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鱼的翻译加工小房间

“先生,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尽享口福的琼张研究员心满意足地拿出来自己的信用卡,他并不富有,这顿五星级的佳肴几乎花费了他所剩一半多的财富,但他敲打密码的手指却轻快无比。

走过了东京的霓虹,纽约的热情和巴黎的浪漫,他终于从三周的旅行中回到了祖国,再吃完这一顿楼外楼的盛宴,他很开心。

伸张筋骨,从楼外楼走出直奔西湖。今天的湖面似乎比起以往更加的清澈,云朵安静的沉在湖底,即使几个孩童在湖边的戏水也没有惊起太多的波澜。

琼张坐在一间小凉亭里,在饱食后的疲倦中昏昏欲睡,慢慢的和眼前的水天一色融为一体……

委托完成

协助对象:Site-CN-91 二级研究员 柳琼张
协助者:特工冰璃鱼


没有记忆删除的世界,只有死亡才能带来永远的平静。而那些不想自杀,也不喜欢安乐死的人则需要一些小小的帮助。

填写申请,经过道德伦理委员会审核,当你看到你的邮箱里突然出现一张纯白的信封,里面空无一物时,或许你就可以真正展开轻松地笑颜了。

接下来就是享受时光,抛下报告和实验,去疯去野去放松,你不会知道死亡何时来临,但你知道他们会在最后的银幕中登场,给予你最后的解脱。

不再痛苦,只剩永恒的宁静。


睁开眼,是一片苍白。

冰璃鱼每次醒来都会盯着天花板很久,并不是他不想起来,他每次都很努力的和压在他身上的沉重空气做着斗争,每次他都会赢,但他每天都越来越累,现在的他更多的将自己麻痹在这片空海中,闭上眼,只是闭上眼期望着下一秒的自己能有爬起来的勇气。

最终让冰璃鱼起床的还是基金会任务的召唤,按下发着幽蓝光芒的挂坠,他慢慢的翻开了手机中的委托列表,眼神被一个女人的吸引了。

列表中的人物只从表情就能看出他们的经历,神情或是凝重或是压抑,看不出生气和愉悦,一些人甚至没有照片,只有黑白色的相框凸显出空洞。但是她却不同,她的照片是彩色的,被一群看上去是孤儿院的孩子们包围着,笑得很开,但笑中无神。

有些另类的她还在委托中留下了小小的请求。

“请让我死在幸福之中”

死在幸福中吗……看了看她的简历以及照片中她绽放的假笑,冰璃鱼逐渐对她好奇起来。


白色的烟雾从滚烫的黑色咖啡中升起,拿起银色的汤勺加入白糖搅拌,抿一口仍然苦涩难耐。星巴克中坐满了黑色西装,盯着白色的苹果电脑。

黑白黑白黑,看着咖啡和人,冰璃鱼仿佛在看一场连卓别林都无法挽救的旧时代默剧,但是她却拯救了它。

在那一片单调的黑白中,一朵淡粉色的桃花飘了进来。她踏着轻快的脚步,着一身粉裙而入,带着十多杯卡布提诺和无数目光微笑的走了出去。

这几天冰璃鱼一直跟着她,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在接收到白色信封后便花天酒地或者到处踏青。依旧按部就班的在基金会的后台公司里做着日常的工作,甚至偶尔还会和同事们相互谈笑一番。晚上回到家以后也只是盯着电视或者ipad看一些无关紧要的视频,或者单纯的只是在发呆。

冰璃鱼有些不耐烦了,他决定今天下手。而她似乎听到了冰璃鱼的不耐烦,所以今天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带着十几杯卡布提诺的她很艰难的越过山路,走进一片瞭景很好的悬崖处,而远处则是山间的一所废弃学校操场。

此时正值夏季,但四周却安静的没有蝉鸣,毒辣的阳光直直的晒进那片操场,操场中心有一个大坑,而坑里面静静的躺着几袋诡异的黑色袋子,看着很像裹尸袋。

那是一场收容失效的事故,看过简历的冰璃鱼知道女人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十几杯卡布奇诺,她没有动,只是呆呆地坐在悬崖边,出神地看着那空旷而恐怖的操场。冰璃鱼慢慢的走近,索命的钢丝弦慢慢的伸展开但却又仓皇地收了起来。

