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沙盒(制作中,jpg)

SCP-CN-265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26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65应被放置在材料为钢筋混凝土的独立的密室,由混合金刚石C60和精钢制品的复合型材料的独立的密室。因为SCP-CN-265特有的锋利性和破坏性,收容该物体需特定时间和特殊收容器。在没有一名等级3级人员许可的条件下,严禁在非特定时段和未穿戴特殊防具的单人进入该密室。即使获得3级人员许可,也不可触碰该物体和携带任何可发出声音和光波的机械仪器,只能远距离进行观察和记录。严禁在每年的12月16日进入密室,具体原因可根据前机动特遣队Mu-13唯一幸存者■■■■■的访谈记录。

描述:SCP-CN-265在外形上是一只断手和紧握的残片,在非特殊时段断手和残片是分开的。经过了解中国历史的基金会成员观察后确认的是,该物体是在唐朝的某次战争中只留下一把青龙剑残片和唐人断手。SCP-CN-265被发现于中国■■省■■市一个偏远古战场遗迹,在基金会得知消息后进行收容。SCP-CN-265会不间断的释放一定范围的虚幻古战场并对进入该范围的人员造成身体和精神的异常变化。
经过3级人员批准,研究员放入一名D级人员,在进入后被范围场景所震撼,并无任何异样。
异常变化:
进入该范围2分钟:D级人员会明显感觉头痛和头脑充斥古战场厮杀场景和声音。
进入该范围5分钟:D级人员身体出现明显的抽搐,口角慢慢溢出白沫,并且嘴里不停私语着。
进入该范围10分钟:D级人员开始逐渐高喊“杀”,“吾愿为将之死战!”等古语,并且开始不断自残,直至肢解破碎。(注:为确定实验的准确性,研究员在下一次的实验放入两名D级人员,在实验中两名D级人员开始互相残杀)
进入该范围30分钟:D级人员已然死亡,只剩下满地的碎肉和骨块,在无反应的2分钟后,血肉和骨块开始向完好的脊椎位置移动,在接下来的5分钟后,D级人员的残骸已变成一把颜色血红的脊椎骨剑,研究员命名为SCP-CN-265-a,并把该异变称为“
剑性重塑**”。
研究员对SCP-CN-265-a进行了研究表明和普通的脊椎并无不同,也在脊椎骨剑成形中抽出脊椎后研究,依旧和普通的脊椎并无不同。需再进行更多的研究来查明该异常。
在之后的实验中,SCP-CN-265并无异常,只在特定时间2月17日稳定和沉静,经实验已产生SCP-CN-265-a至SCP-CN-265-e5把骨剑。
SCP-CN-265-a至SCP-CN-265-e5把骨剑并未有任何动静,只是围绕在SCP-CN-265周围。

