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收容失效时代
评分: 0+x

驻扎于民风淳朴的蒙大拿州,“伟大的”基男托克领导的四人评估小组。最初建立时的名字为“把一整颗小胖妞大核弹塞进异常屁民的菊花小队”,因名字过长而被主管本人亲自修改为“菊花塞”。

“基男托克”

编号: ASSHOLE/UNKNOWN
头衔:领导者
真名:斯塔克·托克
国籍:美国
性别:
出生日期:本人描述为“那婊子骑在一匹驴上生的我我他妈怎么知道是哪天你个蠢猪去死。”
传记资料:
前美国海军游骑兵(别问我海军怎么有游骑兵),其余未知,档案涉嫌伪造。在通过伟大的二十一点获胜后,斯塔克·托克用一把装满子弹的左轮交给“把一整颗小胖妞大核弹塞进异常屁民的菊花小队”的最初领队“耶稣的睾丸”——斯塔克·托克先生进行所谓的“俄罗斯转轮赌”。
之后斯塔克·托克被斯塔克·托克粗暴的用██来连续██████了两天后放在“菊花塞”小队移动基地的冷藏柜里做展示,斯塔克·托克便继承了“菊花塞”小队的领队头衔,斯塔克·托克也因此获得“基男托克”的称号。
至于为什么两个人都叫斯塔克·托克,GEC也不知道。

“耶稣的睾丸” (失去作战能力)

编号: ASSHOLE/UNKNOWN
头衔:前领队/创始人
真名:斯塔克·托克
国籍:美国
性别:
出生日期:当上帝出生的时候,老子就出生了。
传记资料:
前美国空军游骑兵(空军怎么游骑?),F-75A银河战斗机驾驶员。
斯塔克·托克先生,又名 “耶稣的睾丸” ,在第七次超自然战争时曾率领GEC第三突击小组成功摧毁一个自称为“耶稣降世”的异常实体KTE-███████。斯塔克·托克的小队队员全军覆没,但斯塔克·托克在与该异常实体缠斗之时咬碎了该异常的睾丸。为了纪念这场人类迄今为止最大的超自然战争,也为了纪念自己的功勋,斯塔克·托克先生将“耶稣的睾丸”字符和一个大屌图纹到了自己的脸上。“耶稣的睾丸”由此得名。
斯塔克·托克虽被粗暴的用██来连续██████了两天,且大脑被麦格农贯穿,但自身仍旧存活。
据小队了解,斯塔克·托克因为身体动不了(四肢被██████地骨折),但最喜欢的事就是在“菊花塞”小队移动基地的冷藏柜中看《纯黑心灵·逐梦蛇之手》。个人与同小队的“窑子夜行人”关系密切。

“雅利安的丧国者”

编号: ASSHOLE/UNKNOWN
头衔:爆破手/重火力提供者
真名:汉斯·汉斯
国籍:纳粹德国
性别:
出生日期:1920年9月3日
传记资料:1945年4月29日满怀爱国热情的加入德国国防军,次日希特勒人间蒸发,一个周后纳粹德国宣布投降。
“我在上帝面前庄严宣誓,将毫无保留地服从阿道夫·希特勒——帝国元首、国防军最高统帅的命令,并以一个英勇军人的名义信守誓言,乃至牺牲在所不惜。”留着正宗小胡子的汉斯·汉斯先生每天起床都会宣誓,这成了他的习惯。虽然长满了皱纹,汉斯·汉斯仍旧活跃在GEC抗击异常的前线,在“菊花塞”这个充满多元化的、包容性强的、政治一点都不正确的开放的小队中服务。汉斯·汉斯曾被诅咒活到德意志第三帝国复国之日。
所以他一直活到现在。
汉斯·汉斯很讨厌这群吃屎放屁的年轻渣滓,虽然不得不和他们共事。
他坚持用V-1导弹摧毁敌人。

“窑子夜行人”

编号: ASSHOLE/UNKNOWN
头衔:心智扰乱者/混乱制造者
真名:伊莲娜·娜斯塔西娅·爱娃
国籍:俄罗斯
性别:
出生日期:2003年4月15日
传记资料:前克格勃传奇女特工伊莲娜·爱娃被GEC复活于2003年,并改名为伊莲娜·娜斯塔西娅·爱娃,结果本人在外表3岁的时候就成功恢复了苏联解体前的所有记忆,5岁曾劝说他的监管者成功自杀,6岁洗脑三名GEC特工带其逃离,7岁在夜总会酗酒,11岁连环强奸杀人,13岁率领一支蛇之手小队袭击GEC主管所在地,导致GEC主管Michael al Bay的替身392号被爱娃用榴弹发射器近距离击穿成肉块。
15岁因“太过无聊”而发射整个中东的蛇之手基地核导弹,导致蛇之手在整个中东地区的设施成为废墟。并重新加入GEC,声称自己愿意协助GEC干活,且背后有个逐步进行的“大计划”。
曾以在窑子里强奸杀人为癖好。
与“耶稣的睾丸” 会面后,加入“把一整颗小胖妞大核弹塞进异常屁民的菊花小队”后与斯塔克·托克交情颇深。在领队更替后,15岁的爱娃戒掉了之前的特殊癖好,并声称自己与“躺在冰柜的耶稣小睾丸”有很多可以做的兴奋的事。

“善意的妈妈”

编号: ASSHOLE/UNKNOWN
头衔:多功能后勤/数据处理/网络战
真名:小伊莉莎
国籍:
性别:
出生日期:2017年3月4日
传记资料:小伊莉莎为一台具有独立思维处理能力的智能人形机械,面部为展现情绪的方形显示器,两只手臂配备自卫武器,背部有三个触手形的多功能工具,可直立行走。配备有火箭喷射器、装备背包等协助小队行动。该种类智能机器并非为量产型,而是GEC的大科学家们的实验机器,而且刚发明出来就后悔了。
小伊莉莎一点都不像她的名字那样可爱。
至少她用背后三个触手强行挤爆的那个入侵者的头在她看来是一种“善意的保护”,属于正常的防卫一类。但显然挤爆对面的头在科学家面前可能不太正常。所以被分到了“菊花塞”小队。小伊莉莎太喜欢“菊花塞”小队了。至少帮队员们自慰的感觉很具备充实感。这里简直是她的“最棒最甜的家”。


菊花塞四人组有五个人不是GEC的入门考题吗?

不!你不政治正确!机器人凭什么不是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