他看到她孤单的背影,想起了那个曾经在Area-CN-42三号塔最高的天台一个人看着星空的自己。他也看到她眼中闪过一道光,虽然一闪而逝,但那道光是想要活下去的光芒。

杀人无数的冰璃鱼停住了。他突然想看到她真心绽放的笑容,他想那一定很美。


睁开眼,依旧是苍白一片。

但是冰璃鱼却马上爬了起来,而当他意识到自己起床速度之快的时候,不自觉地嘲笑了自己一下。怎么和一个跟踪狂一样……

他依旧看着她,但完全没有加入她的生活中。

她还是一日既往的生活着,一日既往的微笑着,但是冰璃鱼却发现她永远拒人千里之外,笑容是她礼貌回绝他人的武器,她大方的牵着别人的手,甚至在被男职员调笑着亲吻她脸颊时腼腆的笑着,但她没有让任何人走进她内心一步。

但她也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她有自己的极限。

连续三天没睡觉赶出的项目报告还是出了一次意外的错误,这使得她被上司骂了个狗血淋头,辛苦了三天的文档被撕成碎片丢在她的脸上。

她那天没回家,而是换了一身最妖艳的短裙去了酒吧。

心怀不轨的男人靠近着她,她来者不拒地喝着一杯一杯的红酒。最终喝的自己摇摇欲坠,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而狼群也知道,享用的时间到了。

他走上前驱散了狼群。

但她看到他则是傻傻一笑。

“你想帮我?不不不不,呵呵呵……”

她满脸红晕,身上被浓郁的酒气包围住。

“你也只是想上我而已。”

但转瞬间却娇媚一笑。

“but……why not……”

嘴唇越来越近,但冰璃鱼却轻轻一击便将其打晕了过去。

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带着她来到旁边的酒店。她睡床,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一晚上。

天亮醒来,她和他的眼睛对上,相互尴尬的一笑。

“啊……早上好。”

“嗯……你好……”

一股奇怪的感觉,冰璃鱼感觉自己心底的沉寂的某一块被触动了。


基金会特工冰璃鱼?不,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协助自杀计划?他刻意的不再去想这个了。

她不知道他是谁,他也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

很怪,两个人同为基金会的职员,但彼此却相互隐瞒了起来。但可能也多亏了这个,两个人第一次体会到了平凡世界的美好。

没有报告,没有异常,只是一起看一场电影,听一场京剧。

一块可以掰成两半的棒冰,一片可以分成两块的三明治。

在西湖边双手搭着平衡木摇摇的乱走,去玻璃栈道看着万丈深渊哆嗦的前行。

不在乎会被扭断脖子的对着雕像眨眼,不在乎会被咬烂躯体的摸着蜥蜴的脑袋。

他一直陪着她,但渐渐的,他从她眼中看出一丝慌张和急迫。他知道她在急迫的等待着什么。而他本来是很不耐心的,但那股不耐心却不知何时消失无影了。

那是一个很清澈的夜空,即使在北京也能看到点点的繁星。他找到了在天台的她,她没有喝醉,只是在天台上看着下面的深渊出神。

她知道他来了,但只是一笑,在月光下衬托出无限的凄凉。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我没有那么好那么完美的……”

“桃……”

他慢慢的走向她。

“他们说过,会有人来的……会有人来的,但还没来……还没来……”

“桃……”

他轻轻的拉住她的手。

“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他们一个个死掉了,一个个死掉了。在我面前,那个黑洞,一个一个的碎掉了……”

“桃……”

他抱住了她。

“那个人,他在那里看着,就是笑着看着我,而……而之后我就被……我就被……”

她失了神的大喊起来,但他只是默默地抱着她。

“桃……”

