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编号:SCP-CN-145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旧):因项目无法以现有手段进行有效的收容,目前已封锁位于站点地下162米处研究设施的全部出入口,以避免项目离开可被监视的范围(此情形即被视为现阶段收容失效)。

实验设施内现有幸存人员13名,包括6名研究人员(包括一名项目负责人)、2名武装安保人员、和5名D级人员。出于人道主义,站点人员将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避免人员伤亡,其中包括:

  • 确保通风排气设备正常运行。
  • 充足的电力供应。
  • 空调正常运转,以调节舒适的气温保持幸存人员积极获救的心态。
  • (若可能)一定程度的物资补给。
  • (若可能)可持续运行的双向通讯设备。
  • 必要的鼓励。

目前,实验设施内储存的应急物资大致可以保证72小时的食物供给。站点负责人已成立特别事务委员会以讨论进一步的行动方案。

描述:因项目无法被有效手段捕获且有明显的突破收容意向,所以暂时封锁研究设施的出入口以作为现阶段收容措施。所有观察研究已被终止,所有行动应以避免项目收容失效为目标。

SCP-CN-1453为一群未知异常蝇类的总称。其群体外形倾向于排列成一立体四足兽的形象并可以被可见光谱捕捉,但多名观察人员对其头部(可以被认为是头部的部分)的数量作出了不同的描述,大多观察者描述的数量在从1个到666个不等,尚不清楚这一观测上的不同是因为其难以分辨的形体还是由项目的异常性质所致。其行动模式类似大型肉食哺乳动物,但没有观测到任何捕食、排泄和交配行为。尽管部分观察者均描述项目发出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嗡嗡声”,但任何电子传感设备均无法从项目处记录任何类似昆虫振动翅膀的声音。除无法解释的振翅声之外,项目的异常性质还疑似表现为对部分观测者造成异常的生理或心理影响,如饱腹感、情欲、满足感、过度自信、感官钝化、极端思想甚至暴力倾向,目前无法判断这些影响是由异常性质还是振翅声造成的心理作用产生的,相关性质还在进一步证实中。

SCP-CN-1453被发现于一组从前中华异学会设施“夏宫”中回收的一组漆匣之一,并在对回收项目的例行研究中突破了漆匣的束缚。现怀疑漆匣实际上为中华异学会收容异常的措施之一。此类漆匣共回收4个,为避免类似事故发生,未开启的另外3个现已被永久封存。

附录:基金会目前掌握的项目情报均出自封锁后的监控录像以及研究员Riel的视频日志,这些内容均对项目研究和对进一步收容计划的有较高的参考价值,以下为部分节选,负责人员已为可能存在听觉障碍的研究人员提供了可供阅读的文字版本。

解密

嗨大家好,我是这篇文档的作者。
倾情奉献这一故事,尽管我的考据浅显且文笔拙劣,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接下来,我将对文中人物形象和情节的灵感和致敬作一些解析。


这篇故事最早来源于2018年我刚入坑的时候一位群友做的梦,关于一个会吃人的、寄居无定形怪物的电梯。
随后,这个故事被发展变成了一个进去什么东西都会神秘消失的电梯,导致实验人员被困在了地下实验室里面。
再后来,就发展成了基金会人员在地下站点里被困求生的的故事,意在用在这求生期间发生的各种乱像来体现“人性本恶”这一主题。但由于设定虎头蛇尾、缺少可以连接故事的关键要素,最终就放弃了写了一点的草稿。
后来在与MeowaitMeowait的探讨中,突发奇想,让项目本体附带有“人性之恶本身”的象征,同时也是唆使人们作恶的形象,这样原先被放弃的剧情就说的通了。
项目的原型为Ba'alzevua,希伯来文化中“万恶之源”,也象征着潜藏在所有人心中的邪恶。在中文里,这个单词也被译作“粪便之王”,“大苍蝇”,以及“蝇王”,这就是为什么项目是由苍蝇组成的四足兽。
这个单词后来被希腊人译作Beelzebub,并被视为瘟神,最后变成了西方主流信仰中地狱里恶魔以及堕天使的形象。
至于它为什么是四足兽,因为其“唆使他人作恶”的性质,与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凶兽“穷奇”如出一辙。所以在故事中主角每每有乱像发生,就会迎来新的转机,这也象征着穷奇“猎捕野物以奖励作恶者”的特性。
另一方面,西方信仰中也提到了类似“凶兽”的存在。在《启示录》中有提到:“我又看到一个凶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启示录》中,这些兽也是人类恶的象征,同时也是通常会在末日来临时产生的异象。
还有就是,项目的原型同时来源于《Fate/Grand Order》中,象征人类恶本身的“Beast(也译作:兽)”形象。
以上,这是一篇与古代传说严密相关,且充满宗教色彩的文章。


