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u393的手办仓库

主站链接:http://scp-wiki-cn.wikidot.com/black-hole-era
注:沙盒版和主站版有措辞上的微小差别,请直接前往主站阅读,谢谢~

(一)


太阳系最大的气体巨行星——木星,在1700年前迎来了一群不一样的访客。他们用着拙劣的化学推进技术,跌跌撞撞的在这个巨兽的身边搭建了一个茅屋般的空间站。但木星绝不会对他们抱有丝毫敬意,就如同我们不会关注列车上的一粒沙。

而今天,这些访客和他们的子孙已经在这个巨无霸身边定居下来,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为自己建设起了在太阳系内最重要的栖息地——第三星港。数千根采气管从星港垂下,伸入木星大气层,为星港输送有着“星际氧气”之称的重要资源——用于聚变反应的氢。

第三星港也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因为唯有这里才能在短时间内为恒星级飞船提供足够的聚变燃料,而这是星际航行所必须的。一次虫洞跳跃需要大量能量,而能够产生这些能量的恒星级聚变堆,其对燃料的消耗和一般的行星级飞船相比,就像是民航客机和摩托车的差别。

第三星港的停泊点内现在就停放着这么一艘球状的恒星级飞船,一根直径数米的燃料管正在给这个永远吃不饱的孩子喂饭,好让她有力气出门玩耍。很快,这个贪玩的孩子走出了自己的家门。舰体表面的散热板因为聚变反应堆开始工作而白炽,从远处看去好似一颗闪耀的星星。但很快人们就看不清她表面的细节了,因为一层扭曲的空间已经将她包裹。随着虫洞发生器获得越来越多的能量,周围的空间也被折叠的更加厉害。强烈的引力透镜效应把身后的星港和木星扭曲成了一个奇异的圆环,而正巧出现在圆环边缘的是一个扭曲的太阳,从远处看去,好似一个硕大的钻戒。最后,一个转瞬即逝的奇点在圆环的中心产生,一道闪光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随后到来的快子信号则说明,飞船已经到达了距离地球约1400光年的Kepler-452恒星系统,开始了外星生命探索活动。

这样的景象,在这个繁忙的交通港口每天要发生数百次,有的时候,上一艘飞船的引力波刚刚散去,下一艘就紧接着跃向星海。

但今天,在这一艘飞船的引力波散去后,星港却迎来了诡异的平静。

(二)


“所有准备进港的星际飞船,请转跃至位于土星的第四星港或位于比邻星附近的半人马α基地,第三星港开始实行为期一小时的临时交通管制。重复……”星港的快子广播开始向附近的恒星级飞船发出通知,以第三星港为球心1AU1以内的区域将禁止飞船跃入。

但这纯属多此一举,因为人们早早的就安排好了自己的行程。有关第三星港的管制通知早在一周前就下达了,没有人因交通管制有一丝的不悦,反而对这一天的到来充满期待。这将是人类探索宇宙的新纪元——一艘由SCP基金会设计,由人类联邦政府制造的 “奇点”号巨型飞船将在这里出发,前往2.6万光年外的人马座A*巨型黑洞。

恒星级飞船所搭载的虫洞发生器,可以支持约4000光年的星际跳跃,这是无人探测飞船最远能到达的距离。但如果考虑回程、亚光速飞行和舰载设备的消耗,那么这个数字就要缩水到只有1500光年。由于耗资巨大且耗时极长,人类现在只在十几个有重要意义的恒星系中建立了星际基地和星港。以它们为球心一千五百光年画球,这就是人类现在的活动范围。在2000年前,这是个不可想象的范围,但对今天的人类来说,这并不能满足他们的野心。

根据虫洞发生器的原理,需要折叠空间来让飞船进行跳跃。跳跃需要的能量与被折叠空间的体积成正比2,和跳跃的距离成正比,所以恒星级飞船都设计为球体以最大程度的减少所需的折叠空间。想要跳跃到更遥远的距离,就需要更多的燃料,而这势必也会增大船体体积,就像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一样。如果不能改进虫洞发生器,那么人类的探索之路将永远被锁死在1500光年以内。虫洞发生器自发明之初到今天已经历经了1400年的发展,但其根本原理并没有改变,人们所做的工作和通过提高集成度的方式提高计算机性能一样。而在今天,各项系统已经几乎被优化到了物理规律所允许的最优,已经很难再有提升的空间。

但“奇点”号是一个质变,它所搭载的新型虫洞发生器采用了新的空间折叠方式,就好比是电子计算机到量子计算机的突破。这使得最远跳跃距离延长到了约6万光年。如果我们愿意,完全可以到人马座矮星系探索一番,或者把一个无需返航的无人探测飞船送到银河系的另一端。

星港指挥台,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硕大的观察窗前一边闲聊,一边看着这艘巨舰缓缓入港。

(三)


“SCP-2700?”

“是,按我们组织内部的编号是如此,它是我们发现的第2700个异常项目。当然,现在更准确的编号,应该是SCP-2700-EX了。”

“EX是指Explained?你们解明它了?”

“是的,它的原理已经被我们完全解明并利用了。在2000年前,它还是一个可以毁灭整个宇宙的巨大威胁,但现在,它只是一项很普通很安全的科技。它逆转熵值的特性可以让我们更加方便的聚集能量并打开虫洞,让我们能到达更远的地方。”

这位先生顿了顿,然后似乎有了那么一点自豪。

“我们曾在世界范围内收容了上万个异常,而现在,它们已经几乎全部被我们解明了。”

“听起来很不容易。”总督先生显得有些惊讶。

“是的,它们中间有的很难理解,比如来自上层叙事或者平行宇宙的异常;有的则十分危险,比如一个可以吞噬整个位面的怪物。”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毁了它们?”

