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川的喵肉巢

项目编号:SCP-CN-830-J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830-J始终位于Site-CN-91的一男厕隔间中无法移动,且其异常特性无法对人员造成实质性伤害,目前无需对SCP-CN-830-J进行除封闭所在厕所之外的收容。对SCP-CN-830-J的实验应在至少一名以上的三级人员的批准下进行,除非经过周密的实验计划,否则不应向项目提供他所要求的物品。

201█/█/██补充:由于Site-CN-91日益严重的厕所拥挤问题,SCP-CN-830-J所在的男厕所现对站点人员开放。需要注意的是如厕的站点人员不应通过项目所要求的方式向其提供任何能够用于清洁如厕后残留排泄物的物品,此外,与项目交流的人员应尽力避免因项目的处境而发笑或嘲讽对方,以免对项目造成严重的心理问题。

描述:SCP-CN-830-J是一位于Site-CN-91地下一层科研区C分区中男厕所的第三个隔间的无形实体。项目在数名员工与清洁人员报告“男厕中有一个鬼魂”时被发现,但项目的具体出现时间不得而知。由于未知的原因,SCP-CN-830-J无法离开它所处的厕所隔间,除非有人类个体通过焚烧的方式向其提供适宜且足够用于清理排泄后残余的排泄物的纸张1

SCP-CN-830-J所处的厕所隔间无法打开无法在未经项目同意的情况下打开。虽然项目无法离开隔间,但项目似乎有能力在所处的厕所范围内制造如怪声,从瓷砖缝中流下的类似于鲜血的液体等;据信项目的这些举动是为了迫使周围的人员向其提供纸张以便尽快离开。

当有人类个体进入该厕所中时,项目便会以一种急切的,类似于成年男性的声音向此人搭话。项目会模仿生活中时有出现的“上厕所忘带纸”的情况中的对话,试图索要足够的纸张;但由于项目通常会要求对方点燃所提供的纸张,因而很快会被识破。若要求被拒,项目会制造一些现象并用语言恐吓对方,大量的实验表明项目的意志较为薄弱,在恐吓数分钟后若对方仍不退让就会转为哀求,甚至哭泣。

实验记录

实验1
所提供的物品2无,仅进行对话。
结果:SCP-CN-830-J在恐吓实验人员一段时间后情绪陷入崩溃,开始哭诉自己的处境以及因为蹲了太久而麻木的双脚。

实验2
所提供的物品:80目砂纸
结果:SCP-CN-830-J异常愤怒的从内侧的敲打隔间门并怒吼,项目在大吼一段时间后声音逐渐微弱,并在接下来的一天内对进入的人员不做出任何反应。

实验3
所提供的物品:从一张面巾纸上分离下的一薄层
结果:SCP-CN-830-J表现的有些欲言又止,在数分钟沉默后,项目突然爆发出“妈的我[脏话删除]的弄到手上了![脏话删除]的纸!和没有有什么两样!”

实验4
所提供的物品:一张崭新的A4纸
结果:SCP-CN-830-J说:“嘶——这可能有用……卧槽划到手了。还是算了。”

实验5
所提供的物品:一张面积与厚度足够的面巾纸,但要求项目自己取走而不是通过烧毁的方式提供。
结果:SCP-CN-830-J在与实验人员反复争执约一小时后,项目最终做出妥协,但要求实验人员尽量将面巾纸靠近隔间下的缝隙以便拿取。随后缝隙下出现了一只半透明的手将纸取走3,然而很快SCP-CN-830-J便大喊:“[脏话删除]的我把它掉到屎上了!!”

实验6
所提供的物品:传统中用于祭祀死者的,切割成特定形状的黄色纸张。
结果:SCP-CN-830-J表现的异常不满,并大吼道“日你的双关幽默”。

对SCP-CN-830-J的采访记录:

采访人员:特工Asriel

<记录开始>

SCP-CN-830-J:有人吗?外面有人吗!

特工Asriel:你好,我是基金会特工Asri——

SCP-CN-830-J:(激动的打断)别管这些了,我需要纸,就一张,不是砂纸也不是A4纸是你上厕所会拿的那种,妈的我都不知道在这里蹲了多久了,只要你给我一张就行,我就能解脱了。

特工Asriel:请问你索要手纸的目的是什么?

SCP-CN-830-J: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你上厕所不用纸的?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可是大哥你是幽灵耶。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你明明都因为忘带纸所以死在收容突破里了,为什么还会在意这些啊。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你专心拉屎好吗我都要给憋死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是下一个厕所幽灵了。

特工Asriel:收容突破?等等,它跟你们说过有关自己的事情吗?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对,以前有天晚上我也因为忘带纸蹲了好久,然后它嗷了大半天要借我纸,结果发现我也没带之后……就开始讲了。

SCP-CN-830-J:喂,等一下,不是来采访我的吗!

特工Asriel:请讲下去。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它说自己以前也是个员工什么的……结果在某个晚上去厕所没有带纸。

SCP-CN-830-J:停下啊?!我讲这个给你只因为我们同病相怜而已不是让你当奇怪故事讲的?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然后他翻了翻身上发现只有一份刚整理完还没转电子版的实验数据,一张申请休假的表格,还有一个本质上是张砂纸的SCP-CN-██个体。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考虑到厚度我反而会用那个砂纸,基金会内部打印纸的厚度过于惊悚了。

特工Asriel:用异常擦屁股不好吧……

另一名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就算是这种时候也有牺牲掉内裤这种选择吧!总不能连内裤也没穿……

SCP-CN-830-J:不要做这种让别人风评被害的猜测好吗!!