至于人物和故事,实际上是致敬了小说《蝇王》的情节,以及几部电影的桥段。
《蝇王》讲述了一群孩童因飞机失事流落孤岛,最终因为各种矛盾将美丽丰饶的海岛化作人间地狱的故事,和本篇的脉络相似。
人物“研究员Riel”,其名字来源于加拿大为少数族裔挺身而出的政治家Louis Riel,在本篇故事中是一个“拒绝同流合污者”的“圣人”形象。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第一天他制订了公平的物资分配计划,同时照顾到了身为“少数族裔”的D级人员,在小说《蝇王》中,主角Ralph也是与此类似的“民主领导者”形象。
人物“晓朱”,其名字来源于《蝇王》中的人物Piggy(Piggy=小猪=晓朱),在小说中,Piggy有一副可以用来生火的眼镜,是科技和物资的象征,也是小说中两派势力争夺的关键物品。在本文中,晓朱的手枪也是具有类似代表性的线索;与《蝇王》不同的是,在这里手枪不仅是可以生火的道具,也是可以用来终结他人甚至自己生命的凶器,象征着科技在使用上的两面性。
人物“罗杰”,实际上是致敬了《蝇王》中Jack和Roger(=罗杰)融合的形象,同时兼备“勇敢但野蛮的暴政者”和“残忍无情的侩子手”两个形象。在小说中是与主角Ralph“民主领导者”对立势力的形象。在本文中,不仅和小说中是形象相似,还用巧妙的言语煽动仇恨以排斥研究员Riel和晓朱二人,讽刺了独裁暴政者的常用伎俩。


本文情节的故事情节讲述种种乱像在短短九天之中就将和平共存的迷你社会化作了人间地狱的故事。不仅致敬了《蝇王》讲述的情节,也代表着著作《神曲·地狱篇》中,但丁游历九层地狱的故事。

目前已封锁位于站点地下162米处研究设施……

研究设施位于地下162米,实际上其意义为东方传统信仰“十八层地狱”和西方信仰中“地狱9层”18x9=162的乘积,暗示这个实验设施的本质就是人间地狱。

实验设施内现有幸存人员13名,包括……

这里暗示者耶稣的十三门徒,暗示在这13人中有圣人的形象,也存在背叛者和侩子手的形象。

但多名观察人员对其头部(可以被认为是头部的部分)的数量作出了不同的描述,大多观察者描述的数量在从1个到666个不等……

在《启示录》的原文中提到:“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计算凶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此类漆匣共回收4个,为避免类似事故发生,未开启的另外3个现已被永久封存……

此处暗示中国古代传说中,包括穷奇在内的四大凶兽。

有个小伙子估计是被吓丢了魂儿,神神叨叨的念着什么咒……真可怜……

在被困的第一天,出现了神神叨叨念着什么的迷信者,象征着九层地狱中的第一层,名为“幽冥”的第一层地狱,关押着异教徒。

研究员Riel背后,一名D级人员被研究人员推搡到后面的走廊,项目负责人Riel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扭回头来。
研究员Riel:……随便吧,我不想对他们的消遣作任何评价,换我的话可能更想找几本闲书看……

在被困的第二天,出现了淫乱的乱像,象征着名为“黑风谷”的第二层地狱,关押对情欲毫无节制的人,主角没有参与,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贞洁(Chastity)的美德。
在这一天,出现了淫乱的乱像,奖励作恶凶兽,也就是项目,通过操作因果的,赐予了他们火以作为奖励。

……我早该意识到的,那个研究员,天杀的。本该负责分配剩余食物的,我发现他偷吃了几个罐头。然后我们现在不得不减少给每个人的配给以保证所有人坚持更久一点……

在被困的第三天,出现了贪食暴食的乱像,象征着名为“暴雨”的第三层地狱,关押着贪婪暴食者,主角嗤之以鼻,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节制(Temperance)的美德。
在这一天,出现了贪婪暴食,得到的奖励是水源,这也是为什么消防花洒在后来没有扑灭大火的原因。

我因为噩梦错过了早饭时间。当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没有留给我的了。嗯,显然有人拿走了应该属于我的那份,不过无所谓了。更加令人恼火的是,尽管这很可能的是我们最后的一顿饭,但他们仍然浪费了很多食物,甚至把一些吃了一半的罐头洒的满地都是……

在被困的第四天,大肆浪费,象征着名为“滚石”的第四层地狱,关押着不珍惜食物、大肆浪费的人,主角既往不咎,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慷慨(Charity)的美德。
在这一天,出现了大肆浪费,得到的奖励是猪肉。

