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 Yii Tr

项目编号:SCP-487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879应被保存在一个内衬有铅的盒子中,并连同盒子一同储存于标准储物柜内。只有D级人员被批准在SCP-4879未被储存于铅盒内时处理SCP-4879,任何接触到SCP-4879的基金会员工将受到调职或降级的处罚。

描述:SCP-4879是一尊由皂石制成的北极熊雕塑,长0.40米,重10.2千克。SCP-4879的右后肢上被刻有一个巨大的“AX”形标志。

进入SCP-4879半径十米范围内的人员将失去对某一特定专业领域能力的熟练程度,这一异常效应的影响对象似乎由他们对专业领域能力的掌握程度决定。根据受到SCP-4879影响个体的报告,当受到影响时,他们会出现食欲不振,头晕,以及普遍性的精神错乱症状。这些症状将在三到五小时内减退。

虽然受试者仍然可以背诵与他们的专业能力相关的技术知识,但他们将完全无法进行超出初学者水平的实践操作。截至2019/11/15,所有受到SCP-4879影响的个体均无法恢复其失去的任一门类知识的熟练度。

发现日志:SCP-4879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画廊的一个公开艺术展览上被发现,SCP-4879的异常性质导致23名艺术家失去了他们的各种艺术技能。由于调查员无意下提供的关于其异常性质的错误信息,MTF Eta-10(“See No Evil”)的四名成员受到影响并失去了各种战斗技能。目前这四名成员被要求无限期休假。

监控摄像显示,一名二十岁左右的亚裔男性(编号为POI-4879)向主办方提供了SCP-4879作为展览物,并以现金支付了入场费用。根据现场工作人员的报告,该男子随后打电话称其因胃流感无法入场,并向主办方表示了歉意。


测试日志

影响对象:D-5923
专业技能:水彩画
测试指令:D-5923被提供了他最习惯的作画工具,并被要求画出SCP-4879
观测结果:D-5923挣扎着画着SCP-4879,但画作显得很潦草。在作画过程进行到一半时,D-5923显得十分愤怒,同时将画架扔开,并且拒绝按照指令继续作画

影响对象:D-3954
专业技能:电子游戏
测试指令:D-3954被要求玩一种名叫《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的电子游戏,并与难度等级3的电脑对手进行对战
观测结果:D-3954并不能击败由电脑控制的对手,由他控制的角色几次地掉出了对战范围或者是忘记了操作指令。D-3954显得很迷惑,并表示他的失误是更改后的游戏设置造成的

注:在一名D级人员运送SCP-4879返回储存室时,该D级人员由于被拉响的火灾警报而摔倒,导致铅盒受损,并导致在场的全部人员暴露于SCP-4879影响范围中
影响对象:William Alekseeva博士
专业技能:异常收容措施
测试指令:Alekseeva博士被给予了三种新异常项目的描述,并被要求草拟这些项目理想的收容措施。
观测结果:临时草拟的收容措施被发现完全不足以遏制各种异常的影响

影响对象:D-5432
专业技能:弹奏钢琴
测试指令:D-5432被要求弹奏她最喜欢的曲子: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观测结果:虽然D-5432能够记住乐谱,但在她的弹奏过程中,她犯下了大量的错误。


附录-4879:在2019年11月09日,MTF Pi-1(“城市滑头”)在艾伯塔省埃德蒙顿市的一家美术馆调查一个与SCP-4879不相关的异常展览时,逮捕了包括POI-4879在内的几名艺术恐怖分子。

受访者:POI-4879

采访者:Dr Alekseeva

<开始记录>

POI-4879:我就猜到了你们最后还是会来找我。这就是你们的风格,不是吗?把稀奇古怪的东西全部关起来。

Alekseeva:所以你听说过我们,很好。这会让事情容易很多。我希望问几个关于你艺术作品的问题。特别是那个你前几个星期送到一个展览会上的熊型雕塑。跟我聊聊它吧。

POI-4879:行吧,呃…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Are We Cool Yet”的组织?它是由一群最古怪的艺术家组成的团体,主要在美国活动。他们做了很多这样的东西。

Alekseeva: 当然,我们对他们很熟悉。你也是他们的一员吗?

POI-4879:谢天谢地,当然不是。我认得几个他们的人,一个个自命不凡的像个傻子。仅仅因为他们能画出一幅让人想把眼睛挖出来的画,或者一件让你变成疯子的雕塑,他们就认为自己比你强,然后对你蹬鼻子上脸。

Alekseeva:我并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和你的作品相关-啊,我知道了,你想把它当作一个报复他们的武器。

POI-4879哈哈大笑

POI-4879:他妈的,当然。我把它放在一个桌子底下,然后等着看好戏。他们瞎跑的样子就像一群白痴,尖叫着他们不能画他们的水彩画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鬼东西。

Alekseeva: 然后效果是永久的吗?没有任何挽回的方法?

POI-4879:当然,他们会永远那样。他们曾经想为这件事杀了我,但是他们没了他们的才能就什么也不是。所以他们就放弃了。我想他们中应该有几个家伙自杀了吧,但是我也懒得管了。

Alekseeva: 我明白了…然后那家画廊呢?他们又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

POI-4879:你看到展览在那里的东西了吗?一半以上的作品他妈的就像狗屎一样。说真的,哪个家伙想出来要做那些东西的?“哦,嘿,我会把我的垃圾丢到桌上,拿个绳子绑住它,然后它就是一件展品啦!“在这个见鬼的建筑里,他们有四张Emily Carr 的画,可能还不止。你们这些人应该谢谢我,我做的是慈善工作。

Alekseeva: 那一个晚上,我们一共碰到了二十三个因为你的作品患上健忘症的人。他们再也不能展现他们的美术才能了,你有想过这些吗?我们不得不给他们安排了新的身份,因为他们突然丧失才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POI-4879:那些庸才再也不能制造出更多的垃圾了。有什么好抱怨的。我们说完了没?

Alekseeva:还有一两件事,为什么是熊?

POI-4879:它只是第一个进入我脑海的东西。那是我们所知道的,对吗?北极熊和礼节,出于某些愚蠢的原因,这两种事物永远不会在闹市出现。

Alekseeva:我知道了。然后你是怎么获得对这个东西的免疫力的?

POI-4879:啥?

Alekseeva:你说过你曾经多次接触过那个东西,那应该会让你受到它的影响。所以你是怎么…是因为你创造了它吗?还是…

POI-4879:哦,我并没有免疫它的能力。它是我的最后一件作品。我想它很合适,取决于你怎么看它。

Alekseeva:然后你知道这些事情会发生?你自愿这么做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