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

Finally it works

… in iPhone!

UPDATE 1.08: 2018/11/21
UPDATE 1.07: 2018/11/03
UPDATE 1.06: 2018/10/30
UPDATE 1.05: 2018/9/29
UPDATE 1.04: 2018/9/16
UPDATE 1.03: 2018/9/06
UPDATE 1.02: 2018/9/05
UPDATE 1.01: 2018/8/25


STANDALONE BUTTONS

Hmm… you're editing this page, aren't you. I can't show you this function due to prevent accidents.This super awesome function is created by Boyu12Boyu12!
Edit Page Source
History Files

二零一八(未完成工作)


评分: 0+x

在我落笔的时候,与敌国的战争已经进入了第十四个年头。也许不是是第十四个,也许是第二十五个也说不定。

谁能说得准呢?战争持续了很久了。久到我们连在和谁打仗都忘记了。我们只知道Kondraki将军不停地取得胜利,可是我们却始终不能取得最终胜利。

为公社而战——可是我们甚至不知道为谁而战。为了人民,还是为了“人民”?

——《〈公社〉绪论》节选,叛社者Iceberg著

“对邪恶敌人的战争是时代的主旋律。今天,我们英勇的健儿们站在这里,蓄势待发,准备给我们的敌人以当头痛击。”

电视上传来这样的气宇轩昂的声音。屏幕上,身着黑色军装的士兵们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握着统一制式的黑色步枪。步枪黑漆漆的枪管直直地指向摄像机,让看电视的人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被自这夺命枪口中射出的金色子弹消灭。

派罗德斜靠着破旧的沙发——如果说这个软塌塌的垫子能称得上沙发的话——看着电视,脸上挂着的是僵硬的自豪微笑。他这个月的工资,为了战争,已经由他亲自上交给了公社。

这也就是说,这个月又得靠公社的集体食堂过活。没有人会有怨言,即使集体食堂里的饭食就是猪食。毕竟所有人的工资都被自愿上交给了公社,没有人例外,因为战争到了要紧的关头——起码Kondraki将军是这么说的,而Gears又明确表示对他这项政策的支持——那么原本征收80%劳动所得上交军饷的政策便会适当修改,改为在保证最低生存条件下100%征收,也无可厚非。

“去他妈的战争。”

他在心里默念道,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谁也不知道公社有没有在集体宿舍里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而派罗德可不想亲自尝试。每天,站点里都有人消失。上到站点主任,下到C级人员,每一个人都活在公社的目光下。而站点所管辖的区域,所谓“执行公社”,其消失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早在小学的时候,人们就被教导,公社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代表人民利益的O5议会,由13人组成。可是抛头露面的总是那四个部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文化部长和司法部长。他们的话就如同法律,至于那13个议会议员,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在这里没有哪怕一个人不认识这四个人,可是没有人认识哪怕一个O5议员。派罗德看向窗外,铅灰色的天空下飘扬着Kondraki将军和Bright首席大法官的握手照片——每个人都可能是Bright。这正是那张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问号的Bright照片的含义。

他站了起来,背对着电视,走出了集体宿舍。

作为Area-CN-07的一员,他还要去收容站工作。

每一个收容站点从来没有发生过收容失效,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会没有失误,更何况是在处理如此危险的收容物上呢?

有用的收容物都被他们用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而这些无用的收容物就被锁在收容站点里面等着处决。这些无用的异常往往是极端危险和难以控制的。

那么,想必结论已经很清楚了。公社掩盖了每一场收容失效的真实面目,而每一场收容失效,曾经发生过,但又没有发生过。

修改历史,是他们最擅长的活计了。尤其是图书馆司书Clef,历史可以篡改,而真实将流于虚无。

——《〈公社〉绪论》节选,叛社者Iceberg著

运气很不好。

第S6431号收容物发生了收容失效。那怪物的利爪,直接抓破了四层钢板,杀死了在场的数个工作人员。

派罗德是这支小队的队长,也是唯一幸存者。他站的离那怪物的笼子远了点,所以才幸免于难。他看着那几个工作人员血肉横飞,红色的鲜血溅了一地,就像是被打翻的红色墨水,在地上流淌。刺鼻的血腥味提醒了站点的公社自卫队队员,他们拿起步枪就对那只伸出来的利爪扫射,子弹在它的爪子上溅出一堆浓稠的不知什么颜色的体液。

那怪物明显被激怒了。它更加愤怒地撞击着用钢板包覆的移动收容笼,时不时发出怒吼。派罗德则跑到停在站点的车队前面,从驾驶室里翻出应急用的镇静剂,把它装进了特制的步枪。

“嗖!”