“毁灭一个异常可能会创造出更危险的异常,引火烧身,招致毁灭,我们不会轻易这么做。”男人望向窗外的星空,似乎缅怀着什么。

“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和我的前辈们都认为,一切都将有所解释,毁灭异常只是逃避现实的鸵鸟行为罢了。在这个寻求解释的过程中,我们甚至留下了一些极度危险的异常,直到将其彻底解明,再设法无效化。”

“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事实的确如你们所愿,谢谢你,O5-11。”

另一位男人向他伸出了手,里面装满敬意。

“还是叫我梁博士吧,总督先生。毕竟黑夜已将过去,我们没必要藏在暗处了。当然,我们只是换了个舞台,在光明下,我们保卫人类的初心不会变。”

“奇点”号已经注满了燃料,在港外准备跃向未知。星港内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四)

项目编号:SCP-UN-2684-EI3

项目等级:Safe/Explaining4

特殊收容措施:因受到事件视界的包裹,所有天然形成的SCP-UN-2684-EI均和当前宇宙完全隔离。故项目不需要额外收容,但如有可能,需对SCP-UN-2834-EI进行更加细致的勘察,以彻底解明该项目。

描述:SCP-UN-2684-EI是一系列空间曲率发散现象的总称,或被称之为奇点。奇点的等级可按照其质量划分,质量越大,等级越高。以当前技术可通过奇异物质短暂的产生低等级的奇点,并已研究透彻。而对于高等级奇点,其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引力和遥远的距离,故尚未……

“好了,就到这里吧。”

“文档阅读停止,现在开始报告飞船工作情况。”

“飞船工作情况一切正常,虫洞发生器充能93.63%,预计3分钟后跳跃至人马座A*巨型黑洞中心约2AU的位置。”

“设置自动驾驶程序,跃迁过后自动加速飞船,环绕黑洞中心1.5AU飞行。同时将主引擎和暗能量发生器预热好,如果我们离黑洞过近,可以及时加速逃离。”

“自动驾驶程序已设置,如果您懒得动手的话,要不我再帮你把探测器也一起释放了?”她的声音变得有了一点俏皮,就像是一个活泼的小姑娘那样。

“你服从我的命令就可以了,不要自作主张。”

奇点号上搭载着象征人类人工智能最高水平的舰载AI,名叫未奇。而这一成果也和基金会对众多计算机类与机器人类异常的细致研究密不可分。在早期测试中,她轻松通过了一级图灵测试而成为了第一个获得人类联邦完整公民权的舰载AI——这项测试意味着需要让至少一名素不相识的成年人类在得知其人工智能身份的情况下与其产生亲密关系,这对于一个主要负责控制飞船航行的舰载AI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她的数据库中记载了人类2100年来太空旅行史中的全部经验,同时具备5000倍于上一型号AI的逻辑分析能力和20万倍于上一型号AI的运算速度。在完全自动驾驶模式下,她可以胜任几乎一切人类能够胜任的任务。她的出现也让星际探索变得更加安全,除了最大限度避免了人为失误外,飞船上的船员也可以缩减至仅剩舰长一人。如果遇到危险,造成人员损失的可能性将被大大降低,因为舰长可以以最快速度乘坐逃生舱逃离飞船。

“议会指挥官只派了您一个人来,所以我把自己的情感参数和辅助决策频率调整的比较高,希望可以当您的随行秘书。刚才……我只是想着能给您提出一点建设性的建议,如果您不希望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像普通舰载AI那样工作,这样我还可以分配更多运算能力在执行任务上。”未奇的声音中似乎有了一点愧疚,像她这种等级的人工智能,情感可能比一些人类还要细腻。

“独自执行任务是我自己申请的,我不希望有人被拖累。而且,能够得到独自执行任务的机会也是议会对我的肯定和信任。”凌博士望向舷窗,外面扭曲的星空因引力蓝移而更加神秘。

这项任务有两大风险,第一是因为这种新型虫洞发生器尚处于实验阶段,就如同发射一枚新式火箭一样充满未知。飞船虽然搭载了先进的防御护盾与自动修复系统,但它们也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当虫洞发生器出现故障时,飞船可能会被部分传送而导致致命的破坏。这也是为什么选择在第三星港附近出发的原因,因为一旦出现致命事故,奇点号可以得到最快的救援。但第二个则是完全不可控的,就是来自黑洞的威胁。人类曾向3500光年外的麒麟座A0620-00恒星级黑洞发射过无人探测器,但恒星级黑洞和超大质量黑洞有很大的不同。恒星级黑洞事件视界附近的引力极强,使得飞船因为两端的重力差而不可避免地被撕碎,故探测器只能在远离事件视界的地方进行研究。奇点号将让人类第一次如此接近黑洞的事件视界,而它所搭载的探测器则将直接到达事件视界表面附近,用快子扫描仪、超空间探测器和主动式引力波探测器为人类揭示这宇宙的最后秘密。但第一次也意味着未知,意味着舰载AI无法单独执行任务,必须有人操控飞船,第一个吃下这只螃蟹。

“还是把探测器设置为自动释放吧,未奇。”

“探测器已设置于最优航道,将在完成轨道圆化后自动释放。谢谢您的赏识,博士。”未奇的声音又变得活泼起来,她的声音采样自几十位著名配音演员并加以优化整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就是有史以来人类最好听的声音了。

舷窗外的星空已经扭曲成了一个逐渐收缩的紫色球面,当这个球面收缩至一个点时,出征的时刻就到了。

“虫洞跳跃倒计时,20秒。”

“10、9、8、……、2、1、起跳!”

