竟让两位女士对着狗吃饭总是不太好。苏筱筱喜欢坐在罗夏左手边,那么江雪就只能坐在他右手边。
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很开心的,罗夏经常出外勤,听不懂两个姑娘在讨论什么项目,只能嗯嗯啊啊地应答。有时候被两个人刁难,罗春就汪汪地叫着,快活地跑到罗夏身边,把罗夏的脸舔的湿漉漉的。
多好啊。那个时候。罗夏叼着筷子,看着空碗。
那个时候,苏筱筱还每天都在担心罗春的寿命,他也在忧虑如果罗春死了自己会因为妈妈的诅咒一并死去,江雪也还不是破碎之神教会的卧底。他还可以看着苏筱筱冲他生气。后来罗春死了,他才发现妈妈根本没有诅咒他——但是让他的哥哥用狗的身子死去就是对他的诅咒。江雪被发现是破碎之神教会的卧底,她缺失的眼睛、腿、肾脏,都是机械。苏筱筱还活着。
现在他一无所有了。
他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点燃一根火柴。在鸡蛋葱花面澄澈的面汤中,好像又听到另外三个人的声音。面条吃完了,被炉还热着,幻想已经结束了。
罗夏又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如果他现在出去,他就又是特工二狗,要与着他爱的事物兵戎相见,像基金会一样冰冷。
他想,要是能再做个梦就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