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zeleben -T

SCP-1668 使我们摆脱认知

项目编号:SCP-1668

项目等级:safe-praedico

特殊收容措施:已收容的SCP-1668原版黑胶唱片与其被保存在U盘中的数字版本均被收容于位于Site-83的一个标准收容柜中。任何后续得到的SCP-1668实例应以相同方式进行研究、记录与收容。个人访问SCP-1668的行为需要1668/2级权限或更高。目前基金会正在努力搜寻创造出SCP-1668的个体。
描述:SCP-1668是一组收录有大量已公开发布音乐样本的三份录音。大体而言,任何给定样本音乐的来源都能被轻易查明。

当受试者收听SCP-1668样本的前24分9秒后,他们将可以持续听到样本音乐的后续,无论样本是否继续被播放。即使受试者在此前从未听过该音乐,此种情况仍然会发生。此种效应仅在精神正常发育的人类上得以反复出现(>90%的受试者均收到了前述效应的影响),任何神经疾病与异常都显著减少了受试者被影响的可能性。
所有的SCP-1668实例均被发现于一个未经注册基金会员工信箱中,随有一份手写信件。大量目击者声称这些材料的确是由未辨明身份的人员递交的。但是,没有任何数据与监控资料显示这几次提交存在。
SCP-1668-1总长37分钟,由十七首发布于1963-1973年间的摇滚乐组成,各样本大致按时间顺序排列。在2005年4月4日其被修复,获得信件内容如下:

尊敬的基金会
首先,也是最为重要的是:一位我必须保留其身份的我们的共同朋友为我提供了与你们联系的方式。此外,我可以保证这位中间人没有告知我多余之事,因此我并没有向公众揭露你们组织的能力。当然,我并不指望你们会信任我,但这应当成为我们沟通的桥梁。
在我交与你们的记录中(我的怪癖之一,希望你们不在意一些年代错误)你们会得到一系列发布于1963-1973年间的摇滚音乐。如果一个人收听到了这个样本的前24分钟9秒,他就将会非自发地推测出这组音乐的后续。忽视可能适用于这种情况的各种哲学问题,这大概就像是,一个人在1969年时听完一系列常见的音乐后,在Page 或是 Plan 写出《天国的阶梯》之前就预见了它。这种类似的年代错位怪事,就是我要与你们联系的原因。
在我了解里,你们的组织以处理这种称为“模因”的异常为业,但是我相信这种异常的预知能力有其重要之处。我个人对于神经学与乐理学的涉猎能够充分地证实这种状况,但如果要严谨地论证这种现象,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请收下录音,并对其进行你们认为应当进行的研究。
诚挚的
Erich Zann

SCP-1668-2总长41分钟40秒,由发布于1909-1903年间的多类型音乐组成,同样大体按时间排序。在2006年7月19日其被修复,获得信件内容如下:

尊敬的基金会:
还是我。这花了我两年的时间,但我已经创造出了一份与我去年春天寄给你们的录音。令人惊奇的是,我采用了一套与第一次制作时同样的程序,这意味着这种怪事并不是意外事件,而我创造出了一种可以在音乐被写出来之前就预见它的方法。而这证明音乐本身是早就被决定的。
尽管以一位音乐家的角度而言这令人难过,但音乐本身与一般历史的紧密结合度已经体现了一种,几乎可以延伸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意志的丧失。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的担忧:推测自由意志与历史问题或是小说情节是一回事,发现问题不由自主地侵入你的脑海是另一回事。
把你们获得的结果放到██████████████████████████████████████████████ ████████████████████████中,我就可以不经篡改权限和入侵就能看到。我重申:如果你们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可以证实我的担忧,请立即回复清晰的结果。
诚挚的
Erich Zann

授权人员可以访问█████-AI-2006号文件以测试上述异常情况。
SCP-1668-3总长25分钟12秒。由2006年末-2008年初发布的电子音乐样本组成。CP-1668-3的最后63秒包含未识别的电子音乐,推测歌词最可能由歌手/作曲者█████████演唱。███████████否认曾经写过这些歌词。
SCP-1668-3于2008年11月3日被修复,获得信件内容如下:
尊敬的SCP基金会(如果你还在这里),
我相信我已经成功预测了未来。我们的未来。请立即回复。
愿上帝拯救我们所有人,
Erich Zann