他匆忙地瞄准了那只伸出来的,血肉模糊的爪子,射出了那发镇静剂。

效果显著。怪物的挣扎明显减弱了很多,不过时断时续的怒吼还是不时地传来。这时候,赶过来的支援建筑队也到达了现场。他们拿来了最新的钢板,把它锁进了一个更大的笼子里。

“感谢你,同志。”建筑队的队长走过来,和派罗德握了握手。他长着一圈络腮胡,“现在面对这种东西还不会发抖的研究员不多了。”

派罗德依稀记得这个人名字叫图灵。他笑了笑,回答道:“我以前和这种东西打过交道。”

“是吗?”图灵看了看忙碌的建筑队队员,“这次发生了收容失效——Bright又会处决一批反公社分子了。你得小心点了。”

这话他是小声说的,唯恐有人听见。他拍拍派罗德的肩膀,走回去招呼建筑队员搭建临时收容室了。派罗德站在原地,身子冰凉。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派罗德的第一个想法。他知道每年各个收容站点总会有几个反公社分子去搞破坏,而这一次……这一次……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了。派罗德的脸色虽然保持着僵硬的劫后余生的庆幸,可是在有心人——那些公社忠诚分子——看来,很容易理解成是他对制造这起杀人事件的自豪。他心里忐忑不安,希望一切都是自己凭空杜撰——自己虽然不是狂热的公社分子,但也不至于到反公社的地步——不至于吧?

真的吗?

他脸上流下冷汗,兀自镇定了心神,走到巨大的临时收容室前看着被杀死的工作人员留在地上的血液。

他们会成为英雄,而我将成为叛徒。

公社的司法机关,根本没有可供参考的法律。所有的定罪,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对公社的不忠诚——换言之,对由Kondraki,Bright,Clef和Gears构成的领导阶级的不忠诚。公社的存在并非是为了人民的全体利益,甚至也不是那四个人的个人利益。而是为了这个政治体制的存续和发展。

Bright所谓的正义之石,不过是在公社创立之前我们发现的一个异常而已。这个异常在这里我就不多加赘述,只需要知道Bright其实就是这块石头这一简单而基本的事实。

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没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也就不足为奇了——既然法官本身就是用以判断犯罪与否的证据,那么只需要法官就可以完成从动机到判刑的所有过程——根本不需要犯罪者本身的参与。无论被判刑的人有没有做过这些事情,都不会对最终的结论有任何影响。

靠这个方法,所有可能反对公社的不可控制人群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效率极高的司法系统所处决,而不论他们是否表现出了反公社的倾向。

——《〈公社〉绪论》节选,叛社者Iceberg著

漆黑的法庭点着暗淡的灯光,穿着一身中世纪异端裁判所红衣主教制服的Bright法官高居在首席。在黑暗中,派罗德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派罗德·薛定谔?”Bright问道。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好像地狱里的魔鬼在嘶吼。

“是……是的。”派罗德有些胆怯地回答。

“咣!”

伴随着派罗德对其身份的承认,几束探照灯打到他的脸上。明亮的光芒不仅使习惯了黑暗的派罗德睁不开眼睛,也使他感到脊背发寒——

就在这天晚上,他在睡梦中被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卫叫醒,带到了这里。那些凶神恶煞的警卫并没有说明原因,不过看到这个地方的布置,派罗德明白了一切。

“你是否密谋放出S6431号收容物,想要破坏公社达到你个人邪恶的目的?”

依旧是嘶哑的声音,不过这次派罗德完全没有办法回答。

“不是。”

沉默了很久,派罗德才回答道。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而是要靠这个。”Bright沙哑的声音传来,而法警拿过一个红色的宝石——那宝石穿在一个项链上。派罗德认得这玩意。

正义之石。判决罪犯的凭证。

法警把这个石头戴到他的脖颈上,强行把冰冷的石头塞进了他的领口。

接着,派罗德便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有另一个意识正操纵着自己,强迫自己说出那些完全不存在的事实!

“我承认——我是反对公社的‘自由会’组织的成员。在关押S6431的笼子接近收容点时,为了彻底毁灭这个地区的公社政治机关,我放出来了S6431。当我看到它的破坏力不足以毁灭这里时,为了摆脱嫌疑,我及时用早就准备好的药剂使其回归镇定。”

接着法警拿出了那块石头。派罗德惊恐地看着那块看似毫无特色的红色宝石,为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做出的事而恐惧。

他知道自己的结局为何。

“听到了吧?你已经招供了。”过了一会,嘶哑的声音传来。Bright挥了挥手,撤去了探照灯,派罗德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拉他去D461测试区,那里有最新的强效记忆定点删除药剂,刚好缺一个小白鼠。就是他了。”

派罗德在黑暗中被人推走了。

当他走出D461的时候,派罗德已不再是派罗德了。

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确保治下人民思想偏向一致,以巩固公社的统治地位,维持这种腐朽政治体制的生命力,为此不惜牺牲人们的创造力和自主意识,这就是丰饶公社的本质。

这种政治体制极难自主产生,有一定几率是由于基金会时代发生了由异常导致的未知效应,从而产生这样的畸形政治体制。

至少目前,我们无法摆脱他们的控制。

自由会已经开始行动了,为了光明的明天。

——《〈公社〉绪论》节选,叛社者Iceberg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