项目编号:SCP-CN-6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683所在的店面已被基金会前台公司收购,并通过改建使得平民无法进入项目内部。由于项目的不可移动性,该项目由距其最近的Site-CN-91负责收容。Site-CN-91内应随时保留两名以上SCP-CN-683-2寄生末期的D级人员,这些人员的月末处决将被无限期推迟,以便在SCP-CN-683-1个体死亡后作为替换人员。需特别注意的是这些D级人员应被提供多于普通标准的饮食以保证其正常存活,此外,提供的食物中应不含咖啡因。

尽管项目内部出售的未添加SCP-CN-683-2的饮品不具有异常特性,但出于对误食SCP-CN-683-2的风险的考虑,仍不建议基金会人员购买并饮用它们。对于不慎食用的人员,应在站点医务人员的指导下饮用适当浓度的咖啡因溶液或含咖啡因的饮料以杀死消化道中的SCP-CN-683-2。

对SCP-CN-683-2的研究与利用的工作正由Site-CN-91的异常生物研究小组进行。

描述:SCP-CN-683是一个位于██大学(即Site-CN-91的伪装设施)第█食堂三楼的一家名为“████”的奶茶店,从该食堂的建筑平面图来看,项目的面积为2█㎡;但由于项目内部存在的空间异常,项目的实际面积为1██㎡,包括经营区域,储藏室,简易宿舍,蓄水池等区域。

SCP-CN-683-1是活动于SCP-CN-683内部的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裤子与绿色围裙的人形生物,每个个体的年龄,性别与相貌各不相同,但它们的长相均能与该市登记在案的失踪人员相吻合。解剖发现,这些个体的消化道均被大量SCP-CN-683-2覆盖,舌头以及部分脑组织则被SCP-CN-683-2完全取代。SCP-CN-683-1拥有处理店铺内各种事务的能力,但似乎为了提高效率,每个个体通常会各自分工仅负责一至两项事务,除非是在人手严重短缺的情况下。

SCP-CN-683-1的具体智力情况是未知的,这些个体拥有理解顾客需求并快速工作的能力,但拒绝进行除工作需要之外的交谈,也不会在不需要的情况下进行与工作无关的活动,因此目前对SCP-CN-683-1的采访都无法取得有效信息,目前通过安装于店内的摄像头监视项目内部的状况。

由于未知的原因,每个个体的最长工作时间为一年,若超过这个时限或受到了难以短时间内愈合的伤口时,该个体会脱下制服并进入储藏室的空桶中,在接下来的数天内该个体体内的SCP-CN-683-2会消耗各种组织大量增殖,将尸体完全分解。随后随机一名SCP-CN-683-2寄生末期的人员会被SCP-CN-683-2入侵并取代大脑的一部分,主动来到SCP-CN-683并成为新的员工。所有的SCP-CN-683-2均无被转化前的记忆。

SCP-CN-683-1能够制作多种饮品,包括奶茶店常见的各种奶茶,果茶和双皮奶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饮品都通过未知方式去除了咖啡因,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咖啡因对SCP-CN-683-2是有害的。

SCP-CN-683-2是一种异常的淡黄色海蛞蝓,它们通常在切碎的状态下代替布丁被加入各类饮品或甜点4,这些个体拥有异常的甜味,细腻的口感与易碎的质地,很难与普通布丁区分。但SCP-CN-683-2并不会因被切碎5,强酸或高/低温死去,在被购买者喝下后,被切碎的小块会附着在消化道内壁,通过消化道壁上的毛细血管吸收营养并再生为完整的个体;这种过程一般从胃部开始,随着喝下的SCP-CN-683-2的数量的增多逐渐扩散至肠道,在寄生末期甚至会蔓延至食管并取代宿主的舌头。

在寄生的初期,SCP-CN-683-2可通过服用适量的咖啡因而排出体外;但在寄生的中期或末期服用咖啡因是致命的,因为大量死亡SCP-CN-683-2个体从消化道内壁上剥落并呕出的过程中会造成大量的出血,且有潜在的窒息危险。SCP-CN-683-2的寄主在被寄生后会因大量个体的寄生而逐消瘦,这种情况下寄主需要更多的进食来维持自身生命活动,宿主通常会在这一阶段购买喝下更多的SCP-CN-683-2从而使情况更为严重。

通常情况下,SCP-CN-683的仓库会在每日早8:00产生小范围的空间异常且无法进入。约五分钟后,仓库可以正常进入,并且前一日所消耗的,除SCP-CN-683-2外的无异常原料均会被补充完全,而前一日经营所得的现金则会同时消失,这些现金的去向不明。

SCP-CN-683-1会食用仓库中储存的鲜肉,土豆等食物,寄生于它们体内的SCP-CN-683-2能够高效的分解吸收其中的养分并增殖;在增殖完毕后SCP-CN-683-1会前往店中的水池,吐出消化道中增殖的SCP-CN-683-2个体,此外若有分解死去SCP-CN-683-1尸体产生的SCP-CN-683-2,则也会被一同倒入水池;在这之后它们会清洗并切碎这些个体,作为店内使用的“布丁”。

采访音频记录683-A:

采访时间:20██/██/█

采访者:Dr.APA

<记录开始>

SCP-CN-683-1-36:您好,这里是████奶茶店,请问你需要些什么?

