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zaru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与他人眼中的世界发生了差异。虽然说是差异,但,具体具体不同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
只是感觉,我眼中的世界,和他人眼中的世界,貌似颠倒了。
但是这个颠倒,并非大家都是头朝下,脚朝上,
而是心。
同时还有表现在脸上的表情。
大家的脸上,总是充满了悲伤。
所以,我不愿意看见他人,
因为这样只会让心愈来愈悲伤
只会让心————
*
悲伤,不知为何,从梦中惊醒的我又感受到了悲伤。
想要去哭,但思索许久,却发觉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去哭。
我将落在脚边的枕头,被褥收拾利落。
打理好衣物,看着镜中的自己。
“你,为什么会笑?”
“你,为什么会哭?”
镜子中的我,在冲着我微笑。
那是我所憧憬的表情,
“为什么,我不会笑?”
我对自己提出了疑问。
“因为你的心中,充满了悲伤啊。”
不知从哪里传出了声音,
我环顾四周去寻找这个声音,
但却毫无收获,
我看着镜中微笑的自己。
突然察觉了一丝异样,
“是你,在回答我的疑问吗?”
镜中的自己点了点头,露出了怜悯的目光看向我。
我不喜欢被他人怜悯,
我生气的挥舞起了拳头,但却在靠近他的脸时,停下了。
他的表情不在充满怜悯,
而是单纯的快乐。
不明原因的快乐。
我收回了拳头,盯着那张自己的脸,眼泪划过了脸庞。
*
七岁时,我参加了一场葬礼。
父亲是一名医生,所以我比一般家庭的孩子更常接触死亡。
在模糊的印象中,我似乎从小思想世故,认为人有朝一日必不可免一死。
不觉得死亡是件悲伤的事情。
去世的是位阿姨。
是一直照顾我的阿姨。
父母从小就一直忙于工作,所以幼时的我,完全是被这位阿姨抚养长大。
幼年的我,由于只能在庭院中玩耍,而那位阿姨,总是在长椅上看着我。
所以,我与她的相处时间要比与父母的相处时间长上很多。
但是我对她的去世,并不怎么悲伤。
我家由于祖上传下来了一些家产,加上爷爷善于经商。
所以家中的条件还算尚可。为了照顾我们兄弟,特地请了几位阿姨。
这位去世的似乎是母亲中学时的同学,但她对于母亲总是毕恭毕敬的,对我更是爱护有加,如今想来,或许单纯只是因为我是这家的长子吧。
肯定是如此,
当然了,七岁的我并没有洞悉这一事实的能力,
但隐约还是感觉到她的居心,
所以在她死时,我并不觉得悲伤。
印象中,那天下着毛毛细雨。
我站在比我高上一些的弟弟的身后。看着焚尸炉缓缓飘起的浓烟,
弟弟好像非常悲伤,
“那道烟是什么呢?”
“是烧掉尸体的烟。”
“必须要烧掉尸体吗?”
“对啊。”
弟弟哭了,我有些不高兴。
尸体当然要烧掉了,
不如说烧掉才最好。
我轻轻的推了弟弟一把。
毫不知情的弟弟便跌倒在了泥泞之中。
大人们纷纷围了上来,弟弟开始放声大哭。
我把头转了过去,佯装成不知情的样子。
人们只是以为弟弟太过悲伤,而不小心跌倒了,
完全没有怀疑到我的身上。
“为什么会这么悲伤?”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
我听到的,从镜子中传来的,就是这个声音。
从脚边的积水中,传出了这个声音。
我很悲伤?
我向脚边的积水中看去,但显现的,却是一张微笑着的脸。
一切都与现在那么相像。
*
坐在庭院中的长椅上,
我的思绪渐渐回到了大脑中。
外面渐渐下起了小雨。
我走回房间,那张笑脸还在那里。
“干脆睡一觉吧,也许醒来,一切就都恢复原样了。”
我渐渐萌生了困意。
*
又是一个噩梦。
我的视线所及,都颠倒了。
不再是只有心颠倒,
所有的一切都颠倒了,但是,不是形体上的颠倒,而是本该存在的,消失了。
而本不该存在的,却在那里。
我的头从枕头上起来,看向镜子,
镜子中映出的,不再是一张微笑的,带有一丝怜悯的笑脸。而是一张,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一张充满了悲伤地脸。
“那是我的脸?”
我充满了疑惑,同时,还有莫名的恐惧。
*
梦醒了。
我的头从枕头上起来,看向镜子,
镜子中的所映出的,不再是一张脸,而是由五颜六色的,说不上来的东西组成。
“为什么你不恐惧?”
镜子向我提出了问题。
“我不知道。只是我感觉,这一切,才是真正的世界。”
镜子陷入了沉默。
许久,
镜子中的物体开始扭曲,同时还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很刺耳,但是却能感受到镜子的心情。
他很开心,开心到了“脸”都扭曲了。
所以我认为,这个奇怪的声音是笑声。
是镜子的笑声。
“你,为什么会笑?”
我向镜子提出了疑问。
奇怪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
“因为我的心中充满了悲伤啊。”
“悲伤为什么要笑呢?”
“悲伤难道不该笑吗?”
“悲伤难道该笑吗?”
“当然了,你看,你现在,不就是在笑吗?但是你的心中,却很悲伤。”
“原来如此,原来,我以前的世界的确都是颠倒的,原来,悲伤时应该笑啊。”
“嗯,没错哟。”
镜子中的扭曲的“脸”消失了。
呈现在镜子中的,是我的脸,
我在笑。
我笑的很灿烂。
为什么我会这么悲伤呢?
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知道。
困意再次袭上了我的心头。
*
枕头再次滑落到了我的脚边。
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我转醒过来。
我好像又做梦了。
但是,我记不太清,
似乎是很久以前的记忆,
我不喜欢回忆过去,因为回忆,总会让我想起我遗忘的那些记忆。
记忆的遗忘比起遗失,更让人感到悲伤。
我抬头看看了镜子,
我在笑呢。
果然,
回忆是一件很让人悲伤的事情呢。
*
此乃丙申年七月十九日傍晚之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