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川的喵肉巢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083-J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83-J已被基金会前台公司收购,并将其作为员工福利的一种。值得注意的是进入SCP-CN-083-J观看电影的员工不得携带任何食物或饮品,否则将被视为自愿参与对项目的性质的实验。为了方便测试,基金会在SCP-CN-083-J内部改建了一个小型厨房。

由于项目的地理位置靠近Site-CN-91,因此项目就近收容于该站点。对于已经发生的与SCP-CN-083-J有关的事件,一律对受害者进行记忆删除并散播掩盖故事“整蛊节目的恶意”以掩盖。

描述:SCP-CN-083-J是一个位于██市███路1的电影院,只有当人类个体(以下称为受害者)携带食物或饮品进入放映厅电影院区域并进食时,项目的异常特性才会表现。受害者在进食或试图进食的过程中会遭遇如食物意外落到地上,食物中混有讨厌的食材等各种形式的不幸事件,从而使受害者感到异常痛苦;一般情况下这种效应仅会局限于放映厅项目内部,偶尔在受害者离开后仍能作用。

SCP-CN-083-J导致的各种事件在学生中作为都市传说广泛流传,因此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最初该电影院中仅提供爆米花,因此对异常性质的研究也仅限于对受害者食用爆米花造成的影响;但在一次实验中,Dr.APA违反实验规定在项目内部食用了██个费列罗巧克力并成功的引发了项目的异常效应2,此后基金会对各种食物进行了实验。由于实验数量及引发的事件过多且各不相同,以下仅列出部分作为参考:


项目编号:SCP-CN-8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收容的SCP-CN-883样本均被收容于Site-CN-91的密封容器中,任何接触项目的人员均应遵守四级危险品程序。Site-CN-91的异常生物学家正在研究对SCP-CN-883的有效控制方式。

MTF-丁酉-27“乌衣巷”将负责监视各类孤独死事件,并对其中可疑的事件进行调查并负责收容可能出现的SCP-CN-883。为了MTF队员的安全,负责调查与收容该项目的人员应定期进行身体检查,且在收容过程中穿戴连体安全服,使用X级记忆增强药剂以达到安全收容的目的。

描述:SCP-CN-883是一种外形类似于Balanus,即藤壶的生物。SCP-CN-883通常附着于人类的脊背,肩膀,膝盖,胳膊肘,头顶等处,由于具有逆模因效应,项目通常不会被寄主或周围的人类个体发现。 项目平时以寄主的皮肤碎屑,毛发以及空气中的灰尘为食,当寄主洗澡时,则会伸出羽状的触手吸收水分;据不完全统计,SCP-CN-883的寄主占人类的30%-60%。

以下为SCP-CN-883的不同生命阶段:

第一阶段:SCP-CN-883小范围附着于寄主的身体表面。这一阶段SP-CN-883几乎对人体没有损害,也因自身的逆模因性质很难被察觉;若寄主能始终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且免疫力正常,项目的生长将一直停留在这一阶段。这一阶段的SCP-CN-883能够借助工具取下。

第二阶段:SCP-CN-883扩散至宿主全身一半以上的皮肤。只有当宿主免疫力因疾病或不良生活习惯而下降时项目才会发展到第二阶段;这一阶段中,SCP-CN-883逐渐蚕食宿主的皮肤且通过宿主的血液吸收营养,由于项目分泌的异常物质,宿主的免疫系统不会攻击项目。这一阶段寄生的大量SCP-CN-883的重量通常为10kg或以上,宿主经常因此感到原因未知的“沉重感”且抱怨皮肤粗糙;可能是由于项目分泌的物质或其未知的异常特性的影响,宿主会减少外出,倾向于室内活动。这一阶段的寄主可通过外科手术切除项目并进行植皮手术康复。

第三阶段:SCP-CN-883蔓延至全身,多数个体通过多次蜕皮体积增大,质量进一步增加。这一阶段的寄主因为SCP-CN-883的重量以及对自身营养的消耗已经完全无法外出,并且由于项目的体积与质量过大,已经很难通过自身具有的逆模因性质完全掩盖自身,因此寄主或周围的人类偶尔能够看到覆盖在皮肤上的大量SCP-CN-883。附着的SCP-CN-883个体在这一阶段已与皮肤完全相连,若因外力冲击脱落,寄主在没有得到即时的医疗救助的情况下极易死于出血过多或感染;同时这一阶段的宿主通常会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常见的例如密集恐惧症,社交恐惧症等。

