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圆地方」
评分: 0+x

雨在下。

灰色的火车从窗外飞驰而过,留下凄凉的长鸣。

破碎的镜像中倒影出颓丧的自己…杂乱的头发,蜡黄的面庞,消瘦的身形… …

你将冰冷的自来水撒在脸上,犹如千万把雪亮的利剑直戳心扉。清醒过的你再次看向明镜——原本对未来憧憬不已的痛苦早已黯淡无光,更多的是从心底传出来的绝望。

是的,那股绝望,还有雨声。

你来到这片森林,压抑的空气使你大汗淋漓,你在这闷热的蒸笼中已经无法透气,但即便是在这样一个灰暗阴沉的地方,也总会有东西发光。

不知是几时的事情,那天天很凉爽,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甘露撒在翠绿的叶片上,反射着路灯七彩的光。

他和你并肩走在小路上。

鸟雀飞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用最欢快的歌喉奏出轻巧的密语;花朵在微风里摇曳,向路人展现自己完美的舞姿。

你依偎在他的肩上,仿佛他就是你最高大,最厚实的靠山。

蝴蝶飞舞,蜻蜓低翔,青草繁茂,叶片摆动。

现在。

你漫无目的在街上奔跑,左右事物已是一遍一遍,重复的人物,重复的景象,重复的感受,重复的所有。

同一个你站在路中央。

这是第几次了。


破碎的镜面映出你的面庞。

“他没有回来。”你嘀咕着,将冰冷的自来水向脸上刺去——你已经一宿没睡了。

你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街上,急切地在人群里搜寻你希望的,熟悉的身影。

是他,他爱你。

“同为基金会员工,我们应当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他对你说,你看着他,两眼相对,触及心灵。

你紧张到大汗淋漓,事后,他递给你一支冰淇淋。

现在,你站在那个便利店口,破败的招牌伸出几支老旧的电线,像过路的行人撒出火花。你只是注视着这一切;传呼机响个不停,但并没有引起你的注意,路过的行人与你擦身而过,你没有注意,雨越来越大,你只是默默戴上帽子,走向一旁椅子上的女人。

“您好。”你故作镇定,“请问您看见刚刚在这的两个人往哪去了吗?”

大妈惊讶地看着你:“我坐这一上午了,没有看见什么人啊。”

你心中瞬间遭受了一次重击,是的,他不在这。

很久之前,基金会进行了一次关于时间线的实验,他义无反顾的报上了名,并自豪地对着你说:“我马上就要执行任务了,这辈子默默无闻,终于在这里找到人生的意义了。”说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只是看着,嘴角微微上扬:“你总是那么积极。”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继续形容这次任务的伟大,如何如何的危险。

你没有听进去。

他一去不回。

你呆住了,基金会并没有任何作为,只是在几次调试后立刻进行了第二次实验。

你在志愿者队伍中,双眼坚定,视死如归。

现在,你只是在一个熟悉的陌生环境中不知所措,在茫茫大海里寻求一个人的身影——这是比一切命令更加一切的命令。他在哪,他在干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你很担心,但却无能为力。你现在只能按照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去一一找寻。

在那。

你与一个奔跑的人影擦身而过,余光让你瞥见了那个人影,熟悉的呼吸,熟悉的脸型,属性的气味,是他。你回望着那个奔跑的身影,久久地立在原地。

找到他了,你心中万分欣喜,良久才回想起迈步。

你扒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踏破平静的水坑,列车从一旁驶过,与你共同追逐那个背影——那是一段独有的过去。

忽地,他突然停下脚步。

你也慢慢停下。

这是空旷的大厅,只有你们两人的大厅。

你想说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

你们喘着气。

突然基金会的传呼表响起,他举起手臂,你迈出步伐… …一步,两步…昔日的场景从脑海里浮现… …你希望你能再触及他…你伸开双手,想拥抱这个背影。

他调试了手臂上的传呼机,滴滴的声音响起,你想到了什么,在深刻的记忆中,你按下了发出响动的机器,霎时间,时间崩溃,万物破碎,彩色的世界瞬间黑暗一片。

他慢慢的转过身来,你甚至可以看清他还未朝向你的瞳孔。

里面是黑暗,破碎的一切。

你重重地摔在地上,抱住自己。

眼泪依然下坠。

还是一样的,这一切是改变不了的。

万物破碎重组,世界变为黑暗,唯独你处在混沌中,泪如雨下。

良久。

雨在下。

灰色的火车从窗外飞驰而过,留下凄凉的长鸣。

破碎的镜像中倒影出颓丧的自己…杂乱的头发,蜡黄的面庞,消瘦的身形… …

你将冰冷的自来水撒在脸上,犹如千万把雪亮的利剑直戳心扉。清醒过的你再次看向明镜——原本对未来憧憬不已的痛苦早已黯淡无光,更多的是从心底传出来的绝望。

是的,还是那股绝望,还是那片雨声。

你再次来到这片森林,压抑的空气使你大汗淋漓,你在这闷热的蒸笼中已经无法透气,但即便是在这样一个灰暗阴沉的地方,也总会有东西发光。

是回忆,不知是几时的事情,那天天很凉爽,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甘露撒在翠绿的叶片上,反射着路灯七彩的光。