Dr.APA:一杯焦糖珍珠奶茶,不要布丁,真的不要布丁,我对布丁过敏,真的谢谢。

SCP-CN-683-1-36:好的,请稍等片刻。

Dr.APA:哎等等,你们这招人吗?我想如果你们愿意招些兼职的学生的话,不仅你们能够省些人工费,这对学生也……

SCP-CN-683-1-36:抱歉先生,我们这里的员工都是公司负责调配的,不招外来人员。

Dr.APA:呃……这就有点难办,不能通融下吗?我想如果好好谈谈的话你们的老板也应该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SCP-CN-683-1-36沉默,同时传出快速调制奶茶时的各种声音。

Dr.APA:不过,你们的这家店是连锁店吗?我没有查到具体的信息,说不定你们的哪个负责人就是我们的校友呢,总之这方面也不是什么严令禁止的事,不妨谈谈?

SCP-CN-683-1-36:(停顿)您这样吵,我都不能集中精力工作了。

Dr.APA:呃,那关于你们的公司情况的事……

SCP-CN-683-1-36:我对此无可奉告。

Dr.APA:好吧。

约一分钟后

SCP-CN-683-1-36:先生,您的珍珠奶茶。

Dr.APA:啊,太感谢了!不过真的不考虑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吗?这不管是对继续合作还是————(喷出奶茶的声音)等等这里面怎么加了布丁?!

SCP-CN-683-1-36:这个只是我们一份小小的赠品而已,希望您能享受它的美味。

<记录结束>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尽管SCP-CN-XXX最初被收容于本部站点,但由于项目的异常性质对母语为英语或日语的人员有极大影响,因此项目被移至中国分部收容。

由于完整的SCP-CN-XXX能够无法避免的使观察项目的人员受到其异常性质的影响,项目现在被分割为SCP-CN-XXX-1(图画)与-2(文字)两部分。这两部分目前被分别收容于Site-CN-91内的低价值物品保险柜中,并装在两个不透明档案袋中。禁止任何母语为英语与日语的人员观察完整的SCP-CN-XXX。

受到完整的SCP-CN-XXX影响的人员,可选择定期进行A级记忆删除以尽量使项目的完整异常性质推迟表现,并尽量远离能够触发项目异常性质的物品;若项目的异常性质已严重影响生活与工作,受影响人员可要求执行安乐死。

描述:SCP-CN-XXX为一张用黑色签字笔绘制的蝉的图画,并写有一段文字的素描纸。

SCP-CN-XXX-1为项目的绘有写实的蝉以及部分树干树叶等背景的图画的部分,该部分尺寸为210mm×210mm;图画上描绘的蝉属于油蝉(Graptopsaltria nigrofuscata ),且为雄性。SCP-CN-XXX-2为项目的写有文字的部分,尺寸为210mm×87mm,其上写有的文字能够改变为观察者的母语,但内容并不会改变;其中母语为中文的观察者所看到的内容如下:

如果你看到了这只セミ6,所有的semi7可都是会变成セミ的哟!!!务必把它分类为Keter!!!

当母语为英语与日语之外的语言的人员观察完整的SCP-CN-XXX时,该人员将会立刻受到项目的异常影响,并试图开始讲述有关将英语单词中的词缀“semi”替换为“セミ”并直译为自己的母语的双关笑话。尽管这一异常性质并不具有实质上的危害,但受影响者反复讲述这类无趣且令人感到混乱的双关笑话并试图夸张的模仿蝉鸣声的行为通常会使他人异常烦躁不安。这种影响通常会在一周至一个月内逐渐消失。

当母语为日语或英语的人员观察完整的SCP-CN-XXX时,该人员起初也会像其它母语的使用者一样开始反复讲述该双关笑话。但数天后,这些受影响者将会经历周围环境的数种变化(此后他们将被分类为SCP-CN-XXX-3),但这些变化仅能被受影响者观察到,并被这些变化影响。进一步的记录与研究表明,这些受影响者对这些双关词语的解释与SCP-CN-XXX-3周围环境表现出的变化高度相似,详细的对比如下:

受影响物体 由普通受影响人员做出的解释 SCP-CN-XXX-3观察到的变化
半导体(semiconductor) “蝉导体!就是只有蝉或者与蝉有关的东西能够透过的材料,蝉蝉大发明。” SCP-CN-XXX-3所使用的含有半导体元件的物品无法正常使用,并且蝉,谈论蝉的话语,蝉的图画或影像,音频等都能透过本能阻挡它们的半导体材料被观察到或听到。
半月刊(semimonthly) “充斥着嗞儿哇嗞儿哇嗞儿哇的月刊,还有蝉写真。” 所有的月刊的内容均被转变为某种未知语言,插图则变为一些似乎为以蝉的视角拍摄的有关树叶,泥土与天空的图片。此外,若书籍附有光碟,光碟的内容将会变成混合着大量不明杂音的蝉鸣声
半决赛(semimonthly) “是蝉的终极竞赛,不过都是人类的半而蝉的全呢,所以蝉是一半的人类!就是这样的。” 所有的与“决赛”有关的视频直播,文字记录均变为对一次蝉的幼虫蜕皮的记录。有关不同的赛事的记录中的细节与幼虫数量均有差异,但有关同一赛事的记录中的大体发展相同。若受影响者在现场观看赛事,他将会近距离看到一场发生于未知时间地点的幼虫蜕皮过程。
半殖民地(semicolony) “就是……蝉,蝉曾经或现在正在残忍的占领了别人的的一部分,历史什么的我想不明白啦,大概这样。” SCP-CN-XXX-3记忆中或新近接触的有关殖民地的相关文献与历史等资料中,殖民者均变为了蝉,一些内容也被改动以适应这些变化。
半球(semisphere) “蝉的地球,不属于任何人类。” SCP-CN-XXX-3的认知受到严重影响,他将无法逆转的把周围的一切事物甚至概念当作蝉的一部分,听到嘈杂的蝉鸣声,并表现出类似于精神分裂的症状。

