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一件好事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对所有人都是,带来美好的可能是一段假期,可能是几块金子,可能是一张照片——1


“哈秋!”我擦了擦鼻涕,扶正了左手的一堆文件,走向了办公室。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至少暂时是这样。我请了个带薪假,准备放松放松。
“研究员Mikhail,请到站点主任Belisarius的办公室来一趟”
好吧,Bell那欠揍的家伙在叫我了,也许是为了假期?,我得去一趟——“记得别走错了,Michael2!”
好吧,我估计不是,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请得到假——如果我打算撕烂他的嘴的话。
我把文件放到了办公室,走向了Bell的办公室。

“你又抽什么风,”我一边说一边走进办公室,“老子不是用来给你消遣的。”
“稍安勿躁嘛,来喝杯茶,”Bell推了推面前的茶杯,“中国来的红茶,来来来。”
我看了一眼茶杯“健康尿液的黄褐色,好茶!”
“···你妈妈现在过得好吗?”
“好得很,比你妈好,”我坐下 把腿翘在办公桌上,“叫我来什么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笑了起来,是那种欠揍的微笑,看的我心里一慌。
“如果我说你要求的带薪假期通过了,我还打算送你一套票子环游世界,你会怎么想?”
“那我会说,谢谢你妈妈的款待。你这混蛋会这么好心?”
我透过脚的缝隙看到了Bell掏出了一瓶伏特加, 他说到:“别问那么多了,来喝杯伏特加吧,你老家莫斯科的!”
“你什么毛病?”我接过了酒——
好吧,我要说的是,这他妈的绝对不是什么狗屁莫斯科伏特加,甚至连酒都不是,同时我一定要把酒瓶狠狠地敲在他那张欠揍的脸上,我说的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醒来,就看到了几个小伙子坐在一边,而我刚刚正躺在座椅上睡着大觉。我摇下窗户——等等,老子怎么在车上?
“呕”我吐出一口胃酸,同时听到一个小伙子冲我说话:“您好,Mikhail先生。”
“额,小伙子们,你们是谁?”

好吧,我后悔申请休这个假了:和我一车的小伙子告诉了我情况:他们是一支临时组建的队伍,我被指派领导他们去追捕一个叛逃的特工——这并不是一个苦差事,前提是他没有在卢比扬卡工作过。好吧,我坦白,我在冷战时期曾经做过“工作”,而我要追捕的这位特工,正是我曾经的同事Vladimir Khodorkovsky,也可以叫他Владимирка3,当然,我不建议任何人这么做——如果不想在几分钟内“肝脑涂地”的话——这也是我被某个混蛋丢来执行任务的原因,我很了解他,也知道他的习惯。
我得说,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我想拔出面前这位别在腰间的格洛克19,崩掉车里的5个人,然后用剩下的12发子弹杀回去,最后崩掉Bell——他居然让我来做?不过我看了看后面的另一辆外勤车,估计了一下,还是坐回了座位上。
“那么,小伙子们,我们该去哪?”


住在太平洋岛国上的豪华酒店里,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外面是风景如画的海滩,我都快忘了我是来干嘛的了。
什么?为什么是豪华酒店?我对特遣队的队长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们愿意承担住在一个完全没有安保设施的旅馆,而且随时可能被抹了脖子的心理压力和丧葬经费——我想这可能更贵——那么就省点钱吧?”
对,我其实只是想舒舒服服的过完两个月然后跑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太平洋岛国,只知道这是所谓的“情报部门的消息”,可是我不就是情报部门过来的?那群饭桶简直是——
“早上好,长官,”门口有人敲门了,我爬了起来。
“不好,这的湿气有点重了,床太软了,右肩有些疼。”我去打开了门,
我面前的是特遣队的队长John,他是一个富有责任心,积极向上的小伙子,可惜这些优点在这时没什么用处。
“今天怎么办?”他说,“我们该去哪里找?”
“天知道,也许去趟博物馆?”这个小岛国倒是有个大博物馆,我来的时候就听说了。
“好的,那我们——”
“哗啦——啊”我听到楼下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有一声惨叫——声音听不出来——我冲下了楼
楼下的第一间房的门开着,嘈杂的声音混杂着呻吟——就是这。
我冲了进去,John紧跟着。里面是标准的两人间套房布置——如果其中一张床上没有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压着一个人的话。
窗户被打碎了,石头就是这样进来的。我和John帮着移开了石头,三个人好不容易菜移开了他。两个人转过了头,而我则看向床上。还好,石头的形状有些奇怪,人还没死,只是一只手应该是完了。
我让John照顾一下,另一个人则叫了医疗救助。
我看向窗外,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乌尔班巨炮把这块石头丢进来的——是两颗椰子树,上面还挂着当地人的工具,这原本是不过是用来娱乐,却被当做了武器,真是可惜。
“好吧,看来有人不想我们再呆在这。”这可不像克洛勃的风格,也许他是雇佣了某些人——毕竟他可卷走了一大笔钱。
“那···换我们去找他。按您说的找?”
“我只是说着···好吧,碰碰运气也好。”我想了想,还是同意了,毕竟我带着这些菜鸟可是追不到人的

好吧,我错了,这里肯定是碰不到运气的,因为和这间博物馆比起来,连圣巴西利亚大教堂也像一个涂了颜料的土堆了 。最重要的是,这里有着这座岛上最珍贵的艺术品,虽然我无法理解艺术,但是那由贵金属雕刻出的镂空金枪鱼小雕塑一看就很有价值——这岛上有矿,是真的矿,金矿——而每天来到这的人有两千以上,这可是个岛国!
如果只是要躲起来,也许有人会选择在这里躲藏,但我不觉得Vladimir会这样做——我不明白他的目的,但他肯定是要逃跑,而不是躲藏。
“好吧,看来我们要一无所获了。”我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