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ajc

“起来了。”感到肩膀被轻轻推了推,意识随之苏醒,模糊的光明中映入熟悉的脸庞。

“…几点了?”自己的声音因为无力而软绵绵的。

“没事…才七点五十,我好像叫你早了,那再睡一会吧。”他轻笑了一下,然后在混沌中渐渐远离。

虽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但醒来开始就有的头疼更为严重,只好在不稳中坐起,准备到厨房找水喝。

“啊,哥,你不是还要睡一会吗?”他显然被突然出现的自己吓了一跳。

“头疼…”稍微清了清沙哑的嗓子,“你今早怎么自己做饭了?”

“我看昨晚你喝那么多,还是我和你同事把你抬回家的…”他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我不动手还得饿死吗。”

“那早上吃什么?”

“牛奶麦片,我只会这个了…。”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教他点东西啊…他手忙脚乱地把开水倒进麦片碗里,溅出的水不幸流满了灶台,接着还要去够柜子最高处摇摇欲坠的牛奶…

“哥—”在牛奶盒子就要掉下来时,自己把它稳稳地拿了下来。

“我不是小孩子了。”他不满地抢过盒子,迅速倒进碗里,可开水也随之溢出,甚至都到了自己的脚背上。

“啧…是不是小孩子都不是问题,多学一点东西总不是坏事。”虽然有点痛,但是对于被烫多了的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开水下次不要放那么多,小半碗就够了,毕竟还有牛奶。”

“啊—”他又开始咬指甲,脸上懊恼的神情就像以前一样。这样自己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笑着摸了下他的头:“下次做好了不就行了吗。”

“那哥你教我煎鸡蛋吧!”他跳跃的思维一下子让自己也没跟上。果然还是和小孩子一样,心里笑笑,然后从冰箱里找了两个鸡蛋:“那你看好了,先把煤气打开…”

油嘶嘶的响声和油烟机风扇转动声在厨房里回荡,早饭的香气也渐渐飘出。看着他认真的神情,一丝酸楚涌上心头。

毕竟以前连这都是奢侈。

大早上还是别去想这些了。自己把鸡蛋铲进盘子里,金黄的外观刺激着空荡荡的胃,想起来自己还没洗漱,就把盘子递给他:“我先去刷牙了。”

在听到了他肯定的答语后,自己随即向门口走去,当走到卫生间时,身后突然传来陶瓷碎裂的声音。

回过神时,自己模糊的双眼正对着天花板。

梦?自己身体还在温暖的被窝里,旁边的电子钟是七点五十五,但头还是一样痛。

“哥,你起来了啊。”他笑着把开水倒进麦片碗里,水面缓缓上升至小半碗然后停了下来。

“头疼,想喝水…还有你今天怎么自己做早饭了?”

他笑着把水倒进自己的杯子里:“哥你上次不是教我了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