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bius的另一张草稿纸

http://www.scp-wiki.net/how-to-debate-an-armchair

正如房屋之神生命中的任何一天一样,让早晨开始的不是闹钟,不是鸡鸣,也不以地板的嘎吱声。不,早晨是以大厅两头的便器之神和扶手椅之神日常的嚷叫对决开始的,这时守卫者站在盥洗室里,低声对自己哼着小曲,唰唰地用漱口水漱口。消耗品似乎对启迪不甚宽大,但那不算什么。守卫者满足于他所拥有的,而且他拥有的是——

“你个愚钝无能的存储装置!你为什么不肯认输?”

守卫者一边叹气,一边轻拍着这位神明的水箱盖,假装满怀深情地擦了它一下。他将一根手指滑过杠杆,让它开始冲水,这暂时压过了他的声音,而便器之神此时的体验近乎高潮。扶手椅之神此时似乎尚未准备好吼出它的回答,只是晕乎乎地在客厅里低声念叨。盥洗室外的走廊上火灾警报器之神正窃窃私语,但并没有什么除了抱怨昨晚厨房里的争吵、突如其来的一阵烟雾和烧焦味的抱怨之外的内容。

守卫者走出盥洗室,没有关门,便于这里的家具与屋子的其余部分交流。尽管它们都心情矛盾地明白它们的想法和争吵都能通过它们的守护者和救主,房屋之神,以心灵感应的方式解决,但它们还是宁愿选择喊出它们的矛盾。这正是D级17350,前Thomas Perry-Mills,已经习以为常的场景。可以说,倾听和调解卧室里咖啡桌之神和床头柜之神相互的尖声叫喊已经完全成为了他的日常的一部分。他同时给予它们两个承载他每天的饮料之一的权利,这通常是它们争吵的起因。

当守卫者走进厨房,他轻拍着墙壁,聆听着房子发出嘎吱声作为回应。这是表示欢迎和安静的早上好,但他是唯一知道那一点的人。同时拥有两种感知能力无疑是一种特权。当他把蛋打进锅之神(不应与水烟筒之神混淆,后者已被从家中移除许久。它对一个幸福的家完全是一种妨害,并且导致烟囱之神进行了漫长而混乱的恢复),炉灶之神发出咕噜声。他听见烤箱之神的低语,但只是因为懒散的初醒。他在前一天用过她做早饭,今天轮到炉灶之神了。微波炉之神被使用的时间最长,而他已经在带着新生的仇恨凝视着燃气灶了。

锅之神鸣声宣布鸡蛋已经完成了艰难的烹煮,守卫者停下与冰箱之神的对话,前来用那独一无二的大勺之神取出蛋。(当然,在这尊大神之下还有诸多小神——酸奶勺之神、汤勺之神、长柄勺之神,虽然只能算远方表亲,还有私生子,叉勺之神等等。)他把大勺之神和锅之神放入水槽之神中,让它们在温水浴中休息,然后离开厨房。可以说,紧张感已在加剧。今天的午餐将会用到更少的用具,厨房全域似乎对这一事实相当关注。

用着小碟之神和一张餐巾纸,守卫者在沙发之神上坐下,用遥控器之神的几个按钮调换着电视机之神的频道。它们两个关系相当亲近,尽管它们偶尔会争吵,不过通常吵得不厉害,并且只发生在遥控器之神感到格外筋疲力尽的时候。他咬着一如既往火候正好的蛋,带着轻蔑的怒意,他的吞咽使小碟之神战栗。守卫者将这位餐具的神明放在咖啡桌之神上,两者一接触便开始了谈话。他们两个见面总是那么开心,尤其是在更加美妙的早餐过后的上午。电视机之神用刚好能听见的音量播放着明尼苏达金地鼠队之前的比赛,就在守卫者最舒服的视角上。房子中的大家都习惯了他的偏好。作为神圣之家1的看门人和成员,他对此深怀感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