他和你并肩走在小路上。

鸟雀飞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用最欢快的歌喉奏出轻巧的密语;花朵在微风里摇曳,向路人展现自己完美的舞姿。

你依偎在他的肩上,仿佛他就是你最高大,最厚实的靠山。

蝴蝶飞舞,蜻蜓低翔,青草繁茂,叶片摆动。

现在。

你再次漫无目的在街上奔跑,左右事物已是一遍一遍,重复的人物,重复的景象,重复的感受,重复的所有。

同一个你站在路中央。

这是第几次了。


破碎的镜面映出你的面庞。

“他还是没有回来。”你嘀咕着,将冰冷的自来水向脸上刺去——你又一宿没睡了。

你再次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街上,急切地在人群里搜寻你希望的,熟悉的身影。

是他,他爱你,他还是爱你。

“同为基金会员工,我们应当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他对你说,你看着他,两眼相对,触及心灵。

你紧张到大汗淋漓,事后,他递给你一支冰淇淋。

现在,你再次站在那个便利店口,破败的招牌伸出几支老旧的电线,像过路的行人撒出火花。你只是注视着这一切;传呼机响个不停,但并没有引起你的注意,路过的行人与你擦身而过,你没有注意,雨越来越大,你只是默默戴上帽子,走向一旁椅子上的女人。

“您好。”你再次故作镇定,“请问您看见刚刚在这的两个人往哪去了吗?”

大妈惊讶地看着你:“我坐这一上午了,没有看见什么人啊。”

你心中瞬间再次遭受了一次重击,是的,他不在这。

很久之前,基金会进行了一次关于时间线的实验,他义无反顾的报上了名,并自豪地对着你说:“我马上就要执行任务了,这辈子默默无闻,终于在这里找到人生的意义了。”说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只是看着,嘴角微微上扬:“你总是那么积极。”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继续形容这次任务的伟大,如何如何的危险。

你没有听进去。

他一去不回。

你呆住了,基金会并没有任何作为,只是在几次调试后立刻进行了第二次实验。

你在志愿者队伍中,双眼坚定,视死如归。

现在,你还是在一个熟悉的陌生环境中不知所措,在茫茫大海里寻求一个人的身影——这是比一切命令更加一切的命令。他在哪,他在干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你很担心,但却无能为力。你现在只能按照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去一一找寻。

在那。

你再次与一个奔跑的人影擦身而过,余光让你瞥见了那个人影,熟悉的呼吸,熟悉的脸型,属性的气味,是他。你回望着那个奔跑的身影,久久地立在原地。

找到他了,你心中万分欣喜,良久才回想起迈步。

你又一次扒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踏破平静的水坑,列车从一旁驶过,再次与你共同追逐那个背影——那是一段独有的过去。

忽地,他突然停下脚步。

你还是也慢慢停下。

这是空旷的大厅,只有你们两人的大厅。

你想说话,但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下,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

你们喘着气。

基金会的传呼表再次响起,他举起手臂,你迈出步伐… …一步,两步…昔日的场景从脑海里浮现… …你希望你能再触及他…你伸开双手,想拥抱这个背影,只是…拥抱而已

他调试了手臂上的传呼机,滴滴的声音响起,你想到了什么,在深刻的记忆中,你按下了发出响动的机器,霎时间,时间崩溃,万物破碎,彩色的世界瞬间黑暗一片。

他慢慢的转过身来,你甚至可以看清他还未朝向你的瞳孔。

里面是黑暗,破碎的一切。

你重重地摔在地上,抱住自己。

眼泪依然下坠。

还是一样的,这一切是改变不了的。

万物破碎重组,世界变为黑暗,唯独你处在混沌中,泪如雨下。

雨在下。

灰色的火车从窗外飞驰而过,留下凄凉的长鸣。

破碎的镜像中倒影出颓丧的自己…杂乱的头发,蜡黄的面庞,消瘦的身形… …

你将冰冷的自来水撒在脸上,犹如千万把雪亮的利剑直戳心扉。清醒过的你再次看向明镜——原本对未来憧憬不已的痛苦早已黯淡无光,更多的是从心底传出来的绝望。

是的,还是那股绝望,还是那片雨声。

你大叫起来,现在你们就像是在四个方格里穿梭的人群,当你打开这道大门时,他总会敲开另一扇门。

你们只是在转圈圈,一次一次,但你们之间总会隔着这么一堵墙,最近的距离,也只不过是背靠同一堵墙。

是的,轮回。

还是轮回。

你蹲下身子,泪水浸湿了你的衣襟。

敲门声。

你呆住了,这时候还会有谁来寻找自己?

敲门声响了很久,你只是待在原地,做着与他在一起的,每天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想起了什么。

你冲到门前,拉开厚重的门。

时间旅行的痕迹还未消失,波纹一样的现实依旧在不断扩散,以及门口一张充满着折皱的字条。

我爱你,至死不渝。


良久,你按动了传呼机,小声说道:

“我爱你,不离不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