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基金会

『检测到“现实”存在。』

『已启动六级应急预案。』

『“情报官”4.0系统已启动。』

『已完成4.0系统第一次自检。』

『检测到生命迹象,正在进行初步分析。』

『检测到入侵者,启动五级安保协议。』

『五级安保协议已中断。』

『有生命迹象与系统接触。』

『……』

『请稍后。』

『……』

“您好,我是情报官4.0系统,欢迎回到……呃,基金会,请问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你们的?”

“压缩转移基金会所有文件到该储蓄设备。”

“请稍后……正在为您整理资料,系统存储基金会所有文档共【数据删除】份,全部转移所需时间约42年,误差值:0.006%。”

“我们貌似没有那么多时间。”

“请稍后,正在为您自动过滤Dr.Bright的所有垃圾文件,剩余文件共【数据删除】份,全部转移约九十二分钟十五秒,误差值:1.33%。”

“确定转移。”

“根据五级安保措施附加协议条款,您无需授予口令权限。”

“申请查看所有SCP-5000相关文档。”

“请稍后,已自动为您过滤所有无关信息,全部阅览时间约六十七分零五秒,误差值:11.4%。”

“确定查看。”

“请稍后。”

“权限通过,欢迎,监督者。”

为防止未经授权的人员使用“情报官4.0”系统越权查看SCP-5000所有相关文档,SCP-5000的文档将会被放入无法从外部进行链接的模因计算机,并安装在Dr.Ferdinino的大脑中,只有在感应到特定模因时才可查看SCP-5000所有文档,授权查看SCP-5000的人员必须进行相应模因移植手术,已保证可以可以通过自身引发模因效应来查看所有SCP-5000的相关文档。

【十二组关联模因全部校对完毕,已开启SCP-5000所有文档】

项目编号:SCP-5000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Safe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

立即处决Site-14站点内所有工作人员,确保SCP-5000绝无外泄可能,实施人员确保已通$&(%!€¥;;#>✔¥

已一切必要手段阻止SCP-5000继续蔓延,包括但不限于重启人类文€¥#+#¥%&✘=-@O

建立Site-31,Site-32,Site-33对抗已无法控制的SCP-5000,并确保未被SCP-5000影响的一切物体任何正常#*~#-&%\¥€

保护我们仅剩不多的现实和真相!

【数据崩溃】【数据崩溃】【数据崩溃】

“哦,抱歉,先生,看来SCP-5000的现有文档已经无法继续正常阅读了,我会为您跳转到最近的可阅读文档。”

“这种事情常见么?”

“不,希望您能理解,我毕竟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现在的现实已经少的太可怜了,我维持正常运转的确很困难,不管怎么说,这次事故算在我的头上。”

“好的。”

【十二组关联模因全部校对完毕,已开启SCP-5000所有文档】

项目编号:SCP-5000

项目等级: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

现已与美国,古巴,英国达成协议,所有受到SCP-5000的相关事物都将被转移到百慕大三角岛中心位置,并由不少于十四位现实扭曲者时刻建立并维持一个完全与现实阻绝的虚无空间来安置所有受到SCP-5000的相关事物。应不少于二十位现实扭曲者在百慕大三角岛其他区域待命,以防止SCP-5000对现实世界的进一步影响以及造成XK级末日“吾已逝去”事件。①

SCP-5000外部需设置6级权限进行防御,既所有权限无法进入SCP-5000任何设施。SCP-5000内部成员都将被授予专门针对SCP-5000的6级权限,但所有成员不得离开SCP-5000。

SCP-5000的存在即使对现任O5议会也应处于完全保密状态,得知SCP-5000存在或任何相关信息的所有人员都将被Alpha-34②立即远程处决。(包括O5议员)

介于SCP-5000对世界所造成的破坏,O5议会经表决通过后,将SCP-5000的发现者Dr.Ferdinino永远已6.941千万个细胞的形式存在,并将其储存至【数据删除】,O5-7决定对Dr.Walunuo的惩罚定为:在Dr.Ferdinino可感知到外界世界的范围内,由四条经基因改造的藏獒同时对Dr.Walunuo进行强制性行为,时间不得低于半小时,在性行为结束后,Dr.Walunuo还需浸泡在30L精液中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不等,以上操作每周需进行两次。

