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那是个怪物。
明明比任何人都明白生存的意义,更想活下去。却比任何人都冷酷,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的扼杀自己的人性。
“因为要活下去。”他说。
那笑容明媚如火。
“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他抬头,仰望星空。
正因为早就理解了杀一救百的道理,才会选择活下去。
“我要做下去,也只有我才做得到。”他扬起一把沙子,让它们从指缝中流走。
“看到了吗,流走的那捧沙子。那就是我最后的结局。”他笑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错,只是追着自己的理想奔跑罢了。
但是,他不能容忍。为了自己的理想无故践踏生命的行为。
“那种东西不配活着。”他将天空中划过的流星指给我看。
他是个温柔的人。我亲眼见过他在枪林弹雨中抱着不知所措的孩子奔跑的场景。
他也会哭,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哭泣。
“要是能再多救下一个就好了。”他时常这样说,今日也不例外。
他不是军人,也不是佣兵。只是个追着“让更多人幸福快乐的活下去”这个目标的普通人。
“曾有人被我杀害前说我很恐怖,比撒旦还恐怖。”他收敛了笑容,但眼睛依旧盯着星星。
“任他说吧,我早就做好被憎恶的准备了。”
“你不怕吗?”我问。
“当然怕了,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才知道会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怕。所以,我要变成比恐怖还要恐怖的生物。”他若无其事,仿佛在谈论的并不是他一样的回答我。
接下来,我和他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坐在沙丘上,看着夜空中的星星。
他是个温柔的人,也是个会溺死于理想中的人。
我不想告诉他我早已看到的那个支离破碎的世界。
他是绝对的,只要能多救一条生命都在所不惜的那种绝对。
宁愿将亲人与恶人放在同等的天枰中称重的人。
没有善恶的观念,只有让更多人活下去的理想或者说执念。
被自己的枷锁所束缚的可怜人。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能笑的比任何一个人都灿烂,都真实。
我喜欢这种纯粹发自内心的笑容,因此我才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不惜扭曲那必然的破灭事实。
但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亲自将这谎言打碎。
如果他从未出生,就不会对生存产生执着,而他所希望的“有更多人幸福快乐的活下去”也更容易实现。
毕竟,那是一个毫无纷争,也没有自由,更没有善恶之分的世界。
忽然,他对我说。也像是在发问,或是自言自语。
“未来,每一个人都能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吧。”
“那是当然!”我重复着那句早已重复过千百遍的谎言。
“哈哈,那就好。”他再次露出了那灿烂的笑容。
可怜的人啊,愿你能早早从那虚幻的梦中醒来。
你那如曳尾流星的命运,究竟能拯救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