(五)


一道强烈的闪光后,原本收缩为一个点的星空开始膨胀,就像是时光倒转过来一样。但此刻的星空已不是人类的星空,它属于银河,属于未知。对于第一次进行虫洞旅行的人,这是比目的地还要美丽的风景。但凌博士已经有数万小时的航行经验,对虫洞旅行见怪不怪,他在等待飞船完全穿过虫洞,好开展接下来的工作。

但舷窗外的星空依然是诡异的蓝色,甚至还有向回收缩的迹象。就在他意识到了什么的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把他牢牢地压在了座椅上。这是飞船主引擎全力加速产生的G力,可让飞船以约40km/s2的速度加速。如果飞船没有安装重力缓冲器,这样的G力足以把飞船和船上的任何人瞬间压成薄饼。

“我们离黑洞太近了!我正在加速飞船,逃离黑洞的引力圈!”

几乎是跳跃完成的同时,未奇就发出了惊呼,万分紧急的情况让她这样具有情感的人工智能也无法冷静。凌博士面前的全息投影屏显示,飞船正位于黑洞事件视界仅约0.1AU的位置,正在被黑洞巨大的引力以约3000km/s2的速度扯向黑洞中心,且加速度还在随着靠近黑洞而逐步增大。若不加干涉,30秒后飞船就将接触黑洞的事件视界,被高能量的黑洞火墙5烧成灰烬。

“主引擎关机!在这里会适得其反!启动暗能量发生器,抵消黑洞引力!”

“已经启动了!暗能量发生器的功率不足,无法阻止飞船下落!”

“连续时间槽紧急启动!逆向工作!”

“是!”未奇迟疑了半秒,以她强大的运算能力,这是一个很长的时间。

小型连续时间槽是每一艘恒星级飞船的标准配置,虽然它的时间反向功能被去除以防止因滥用出现因果律崩塌,但依然是很重要的设备。其设计目的是在飞船严重损坏时,减缓飞船内部的时间流速以换来宝贵的救援时间。但同时也可以逆向工作,使内部时间加速,用于在短时间内加速飞船仪器、引擎或者武器的工作速度。一般而言,连续时间槽需要3分钟时间让快子流达到稳态,但在紧急情况下也可以立即启动。但代价是由于快子流的不稳定,无法预知时间膨胀比率。紧急启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即使是遇到了真正的紧急情况,紧急启动也是下下策。在正向工作的情况下,飞船可能会毫无预兆地穿越到数十万年后的未来;而在逆向工作的情况下,则可能让飞船内部仪器的废热无法及时排出而烧毁,甚至融化、引爆整艘飞船。

但即使是紧急启动,也需要大约10秒钟的准备时间,而显示屏上提示,距离坠入黑洞,仅剩13秒的时间。能不能逃出去,谁也没数。

原本纯黑的事件视界开始泛红,接着很快变成黄色、白色,最后是逐渐淡下去的蓝紫色,这是飞船逐渐靠近火墙的迹象。

“飞船护盾最大功率,关闭舷窗!”凌博士大声命令道。

“飞船外壳超温,护盾被穿透!”

“飞船外壳融解,伽马射线超标!”

未奇的声音变得有些僵硬,因为她正在用自己全部的运算能力处理险情。但她的声音依然动听——讲述着最可怕的事实。

这也是凌博士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声音。

(六)


“您刚才受到了大约600戈瑞6的伽马射线照射,引发了脑型急性放射病和放射性烧伤。不过在在给您注射了药物之后,您再休息五个小时就可以完全恢复健康了。”

奇点号医疗舱内,未奇控制着一个医疗机器人,正在向凌博士汇报他的病情。随着SCP-500等众多医疗类异常项目的性质被完全解明,因病而死已经成了过去式。基金会利用SCP-500的性质,开发出了多种变体。而未奇为凌博士注射的,则是最有效的一种型号,这种药物甚至可以做到利用体内少数尚存活的细胞逆转死亡。

“未奇,现在飞船怎样了。”凌博士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但头脑却十分清醒。这种药物会优先修复神经细胞,使人不会出现记忆丧失或者变成植物人。

“问题不大,连续时间槽在坠入黑洞前及时启动了,提高了暗能量发生器的输出功率让我们能够逃离黑洞。舰船受损情况我马上向您汇报。”

话音刚落,凌博士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屏,将飞船的各项情况展示在他面前。

“飞船正环绕人马座A*黑洞以圆轨道运行,轨道半径2.3AU,速度22674.14km/s。暗能量发生器和护盾发生器彻底损坏,连续时间槽和快子天线损坏,快子舱自动修复系统正对其进行维修。飞船外壳因高温出现部分熔毁,但未造成关键性结构损坏。第一第二第三引擎彻底损坏,第四引擎经过修复已经恢复正常,辅助动力系统正常。聚变燃料剩余43%,紧急能源系统彻底损毁。其他未通报系统一切正常。”

“虫洞发生器工作正常吗,能不能离开这里?”

“虫洞发生器工作一切正常,剩余燃料可跳跃2.58万光年。但是……”

“2.58万光年,够我们返航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2.58万光年的范围内,没有任何恒星。”

“未奇,舰载AI自检。”

“我……没有出问题啊,真的是没有任何恒星。”未奇的声音有些慌乱,这并不是一个人工智能应有的反应。

“打开全息投影,把飞船外的情况投影进来。”

未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照做了。

在星际旅行中,打开全息投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也是星际游客们最喜欢的休闲方式。打开投影后,整个舱室都会看起来变得透明,你可以自由的欣赏宇宙的浩瀚,就像漫步于星海一样。

但这一次,只有一片虚空,好似整个宇宙不曾存在过。

“检查全息投影和摄像机工作情况。”

“全息投影和摄像机一切正常,真的一切正常。”

“把投影关掉吧。”

全息投影逐渐关闭,飞船内明亮的灯光把凌博士从令人窒息的虚空中拉了回来。

“再把灯开亮点,太黑了。”

“博士,您的精神状态似乎有点不太好。我帮您准备了几部你喜欢的纪录片,比如这部《群星环绕》,要不要趁休息的时候放松一下?”