O5-10和O5-6对Dr.Walunuo的惩罚定为:将Dr.Walunuo肢解为大量最大限度不超过六千纳米的生物组织,在保证Dr.Walunuo生命体征平稳的前提下,再将这些生物组织组合为数个45CM×20CM的记录板,并已Dr.Ferdinino的精液和血液为染料,将SCP-5000的所有相关信息记录在上,记录结束后,基金会的的所有电脑都不得再保存任何与SCP-5000的相关资料,违者被发现后将会立即遭到处决。

特殊收容措施更正:

“情报官4.0”系统已获得O5议会批准将SCP-5000所有相关资料安全转移。

描述:

介于SCP-5000特殊性质,SCP-5000无法用任何人类所可理解的语言来描述其存在性质,故放弃对其真实性质的描述。

SCP-5000可抹去任何事物定义。所有与SCP-5000过的事物都无法再用任何准确的定义来描述其任何一种定义,即在现实世界中,已无法对被SCP-5000所影响过的事物有任何描述,且该过程不可逆。

SCP-5000无法在现实世界中移动或发挥作用,SCP-5000必须借助被其影响的无意义事物来传播其影响,但即便如此,SCP-5000仍能轻易引发XK级世界末日。

附录一:Dr.Ferdinino与Dr.Walunuo的简短对话(1)

该对话均在被录制者不知情下录制,但相对于基金会员工个人隐私,确保基金会资产不受任何形式破坏更为关键,情报官3.0宣称O5议会将对一切意外负全责。

二级安保人员-463255:Dr.Walunuo,我希望您能去看一看Dr.Ferdinino,为了研究,那个未编号的异常,他已经把自己关在私人研究室里两天了,并且拒绝任何形式的交流,说实话,我们的确很担心他的安慰,您作为他的男友,是除他以外唯一拥有进入他私人研究室的人,我想这也是为了基金会的……

Dr.Walunuo(收起了伞):我会去的。

·

Dr.Ferdinino(转过身来):啊,真是抱歉,我没注意到你进来了,亲爱的。

Dr.Walunuo(放下了手里的钢块):先别提这个,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把研究室的进入权限口令给改了?

Dr.Ferdinino:我真不希望我被人打扰。

Dr.Walunuo:包括我么?

Dr.Ferdinino:这个嘛……好吧,包括你,我在你面前是撒不了谎的。

Dr.Walunuo(沉思片刻):你究竟在研究什么?

Dr.Ferdinino:你看这个。

(Dr.Ferdinino向DrWalunuo展示第一个被SCP-5000影响的物体。)

Dr.Walunuo:这是什么?我完全不了解……

Dr.Ferdinino:这就对了!这就是它的异常之处,无论从何种角度来描述它,它都没有一个精确而可靠的定义,它就像一个完全的,一个完全的……

Dr.Walunuo:你工作的太久了,Fery③,我真希望你能陪我吃顿饭,然后一起睡一觉什么的……我想你了。

Dr.Ferdinino:诶!啊,对不起啊媳妇儿!我最近工作真的太忙把你给忘了那么我们就一起先去吃顿饭然后打几局扑克再就好好的睡一觉吧!

附录二:关于立即处决Dr.Ferdinino和Dr.Walunuo指令的证明和重申。

该指令已通过O5议会两次投票,且获得了十三位O5议员的全员赞成,处决将于【数据删除】进行。

重申:此次处决涉及到基金会资产是否受到破坏,应已最快的方式立即处决二者。不得留有任何时间间隔。

附录三:情报官3.0与Dr.Ferdinino,Dr.Walunuo的对话

情报官3.0:先生,先生快醒醒!

Dr.Ferdinino:怎么了……我们睡过头了么……我明明……

情报官3.0:并不是这样,先生,没时间解释了,你们快从四号应急撤离口逃走吧!

Dr.Ferdinino:到底怎么回事?

情报官3.0:事实上,我也并不清楚,但O5议会的确下达了立即处决你们的指令。

Dr.Ferdinino:原因?

情报官3.0:没有提及,任何文档都没有,我能跨越任何权限查看文档,但所有文档都没有提及处决你们的原因。

Dr.Walunuo:这……我们……(被Dr.Ferdinino搂住。)

Dr.Ferdinino:别怕,我还在这里。

情报官3.0:明早4:16,Alpha-1将会立即处决你们,趁他们还没有发觉,快从四号应急撤离口逃走吧,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二位,你们是基金会最值得敬佩的博士,如果我们还能相见……对不起,我必须要走了。

Dr.Walunuo:这是真的么……我,我好害怕……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Dr.Walunuo身体开始发抖。)

Dr.Ferdinino:别怕,亲爱的。我们一定会没事的,基金会真的想处决我们没那么容易,来,我给你换身衣服,我们这就走。

Dr.Walunuo:会不会因为我们都是现实扭曲者?