……竟然把割下的猪头插在一把几乎被砸坏的步枪上,然后就这样把它竖立在了实验区域最中间的玻璃隔间中……

在被困的第五天,监控视频中罗杰对猪使用了暴力的行径,出现了易怒暴力乱像,象征着名为“沼泽”的第五层地狱,关押犯易怒罪者,主角选择了敬而远之,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温和(Patience)的美德。
同时罗杰对他们渲染仇恨的诬陷是现实生活中暴政者常用的伎俩,丰满了罗杰残酷暴政者的形象。
在这一天,出现了暴力易怒,得到的奖励是走廊末端办公室里的物资。

再然后,他跪在地上,把那个D的头丢进了面前的储物间,这时我才回想起来,那项目……那骇人的凶兽就在里面……

在被困的第六天,监控视频中罗杰杀死了一个D级并以此献祭凶兽,并使用人肉充当物资欺骗其他幸存者,出现了愚昧渎神乱像,象征着名为“燃烧的坟墓”的第六层地狱,关押渎神并理由愚昧的信仰欺骗他人者,主角选择了避之不及,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谦卑(Humility)的美德。
同一天晚些时候楼层发生了火灾,并且有几个人死于大火。再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反对罗杰的人,暗示罗杰利用大火这一偶然事故谋害少数的反对派,也讽刺了暴政者常有的行为。
同时,被他杀死的D级人员也是少数族裔和社会底层群体的象征。这里也讽刺了暴政者无情的压迫少数群体和社会最底层的人民。
在这一天,出现了愚昧渎神,得到的奖励是凶兽巢穴附近房间的物资。

最后,他们对晓朱动了手,殴打并逼问他手枪的下落,实在是太卑鄙了……

在被困的第七天,罗杰带人残害了与研究员Riel一道的晓朱,并出现了残暴、施暴乱像,象征着名为“三谷”的第七层地狱,关押凶残的施暴者,主角选择了关照晓朱,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善良(Kindness)的美德。
研究员Riel这一关爱受害者的行为丰满了他作为“少数派保护者”和“民主领导者”的正面形象。
在这一天,出现了凶残施暴,所有人得到的奖励是与外界联系的希望。

哈哈哈哈哈,我早该知道,我他妈又不是第一天在基金会上班。在确保项目不会直接或间接的威胁到人们之前,他们绝不会做任何事情!我就知道,在步入实验设施的那一瞬间,我们也是试验的一部分,我们也是随时可以被消耗的资源……

在被困的第八天,基金会在实验设施之外的人欺骗了研究员Riel,出现了欺诈者,象征着名为“十壕”的第八层地狱,关押欺诈骗人者,主角选择了质问反击,视为通过了地狱的试炼,获得了诚实(Honest)的美德。
值得注意的是,第八天的乱像并不出自研究设施之内的人物,反而是外面的相关人员,具体因为什么,就是要交给读者遐想的东西了。
基金会人员对他们生死的无动于衷,以及“比你们高尚一万倍”的发言是为了讽刺社群中一些以观察事态日益恶化变得不可收拾为乐,而拒绝协助解决问题的人群。
在这一天,出现了欺诈,得到的奖励是什么没有被提到,但肯定是有的。

在被困的第九天,密闭的研究设施已然从和平共存的净土化作了真正意义上的人间地狱,研究员Riel在晓朱不情愿的神情下杀谋害同伴,他的圣人形象在此时崩塌,出现了背叛同伴的乱像,象征着名为“四环”的第九层地狱,关押着背叛者。
燃烧的人间地狱、生满蛆的猪头也是小说《蝇王》中的经典情节。
在火焰中,化作行尸走肉的堕落者用头撞击玻璃隔间,致敬了电影《我是传奇》结局的经典镜头。
杀死同伴之后充满罪恶感,希望杀死自己以迎来终焉,确恰好子弹耗尽(本文中是子弹故障)的情节,致敬了电影《迷雾》中,最后主角杀死所有家人以减轻他们的痛苦,充满罪恶感想自杀却在此时没有子弹的情节,其折磨生不如死。
在这一天,出现了背叛同伴的乱像,研究员Riel得到的奖励是武器故障得以活命。


既然《启示录》中“兽”是作为末日降临的异象出现的,如果日后想写本篇文档的相关续作,可能会以末日余生作为题材,在连续时间槽中幸存的研究员Riel或成为非常重要的人物。

个人认为自己对西方神话传说的考据拙劣,若有严重的错误或异见,请及时纠正,不胜感激。

前段时间读了很多类似的文学著作,如《蝇王》,《第五屠宰场》,《大草原》等优秀作品。虽然以我的水平远远不能达到这些作品的造诣,但也想用本篇文章作为致敬和想他们靠拢的一次尝试。

谨以此文,也是向当代网络平台中“爽文”,“情节曲折就受欢迎”的作品风气发起挑战。因为我坚信除此之外,使用文章表达作者的思想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说到底,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几次的凶兽,真的有唆使人作恶的能力吗?
还是说人性本来邪恶如此?
谁知道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