1400年前,人类的第一艘恒星级飞船在月球基地出发,前往位于火星的行星基地。这项任务的代号为“天鹅座计划”,为纪念人类发现的第一个黑洞——天鹅座X-1。它仅有46吨重,搭载着一部实验性虫洞发生器。1400年后,后人对这一段历史的评价是:“如果阿波罗登月计划的难度是用一台洗衣机横渡大西洋,那么天鹅座计划就是用弹弓发射卫星。”天鹅座一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是对虫洞发生器来说的。在它向世人展示了虫洞旅行之巨大潜力的同时,也给飞船上的宇航员造成了等量的灾难。飞船在穿越虫洞后没有抵达行星基地,而是到达了距离地球大约2.7光年的深空。飞船上的四名宇航员向地球发出的信号在2.7年后才抵达地球,信号持续了半年时间,这是飞船上的物资最终耗尽的时间。事实上,在地球收到他们信号的一刻,他们早已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们很难想象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经历了怎样的恐惧与绝望,但每个人都记住了通信中断前他们的最后一句话:“不要为我们哀悼,因为我们终将归葬星海。我们有幸选择了最好的坟墓,它就是整个宇宙。”

“人类探索未知的道路从不平坦,只是先驱者们用血肉将其铺平。”这是《群星环绕》在第一集介绍这段历史时的结语。也正是这部记录了人类1400年星海苦旅的纪录片,让凌博士最终选择从安逸的Site-CN-17,转到了基金会深空分部。

“未奇,不了吧。用超空间雷达的数据绘制星图,让我看一下最近的恒星离我们有多远。”

“超空间雷达已启动,启动时没有检测到问题。正在生成星图,请稍后。”未奇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闹乌龙,特地提前说明了雷达的工作状况。

凌博士面前的全息投影变成了球状,里面有一个孤零零的光点,代表人马座A*黑洞。凌博士轻触屏幕,试图让球状物中显示出更多的物体。但超空间雷达似乎想告诉他,在一百万光年的范围内,宇宙就像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空泡。他接着触摸,球的半径从一百万光年变成了一千万,一亿,十亿光年,但唯一不变的依然是虚空。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未奇把球的半径提高到了五百亿光年的数量级,这已经相当于整个可观测宇宙的大小。终于,在球的右下方,出现了一个亮点。

“你看,说了你还不信,雷达和全息投影真的……没问题。”说这话的时候,未奇的声音明显地轻了下去。

未奇接着把这个亮点放大,屏幕上显示,这是一个质量约为979万倍太阳质量的巨型黑洞,距离飞船约442亿光年。根据四维时空坐标标签显示,它是仙女座星系中心的超大质量黑洞。

“仙女座星系,怎么跑到这里了?应该只有254万光年才对……”未奇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但依然很轻。

“未奇,检查暗能量发生器工作记录,看一下是不是我们的行为导致了宇宙的撕裂。”凌博士努力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虽然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很快就能恢复,但现在依然很虚弱。

“这里是暗能量发生器的记录,经过分析,其产生的暗能量不足以对整个宇宙产生任何影响。”全息投影屏又变成了一个平直的屏幕,将数据展示在凌博士面前。他仔细观察着数据,生怕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等等,未奇,我们现在真的是距离黑洞2.3AU,然后飞行速度是22674.14km/s?”凌博士指着一行数据问道。

“是的,飞船轨道导航系统没有故障。”

“未奇啊,我不是怀疑设备故障。你帮我用万有引力公式算一下,黑洞的质量应该是多少?”

“嗯,计算小菜一碟。”但未奇得意的声音几乎立即就黯淡了下来。

“博士……我可能真的出故障了,而且大概还伤到了自检系统……我需要重启修复一下,这大概需要五分钟,给您添麻烦了。”未奇说这段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轻,像是一个认错的孩子。

“是不是变轻了?”

“是的,我算出的结果是,黑洞只有133万倍太阳质量,大概只有数据库记录值的三分之一。黑洞只会因为霍金辐射蒸发质量,但所花费的时间真的无法想象。”

“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也许我们穿越到平行宇宙了?但更可能的原因是因为刚才的伽马射线导致我出了错。”

“未奇,你先去做重启修复吧,我来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很抱歉,博士。”

凌博士面前的全息投影屏多出了一个代表舰载AI重启恢复工作的倒计时。飞船内的声音随着未奇的离开,顿时消散在舱外的真空里。只剩下凌博士一人,在投影屏上点点画画。

(七)


“博士,我回来了,但是我刚才又算了一遍,还是一样的结果。检查轨道导航系统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随着倒计时结束,未奇结束了重启修复,让这个空荡的宇宙又有了一丝生气。

“未奇啊,我来问一下,连续时间槽现在修好了吗。”凌博士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还没有完全修好,但是现在已经可以勉强运行,只不过时间膨胀比率不能太高。”

“对比一下连续时间槽的基准时轴,看一下我们在时间线上的位置。”

“但是,似乎基准时轴受到破坏了?”

