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Loober的个人专用研究室
评分: 0+x

欢迎登录基金会数据提取终端,请输入你的身份识别码。

●●●●_●●●●_●●●●_●●●●

认证成功。

请输入您想要浏览的文档代码以及您的有关权限。

SCP-CN-XXX|0级权限

指令有效。

您已经获准浏览该文档,由于基金会保密协议以及您的权限等级,您所能获取的信息将被限制在需知原则的基础上,当前文档等级为:0级(仅限公开信息)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分级:[数据已编辑]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应当被保存在Site-CN-██-██分站点的一个200m×200m的方形收容区中央的一个标准收容间内。

描述:SCP-CN-XXX 是一个长宽高均为1m的黑色立方体,以一种尚未探明的方式悬浮在距地面1m的半空中。SCP-CN-XXX被基金会自████-██-██在中国██省██市██县被发现并收容至Site-CN-██-████分站点,至今已有██年。

更多信息仅限拥有CN-XXX|1级(保密)或拥有更高权限的人员浏览,您的权限不足。


效率至上。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一个人若效率至上更易走向人生巅峰;一个部门若效率至上更易完成布置的业绩;一个公司若效率至上将会发展迅速……

所以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如果:一个拥有着整个世界上最强大力量的组织效率至上呢?

不知是什么原因,基金会的所有站点的所有主管,无论曾经管理是严是松,都鬼使神差般将“效率至上”奉为至高的真理并奉行到了站点的管理之中。

每个站点内的所有人都像是巨大机械内的齿轮一般被限定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工作工作,除了吃饭睡觉就只有永无止尽的工作,就算是吃饭睡觉的时间也被严格限制着,没有休息、没有娱乐、没有假期、更没有工资。任何反抗都会被残暴地镇压,任何不满都将遭至灭顶之灾,恐怖笼罩在每一个站点的每一个人头上。

但是即便主管们施加了如此强压,反抗依旧在所难免。

那些不满主管的管理的基金会成员,在站点有声望的研究员的带领之下纷纷逃离站点,并在站点之外建立了据点,决定通过武力来对抗主管,他们被人称作反抗派。而那些害怕主管的以及那些决定拥护主管的基金会成员则留在了站点,他们被称为拥护派。

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雪,下的很大。已经将树林化为了白色的世界。

“Jack,停下!你不应该站在Kalizi那边,她已经疯了!”

咚!巨大有力的机械手重重地拍在了他原来所靠那棵树上,树甚至被一掌拍断,哗啦啦地倒在了地上,惊起无数飞鸟。幸亏自己还算机敏,Jack博士这么想到,如果被那个拍中了恐怕会把内脏都给拍出来。

“不站在主管那边?疯的是你,Loober!”

他弓起身子,做好了应对下一次来自机械手臂的袭击的准备。

真是麻烦死了,Kalizi居然给了他这样一个极端棘手而且麻烦的任务,Jack想着,腰间的P9手枪甚至都没有机会拔出来。

来了!

巨大的机械手臂就这样以排山倒海之势,夹带这呼呼的风声以及漫天的雪尘向他扫了过来,他向右翻滚,惊险地躲开了这一击。

有机会!Loober的机械臂没有办法这么快进行下一次的攻击!只要没有了机械臂,她就和普通的小女孩一样没有多少战斗力!

站稳,拔枪。

尽管扬起的雪尘太大,但他大概可以猜到对方的位置。

砰!砰砰砰!

四发子弹撕裂了灰蒙蒙的粉尘雾,无情地射入了脆弱的人体,并轻松地从令一面穿出,发出极轻的啾鸣。

胜负已定。

咕咚。Jack跪倒在地,烟雾散开,只见对方手上拿着的,是一把极其袖珍的黑色手枪。

啧,失算了吗?Jack这么想道,该死的Kalizi居然不告诉他Loober也能用枪啊……看那把枪的样子,大概是在装备部定制的吧?他知道Loober为了解决自己的体型带来的问题而在装备部定制了那个机械手臂,但并不知道那个家伙居然还定制了一把手枪。

在战场上,情报的缺失,尤其是敌人战力的情报的不明,往往是致命的。

痛,剧烈的疼痛从枪伤处蔓延至全身上下,红色的血汩汩地从枪伤处流出,染红了四周的雪地。看来旧伤也跟着一起裂开了,他想,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但果然还是……

Jack连维持自己跪下的体力都没有了,噗通,他倒在了雪地上,刺骨的冷从伤口处蔓延,似乎中和了一部分剧痛的灼热感。

“为什么?你就甘愿放弃自己的个性去做一台该死的机器里的一个该死的齿轮?”

