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川的喵肉巢

评分: 0+x

储藏室

用于储存文档草稿及备份的地方
先把之前攒的脑洞记录一下…我挖那么多坑干吗?!!!!!!?



杜鹃

我的父母,是喜欢动物的人。虽然我父亲的过敏症状让他不能近距离接触动物,但是他们依然很乐于在后院的那一小块地方为路过的各种鸟类,以及流浪的猫狗提供免费的食物和简陋的住所(以他们的手工能力也就只能那样了),它们中的几只从此就在后院住下,成为了我们家的一部分。

实话说,我并不那么喜欢动物——但也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毕竟我也是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成长的。

每年的春夏之交,是我家后院最热闹的时候,数个简陋的垫着软布的小窝随时等待着新生命的诞生。比如我的卧室窗户就正对着一个挂在树上的简易鸟窝,一对不知名的鸟儿在某个深夜悄悄搬来这里,在里面产下一窝淡灰色的鸟蛋。

不可避免的,我每天早上起床时都会看到鸟巢中的情况,于是我就成了第一个发现它的人——它大概是一只杜鹃的幼鸟。虽然我不知道杜鹃的模样,但我听说过这种鸟它令人不快的习性,那天早晨,当我看见独自呆在窝中的它时,我便明白了一切;我下楼来到后院,看见了树下破碎的蛋壳。

很奇怪的是,明明是临近孵化的鸟蛋,地上却只有几片蛋壳。

或许里面的快成形的雏鸟被院子里的野猫野狗吃掉了吧。我这样想着,顺便快速的把蛋壳捏碎藏进落叶和泥土下,虽然这种残酷的竞争是大自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若是被父母看见,他们一定会伤心的。


当我又一次被母亲拜托去买面包虫的时候,我察觉出了异样。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以往用来喂鸟的食物从来都没有消耗的这么快过,这到底是怎么了?当我追问时,她也一脸郁闷的说不明白,并且抱怨鸟窝里没有传出像去年那样的小鸟的嘈杂声。

我突然想起了那只杜鹃,借上楼拿外套的机会,我来到卧室的窗口向外窥视。

透过木制鸟窝上不是非常规整的洞口,我看见了一只灰黑色的生物,它的身上覆盖着条状的仿佛被打湿的长羽毛和杂乱的绒毛,有的地方还能看到坑坑洼洼的暗粉色皮肤,一双巨大的眼睛微微眯着。看到它庞大的体型,我明白了为何有这么大的面包虫消耗了;如果没有




偷来的代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