SCP-CN-XXX-3所经历的这些变化最初仅波及较小的范围,在这时受害者仅会对不断的蝉鸣与生活的不便而感到烦躁;但在随后影响的范围将会逐渐扩大,当影响扩大到“半球”一词时,受害者通常无法保持理智并陷入疯狂。

最初SCP-CN-XXX被折叠并装于一个信封中送至Site-██,起初项目被判定为异常物品,但随后的数月中接触并观察了项目的人员陆续因项目的影响而自杀或陷入疯狂,此时项目的异常特性才被完全发现。之后经过多次实验,并在因大量意外暴露于该项目而损失了大量人员后,经过站点主管的协商,该项目被调至Site-CN-91收容。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份SCP-CN-XXX-1的电子版将被保存于Site-CN-91的服务器中,只有在一名三级人员以及伦理道德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研究人员才能阅读无删节的SCP-CN-XXX-1并指挥D级人员创造SCP-CN-XXX实体。

由于现存的无主SCP-CN-XXX无法被收容,目前收容的重心在于监视用于执行XXX-R仪式的异常材料的流通情况。若发现有创造SCP-CN-XXX个体的可能的人员,应立即派遣MTF-丁酉-27“乌衣巷”采取行动回收材料并对其进行记忆删除;若该人员已制造SCP-CN-XXX个体,机动特遣队队员应将其带回站点并清除相关痕迹。

描述:SCP-CN-XXX是一种外形类似于海鳗(muraenesox cinereus)的异常实体,项目仅能通过仪式XXX-R产生,且仅能被执行过该仪式的人员观察到或碰触。仪式XXX-R的具体步骤被称为SCP-CN-XXX-1,当被一名人类个体正确执行时,会产生一个体长约1.5m的SCP-CN-XXX个体。

对SCP-CN-XXX-1的部分关键内容的分析表明,SCP-CN-XXX-1中的

SCP-CN-XXX的性格较普通海鳗更为亲近人类,通常情况下,项目会选择栖居于饲主家中大小合适的缝隙内,并在饲主经过时与其积极的进行互动。项目需要定期喂食,且只能由饲主或其它执行过该仪式的人员手持食物(通常为鲜肉)喂食;被用于喂食的食物并不会消失,但对其的品尝表明这些食物失去了原有的味道和口感,被形容为“干巴巴的,像灰烬一样”。

经过训练后的SCP-CN-XXX能够理解饲主简单的命令,根据现存的M,C&D内部的资料与其创办的“异常动物饲主俱乐部”内残留的记录,SCP-CN-XXX的智力与家犬相当。在被饲主或其余执行过仪式的人员有意识的观察时,项目会表现得就像它们拥有实体一样,主动避开周围的障碍物8;而当项目在无人注视的情况下,则会无视障碍物进行移动。

SCP-CN-XXX最初由M,C&D于19██出售9,并在购买者间组织建立了“异常动物饲主俱乐部”,用于购买者间的社交。但M,C&D负责出售SCP-CN-XXX的部门与该俱乐部于创建后的第七年突然完全停止活动,并且M,C&D内部也对此事严格保密。具体的调查结果详见附录:对M,C&D的调查。

SCP-CN-XXX最初被基金会注意并收容是在20██年,██市██大学的论坛中出现了一个名为“我在宿舍里养了条超级厉害的大海鳗”的帖子,但发帖人上传的图片中仅有自己与宿舍的景象。基金会人员随即对该发帖人进行了追踪并带回Site-CN-91询问,但在询问途中,他突然毫无征兆的猝死。在对其个人物品的检查中,基金人员发现了一个记录有SCP-CN-XXX-1的笔记本。由于未造成过大的影响,基金会仅对相关帖子进行了删除处理。


成虫盘 收集人类的知识(变成神童)然后破茧,没能破茧的会扭曲的死在人类的身体内


此为与SCP-CN-XXX-1的初次接触,之后经过多次商谈,依据双方意见制定了当前的收容措施。

SCP-CN-XXX-1从监控边缘出现并移动至Dr.APA面前

SCP-CN-XXX-1:你好,请借给我一些你的快乐吧。

Dr.APA:等等,借什么?快乐?

SCP-CN-XXX-1:没错,请借给我一些你的快乐,使用完毕后我会还回来的。

Dr.APA:不,等等,再怎么说借走快乐这种事……借快乐做什么?