第四阶段:这一阶段SCP-CN-883的体积增长至使宿主无法行动的地步,此时项目自身的逆模因已无法完全掩盖自身的存在,但由于难以行动以及前几阶段造成的人际关系恶化等情况,宿主几乎无法寻求帮助。宿主最后通常会死于饥饿或脱水。在宿主死亡后,SCP-CN-883会开始进食宿主身体以便繁殖。项目繁殖的方式与普通藤壶几乎相同,除了产生的幼体能够在尸体腐烂后产生的液体或周围家具上的灰尘上保持相当长的休眠时间外。当这些幼体接触其他人类个体的皮肤,它们将会发育为成体并从第一阶段重新开始生长。

由于医疗的进步,绝大数宿主身体上的SCP-CN-883都处于第一阶段;在某些特殊人群,如老年人,病人或由于各种原因倾向于室内活动的青年人中,SCP-CN-883极易发展至第二阶段并不断恶化。


项目编号:SCP-CN-7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783-1所在的█中█校(即SCP-CN-783-3)已被关停,学生则移至该市新建的校区,这一行动对外掩盖为因校舍老旧搬迁。SCP-CN-783-3已被完全封锁以防平民误入,除非正在进行实验,否则SCP-CN-783-3中不得存在任何液态水,相对湿度也应控制在4█.██%以下。

描述:SCP-CN-783


项目编号:SCP-CN-6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储藏室

用于储存文档草稿及备份的地方
先把之前攒的脑洞记录一下…我挖那么多坑干吗?!!!!!!?



杜鹃

我的父母,是喜欢动物的人。虽然我父亲的过敏症状让他不能近距离接触动物,但是他们依然很乐于在后院的那一小块地方为路过的各种鸟类,以及流浪的猫狗提供免费的食物和简陋的住所(以他们的手工能力也就只能那样了),它们中的几只从此就在后院住下,成为了我们家的一部分。

实话说,我并不那么喜欢动物——但也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毕竟我也是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成长的。

每年的春夏之交,是我家后院最热闹的时候,数个简陋的垫着软布的小窝随时等待着新生命的诞生。比如我的卧室窗户就正对着一个挂在树上的简易鸟窝,一对不知名的鸟儿在某个深夜悄悄搬来这里,在里面产下一窝淡灰色的鸟蛋。

不可避免的,我每天早上起床时都会看到鸟巢中的情况,于是我就成了第一个发现它的人——它大概是一只杜鹃的幼鸟。虽然我不知道杜鹃的模样,但我听说过这种鸟它令人不快的习性,那天早晨,当我看见独自呆在窝中的它时,我便明白了一切;我下楼来到后院,看见了树下破碎的蛋壳。

很奇怪的是,明明是临近孵化的鸟蛋,地上却只有几片蛋壳。

或许里面的快成形的雏鸟被院子里的野猫野狗吃掉了吧。我这样想着,顺便快速的把蛋壳捏碎藏进落叶和泥土下,虽然这种残酷的竞争是大自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若是被父母看见,他们一定会伤心的。


当我又一次被母亲拜托去买面包虫的时候,我察觉出了异样。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以往用来喂鸟的食物从来都没有消耗的这么快过,这到底是怎么了?当我追问时,她也一脸郁闷的说不明白,并且抱怨鸟窝里没有传出像去年那样的小鸟的嘈杂声。

我突然想起了那只杜鹃,借上楼拿外套的机会,我来到卧室的窗口向外窥视。

透过木制鸟窝上不是非常规整的洞口,我看见了一只灰黑色的生物,它的身上覆盖着条状的仿佛被打湿的长羽毛和杂乱的绒毛,有的地方还能看到坑坑洼洼的暗粉色皮肤,一双巨大的眼睛微微眯着。看到它庞大的体型,我明白了为何有这么大的面包虫消耗了;如果没有




偷来的代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