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生,何为生?

绚丽夺目的霓虹灯,是一个个失落灵魂的伪装。
人们只是为了金钱,为了生存而工作,看似繁华的城市,倒不如把它称作一个“死寂的生产流水线”。
我们呢?就是流水线上一个个被程式限制的机器。
我们为什么而生,为谁而生,什么才是真正的生?
2018.1.11

北京时间 7:00 P.M

一个男人照常回家,脸颊黯淡无光。他仿佛早已设定好路程的机器,径直走向工作间。原木桌上,立着自己和爱人、孩子的一张合影。孩子身在老家,爱人早已经死于一场巨大骚乱中了。
男人还是决定继续工作。
他捋了捋头发,端坐在工作室的桌子旁,无力的敲击着早已淡去字迹的键盘。
时不时看看窗户外面那璀璨的霓虹路灯。

北京时间 9:30 P.M

电脑荧幕上显示着串串文字,一个个表格,工工整整。
原木桌上,反倒是无力的堆着一张张草稿纸。上面的字和图画模棱两可。
“这个东西,真的令人捉摸不透呢。”男人叹了叹气,无力的望着电脑旁边的一个精致的机关盒。

北京时间 11:00 P.M

“哦!我的老天爷!这盒子真难开,我究竟是怎么把第一层打开的?”男人自言自语到,“唉,不愧是一个炼金术士,造的所有东西都那么高深莫测!”男人很气愤,很烦躁,他决定摔破这个机关盒,直接取出里面的神秘玩意。
一个铃声响起,阻止了这个男人。

“那个盒子怎么样了?”
“哦!张老板!现在我已经解开了那个盒子的第一层了!”
“第一层?就花了那么久?等下再来找你……”

北京时间 次日 1:00 A.M

“这个盒子究竟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男人伏在桌子上,仔细端详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