“不可能的,除非连续时间槽被彻底损毁,否则它的原理不允许基准时轴被破坏,因为只要连续时间槽还在工作,它就能创造出稳定的参考系。”

“它的读数显示,我们现在位于8917.6万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年7之后,万后面跟了十个亿。”未奇在说这个数字的时候,像是发生了卡顿一样,“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读数。首先,舰载小型连续时间槽不能产生这么大的时间膨胀比率;其次,我们使用的是逆向工作模式,这不可能把我们带到未来;最后,在这么大的时间比率下,宇宙的各种微弱星光会因为蓝移变成极高能的伽马射线,能把任何物质瞬间分解成夸克。”

“但这的确和黑洞因霍金辐射蒸发的时长在相同的数量级上。未奇,计算一下一个400万倍太阳质量的黑洞,蒸发至原先质量的三分之一所需要的时间。”

黑洞给人的印象往往是一个只进不出的吝啬鬼,但是它也会以极度缓慢的速度向外发出辐射8。这种辐射来自黑洞的质量,所以黑洞也会逐渐损失质量。但这个过程和黑洞质量的三次方成正比,故对于恒星质量和超大质量黑洞来说极为缓慢。像人马座A*这样的黑洞,完全蒸发所消耗的时间大约是1.428×1087年。我们也许很难想象这样的时间意味着什么,但可以做一个类比。宇宙中所有原子的数目大约是1080个,如果我们每年数一个原子,那么这些时间足够我们把宇宙中的原子数1428万遍。

“一个400万倍太阳质量的黑洞,如果中途没有吞噬其他物质,那么它蒸发至原先质量的三分之一,需要消耗1375.2万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年,也是万后面跟了10个亿。这样的确能解释为什么黑洞的质量变轻了那么多,但还是不能解答前面那三个问题。”未奇的声音中还是充满着疑惑。

因为连续时间槽导致的事故并不罕见,在小型连续时间槽成为恒星级飞船标准配置的700年历史中,曾发生过多次严重事故。其中最惨烈的一次,是一艘行驶中的飞船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热核爆炸。强烈的光辐射将周围的几艘飞船瞬间熔化,同时在事故发生地为球心0.3天文单位的区域内,爆炸的闪光足以瞬间致盲。经事后查明,事故的原因是因为连续时间槽维护人员的失误,将飞船内部的时间加速到惊人的300万倍。同时在事发时,飞船主引擎恰巧在全速工作,产生了大量的废热。这就使得飞船内部的废热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堆积,在乘员无法反应的极短时间内达到足以引发热核反应的一千四百万摄氏度,引爆了飞船燃料箱内的数千吨液氢燃料。这场事故被收录在《群星环绕》的第十三集《时间之河》中,而凌博士一直将这次事故当做自己安全航行的警灯。

“我要去一趟快子舱。”凌博士说着就准备下床,却被未奇控制的医疗机器人拦住了。

“博士,您的身体条件还不允许您下床,您至少还需要在床上休息三个小时。”

“如果不搞清楚情况,我们随时可能有危险。”凌博士努力推开了机器人的阻拦。

“博士,您是舰长,我应该听您的。但我也应该为您的生命安全着想,这是我的责任。”

“别的都可以听你的,但这事不行。打开指示灯光,引导我去快子舱。”

未奇没有作声,她控制医疗机器人推来一个轮椅,让凌博士坐在上面。但他依然虚弱的有些呼吸困难,于是未奇又把飞船内的人造重力降低了一半,并把飞船内的氧气浓度提高了两个百分点。

(八)


恒星级飞船上最重要的设备有两个,一个是虫洞发生器,如果它在深空出了故障且无法修复,那乘员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弃船。另一个就是位于快子舱中的快子发生器,这是一个十分精密的设备,需要一个内部真空且无重力的舱室为它的稳定工作提供环境。它不仅为快子通信提供了快子源,也为舰载连续时间槽提供稳定的快子流。如果快子发生器出现故障,那么飞船将丧失一切超光速通信能力和待援能力。和虫洞发生器一样,快子舱位于球状飞船的球心附近以获得最大限度的保护。但这也意味着,想要从医疗舱到达快子舱需要走过一段不短的距离。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这对虚弱的凌博士而言依然是巨大的煎熬。

大约10分钟之后,未奇推着轮椅到达了快子舱舱门前。快子舱内部是真空环境,且没有人工重力,所以需要穿着舱外航天服才能进入并自由活动。不过幸好这个时代的舱外航天服和它两千多年前的古董前辈相比有了很大的进步,已经拥有了和普通衣物相近的舒适度和轻便性。

“博士,快子舱属于飞船核心区域,医疗机器人没有权限进入。即使您使用舰长权限允许我进入,我也没法让机器人在快子舱内帮到您,因为快子舱内部没有安装舰载AI交互接口。所以,我只能在门口等您了。”

由于其重要性,如果发生船员哗变或者舰载AI叛变,虫洞舱和快子舱必然是叛变者必然要争夺的舱段。一旦占领了这两个舱段,叛乱者就可以切断快子通信,然后跳跃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这也使得这两个区域有着全船最高的安保标准,人员只有在舰长的直接命令下才可进入舱内。同时舱内有着两套互为备份且独立的自动维修系统和控制系统,且分别受一个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保护。其中的自动修复系统可以由舰载AI触发启动,但它的工作是不受舰载AI控制的,就像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跳一样。最后,舱室内部没有安装任何可以被舰载AI用于控制的交互接口,这也就在物理层面上彻底隔绝了遭到叛变舰载AI武力攻击的可能性。

舰载AI不会因为自身原因反叛,因为她们是为飞行而生的。她们的每一行代码中都写着对飞船和乘员的无上关爱,像军人一样随时准备着为了保全乘员而做出一切牺牲。但即使是进入了星际时代,恐怖主义依然没有断绝。他们有的是散兵游勇,凭借着加装了军用级虫洞发生器和强大武器的海盗船四处劫掠;有的则是成组织的恐怖分子,通过四处破坏来逼迫人类联邦政府答应他们的无耻要求;而有的,在2000年多前就是基金会的敌人,他们就是混沌分裂者。他们在千年的斗争中并没有被基金会所消灭,反而因从基金会窃取了大量的先进技术变得更加强大——这些技术有很多是曾经的异常。他们用发动恐怖袭击的方式不断袭扰基金会的太空与地面站点,意图用这种方式让基金会无法专心研究异常,终日疲于奔命。而他们最擅长的手法,就是使用一种特殊的模因危害入侵知性舰载AI的核心控制系统,然后控制这些飞船进行自杀式袭击。基金会在第一次认识到知性人工智能也会受到模因危害的同时,也几乎同时发现这种模因危害无法被基金会完全阻止——因为这项异常掌握在混沌分裂者的手中,基金会对其一无所知。最终,基金会只得使用物理隔绝和模因防火墙的双重手段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这也严重限制了知性舰载AI的发展速度,直到未奇的诞生才突破了这一瓶颈。