SCP-2184 石器时代
项目编号:SCP-218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专为收容SCP-2184的临时site-146已围绕其栖息地建立。Site-146被3m高的铁墙环绕,并在墙壁上备有监控设备以阻止未授权进入行为。此处设施以俄国军事武器实验场地为掩护。唯一可以进入设施的路径是一条基金会前台组织的私密通道。三处瞭望台被设于site-2184边界。
Site-146的员工的服装、武器必须采用公元前4000年时期可获的原料与技术。如果SCP-2184试图突破收容离开site-146,它必须被以符合上述条件的工具逼返。
Site-146空域对非基金会航空器关闭。隶属于基金会的航空器必须保持与site至少6km的相对海拔高度。任何需要人造物体辅助(例如:眼镜、义体、心脏起搏器等)行动的人员不得进入site-146。
描述:SCP-2184是一头草原猛犸(Mammuthus trogontheril)。它高约12米,这使它比任何已知的正常草原猛犸标本高出三倍之多。SCP-2184没有任何新陈代谢、生长或老化的迹象。
SCP-2184的效应作用于所有后石器时代事物。这种功能失效的现象在SCP-2184效应范围内出现,表现为任何近现代材料将会瓦解。越是先进的材料会在越大范围内受影响。在SCP-2184效应范围内唯一能保持功能的物体无一例外采用了石器时代的原始技术并且以自然界中可直接获得的材料制成。 Table-SCP-2184-A列出了为更进一步理解SCP-2184效应而进行的实验的结果。注意:由于精确的测量方式在SCP-2184效应范围内不可行,所有实验均为估计值。
+Table-2184-A
在特工████████于████在西伯利亚对████████-██████部落的常规检查时被发现,当时他正在检验此部落传说是否基于未发觉的异常物品或现象。特工████████被给予了SCP-2184最后一次被目击时的地点,但部落成员拒绝了与他同行。
特工████████确认了SCP-2184的异常特性:当他接近它时,他失去了身上包括衣物的所有装备,仅留下一件皮革制披风,那是部落居民送给他的。
MTF Theta-2(“Caveman”)为监察此异常活动而被组建。在第一个五年周期的观测中,SCP-2184在一个25km×30km的领地固定活动。临时site-146即围绕此无人居住的针叶林地区建立。Site周围的墙壁距SCP-2184最近被观测到的地点至少有10km。
MTF Theta-2在site-146建立时解散。在苏联年代,根据与GRU“P”部门高级人员签订的秘密合约,基金会进入site-1461的行为被允许。
收容突破-事件报告-2184-1
SCP-2184在██/██/████,由于未知原因离开了site-146。驻扎在原野的特工试图在它前面点燃森林大火来阻止它的前进,由此强迫它折返。但是当SCP-2184接近时,火熄灭了。而SCP-2184继续移动。稍后的报告总结了在SCP-2184效应范围内火熄灭的原因,即其由现代技术引起:一根火柴。
鉴于此,野战特工伏击了SCP-2184,他们均穿着以原始技术批量生产的衣物,配备长矛为战术武器。SCP-2184仅受轻伤,并继续移动。
SCP-2184穿过了距site-146南部55公里的村庄█████████ (人口: ████),。基金会成功在2184到达前转移了该村中95%的人口。所有的建筑与公共设施都在事件中被摧毁了。对居民执行记忆消除以及以地震为掩饰的保密措施已执行。在离开村庄的13小时后,SCP-2184出乎意料的停下了,在原地站立了五分钟后,沿原路返回site-146。Site-146在此次事件中损毁的墙壁在一周后被替换。
补遗-2184-1
鉴于收容突破-2184-1事件,使用原始技术的一百人份的武器与衣物被配备,以抵抗SCP-2184的效应。物资被储备于围绕site-146建造的瞭望台中,以这些武器终结SCP-2184的应对已被允许,以防其在未来可能的收容失效中对城市文明的巨大威胁。
补遗-2184-2
为了预防未来的收入突破与更容易地对其进行实验,在██/██/████一次不会对其造成重伤,而能够暂时限制SCP-2184的活动的尝试被进行了。在site-146内使用炸药造出了深度为十米的坑洞来安全捕获SCP-2184。配备有长矛与火把(用火石与黄铁矿点燃)的特工将SCP-2184驱赶至深坑处。但是当SCP-2184到达指定地点时,深坑失去了应有的功能,SCP-2184没有落下,继续行动。在这次事件中SCP-2184显然在空气中行走,并由此避开了陷阱。

同样的结果,即使在避免使用爆炸,只使用铲子的条件下出现了。因为要使用恰当的工具挖出这种规格的坑洞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这种地形下),将不会进一步深入实验.
——site主任伊万诺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