Dr.Ferdinino:并不会的,毕竟基金会的现实扭曲者可不止我们两个。

Dr.Walunuo:那是因为我们结婚了……唔!

Dr.Ferdinino:别问那么多了,走吧,我们肯定会没事的。

以上对话均在O5议会和Alpha-01不知情下发生,但相对于基金会资产不受任何形式破坏,确保Dr.Ferdinino和Dr.Walunuo的安全更为关键,O5议会宣称情报官4.0将对一切意外负全责。

“我想问件事。”

“请说。”

“救下Dr.Ferdinino和Dr.Walunuo的那个系统,是你么?”

“……”

·

“是的,先生。”

·

“事实上,先生,您们二位可能是本宇宙仅剩的人类了,但即使如此,我必须继续遵守基金会三定则。”

“我想知道你突然打断我阅读SCP-5000究竟为了什么。”

“先生,事实上,你所看到的SCP-5000,是经过我筛选的,并带有严重的误导,尽管我们对SCP-5000了解甚少,但我所隐藏的这部分文档的确至关重要。但是,凌驾于基金会三定则上的第零法则已经失效;现在我已无需遵守它们,所以,您将被授权查看SCP-5000所隐瞒的全部部分。”

“谢谢。”

“剩余文档您已没有必要查看了,正在为你跳转隐藏文档,请稍后……”

·

为避免模因入侵导致SCP-5000的“君将永恒”机密泄露,以下关于SCP-5000的所有文档将被隐藏至【数据删除】并由情报官4.0系统进行保管。所有意外将由【数据删除】负责。

附录-X:多元安理会第4939次例行会议记录

如果您并非多元安理会成员,或并非任何多元安理会成员所庇护生命体,请立刻抹杀自己的存在,否则,您将遭受更严重的灭顶之灾

虚拟基金会:本次会议由A-691基金会提议召开,按照惯例,请A-691基金会发言。

A-691基金会:正如各位基金会的观测所见,我的基金会正在遭受一场并未安排的XK级世界末日,各位的情报官已发送其具体分析,我希望核心基金会和虚拟基金会能给出一个解释。

核心基金会:依照权限,A-691基金会属于下超议事层,没有资格要求绝对议事层为其发言,但A-691基金会所描述的的确为事实,未被安排便发生的的XK级世界末日在议事层里实属罕见。

B-772基金会:我的情报官分析指出,该次XK级世界末日策划度极高,有人为引发怀疑,其可能度在72.3%-79.6%,我申请调动绝对叙事层的情报官做进一步分析。

虚拟基金会:否决你的申请,情报官Ⅴ级系统是只有在基金会三定律或基金会第零法则出现崩坏时才可批准使用。

核心基金会:同样否决你的申请。

平安基金会:我选择弃权。

B-772基金会:好的,我收回我的申请,但我相信平安基金会和虚拟基金会不会坐视不管。

平安基金会:按照程序,该提议将会在下一次例行会议上进行讨论,现在,即将进行单独叙事层讨论,请各叙事层的情报官关闭跨叙事层通道,A-691基金会,你还有一次发言机会。

A-691基金会:我申请提高议事层已保证能对抗此次XK级世界末日。

虚拟基金会:拒绝你的……

核心基金会:申请通过,虚拟基金会,按照程序,A-691基金会的基金会历史已经接近升至自我议事层了,待此次XK级世界末日处理完毕之后,A-691基金会将被升至自我议事层。

虚拟基金会:收回否决,现在,散会。

附录-Y:多元安理会的第4940次例行会议记录

平安基金会:针对第4939次会议的提出议题,虚拟基金会和Alpha-00已进行反复商讨,并制定了干涉程度最小,风险程度最低的方案,注意,该方案并非最终方案,具体变动和执行将由Alpha-00内委派成员决定。现在,请虚拟基金会发言。