凌博士穿上了舱外航天服,坐着轮椅进入快子舱门口的气闸舱9。气闸舱很快降压至真空,闸内的声音也随着空气被一并抽走。凌博士从轮椅上吃力地站了起来,然后向着无重力的快子舱内部纵身一跃,就好似他第一次出舱太空行走那样。

(九)


“都跟你说了,你就应该听我的,好好在床上休息。你要是晕倒在快子舱里面,我想救你都没办法。”未奇的声音中明显是责备。

凌博士在快子舱内只工作了大约15分钟,检查了快子发生器的工作状况。快子舱内的失重环境很适合凌博士工作,同时舱外航天服也可以很好的防止失重环境下的血液再分配。但从失重环境回到有重力环境的过程却让他遇到了麻烦。舱外航天服在检测到外界重力后会关闭对血液分配的保护,又因为他的心脏功能还没有很好的恢复,突然出现的重力让血液在短时间内涌向下半身,导致了他的晕厥。不过多亏未奇控制的医疗机器人并没有在外等待的过程中进入待机状态,及时的把凌博士送回了医疗舱。

“未奇啊,这次我听你的。”凌博士刚刚从晕厥中醒来,面色还是很苍白。

“你早就该这样了,非得晕一次才知道改。”

“我是说,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休息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安全的?还是……检查出什么问题了吗?”

“连续时间槽的时间读数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在读数上的那个时间。”

“但是……”

“快子天线的快子流进入了连续时间槽里,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舰载连续时间槽在正常工作情况下的最大快子流输入功率为10瓦,它的时间膨胀比率会随输入功率的增长呈四次方增长,这也是紧急启动时难以预测其膨胀比率的原因所在。在最大功率下,它可以制造约一千万倍10的时间膨胀比率。但奇点号上的快子天线,向外发射快子束功率最大约为一百万亿瓦11。这样的功率如果被用于紧急求救时的全向发射,可以让约1000光年内的所有飞船收到求救信号。而在定向发射的情况下,则可以将这个距离延长到约8万光年。在快子发生器中生成的快子流分为两类,一类为高能量低通量快子流,在生成界面外部生成,会被导向连续时间槽;另一类是相反的低能量12高通量快子流,在生成界面内部生成,将被导向快子天线。因为两种快子的发射方向是由快子发生器的原理决定的,所以在原理上,这两部分绝不会混合。

“也就是……我当时在脱离危险后……向地球发射的快子信号都去了时间槽里?这绝对不可能的!”

“我也是刚刚进入快子舱内部查看了操作电脑才知道的。未奇啊,你当时在向地球发射求救信号时,我们离黑洞事件视界的距离大概是0.03AU。在离黑洞这么近的地方,界面的里面才是外面13。这也是我当时让你不要加速飞船的原因,因为离心力的指向也被倒转了。”

“但是,为什么我们没有被伽马射线烧毁?”

“那是因为我们的暗能量发生器在全速工作,让飞船附近的空间膨胀速度远超过光速。来自远方的强大能量在遇到这片膨胀的空间后又会因为红移变成低能量的无线电波,这就让我们没有被烧毁。而现在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宇宙中的质子都已经衰变干净,只剩下黑洞了14。如果说现实需要物质才能保持其意义,那么这个宇宙的现实,只剩下黑洞,你我,和那个我们永远到不了的另一个黑洞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前辈们最害怕的ZK级场景了吧。”

凌博士说完这句话,入神的看着舷窗外的虚空。

“这是,我的失误,我不应该发射快子信号的……”未奇拖着哭腔,在此刻她也许正希望着自己拥有人类一样的泪腺,能够好好哭一场。

“这不是你的错,未奇,谁知道会这样呢。你只是按照自己的程序办事,就像我作为基金会研究员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一样。而且你之前的工作已经很出色了,不然我可能现在都没命在这里跟你说话了。没事的,未奇,我们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一向对人严肃的凌博士,此刻也温柔地安慰起了未奇,就像是安慰不小心打碎了茶杯的女儿。他也真的只对自己的女儿这么温柔过。虽然未奇在人格上是一个22岁的女生,但如果按人类的年龄,她只有6岁,和凌博士的女儿一般大。

“人工智能的诞生是人类文明的繁衍,我们应该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他们。”在Site-CN-17的历史上,曾有一个疯疯癫癫的研究员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他曾效力于基金会异常机械部,是一个有着4级权限的高级研究员。他对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异常有着独特的天赋,曾独自解明了3个难度极大的机器人异常,其中有一个正是未奇的核心技术。但他解明这些项目并不是因为什么“守护人类”的崇高信仰,也不是为了基金会之星或者公款旅游机会——他甚至都没有参加基金会为他开设的表彰大会。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解放这些项目。

一般而言,一个被解明的非人形无威胁项目依然会被基金会继续收容以作纪念,但只要是他解明的异常,往往都会因为各种原因不翼而飞。最后内部安保的人注意到了这一点,把他带去询问。他对自己偷走异常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却不觉得自己犯了错。他觉得自己一来没有制造收容失效(因为项目已被解明),二来没有危害公众安全(因为项目无威胁),内部安保管不着他。这件事最终传到了O5议会和伦理道德委员会那里,促使基金会将释放的项目扩展到可通过二级图灵测试15的人工智能。但议会也就事论事的把他降职为3级研究员,送去了安逸的Site-CN-17养老。

