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注视者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7095被收容在site-25号5×5×2.5m的无窗且吴摄像头的收容室内。该项目必须时刻处于并只能处于一名同样在收容室内的工作人员视线内,其他工作人员进入收容室必须得到B级研究员的文件许可,并在进入收容室过程中确保周围没有其他无关人员逗留并确保相关人员闭上眼睛或使自己视线内避免出现他人以确保scp-47059无法转移。
描述:scp-XXXX是一名亚洲男性,黑发,身高1.85米。其能力是在他人的视线范围内自由移动或者瞬移,scp-XXXX也可以在多人的视线下自由移动。
(注:以下内容中将负责看守scp-XXXX的工作人员统称为监管者。)
scp-XXXX是在[数据删除]年[数据删除]月[数据删除]日自愿进入scp收容所并接受监控,原因不明。
根据初期进行的[数据删除]号实验推断,scp-XXXX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他只能在人类和其他具有一定智商的生物的视线内出现,录像机等仪器在人眼观察下可以在镜头内看到,但是在录像完成后该项目在镜头内就会消失,原因未知。
scp-xxxx的瞬移能力只有在其锁定的监管者者眨眼的一瞬间才会使用。但如果监管者闭着眼睛的话scp-xxxx疑似会进入消失的状态。不过如果监管者再次睁开眼,该项目仍会待在监管者闭眼时他所处的位置。其次,scp-xxxx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选择是否同他人接触,但其本人表示他不喜欢同他人实体接触,所以该项目大部分时间处于一种不可触碰的投影状态。
监管者不能长时间消耗精力持续监管scp-xxxx。根据[数据删除]号实验发现,scp-xxxx不需要进食,但他的状态同他的监管者状态成正比。单个工作人员长时间的监管会使监管者状态下滑,scp-xxxx同样会状态下滑。所以必须在每5个小时替换一次监管工作人员。
scp-xxxx没有任何业余爱好,通常情况下也不会同工作人员交谈。
scp-xxxx项目曾死于[数据删除],当他意识苏醒时一名亚洲女性在远处注视着他,该女性具体容貌不明,年龄不明。
根据该项目的监管者反应,直至目前为止:scp-xxxx一直十分配合研究人员,大多数时间基本处于温和状态,但是同看守者间并无太多交流。并没有攻击倾向,但是偶尔会出现情绪过激反应,并且记忆可能受到过损伤。
以下是由[数据删除]博士生前所做的部分标有重点的实验记录。
实验编号[数据删除]:我们让scp–xxxx待在收容室内,再通过摄像头在另一间收容室观察他,跟我想的一样,他可以通过摄像头这层媒介进行瞬移。他成功地从原收容室通过另一间收容室中的工作人员的眼睛移动到了那间收容室,我们需要向高层人员反应,取消掉所有在scp–xxxx收容室里的摄像头。
实验编号[数据删除]:我们又做了一次实验。今天我们让工作人员通过观看监控使得scp-xxxx成功到达指定摄像头所在地点,但他只能在摄像头范围内活动。
实验编号[数据删除]:我们发现,scp_xxxx的能力是受限于观察者本身的视野的,该项目只能存在于被看见的地方,该项目不可能存在于其观察者视力所不及区域。
实验编号[数据删除]:以付出一名D级工作人员的生命为代价,我们发现该项目在其宿主在无人观察的状态中死亡后会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内并处于一种升华状态,身体会发散出黑色的气体,黑色气体并没有味道并且会在空气中消失,不可收集。
实验编号[数据删除]:在再次重复多次昨天的实验过后,我们得出结论,该项目的那种状态的持续时间截止于找到新的宿主的时候,我们准备了多个无人观察的摄像头并且成功拍摄到了该项目在黑雾状态下的镜头,且该项目在经过黑雾状态后的精神会很不稳定。特别是在这几次实验过后…我想我应该请求调往其他区域。
——结束,最后的实验日志编辑完成于[数据删除]博士死亡两天前。
但即使经历了这次事故,高层仍然没有更改scp–xxxx的项目等级,但已经禁止了其他工作人员进行[数据删除]博士生前进行的活体实验。
得益于scp-xxxx的温和性,自其被收容监管以来。相关研究活动并没有出现严重事故。
——
以上数据截止于时间[数据删除]时,由研究员:[数据删除]记录,需B级浏览权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