SCP-CN-XXX-1:(停顿)我还以为做你们这一行的应该习以为常才是。

SCP-CN-XXX-1:好吧,那我对我的行为稍作解释——

Dr.APA:嗯。

SCP-CN-XXX-1:简而言之,我们要借你的一些有关某物或某一记忆的快乐去阻止即将发生的某一悲剧。如果愿意借出的人足够多,那我和我的同伴就能利用它们阻止悲剧,然后把你的快乐完好无损的还回来。

Dr.APA:那要是没能阻止呢?

SCP-CN-XXX-1:那恐怕我会——(叹气)你的那些快乐也取不回来了,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只能说很抱歉,并且尽力给你些补偿什么的。

Dr.APA:也就是说……你们是一群有能力拿走别人的情感异常小精灵,然后要用这种能力阻止悲剧让世界变得更好?还非常有职业道德绝对不像QB一样坑人?

SCP-CN-XXX-1:除了是借不是拿之外,非常正确。

Dr.APA:讲真这有点像漫画里才有的情节,要是我是普通人绝对不信。

SCP-CN-XXX-1:实际上这就是我们找到你们的原因,现在的小孩子已经不再相信精灵之类,而是把它们当笑话对待了;但你们绝对会相信的,毕竟你们是专业这一行的——而且谈判结果再怎么糟我们也不会吃一发现实稳定锚,或者更糟糕的。

Dr.APA:有关我们的事你们都知道?

SCP-CN-XXX-1:是,我们在来这里前做好了功课,你们大概是最无害而且最能帮上我们的忙的人。不过我们不是要求收容的,我们要求的是合作。

Dr.APA深吸一口气,示意SCP-CN-XXX-1稍等,同时他拿起手机开始联系站点主管。

就有关细节进行的讨论

Dr.APA:你好,SCP-CN-XXX-1

SCP-CN-XXX-1:(微笑)你好,博士,我们又见面了。

Dr.APA:那,今天我想了解一些细节的问题……比如说你们是如何选择你们要阻止的悲剧的?

SCP-CN-XXX-1:嗯……其实这个过程没什么异常的,就像你们人类每天会进行的各种权衡一样。

SCP-CN-XXX-1:详细的来说,首先太轻微的不行——比如你小脚趾猛地踢到柜子角或者一脚踩上乐高之类的,我知道这挺难过的啦(笑),但不值得,坚强一点很快就会好的。然后就是足够严重的事件了,这个时候考虑的就是成功率——估算大概需要借来多少快乐,人手是否足够,为了防止意外需要多收集大概用来以防万一的东西——总之是很平常也很麻烦的事情。

Dr.APA:如果有擅长这方面的人员来帮忙你们大概会轻松些吧,有考虑过让基金会的AI来权衡之类的吗?

SCP-CN-XXX-1:啊……这样的话说不定……不过因为在权衡中放弃一些人而产生的的痛苦和内疚是我们所必须的。你们的AI确实会很方便,但很抱歉……

Dr.APA:没关系……那我们来下一个话题。

SCP-CN-XXX-1:好的。

Dr.APA:你们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的本质是什么?

SCP-CN-XXX-1:(故意装可爱的语气)是爱与希望的小精灵呢~

访谈室内陷入沉默。

SCP-CN-XXX-1:我,我开玩笑的!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开玩笑真是抱歉……(压低声音)虽然这确实也没错……我是爱与希望的精灵呢。

Dr.APA:呃……

SCP-CN-XXX-1: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XXX频繁的更换网址,目前无法完全收容项目。一个位于Site-CN-91的网络工作小组将负责随时追踪SCP-CN-XXX,并在其出现时设法将网站关闭,同时追踪使用者。对于尚未能成功借助SCP-CN-XXX自杀的人员,在进行了相关问询后统一施以A级记忆删除。

由于SCP-CN-XXX-1能够通过未知方式获知使用者的相关信息,对SCP-CN-XXX的实验应一律使用有自杀倾向的D级人员,必要时可在民间招募。基金会人员仅有在获得至少两名以上的三级人员的批准后才可亲自进行实验。

描述:SCP-CN-XXX是一个异常的网站,其域名会定期更换,IP地址为16.2.███.███。SCP-CN-XXX最初因网络上流传的有关“自杀网站”的传言而被基金会发现,目前无法得知项目在被收容前已导致的成功自杀的人数。

SCP-CN-XXX的页面以黑色与酒红色为主,网站除位于页面顶端的标题“完美自杀协助网站”外,页面的主体部位被一个类似于聊天室的界面占据。无论使用者是否输入文字,一名用户名为“暖风”,自称为网站客服的身份不明的个体(以下称为SCP-CN-XXX-1)将会主动与使用者搭话。

SCP-CN-XXX-1似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知晓使用者的自身状况,周围环境以及一部分近况。根据这些信息,SCP-CN-XXX会以一种温和的语气引导使用者向其倾诉自身的痛苦;在使用者完全倾诉完毕自己的痛苦,并在SCP-CN-XXX-1的安抚下情绪逐渐稳定后,SCP-CN-XXX-1会开始讲解自身所能提供的服务类型,以及具体的收费情况。以下为通过大量实验总结出的,SCP-CN-XXX可提供的主要服务种类:

  • 对于通常的自杀方式的指导(如进行何种操作能够提升成功率/降低痛苦等)
  • 完全无痛的死亡方式指导
  • 能够为家属留下足够的补偿金的死亡方式指导
  • 完美伪装为谋杀的死亡方式指导
  • 完美的伪装为意外的死亡方式指导