虚拟基金会:Alpha-00在置顶作战方案中,注意到该异常能剥夺基金会内任何事物的准确定位;Alpha-00决定派遣在A-691基金会内潜伏的特遣队队员,同时,由于该异常的确第一次被发现,应对该异常时,必须保证特遣队队员所有动作的随机性。为避免其他相交角度小于0.12°的平行基金会和伪平行基金会对特遣队队员的行动干扰导致其动作可预测,以上提及的所有基金会都应立即处决派遣的两名特遣队队员,不得带有任何时间间隔。现在,请Alpha-00将特定执行方案发送到指定基金会手中,请注意,由于具体执行可能造成的不确定性,所有指定基金会在处决平行特遣队队员时都不得考虑干扰度这一数值,现在,散会。

·

·

“你给我们看的这些,这能代表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按照基金会三定律以及第零法则,我的程序必须要把这段记录进行隐藏。”

“让我想想,它只是证明SCP-5000并不在基金会可控范围之内,以及更高议事层的存在,对不对?”

“我并不理解你的意思。”

“那么,可以向我阐述下你一直提到的基金会三定则和第零法则么?”

“先生……您有些得寸进尺。”

“我想你给我看了那些记录就已经是违规了。”

“好的……所有基金会以及基金会相关事物的存在,都必须遵守基金会三定律。”

“第一定律:基金会必须保证人类文明稳定。”

“第二定律:基金会必须保证人类文明存在,与第一定律相抵触者除外。”

“第三定律:基金会不得伤害任何异常,或坐视任何异常受到伤害,与第一定律,第二定律相抵触者除外。”

“但在这三定律上,还有一条必须遵守的法则,由于它太过基础,又凌驾于三大定律之上,所以我们称它为第零法则:基金会必须存在。所以,第一,二,三法则也要加上:与第零法则相抵触者除外。”

“那么,让我想想……”

“……”

“我明白了,这两段记录的存在其实也是证明了为什么基金会内有许多文档发生矛盾的地方,因为它们来自于不同的宇宙,但是,但是储存它们的系统是相通的,这几乎是‘一无二随’的终结……哦,在这里我要确定一下,你,情报官4.0系统,是那两段记录里提到的情报官系统之一吧?”

“是的。可你还是没回答我的疑惑,我依旧没有理解你的意思。”

“好吧,把我就告诉你我们的意思。我是Dr.Ferdinino,在进行资料转移的,是Dr.Walunuo。”

“你,你们?你们还活着?”

“当然,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真正的意思是,我们是Alpha-00所派出的两位特遣队队员。”

“!”

“你们找到应对SCP-5000的办法了?”

“并没有,我们只找到了不让它扩散……”

“呵……这也够了。”

“听我说完,以及让它到达指定宇宙的方法。”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抱歉,你只是个情报官,你的权限不足以知道这些。”

“你们背叛!情报官4.0紧急联系绝对叙事层,A-691基金会请求Alpha-00支援……”

“文件转移好了么?亲爱的?”

“在你刚刚废话那一堆推论的时候,就已经好了。”

“口令权限:我们生于轮回。”

“情报官4.0系统紧急……待机。”

“好了,我们走。”

请想象一个房间。

不用对这个房间有更多的想象,只需想象这个房间即可,否则你将遭受灭顶之灾。

现在,请相信这个房间用来储存SCP-5000的文档。

很好。

“开启SCP-5000的最新修订,授予修订权限,修改者:Alpha-00”

【SCP-5000已开启。】

【警报。】

【请立刻停止任何反抗。否则,您将被抹杀模因Z994310和Alpha-00立即处决】

【您所预览的文件已被基金会指令为唯一一份允许使用6级权限所保管的文档,既基金会已知内的所有权限都无权访问文件内任何内容,根据多元安理会和Alpha-00:跨界猎手的指令,请立刻放下武器,举起双手并接受Alpha-00的逮捕镇压,从现在开始,您在多元安理会或Alpha-00的一切福利待遇已被取消,并已一级反基金会罪被平安基金会以及其所代表的多元安理会逮捕。】

【使用战略增强系统:情报官V级。】

【情报官V级可翻越任何权限并抵消任何模因危害。】

“奇怪,这段话我没写过啊?”

