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öbiusband

《CN-Site-21:莫比乌斯之环》主页面


这里是给混蛋大佬们催更的区域,欢迎走过路过编辑一下

1
2
3
4
5
6
7
8
9


下面是目录和章节,以及一个一分钟看完全本的简版故事。


关于本作中CN-Site-21的简单设定,明天会补充

意外情况:打印机卡纸了,扫描也没办法用,图片是没有了有渣像素拍照版本http://tieba.baidu.com/p/5017613799

简单设定:CN-Site-21是基金会在中国最大的几个Site之一,位于北京苹果园地铁站西边,伪装建筑为一个带有两座小型附楼的传媒中心,设施位于地下三层到二十五层,地下三到五层是大型设施,六到二十五层是高强度材料构建的竖直地下结构,用于收容异常,地下五层到六层之间有特制墙壁,该墙壁以上结构地基与以下部分无关,以下结构的任何破坏都不会传导至地上和地下大型设施。地下三层主要为办公区,也有员工食堂,沐浴设施和车库,南侧是地铁站,与地铁一号线苹果园站有隐藏铁轨连接,用于员工上下班和转运小型物品,同时也有类似于地表的景观设计;地下四层被称作“地下实验室”,南侧为试验区,北侧为将要实验的SCP,军火和物资的存放区;地下五层是基金会中国分部中央机房β,IT部门和网络力量的所在地和贵重/一般异常物品存放区,主要的发电机和稳态反应堆都位于该层。

CN-Site-21
CN-Site-21是基金会在中国境内最大的几个站点之一,位于北京市区西侧,是中国华北异常物品的收容中心,同时配装有基金会在中国第一大的IT团队和第二大的超级计算机,拥有在网络上实施大规模舆论压制和反模因工作的能力。
CN-Site-21的主体建筑位于伪装建筑“?传媒集团”的地下,为接近200米深,300米长和100米宽的巨型地下建筑,从地下三层开始,到地下二十五层的建筑都为Site设施,地下三层,地下四层和地下五层是该建筑的核心。而周边属于“?传媒集团”的大面积设施均为CN-Site-21的附属建筑,包含有武装人员训练,异常物品回收和仓储等多种功能。
CN-Site-21主体建筑被设计为能够抵挡外部入侵和内部收容失效,地下三层的AB区有极度坚实的合金门阻断,当下层发生收容失效,关闭合金安保门并且将人员撤离至地上能够最大程度的限制SCP并减少人员伤亡,而遭遇外部入侵时,地下的主体结构能够在封闭情况下保证数年的运转。


序幕:另一个太阳
  一个电子或者一团电子云在不停的翻滚着,对于它来说,碳的内部出奇难以行动,几束光从它旁边穿过,而电子期盼这些光能为它提供一个跃出牢笼的机会,然而那些自由跃动

  


第一章:2012 2010
  现在是几点了?Soc不清楚,他只知道肯定不是工作时间,他走在CN-Site-21那种没有一点人情味的钢化塑料隔板上,掂量着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招来了一个“重要任务”。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被委任一项重要任务多半意味着老板的信任,升值的机会和额外的薪水,最不济的情况也只是多加几天班而已。……可是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是该死的基金会。最好的情况是处理一些能在眨眼之间弄没你小命的东西,至少那样没有什么痛苦,至于最坏的情况,在基金会从来都只有更坏,在其他地方充满了机遇的“重要任务”对于99%的员工来说就是死亡通牒,30%的死亡率不是闹着玩的。

  Soc感觉自己的肩膀被重重地撞了一下,走神的代价,Soc想。旁边穿着白色制服的员工一脸疑惑地看着刚才“空无一人”的走廊和突然冒出来的人影,Soc不认识他,但是这肯定是个新来的家伙,这是好事,如果是主管或者其他什么大人物撞上了空气,Soc就要挨一顿责骂了。那新来的直勾勾地用一种见鬼了的眼神看着Soc,之后默默地走向走廊另一头。“他妈的菜鸟。”Soc数着秒,精准的骂了一句,而菜鸟并没有听见这句声音不小更不雅观的话,自始至终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走过罢了,因为这一句脏话,Soc难得的满意起来,这是被忽视的少数几个好处之一。

  然后Soc上扬的嘴角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态沉了下来,忘记自己面临着什么才是真正的走神,Soc的脚步开始慢下来,以至于到了踱步的境地,而他的脸色不比因为随口骂人被菜鸟按到墙上打一顿更好。

  几个世纪之后,Soc终于站在了站点主管办公室门前,平时一直擦拭的透明的门玻璃一反常态的被换成了黑色的强化观察窗,那是绝密的标志。他看着那道危险的黑色,里面映出一张不宽不窄,不胖不瘦,不黑不白,在别人一辈子擦肩而过的几万人中绝不会引起一点注意的几万张之一的脸。多亏了这张脸,Soc无声地咒骂着,也许在Site里面还能有几个人注意他。他又端详了一下那圆形,很惊讶地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地方,这张脸今天带着得了绝症的,或者刚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哀怨。