SCP-CN-XXX-1的发言通常被描述为“冷静而有条理的”,此外它似乎能够理解并熟练运用至今为止所接触的人员使用的所有语言;但当被并无自杀意图的使用者骚扰或刻意使用生僻语言刁难时,SCP-CN-XXX-1会罕见的表现出不满并强行关闭页面。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XXX的主体部分难以收容,目前的收容措施主要以回收SCP-CN-XXX-1等相关物品和对相关人员进行记忆删除为主。

描述:SCP-CN-XXX是由ob传媒出品的,名为《现代斗兽表演:机械与血肉的碰撞》的表演节目。SCP-CN-XXX最初因ob传媒于██市大量散发用于体验观看该节目的门票,即SCP-CN-XXX-1时被发现。

SCP-CN-XXX-1是一张银色的金属卡片,正面蚀刻有纹路10。该卡片在SCP-CN-XXX开始前数十分钟间会轻微发热,同时正面的纹路会发出青色的光芒。此时使用者若手持SCP-CN-XXX-1并穿过任一房门,即可到达SCP-CN-XXX的观众席。通过向位于观众席座椅右侧的一个淡蓝色方块投入对应数值的人民币,使用者可购买更多的观看次数,升级到更好的席位或购买纪念品。

SCP-CN-XXX的观众席被划分为普通席,贵宾席和特等席三部分,每部分的大小是未知的。其中普通席的观众在表演过程中始终只能坐在普通座椅上观看,但可以指定座椅在普通席中的位置11以取得更好的观看效果;贵宾席的观众则享有更舒适的座椅与更大的空间,并且整个贵宾席均配备有可租用的望远镜与可以购买各类饮料零食的设备;特等席的观众享有单独的包厢,免费提供的望远镜与饮料水果。

SCP-CN-XXX的中心为表演场地,该区域的大小与内部布置视表演内容而改变。此外,SCP-CN-XXX中并没有被观察到拥有其他功能的区域。

SCP-CN-XXX的表演会在中国区域内任一严重车祸发生的同时开始。在一个未知来源女声宣告节目即将开始时,车祸的双方(或多个个体)会出现在表演场地中出现。随后这些个体(以下分别称为SCP-CN-XXX-2-a,SCP-CN-XXX-2-b,若有超过两个个体则依次类推)会大致按照以下的行为模式进行“表演”。

  • SCP-CN-XXX-2-a与SCP-CN-XXX-2-b出现在场地两侧。其中-a与-b可能分别为行人与机动车12
  • 场中所有人类个体开始活动,并表现出茫然或不安的情绪。此时未知女声再次响起并告知观众节目已经开始,希望观众能够享受节目。
  • 场上的机动车开始自主活动,目前仍未知这些个体是拥有自我意识还是仅仅按照预定的模式行动。若场上存在多辆机动车,这些个体会优先互相撞击;若场上除其自身外仅有人类个体或乘坐非机动车/电动车的人类个体,机动车会优先攻击人类至其被完全死亡13为止。
  • 未知女声告知观众节目结束。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XXX难以彻底收容,目前对其主要以控制其影响为主。MTF-丁酉-23“”负责监控网络上流传的各种可能与SCP-CN-XXX的流言,回收写有SCP-CN-XXX-1的载体与产生的-4,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记忆删除。回收的SCP-CN-XXX-4在进行常规的尸检后应焚化处理,部分有保留价值的SCP-CN-XXX-4应被保留。

目前的SCP-CN-XXX-1的副本储存在Site-CN-91的服务器中,每周至少有一次由D级人员14拨打SCP-CN-XXX-1并与-2对话;尽管目前暂无能够使SCP-CN-XXX-2存活的方法,但负责实验的人员应积极尝试,尽量采用各种可行的策略帮助SCP-CN-XXX-2。与其的通话录音应被归档与分析。

描述:SCP-CN-XXX指一种在夜晚(约19:00-次日3:00)且位于室内时拨打特定电话号码(即SCP-CN-XXX-1)时会发生的异常现象。

SCP-CN-XXX-1是一个11位的电话号码。对该电话号码的追踪显示,该电话号码的原主人为中国██省██市的一名名叫周██的年轻女性,她于20██/█/██日夜晚从火车站返回家中的过程中失踪,至今下落不明。SCP-CN-XXX-1会随机取代如电话号码黄页,外卖订餐热线,或广告中所附有的电话号码;出于未知的原因,在19:00-次日3:00之外的时间拨打该号码时,会正常接通此处本应存在的电话号码,但若是在这个时间段内拨打,通话的对象则会变为SCP-CN-XXX-2。

SCP-CN-XXX-2为一名疑似为周██的女性,由于仅能听到声音,尚不能完全确定为周██本人。通常与SCP-CN-XXX-2的初次通话中,对方会表示自己已经到达了火车站,并向拨打者询问有关使用何种交通工具回家的建议。若拨打者语气恶劣且有攻击性,SCP-CN-XXX-2会立刻表示反感并挂断电话,直至SCP-CN-XXX-3出现前它不会再次拨回电话;若拨打者语气和蔼,SCP-CN-XXX-2会表现的积极并乐于回答拨打者的各种问题,尽管有很多在那种场合下是不必要的。