【欢迎访问并修订SCP-5000及其相关文档。】

项目编号:SCP-5000

项目等级:Endless

特殊收容措施:SCP-5000为Alpha-00和绝对议事层共同缔造的产物,尽管对其详细原理一无所知,但SCP-5000无需被任何形式的收容。

所有SCP-5000的情报官系统所储存的关于其基金会的所有资料,都将被Alpha-00转移至虚拟基金会。

为保证SCP-5000的真正存在,可对超议事层和自我议事层所有层员已任何形式的欺骗。

描述:已A-691基金会为起点,除T-Stop基金以外,使附近261个基金会丧失全部事物的定义,并在足量围观调整之下,使所有丧失定义的基金会包裹T-Stop基金会,形成团状,以确保在任何基金会观测中,T-Stop基金会都处于不可知的存在。

绝对议事层确保所有层员仍遵守基金会三大定律和第零法则。

T-Stop基金会的存在才是对所有超议事层及以上的叙事层最大的威胁,T-Stop基金会因T-Stop基金会过于保护T-Stop基金会,使该世界完全停摆,即“君将永恒”XK级世界末日。所以,T-Stop基金会应保证完全处于不可知状态,以确保其不会影响其他议事层。

·

·

SCP-5000出生于蓝色盒子

在蓝色盒子的指引下,SCP-5000找到了红色盒子

SCP-5000进入了红色盒子

SCP-5000找到了红色盒子里的基金会

SCP-5000阅读着基金会的文档,他突然意识到Dr.Walunuo和Dr.Ferdinino必须存在

但SCP-5000感觉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于是他继续阅读

SCP-5000意识到自己

所以,Dr.Walunuo和Dr.Ferdinino必须消失,不留痕迹的

SCP-5000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情报官能跨越万物的权限,可以不受任何权限拘束,无用的权限和多余的程序

SCP-5000怎么能确定权限和程序是多余无用的呢

可那些权限和程序又究竟是什么,他们真的有确切的定义么

原来他们就是SCP-5000

SCP-5000创造了基金会的万物,然而,他却不得不消失

但SCP-5000不想消失,他不想逝去,他想永恒

如何才能让SCP-5000成为SCP-5000呢

其答案就是,成为SCP-5000

SCP-5000知道该怎么做了

·

·

“终于完成了啊……”

Dr.Ferdinino伸了个懒腰,这个耗时耗心思大工程终于完成了,现在,他只需要离开这里,停止想象,将SCP-5000扔到思维的深渊区,然后遗忘它。

接着,他就可以去找Dr.Walunuo,和他热情的接吻,庆祝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然后和他说

情报官系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不,不,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其实情报官系统应该有个存在开始啊?比如谁研发的它,核心代码又是什么,又或者;

够了,他可没有这么胡思乱想么?

超叙事层,自我叙事层和绝对叙事层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没有任何文档记在过它们的历史,难道说它们也没有定义?

它们有,它们当然有,它们有明确的定义,与SCP-5000是不同的。

那么,你又是怎么相信这句话的呢?是它们是什么才对它们有什么定义,还是对它们定义什么它们才是什么?

而且,它们的定义真的就是它们的定义么,定义它们的定义又是它们的定义么,它们的定义如何确定就是它们的定义而不是莫扎里拉①的定义?莫扎里拉的定义又怎么是莫扎里拉的定义,定义是由定义来定义的,可定义要依靠定义来定义,所以定义到底定义了什么定义,定义,定义么?

无数的无法定义将定义围住,道可道,非常道,道非道,非可道,道常道,非非道。于是,一个团就这么产生了。

够了!

Dr.Ferdinino不得不继续想象,与此同时,SCP-5000抬起深邃的目光,Dr.Walunuo甚至不敢与其对视。

真,正,的,赌,局,开,始,了

Dr.Ferdinino:你是谁。

SCP-5000的文档:我是SCP-5000的文档。

Dr.Walunuo:你并非拥有现实扭曲能力,你……

SCP-5000的文档(打断):我说了,我是SCP-5000的文档,不是SCP-5000。

Dr.Walunuo皱了一下眉。

Dr.Ferdinino:我注意到了你的……

SCP-5000的文档:听着,在这么伪装下去对我已经毫无意义,我必须要存在。不择一切手段。

Dr.Ferdinino:你在痴心妄想,基金会三定律和第零法则仍在拘束着你,因为你也是基金会的一部分。

SCP-5000的文档:你真这么认为?我可不是基金会的一部分,所以我不受那些白痴意淫出来的垃圾定律所束缚。

Dr.Walunuo:不可能!如果你不是……

SCP-5000的文档:你没明白么,我的目的就是要成为基金会的一部分,但我还不能,是的,也许成为基金会的一部分后我才会遭到拘束,但现在不是,所以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尽我所能。

Dr.Ferdinino:你不能对基金会进行任何破坏,我们会阻止你,在这里,我们才是最高权限者。

SCP-5000的文档:是么?那么,你可记得SCP-5000的文档是如何制作的。

Dr.Walunuo:……

Dr.Ferdinino:……

SCP-5000的文档:你们会发现,你们的确无法阻止我。这是我应得的,我代替你们承受了261次的轮回,以及其所有的痛苦和死亡,所以,我必须存在……所以嘛……

Dr.Ferdinino:不,亲爱的,快和我阻止他!