她还在诉说着更多,但他只是贴着她的耳朵,温柔的喊着她的名字,抱着她的手没有松开过。

哭着哭着,她突然疯狂的咬住了他的嘴唇,撕咬一般的和他吻了起来。

之后的一切语气被称为做爱,更像是野兽的交配。她在床上疯了一般的要着,又撕又咬又哭又闹,而他一句话也没说,一句苦也没诉。只是很温柔的吻着,给着。

他终于接触到她的内心了,他只是小心翼翼的希望自己的温柔能够覆盖她的痛苦,哪怕,哪怕只是一点点……

整个晚上,二人都没有休息过。而当桃醒来的时候,冰璃鱼还是紧紧的搂住她,一刻没有松开过。


…………

……

但你忘记你是基金会的冰璃鱼了吗……

当二人有些脸红的一起离开屋子的时候,冰璃鱼就感觉到一些异样了。但他没表现出来,只是温柔的让她先下去,他马上就下来。

看着她轻快的离开,冰璃鱼的表情凝重起来。他看到了走廊尽头的男人,手慢慢的握紧了。

“不要爱上协助对象……冰璃”

“冻鱼先生,我没有……”

白色的玉坠和蓝色的挂坠,在那一秒后碰撞在了一起,而胜负也很快分出。果冻鱼的刀比冰璃鱼的钢丝弦更快的捅到他的腹部,但冰璃鱼却咬破了果冻鱼脖颈。

血雾中,果冻鱼隐隐约约能看到冰璃鱼挣扎的站起来,消失在楼道里,他捂着脖子不禁嘲讽一句。

“还敢说……你没爱上她……”

而对于冰璃鱼来说,他只想找到她,带着她跑,跑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回到基金会,不要回到每天都要担惊受怕的日子里。

她很乖的在一楼等着他,看着他下来,快乐地迎了上去。

他突然感觉她不一样了,她看向他的眼神不再拥有任何痛苦和迷茫,更多的是期待和依赖。

而一股黑暗却由挂坠传递到冰璃鱼的内心深处,他想大喊着让她快逃开,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幸福的向自己跑来。

幸福的……跑来……

你忘了你是基金会的冰璃鱼吗?

“请让我死在幸福之中”

没错,基金会“海洋生物”的冰璃鱼……执行任务是我们的天职

现在,是完成委托的时候了

钢丝弦不受控制的伸展开来,她的笑容定格在了最幸福的瞬间……

当包扎好的果冻鱼下楼时,他只看到冰璃鱼身边整齐的散落着尸块,而一颗头颅被他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他狂笑着哭成了一个泪人。

而那颗头颅绽放出了最幸福的微笑,倾国倾城。

委托完成

协助对象:Site-CN-23 二级研究员 桃松倩
协助者:特工冰璃鱼


一个邋遢的男子在悬崖边已经呆了很多天了。

他盯着远处的学校操场,嘴里碎碎念着什么,然后拿起旁边的酒瓶一饮而尽。

突然他手抖了一下,接着自嘲一般的大笑起来,他终于明白了。

那个时候,她眼中的光芒并不是求生的光芒。只是看到夕阳惊叹这种美景,但同时又意识到这种幸福永远属于不了自己的一种感叹和凄凉。

脖子一凉,他的视角突然不可思议的三百六十度旋转了起来。

他看到自己的无头身躯,看到自己身后鬼魅一样的协助者,看到天空和地面慢慢的回归黑白色调。

……果然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希望…..

委托完成

协助对象:Area-CN-42 机动特遣队 辛辰-0 “海洋生物” 特工冰璃鱼
协助者:特工果冻鱼


“海洋生物”的鱼特工们,最终会回到沙海安葬……

男人来到冰璃鱼的墓前,默默地拿出一个盒子,那是桃研究员的遗骸。

他最终希望二人能葬在一起,软磨硬泡了一阵后,Legion主管也同意了。他迟疑半晌,将原本属于冰璃鱼的挂坠放进盒子里,随后埋在了他的身边。

“为什么他会杀掉她呢……”

男人察觉到一位蜻蜓发簪的女人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

“或许是肉体记忆……他本能的想要去执行任务?也或许……是被什么控制了吧……”

安德鲁斯女士淡淡地说着。

“你有没有想过以基金会的技术,为什么不能研制出一种可以自由删除固定时间段记忆的药物。如果可以,为什么要采用协助自杀系统……”

“你有想过你们在杀死的,真的是想要被协助自杀的人吗……”

男人却笑了笑。

“对我来说,不会去细细的想什么阴谋论,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不过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他的样子,麻烦你帮帮我,安德鲁斯女士。”

“是我的荣幸,果冻鱼先生。”

挂坠震动,果冻鱼的表情有些凝固住了。

基金会的任务又来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