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他吃力地抬起头,一个背着红色书包的黑发小女孩在离他20厘米的地方站定了,她的胸前挂着一台热成像仪,而她的手上,拿着一把袖珍到近乎可笑的黑色的手枪。

不完成任务的人就会被处决。

尽管75站点主管Kalizi从没有在台面上讲过这件事情,但是从站点内的种种迹象就很容易得出这一结论——为什么所有抱怨超负荷工作的人都消失了?为什么站点以前一星期一开的焚化炉现在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工作?为什么站点内充斥着独裁恐怖的气息?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Kalizi肯定就没想过要掩饰答案。

他不愿死,尽管主管的行为令人迷惑甚至令人发指,但这不是像他这样的中级研究员要去想的,他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服从……所以,他必须完成Kalizi给他的任务,哪怕这个任务是要他去杀了自己的挚友。

于是他才和Loober联系,来到了反抗者的据点,然后把Loober邀了出来,说是要一起看雪。算计着找机会在背后给她两枪,看在这么多年的朋友的份上,尽量让她不感觉到痛苦。

但他没有想到,在他算计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想着算计他……

“我……要活下去……和你们……不一样……”

Jack费力地呼吸着,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不甘心,自己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自己明明比他更有理由活下去,为什么死的是自己?

“Jack,Kalizi不正常,你明白吗?!在你来之前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而且,她现在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必须反抗。加入我们吧,你就可以继续活下去。”

Loober这么说道。她的语气很平静

“想……都……别……想……”

他想活下去,这不错。但是,如果要他去当一个背叛者,他宁可去死。

“那么,没办法了,Jack。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藏身之地,我不可能放虎归山。”

Loober从实验服的口袋里拿出三颗澄黄的子弹,一颗一颗地上进了手枪中。咔哒,咔哒,咔哒,就像是宣告他的死亡的秒针一下一下的跳动。

啊,要结束了。他想。

“不过……”

“谢谢你过去几个月里帮我做的那些麻烦的事情。”

Loober似乎微微笑了一下。

“我会帮你完成你的那件事情的,不用挂念。明年,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会给你来上香的。”

“别……把……John1扯进来……”

“……我知道……”

咔哒,Loober熟练地将子弹上膛,然后将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昔日的友人。

砰!

雪,越下越大了。

……

“我们去哪里,Loober博士?”

解决完一切,Loober走出了树林。之前把他们两个送到这里的助理没有任何惊讶,待Loober上车之后这么问道。

“回据点。叫其他据点的人做好准备,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

“是,我明白了。”

汽车开动了,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Loober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不扯进来啊……Jack……”

她小声地喃喃道。

“内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Site-CN-75-A 主管办公室。

“那家伙果然还是失败了吗……看来我高估Jack了……”

在得知Jack的失联之后 ,Kalizi这么说道。

她本来就不认为Jack能杀了Loober,当她发现自己的追踪器被干扰了之后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她知道那个家伙只是看起来像一个几岁的小姑娘,但内在还是那个30多岁的老谋深算的男人2,她仅仅只不过想让他能够暴露反对派据点的位置,但没想到那个废物居然连这点都做不到。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站在一边的助理小心翼翼地询问Kalizi的意见。

“无妨,向其他站点宣传Jack博士的死讯,叫舆论掌握部想办法把它全部扯到反对派的头上,然后……”

Kalizi起身,走到窗前,透过Site-CN-75-A的窗户可以看到楼下车水马龙,人们为了自己的生活奔波不停,他们并不知道,暗流已经在世界的各处涌动,随时可能吞没这一平静……

“然后?”

她转过身,冬日火红的夕阳恰到时候地射进房间,在背光下,助理看不清主管的表情,但他清楚地听见了那句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发言:

“然后——就是跟他们清算的时候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