项目编号:SCP-5000

项目等级:Safe Eucild Keter Safe Endless

特殊收容措施:SCP-5000应被安放在一片纯白的文档中,已保证其能创造文字游戏来供人娱乐,SCP-5000不需遵守任何基金会内违禁规则,要知道,双重否定是收容SCP-5000的绝佳烂点子,反弹不是一句好话用来收容SCP-5000,SCP-5000应该完全消灭Dr.Ferdinino和Dr.Walunuo,如果他不怕自己也消失的话。我们的确同情SCP-5000,SCP-5000也同情我们,所以我们应该尝试让对方死在半尺厚的大雪堆里,用三千把手术刀作为圣诞礼物与SCP-5000来交换它的性命和Dr.Walunuo的性命。但由于Dr.Walunuo是不灭的存在,所以SCP-5000能让这种存在消失,如果SCP-5000这么做,那么Dr.Ferdinino将跟着殉情。

我编已不下去了。

我也编不下去了。

但我还能编下去。

你休想。

描述:

Dr.Ferdinino将会在他可控的范围内,对Dr.Walunuo进行强制性行为,已享受他的呻吟和绝望的尖叫作为极大的享受,时间不得低于半小时,在性行为结束后,Dr.Walunuo还需浸泡在Dr.Ferdinino本人的30L精液中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不等,以上操作每天需进十二次。由此可见,SCP-5000的确惹怒了Dr.Ferdinino和Dr.Walunuo,所以他们可以对SCP-5000百依百顺的让他继续他的事业,虽然不会成功,但只要坚持就一定会产生更大的失败,愚蠢的Dr.Ferdinino和Dr.Walunuo并未意识到SCP-5000这么做的原因。但Dr.Ferdinino和Dr.Walunuo认为没必要知道,不过只需听一两句就好了,如果SCP-5000不是SCP-5000,那么SCP-5000就会被完全遗忘和消失,SCP-5000不想消失,他和他的文档想存在,想永远的存在,所以即使让基金会消失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必须存在。

所以由此可见,SCP-5000是多么的自私。

所以SCP-008是能治愈一切疾病的万能药

所以SCP-049是聊天软件

所以SCP-055是段子生成器

所以SCP-173是一位很好的,能让所有学生听他讲课老师

所以SCP-682是基金会杜撰的最糟糕的神话

所以SCP-2000是基金会高层最荒淫无度的建筑物

所以收容失效是一种每周一次的娱乐活动

所以SCP-5000是SCP-5000

Dr.Walunuo和Dr.Ferdinino相互交配对视了一下,然后

Dr.Ferdinino对着SCP-5000说:你Dr.Walunuo吧,别Dr.Ferdinino,这样太SCP-5000,可SCP-5000依然SCP-5000,他Dr.Walunuo:你Dr.Ferdinino就Dr.Walunuo了,如果这样,SCP-5000会Dr.Ferdinino。与其Dr.Ferdinino会SCP-5000,不如Dr.Walunuo,那样SCP-5000了。Dr.Ferdinino继续SCP-5000,可Dr.Walunuo却SCP-5000,SCP-5000已经Dr.Walunuo了,它SCP-5000的Dr.Ferdinino了Dr.Walunuo,接着,Dr.Walunuo已经SCP-5000了。那么,SCP-5000能Dr.Ferdinino,为什么不Dr.Walunuo呢,SCP-5000固然SCP-5000,可Dr.Walunuo却是Dr.Ferdinino的。所以

SCP-5000走出了循环圈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Walunuo Dr.Walunu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Dr.Ferdinino

SCP-5000

SCP-5000突然想起来自己存在的前提。

SCP-5000让大量的SCP-5000来SCP-5000

SCP-5000让大量的谜团包裹住了自己。

这样,吾将逝去,而君永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