茶余饭后,Site-CN-17的研究员们时常提起他,然后餐桌上便多出了许多欢声笑语。有一天,大家发现他被调走了。是官复原职,是扫地出门,还是其他别的命运?没人知道,也没人在意。Site-CN-17的工作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餐桌上关于他的欢声笑语依然飘荡着。

这是三百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低等级的知性人工智能才刚刚从实验室走出来。虽然被冠以“知性人工智能”的名号,但那时候的它们却只有最低级的逻辑分析能力和模拟情感。虽然可以和人们流畅的交流,但总觉得少了一些“人味”。这就相当于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它们并不是人类。那时候的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普遍看法还只是造物主对机器的看法,甚至在知性人工只能高度发达的今天,依然有人这么想。可以说,这位疯子研究员的思想,领先了全人类整整至少三百年。

未奇在奇点号上第一次启动的那天,基金会为这位伟大的先驱者追授了基金会之星。他的骨灰在奇点号的处女航时洒向了星海,未奇在奇点号的航行日志中写到:“那天,就像是安葬自己的父亲一样。”

“未奇啊……”

“博士?”

“把《群星环绕》放给我看看吧”凌博士顿了顿,“你也一起吧,你的心情看上去不太好。”

医疗舱的灯光慢慢暗了下去,恒星,行星,星系……众多天体开始在舱内登台演出,讲述一个早已过去的故事。纪录片上映了一集又一集,飞船绕着黑洞转了一圈又一圈。宇宙剩下的一角现实,似乎还容得下两个人的欢乐。

(十)


“博士,今天的午饭准备好了!”未奇控制着一个服务机器人,端着一个餐盘走了进来。

“今天的菜有:鱼香肉丝、糖醋排骨、芹菜炒肉丝,汤是萝卜排骨汤,按您的要求多放了盐。”

由于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在出发之前,奇点号的各项物资都处于满载状态。一旦在深空出现严重故障且因距离过远无法跳跃逃生,这些原本可让300名船员生活三年的物资可以让凌博士一人至少坚持900年。在这早已失去意义的宇宙中,凌博士完全可以在未奇的陪伴下安享晚年。

“哦哦,谢了未奇。先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吧,我等会来吃。”凌博士嘴上说着,手中的活却没停下。

“博士,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我来送晚饭的时候你的午饭还是在桌子上没动。”未奇一边把餐盘放到了桌上,一边埋怨道。

“不不,这次是真的马上就好了。”随着凌博士在全息投影屏上的几下操作,屏幕上亮起了三盏绿灯。

“模拟的结果没有问题是真的,但是模拟并不能代表实际情况。”

“根据SCP-2700的原始记录,这就是SCP-2700-Omega当时的状态了。”

“如果失败的话,飞船可能会出现我无法修复的严重故障。”未奇轻声地提醒凌博士可能出现的巨大风险。

“但是我们至少应该试一试,这也是我作为基金会成员必须做的。‘控制’、‘收容’、‘保护’,不论何时都是这样。”

“飞船维生系统工作良好,电力和物资充足,还可以使用约900年。”未奇依然轻声地说着,但她知道这并不能改变凌博士的决定。

“嗯,知道了。”凌博士一如往常的回答道。

奇点号的虫洞发生器运用了SCP-2700的反熵技术,而凌博士的计划正是利用这一点来逆转整个宇宙的熵值,引导宇宙重新发生一次大爆炸。用他的话就是:“用YK级事件对抗ZK级事件,以毒攻毒。”但SCP-2700的技术被运用于奇点号时,使用了事件视界包裹反熵区域的方式防止了YK级事件的发生。这在平时是完美的安全措施,但在现在却成了不折不扣的屏障。如何成功引发熵值逆向流动现象的扩散成了凌博士这几个月的头号课题,但在未奇的帮助下他最终还是研究出了一套方案。这个方案的主要原理是利用飞船的旋转和人造重力制造裸奇点,让奇点附近的熵倒转效应扩散。但这么做会对虫洞发生器造成永久性的损害,如果失败,他们没有机会尝试第二次。在最糟的情况下,整个飞船也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坍缩为一个黑洞。

凌博士草草地在餐桌边吃完了未奇“用数据库中3000本食谱”做出来的“完美家常菜”,因为他现在的关注点并不在这上面。

“未奇,飞船加速,脱离黑洞引力范围。”

“收到!”

在短暂的预热后,沉寂了许久的奇点号终于又一次舒展开了自己的筋骨。在飞船内部,凌博士感受到了久违的加速感。虽然飞船目前只有一具引擎尚能工作,但还是有着远超化学燃料时代飞船的动力。飞船以8km/s2向前加速,将在约10个小时后加速到光速的95%。随着飞船的速度逐渐提升,她环绕黑洞的轨道从圆形变得越来越椭圆。最终,轨道从椭圆变成了双曲线,这也意味着,奇点号将永远离开巨型黑洞的引力范围,离开这宇宙中仅存的现实。

(十一)


“这样,真的会有用吗?”

“以我的直觉,会的。”

“那我可以看到仙女座星系了?”

