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a1akaug的沙盒页

在光明到来之前是一片黑暗,还有什么都看不见摸不着的虚空,黑暗仿佛压抑着一切,想要永无止境。但黑暗总得有个尽头的,于是就出现了光。光费力地挤开那无际的暗夜,于是黑暗终于退缩了,光用他的速度掩盖了一切,整个世界都沉浸在光亮之中,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温暖与明亮。
之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了,美好的上古时代?至少从现在来看是这样:湛蓝的天空和着新鲜的空气,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在妈妈的鼓励以及糖果的循循诱导下学会了走路;
春光明媚,黑夜无机可乘
正午的烈日被风扇与夏蝉歌颂,一个调皮的学生在午休阿姨的注视下闭目佯睡;
天空明净,黑夜苟延残喘
摇曳的树影与晚来的急风交相辉映,他默默地等待着最后一个同学离开教室,独自欣赏着日暮的校园;//夕阳西下,黑夜
还有哪里会出问题呢?1
不对,出了点差错,他应该随着放学的浪潮一齐退去,而不是在这尖啸着的空寂的校园里发呆,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那个夏天持续了很久,但他并没有感到所谓的酷暑有多炎热,因为有一株玫瑰花在他的星球上生根发芽着,那是一株漂亮的花,不落在其他亿万颗星球上,偏偏落在他的星球上的花。那株花带给他清凉。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秋天的临近。
不,他透过斑驳的树影里看见了秋天的身影,他毫无办法。

翻滚的乌云从头顶掠过
不要想那么多啦,反正还有大把时光
如血的残阳似乎在嘲弄一切
只要考在了同一所学校,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的

寒冬突如袭来,没有给秋天一点喘息的机会。分班结果出来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眼前一黑,没有呼吸急促,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大不了撑过这三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光明渐渐不支,黑夜从缝隙里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研究员M猛地坐起来,头上冒出了冷汗,
又做恶梦了啊,先去打点水吧
他拧开办公室的门,走进了高中的班级教室。
他默然的站了几秒钟
转身,关门,一气呵成,就要这么做,你一定是发了疯了
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起立!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
语文老师的课啊,课前同学们的时事发言很好啊…..接下来是数学老师的课啊,上课爱举例子的数学老师很有趣呢….化学课?尽管有着化学老师独特的河北口音加成,但还是有点困呢…..怎么好像还没有下课?….
“起立!同学们再见!”
“老师再见谢谢老师!”
教室里一片欢声笑语,心急火燎的人甚至把桌椅碰倒了都不回头
“快快快!快去饭堂排队!”
“终于下课了,去打球吗?”
“先回去洗澡吧…..”
教室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了,他脑袋有些发胀,看着桌上成叠的试卷,思绪更加混乱。他抬起头来,已是深夜,教室里只有他头上的灯还在亮。
他闭上了眼睛。
耳边响起了笔尖与试卷摩擦的声音,他看了看,是每天下午进行的周测。
他看到自己在试卷上的涂鸦。
他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在家里,手里拿着手机。
暑假作业被随意的丢弃在一旁。
他又睁开了眼睛,看到她从教学楼下经过。
他颤抖着,又闭上了双眼,已经猜到他将会看到些什么。
考试倒计时在一旁飞速翻页着。
他再也不敢睁开眼睛,但他已经看到了未来。
于是他安下心来,埋头工作,不再想那么多;
薪水还没有讨回来,
“艹TM的O5”
“干!”
妻儿的伙食还没有着落,
“猪肉又TM的贵了几毛钱”
“干!”
还有房贷要还,
“你的房贷剩多少了”
“不多了,只差个一百多万了”
“干!”
他在路旁的大排档里与同事畅怀痛饮,互诉衷肠;玫瑰早已枯萎,浇水需要精力;过去的宏图壮志,欢笑泪水,都锁在发黄的日记本里了。
黑夜终于以无边的广阔覆盖下来。
还有哪里会出错呢?

试卷上的字符都跳动起来围绕着他,
好好学习学好了以后就风光无限,学不好就没有未来
他的名字在成绩栏上毫不起眼

墙上的挂钟肆无忌惮地转着
又白白的过去一天,你已经没有希望啦,不要再挣扎啦
窗外的阴沉压得他抬不起头

他受不了了,起身想离开教室,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办公室里。只有闹钟在滴答地响
“滴,答,滴,答”
电脑屏幕上那基金会的图标稍给他安慰。
“滴,答,滴,答”
但是黑底白标的图案有点刺眼,他在基金会工作有些年头了,他还是这么不习惯。
“滴,答,滴,答”
他手机屏幕亮起“今天是TA的生日,快去为TA送去祝福吧!”
嗯?
他的心跳加速
她?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今天是什么日子?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屏幕上的黑底白标越发刺眼
“滴”
“答”
光明卷土重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