对SCP-CN-XXX-2的询问表明,它正身处██省██市的火车站中,并且时间,列车信息,随身行李与衣着都与周██失踪时的状况相同,在被问及“你是谁”的时候,它会略微生气的表示自己就是周██本人。

无论拨打者建议SCP-CN-XXX-2采取何种交通工具返回家中,SCP-CN-XXX-2随后都会在前往这些交通工具的过程中观察到异状,其中最为显著的是它所处的火车站中没有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类个体。对大量实验内容的整合显示,无论是建议SCP-CN-XXX-2搭乘地铁,出租车,或是步行回家,它都会在返回的途中遭遇外形类似于由腐败的人体组织拼合成的异常生物15的攻击;由于拥有大量实验数据,基金会人员目前能够指挥SCP-CN-XXX-2躲过大部分的危险,但至今进行的所有实验都已SCP-CN-XXX-2的死亡告终。

在SCP-CN-XXX-2因袭击而死后,电话会自动挂断,但在一段时间(不超过一小时)后又会重新拨回。若不接通,拨打者的电话将会一直响铃,在极端情况下拨打者周围的电话也会接到来自SCP-CN-XXX-2的来电;若接通电话,拨打者会听到大量电流杂音与呼吸声/风声,随后拨打者会感到强烈的不适并无法控制的转向自己所在的房间的门,无论房间门通过何种方式保持关闭,它都会在此刻敞开,暴露出门后的SCP-CN-XXX-4。

SCP-CN-XXX-4是一具DNA与周██相同的女性尸体,从视觉上判断,它似乎遭到过极为致命的攻击,并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有一定程度上的肢体残缺。尽管已死亡,SCP-CN-XXX-4仍会试图站起,并使用与周██极为相似的声音,对拨打者说出“我回来了”。随后倒下并完全失去生命反应。拨打者通常会因此受到心理创伤。对SCP-CN-XXX-4进行的尸检表明该女性在死后仍遭遇了一段时间的猛烈攻击。



项目编号:SCP-CN-8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收容的SCP-CN-883样本均被收容于Site-CN-91的密封容器中,任何接触项目的人员均应遵守四级危险品程序。Site-CN-91的异常生物学家正在研究对SCP-CN-883的有效控制方式。

MTF-丁酉-27“乌衣巷”将负责监视各类孤独死事件,并对其中可疑的事件进行调查并负责收容可能出现的SCP-CN-883。为了MTF队员的安全,负责调查与收容该项目的人员应定期进行身体检查,且在收容过程中穿戴连体安全服,使用X级记忆增强药剂以达到安全收容的目的。

描述:SCP-CN-883是一种外形类似于Balanus,即藤壶的生物。SCP-CN-883通常附着于人类的脊背,肩膀,膝盖,胳膊肘,头顶等处,由于具有逆模因效应,项目通常不会被寄主或周围的人类个体发现。 项目平时以寄主的皮肤碎屑,毛发以及空气中的灰尘为食,当寄主洗澡时,则会伸出羽状的触手吸收水分;据不完全统计,SCP-CN-883的寄主占人类的30%-60%。

以下为SCP-CN-883的不同生命阶段:

第一阶段:SCP-CN-883小范围附着于寄主的身体表面。这一阶段SP-CN-883几乎对人体没有损害,也因自身的逆模因性质很难被察觉;若寄主能始终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且免疫力正常,项目的生长将一直停留在这一阶段。这一阶段的SCP-CN-883能够借助工具取下。

第二阶段:SCP-CN-883扩散至宿主全身一半以上的皮肤。只有当宿主免疫力因疾病或不良生活习惯而下降时项目才会发展到第二阶段;这一阶段中,SCP-CN-883逐渐蚕食宿主的皮肤且通过宿主的血液吸收营养,由于项目分泌的异常物质,宿主的免疫系统不会攻击项目。这一阶段寄生的大量SCP-CN-883的重量通常为10kg或以上,宿主经常因此感到原因未知的“沉重感”且抱怨皮肤粗糙;可能是由于项目分泌的物质或其未知的异常特性的影响,宿主会减少外出,倾向于室内活动。这一阶段的寄主可通过外科手术切除项目并进行植皮手术康复。

第三阶段:SCP-CN-883蔓延至全身,多数个体通过多次蜕皮体积增大,质量进一步增加。这一阶段的寄主因为SCP-CN-883的重量以及对自身营养的消耗已经完全无法外出,并且由于项目的体积与质量过大,已经很难通过自身具有的逆模因性质完全掩盖自身,因此寄主或周围的人类偶尔能够看到覆盖在皮肤上的大量SCP-CN-883。附着的SCP-CN-883个体在这一阶段已与皮肤完全相连,若因外力冲击脱落,寄主在没有得到即时的医疗救助的情况下极易死于出血过多或感染;同时这一阶段的宿主通常会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常见的例如密集恐惧症,社交恐惧症等。

第四阶段:这一阶段SCP-CN-883的体积增长至使宿主无法行动的地步,此时项目自身的逆模因已无法完全掩盖自身的存在,但由于难以行动以及前几阶段造成的人际关系恶化等情况,宿主几乎无法寻求帮助。宿主最后通常会死于饥饿或脱水。在宿主死亡后,SCP-CN-883会开始进食宿主身体以便繁殖。项目繁殖的方式与普通藤壶几乎相同,除了产生的幼体能够在尸体腐烂后产生的液体或周围家具上的灰尘上保持相当长的休眠时间外。当这些幼体接触其他人类个体的皮肤,它们将会发育为成体并从第一阶段重新开始生长。

