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他和它
评分: 0+x

我看到它了。那个杀死了他的东西。

它就在破碎的石阶上挺立着,用空洞的塑料眼窝盯着我。电筒微弱的灯光打在塑料面上,在石台阶上留下微弱的残影。周围的柱子染上了他的血,在黑夜与月光中摇晃狞笑。树影在缓慢地移动着,披在我的肩膀上。我看着它,它冷冰冰的眼神,还有沾血的外壳。

我握着电筒的手在发抖你,我摸着他生前布下的阻拦,上面粗陋的粘着他的手迹——那四个带给他死亡的符号,那四个他用生命换来的符号。我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打在布满泥尘的土地上,润湿了血花。

我捏着那张写着四个符号的纸,我看着上面,“空间异常”“不要物理接触”“另一边不安全”“被监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微弱的灯光下,我哭泣着在边缘活着。


他的身体上撒上了尘土,他的双眼被手轻抚闭上。

他被装在幽香的木棺中,看着天空的星斗。他也常常去想,自己一生到头来得到了什么,结果只是无用,什么也想不出来,他看着周围的人一锹一锹地挖着他,盖在他的身上。外面的人流着泪,抽泣着干着,他们手里带着悼念的白花,他们在抽泣着挖着土,将他埋葬。

他看着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在看着他。冷冰冰的土壤盖在了胸膛上,随着鼻孔滑进了胸腔。思维的电文在土间缓慢地流转,流转变化,最后化为与周围一样的土壤。思维在最后的一撇中,他看到自己的一生,无所谓的一生,也曾是无意义的一生。但他不在乎了。

他已经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