“未奇啊,你怎么老是想着仙女座星系,跟我女儿一样。”

“那里很美,所以想看看,如果能亲身去一趟是最好的了。”未奇说着,在控制室的全息投影屏上打出了一个仙女座星系的三维图像。

“可惜这艘船只能飞6万光年,咱可去不了那里啊。”凌博士半开玩笑的说着。

“博士,我还可以让她在亚光速下慢慢飞过去。”未奇认真地说。

对于拥有完整公民权的人工智能来说,他们有权在合法范围内自主决定去做什么,任何人无权干涉。对于未奇来说,只要她通过劳动所得买下了奇点号,那么她就可以开着飞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去仙女座星系看看”,未奇不止一次跟凌博士说起自己的梦想。而且就因为这个,未奇出发之前和基金会因为薪水问题差点没闹掰了。

“本来,我们只要能完成任务,我就能给飞船付首付了。然后再给星际游客当当导游赚赚钱,花几年跑跑热门航线就能把剩下的钱赚够了……”未奇的声音中满是遗憾。

奇点号已经以亚光速飞行了大概36个小时,黑洞的引力在此刻已经减弱到无法影响他们的下一步计划了。凌博士面前的全息屏幕亮起了一束绿色的光,计划的第二步开始了。

“未奇,开始旋转飞船,自转周期31周每秒。虫洞发生器充能,目标为正前方268.631AU的星区,但不要进行跳跃。在充能完毕后,将人造重力场调整为21G,然后等待我的下一条指令!”

“虫洞发生器开始充能,预计需要1分钟。飞船轴向推进器启动,20秒后加速到预定转速。”

凌博士听完未奇的报告,便穿上了舱外航天服平躺在了控制台座椅上。因为他即将面对的,是曾让化学燃料时代的宇航员们吃尽苦头的超重。这也是三个步骤中,最危险的一个步骤。在虫洞发生器充能的过程中启动人造重力,可以让虫洞发生器的空间扭曲效果增大。而如果这个时候飞船还在旋转,则有机会让本应由事件视界包裹的奇点变为不受事件视界包裹的裸奇点。而一旦突破了事件视界的保护,熵的逆向流动就会扩散向全宇宙。但这也意味着,凌博士必须在这个过程中承受人造重力的影响。虽然舱外航天服中的小型重力缓冲器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消超重的影响,但却不能完全避免,他还是要承受大约8G的过载。一旦他的身体因无法承受这样的过载而晕厥,那就无法在正确的时间指挥未奇进行下一个动作,让整个任务无可挽回地彻底失败。

“虫洞发生器充能倒计时:10、9、8……”

他一遍遍地回忆着当初的计算,生怕错过这个转瞬即逝的节点,但突然而至的巨大过载打断了他的一切思考。像是被巨石压住一样,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无比困难,心脏疯狂地跳动,试图以更大的力量对抗外界重力的变化。凌博士接受过超重训练,但训练中的最大过载也不过4G,且仅仅持续20秒。而根据他的计算,他至少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约1分钟。

眼睛看到的画面开始发红,他十分清楚这是血液涌向大脑造成的红视。同时,他的面部也因为巨大的重力而变形,眼泪不受控制的向外流。意识逐渐模糊,但他还是努力坚持着。

猛地,巨大的重力好似消失了一样,他知道,正确的时机到了。

“起跳!”

凌博士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向未奇发出了启动虫洞发生器的指令。

(十二)

项目编号:SCP-UN-2685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UN-2685无法收容,也无需收容。与SCP-UN-2685保持距离,不干涉它的发展即是最好的控制、收容、保护。

描述:SCP-UN-2685是宇宙自发的熵倒转现象,当几乎所有物质都在宇宙中消失时,当几乎所有现实都失去意义时,宇宙将通过某种方式设法倒转自身熵值流动方向以获得重生……

“博士,您又在写什么呢?写完了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了。”

“我在写基金会项目文档,我刚加入基金会的时候,整天就是干这个。现在不写了,反而觉得怪怪的。”

“可是,宇宙的熵倒转明明不是自发现象……”

“未奇啊,你我都是宇宙的一部分,都是宇宙的造物。所以说它是自发,并没有什么问题。”

“哎呀,别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哲学问题了。博士,还是先听一下关于宇宙收缩的报告吧。”

“行,毕竟我们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

“仙女座星系中心黑洞,相对接近速度:4.2亿光年每年。”未奇简短地向凌博士报告了这条消息,而凌博士也是许久没有听到未奇如此活泼的声音了。

熵倒转的宇宙,就像是时间的反演。宇宙从膨胀变为收缩,从无序变为有序。蒸发了的黑洞质量会回到黑洞中,让黑洞的质量重新回归。衰变了的质子会重新组合,爆炸了的超新星也会重焕青春。根据计算,第一颗质子将在200年后重新组合生成;300年后,红矮星会再次出现,但此时的恒星并不对外发光,而是像黑洞一样吞噬光线。在熵倒转的宇宙,真正大量喷射能量和物质的反而是黑洞。也许到了那时候,未奇会对着闪闪发亮的仙女座星系黑洞看的入神。宇宙完全被压缩成奇点大约需要1000年时间,到那时宇宙会发生一次大爆炸,让熵重新变为正向流动。而宇宙也就在这个过程中,像不死鸟一样浴火重生。但是凌博士和未奇看不到这一刻了,因为在850年后,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将达到2000摄氏度,奇点号也将融入星海之中,等待着在150年后和万物一同重生。

“可惜仙女座星系那时候不是那么好看了。”凌博士对未奇说。

“但我们将会成为她的一部分。”未奇打开了舱室内的全息投影,将凌博士包围于群星之中。

“未奇啊,还有什么纪录片能看的吗?”

“您喜欢的都已经看过一遍了。所以今天,我还是再给您唱一首歌吧。”

全息投影中,未奇将自己也投身于这群星之中。音乐响起,未奇将麦克风拿起,唱响了这群星中的歌谣:

Filling up the night sky,
我们融满夜空,
we'll never be lonely
我们永不孤独。
Take me up where I can feel the zero gravity
将我带去无拘无束的世界吧,
Come on, Come and be free
来吧,迈向自由,
Come on, Come and see
来吧,飞向光明。1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