由于医疗的进步,绝大数宿主身体上的SCP-CN-883都处于第一阶段;在某些特殊人群,如老年人,病人或由于各种原因倾向于室内活动的青年人中,SCP-CN-883极易发展至第二阶段并不断恶化。


项目编号:SCP-CN-88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制作与出售SCP-CN-883的网站现已被基金会关闭。从买家手中回收的SCP-CN-883个体目前被分别收容于Site-91的数个亚克力笼内,允许员工在安保人员的监视下与其进行适当的互动。由于SCP-CN-883的制作者POI-2472目前去向不明,有理由相信此人将销售对象转向了AWCY成员等异常界人士,现派出MTF-丁酉-27“乌衣巷”潜入异常社群进行调查并回收SCP-CN-883个体。

描述:SCP-CN-883是对一系列从手腕处截断的,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类手部的统称。SCP-CN-883的皮肤白皙且瘦弱,手指相对细长,能够透过皮肤隐约观察到皮下青色的静脉;部分项目的手腕处的断面未经处理完全暴露,呈现出光滑的切口与组织的颜色,有的则似乎因经过化学药剂处理而发白,剩余的则使用风格各异的装饰物覆盖。

项目无需进食或饮水,但指甲依然会生长,然而这比正常人类手部的速度要慢很多。在受伤后,项目的伤口会缓慢愈合,但在不进行消毒并涂抹药物16的情况下,这些伤口往往会留下伤疤。解剖表明项目的内部与已死亡的,抽干血液的人类手部完全相同,项目的异常性质的来源仍是未知的。

通过有规律的弯曲和伸直手指和/或手腕,或是用捏住周围的物品,SCP-CN-883能够做到自主移动。尽管没有明显的感知器官,项目似乎能够一定程度上的感知周围的环境。项目平时通常会选择“趴在”稍有弧度17的表面上,或是主动拿起/靠近周围的事物,试图移动或操作它们。

一旦一名人员接近并用手指轻轻抚摸SCP-CN-883的手背部位,项目便会活跃起来,进入“玩耍”状态并试图抓住这名人员的手指。据数名与项目近距离接触过的员工反应,虽然项目的外观起初令人不适,但项目在这种状态下的反应是友好且有趣的,并且“就像一只小猫或者小狗”。项目通常会反复的试图抓住员工的手指或用指甲轻轻的抓挠对方,若没能取得优势或感觉疲劳,项目则会主动暴露出手心,任由对方用手指轻挠或移动自身。

基因检测表明SCP-CN-883均来自同一人类个体,但此人的身份至今未知。

最初的SCP-CN-883个体发现于一个无人领取的快递包裹,根据包裹内附带的产品宣传页,基金会追踪到一个出售SCP-CN-883以及饲养项目所需的配件的网站。网站首页的部分内容如下:

想要一只乖巧懂事,整日只要你陪它玩耍的可爱宠物?

而且,它还是一只美妙又奇特的

你来对地方了!

点击这里立刻购买一只只属于你的白皙又细长的手!还有多款配件与相应的消耗品可选!

若按照网站的提示自行选择所需的商品并正确填写地址等信息,数日后所购买的商品便会通过无异常的物流渠道送达,在购买的商品包括SCP-CN-883的情况下,卖家会额外赠送一个亚克力箱子。

在追踪到该网站后,基金会迅速关闭了这一网站并派出MTF-丁酉-27“乌衣巷”前往快递上填写的发件人地址,捕获其余的SCP-CN-883个体及可能的制作者。但当MTF队员到达时,他们发现建筑中已空无一人。在这座两层建筑的地下室队员们发现了曾经饲养过大型不明生物的痕迹,大量的外科手术工具以及麻醉剂。在楼上发现了1██只未出售的项目与██只被放置在标有“待处理残次品”的箱子中的SCP-CN-883-a个体,大量文件账本,空保险箱,冻有数十千克劣质冷冻肉的冰柜以及一台被疑似指骨骨片的物质卡住造成故障的绞肉机。

SCP-CN-883-a是对发现于残次品箱内的项目的统称。这些个体在外形和/或行为上均有一定程度上的缺陷,在外形上大多为表面有划伤,断面不完整或有断指现象;而在行为上,这些个体对身穿白色实验服或绿色手术服的人员,巨大的噪音,刀具或锯子等表现出强烈的恐惧,并在平时独处时倾向于躲藏在阴暗的角落,经常有发抖或抓挠地板的情况。根据在建筑中所发现的实验日志,这些个体的异常举动可能是在切除的过程中意外受损或是在未经麻醉的状态下直接切除导致的。部分有价值的实验日志如下。


项目编号:SCP-CN-7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783-1所在的█中█校(即SCP-CN-783-3)已被关停,学生则移至该市新建的校区,这一行动对外掩盖为因校舍老旧搬迁。SCP-CN-783-3已被完全封锁以防平民误入,除非正在进行实验,否则SCP-CN-783-3中不得存在任何液态水,相对湿度也应控制在4█.██%以下。

描述:SCP-CN-783


储藏室

用于储存文档草稿及备份的地方
先把之前攒的脑洞记录一下…我挖那么多坑干吗?!!!!!!?









偷来的代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