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bcc4

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如同一场漫长的旅途,时间缓缓的与旅者擦肩而过,向所有人展示着深藏在未知中的,那些值得珍视的事物,也许有时只是一抹月光,与碗底清澈的酒。

我不知道我还能度过多少这样的夜晚。

我叫Carlos,scp基金会的一名员工,现在正在作为站点特派员参与一场特殊的项目回收任务。


这已经是我在海上航行的第三天了。

阳光依旧从老地方泼洒下来,朝阳映下的水面犹如一杯柠檬汁,浅黄,且带着些许粼粼的光。清晨的海风算不上清新,混杂着些许海洋独有的气味,远眺望见几朵小鱼掀起的水花,透露着一股难以言表的生气。

生命的气息。

这次航行没用使用基金会特质的搜捕舰,因为目标的物理威胁不大,所以紧急征用了一艘民用船,看上去挺像邮轮,只是小了点,基础设施十分完善,甚至还有泳池和酒吧。

即使是威慑力如此之大的组织,在公众面前还是得低调行事,这也是基金会有趣的地方之一吧。

舱内的走廊铺着一层红色的地毯,似乎是想装点出欧式风格,但很可惜的失败了。

不过这倒让我想起了几百年前那些在海上驰骋的海盗,他们经常出现在现代的故事,插图,乃至游戏中,但我们终归体验不到当时的那种生活。海底的宝藏,夜空中的幽灵,阴森的鬼船,以及在暴风雨中猛然出没的海怪,类似的种种怪谈在当时也许并不只是单纯的传说。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甲板,古铜色皮肤的特遣队员们正在朝阳下进行日常训练,领头的教官说的是中文,语速虽然快,但是音调十分标准。

有几个新兵的动作还十分生疏,看面相也最多二十来岁,也许他们还不知道这次出海航行的目标,以及他们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

普通特遣队员对收容行动并不会了解太多相关信息,新兵在行动结束后一般都得送去特殊部门,以进行记忆修正。

这也是一种保护帷幕的手段吧。

我在遮阳伞下找了个好位置,点了杯饮料,坐下,等着有人来搭话或者发配任务。

其实这三天,我除了修订一些文件外,什么也没有做。

毕竟站点副主管是个很尴尬的职位,高不成低不就,高层人不敢派太过重要的任务过来,基层职员也不方便发号施令。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这份清闲,救世主的那种角色,也许不适合我。

天已经彻底亮了,甲板上的气温逐渐升高,操练的特遣队员也在整队,准备解散。毕竟这次任务算不上小,得时刻保存好体力。

正准备起身返回房间,一个黝黑的身影却猛然在我眼前坐下。

定睛一看,居然是刚刚结束操练的特遣队员。我瞟了一眼他肩上的臂章,是队长。

看来在操练时发号施令的,就是这位。

我还没缓过神,队长却一把拿起桌上喝到一半的饮料,一饮而尽。

“嘿,那什么,这位兄弟,你哪个部门的?”

他好像在对我说话。

“哦,抱歉,可能吓到你了,我是那帮子保镖的头头,我姓李。”

特遣队的队员似乎很喜欢戏称自己为保镖,可能是因为技术人员确实缺乏自保能力吧。

“李队长好,叫我Carlos吧,那什么···我是做研究工作的。”

这位李队长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有点反感我在这种场合仍使用工作时的名字。我只能看着他笑了笑,以示歉意。

曾经有前辈用行动告诉过我防人之心不可有,哪怕对方是同事。

日光舔舐着玻璃瓶中的几块薄冰,几丝橙黄的光仿佛随着紧张的空气融成了水,化在哪位不速之客手中的玻璃杯里。

他仰起脖子,将所剩无几的冰块倒入了嘴中,用力嚼了两下,然后注视着我。

我能隐隐感觉到他的眼中散发着某种异样的蓝光。

“那么,博士,这么叫对吧,你们平常都做些什么呢?捣鼓试管和奇奇怪怪的设备吗?”

“都是研究一些普通的项目,具体的我不能说,你知道的。”

空气仿佛快要凝固成形,将整个世界定格在静止的时间里。

“哈哈,开个玩笑,别这么死板。”

我仍然找不到接话的理由。

“说起来,已经在这破船上待了三天了,什么都没碰到,倒是那几个新兵蛋子膘越长越肥,咱们总不可能光把时间花在吃饭上,你说是不是?”

我倒觉得花三天时间吃喝没什么不好,但这份工作多多少少也涉及一些人类存亡的话题,表面工作起码还是得做的。

“毕竟上面也没什么指示,也只能先待命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