附录:1 访谈报告
> **受访者:前机动特遣队Mu-13唯一幸存者■■■■■
>
> **采访者:进行SCP-CN-265研究实验的■■■■博士
>
> **前言:在第一次收容SCP-CN-265的行动失败后,为了确保该物体有没有其他特殊性,也是确定第一次收容失败的原因。才有了此次访谈。
>
> **<记录开始,■■■■年■月■日■时开始
>
> **采访者:■■■■博士:“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
> **人员:■■■■■:“最近还好,只是有点不太方便。”
>■■■■博士看了眼对方,看到是断手断腿,只剩头和躯干的■■■■■。
> ■■■■博士:“我们已经收容了那件物体,在研究下也明白了该物体的特性,只是不明白你们那次行动出现了什么问题?”
>■■■■■:“那次行动我们Mu-13是和Eta-10一起行动的,因为那件物体对人的视觉和神经有破坏,光我们Mu-13收容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才叫上Eta-10。按照得到的情报我们一起出发,结果在当天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博士:“是情报的不准确吗?是谁负责该物体的情报记录的?”
■■■■■接着说“不是情报的问题,而是好像我们刚好碰到了scp-265的特殊时期。。。。。(沉默10秒)那一天好像刚好是12月10几号来着,(沉默15秒)。。。嗯,对是12月16号,没错,是这天。”
■■■■博士在纸上记录12月16日。
■■■■博士:“那天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你们收容失败?”
■■■■:“它们好像活了(声音紧,喘气,沉默10秒),在。。。战斗,只是有些不同。。。。。。”(30秒的沉默,并且不停的活动着身体)
■■■■博士:“什么活了,能具体点吗?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看到。。。那断手握住了那残片(费力,喘气,沉默15秒),然后那残片红了,像血,然后周围那些幻影活了,它们更真实,甚至能碰触到。。。。(不安,沉默5秒)接着它们还在战斗,可是战斗产生的刀剑切割线条却把我们切成了碎块,只剩我运气好,还活着。。。。”(一口气说完后长时间的沉默)
■■■■博士:“真实的幻像?!。。。。。(思考20秒,突然想起)那你当时在那里呆了多长时间?”
■■■■■:“我双手双脚都没了,躺在那里,流着血,慢慢陷入昏迷,但可以确定的是我最起码呆了30分钟以上,接着救援队就来了,可能是听到了惨叫声。”(长时间的沉默)
■■■■博士:“并没有进入异常变化的阶段。。。。。”(沉默)“可能是特殊时段的变化只能存在一种。”自言自语。
■■■■■依旧沉默中。
■■■■博士将得到的信息写在纸上。
■■■■博士:“非常感谢你的回答,这很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的研究。好了,今天的问答就结束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博士走到门口。
■■■■■:“博士。”(突然问道)
■■■■:“什么事?”(回头说道)
■■■■■:“我能接受SCP-■■■的基因改造吗?”
■■■■:“(深深看着他,沉默10秒)我会帮你询问,至于同不同意要看议会的决断。”
■■■■■:“谢谢”
  
> **<记录结束,■■■■年■月■日■时结束
>
> **结语:■■■■博士在此次访谈中得知了SCP-CN-265的另一重要特性,并将其称为“
剑域突变”并将访谈记录交给了研究员,但在记录交到研究员手里之前,该物体在当天发生了严重事故。
该事故导致封闭SCP-CN-265的密室直接被破坏,使得该物体的释放范围大大增加,并使该物体的研究员和进行研究实验的■■■■博士直接变为了SCP-CN-265-f和SCP-CN-265-g,接着对经过该密室的多名成员进行了“
剑性重塑”,并在“剑域突变”的情况下和多个SCP项目进行了未知的碰撞,导致更多的SCP的项目失控,产生了大量的伤亡,差点就放弃该项目基地。该事故也是目前已知唯一一次SCP-CN-265同时出现两种特性的情况。
附录:2 实验报告
_ 实验 ■■■■年■■月■■日■时(该实验是在项目事故之后SCP-CN-265的新的密室中进行)
> **项目:SCP-CN-265的特殊时段12月16日的“
剑域突变”测试
> **方式:在SCP-CN-265特殊稳定时段2月17日在该密室围绕该物体放置半密封钢制聚合物,形状为长宽3米的正方形盒子,四个底直接连接地面,形成覆盖。
> **结果:该物体的断手和残片进行组合并颜色为血红,释放的范围场景在不断膨胀,虚幻的人物开始变得真实。实验物在SCP-CN-265的重要特性“
剑域突变”下,并未坚持3秒,直接被众多的切割线条分为碎片,SCP-CN-265-a等众多脊椎骨剑疯狂对密室周围进行切割,意图扩大范围空间。当时段过去,断手和残片分离,开始变的正常。
> **分析:SCP-CN-265的“
剑域突变**”特性在一定基础上可以为基金会其他项目进行切割和服务,但需进行严格的监管和把控,防止出现类似项目事故这样的情况。目前未找到可以有效控制SCP-CN-265的特殊容体,若将来研究员可以有效控制该物体,不失为基金会一助力。
  footnote
  1:在该物体的收容过程中所出现的俩次严重事故,不得不使基金会思考在任何项目收容前所需要更加详细的收容情报,和对项目进行更加单独看管所需要的密室建设,可能需要更多的费用。
  2:SCP-CN-265的俩种特性同时进行并不是单纯的巧合,是否还会产生新的特性有待更多的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