  只是30%多一点的死亡率而已,Soc又想,他还不至于为了30%几率的死亡率而变得和100%死透了一样,他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能糟糕到掉进那30%,但他更不相信自己一定是那“不幸的大多数”,那个用滑稽的语言进行战斗培训的特工三天之后就在一个能溶解人的巨型Skip里面殉职了,而那特工也像说过的那样“幸运地”得到了一个毫无价值的勋章和一段千篇一律的悼词。算了,是祸躲不过,Soc安慰自己,敲开了面前的大门。

  办公室中闪烁着冰冷的人造光源,本来贴满了各种陈年规章制度A4纸的墙壁现在空无一物,漏出了整片生锈的金属板,办公室是CN-Site-21里面最老的几个房间之一,但是这些掺杂了微量148和隔绝剂的墙板里面却仍然是CN-Site-21里面最安全的的几个角落之一,Soc回手打算关门,但是在门外一层隐藏的金属板比Soc更快的弹了出去,把门封的严严实实,溢出一声在这间办公室中很难忽略的响声,然而没有人回应,这是Soc预料到的结果,旁边的屋子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但是Soc分辨出来的只有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嘟囔声,隔板证明了自己的效果。

  又一道门从内部打开,门里面是刺眼的强光,Soc的视线一瞬间失去了焦点,声音变得清晰起来:“我告诉过你他到了,就算在办公室我仍然险些把你当成Soc,你可以信任他干这些事没有问题。关了通讯,你不会想让一个研究员知道你的身份的。”

  出乎Soc的意料,门里面的人不是那个堪比大学辅导员一样死板的主管,走出来的男人没有戴着什么可笑的面具一类的掩饰物,但是Soc没有关于这个男人的一点记忆,记不得新员工的名字是很正常的,但是在CN-Site-21这样一个能在员工食堂中碰见中国分部形形色色大人物的超大型设施里面绝不会有一个别的研究员认识Soc不认识的四级人员,那人微笑着,和伦理道德委员会那些没什么用的家伙一样,或许这人就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人。不过这人知道他的天杀的被忽视的特长?这就能让他吃惊了,一个总被忽视的二级研究员是不应该被高级人员注意太多的,那很危险。

  男人一直没有说话,Soc也就一直保持沉默,最好不要抢在高级人员之前说话,这是一条在面对重要任务时增加存活率的重要技巧。门里面放着一台球形的机器,看上去像是在研究员之间互相流传的传说里面的东西。他在脑海中打捞在员工休息室的记忆片段,只想起来那名字前面有时间几个字,然后他的眼睛完全从炫目的白光中恢复,看清了上面写着的和咒文一般古怪的名称: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XACTS-08,又一个关于重要任务不祥的预兆,Soc的思维又从搅和起脑海海底的泥沙,勉强把它和维度和时间异常对应了起来。

  那人一直不说话,Soc希望这原因是面前的人已经忘掉了他站在这里的事实,然而那人的眼睛盯着Soc,好像是等着抓Soc对长官不尊重的事端一样,事实如此,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废柴不会营造这种肃杀的氛围,那么面前站着的只能是更上级的长官,甚至可能是“真正的”站点主管之一,另一个员工之间的玩笑,CN-Site-21真正的主管绝对不是一个平庸的死板老头。既然确定了面前的人的地位,这种情况就只能解释成长官要你开始交谈,于是Soc开始一点点组织一点点点都不合乎他性格的语言。

  “先生,非常感谢您的信任,请问这次是什么重要的任务?”最终的成品的风格不同于Soc在两年之内说出来的任何一句话。

  “客套话足够了,签,或者把那瓶药喝了然后等着被抬出去。”一阵风吹过Soc的头发,跟着那阵风的是一叠打印纸,重重地砸在Soc的脸上…和心里,每一张上面都有或多或少几道暗淡的颜色,一沓顶级机密,一沓任务协议,一沓风险告知,三样相当于死亡通知书的东西,装订起来有几公分厚。Soc的目光划过第一张纸,上面赫然印着“死亡赔偿”四个醒目的大字。还是轮到该死的30%了。

  Soc又看了一眼那瓶药,上面是几道蔫巴巴的橙红,好像是E级记忆消除的标志,前几天和一大堆各种化学药剂一起来的新制剂,有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倒霉鬼被踢出了基金会,喝的就是那东西,据说能删掉除了吃喝拉撒以外一切的记忆。

  基金会的任务风格一直如此,退路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这路在你走过的时候就已经千疮百孔了,没人知道回去的时候会不会塌掉。

  于是Soc的手指机械性的在印泥和纸卷上面移动,按下了一个又一个手印,当Soc终于抬起头来时,汗水和印泥混合成的浆糊已经蔓延到了他拇指的第二个指节。Soc推出那板砖厚的文件,享受了一下短时间的休憩,随即惊讶地发现刚才给他文件的人已经离开了。Soc想将这一切归功于某种在主管办公室特有的模因对他的影响,可是屋子里面全息投影的声音又打破了他想要回去安稳睡觉的希望,于是他无奈地拿起了那些文件,极不情愿地挪动自己的身子。

   “请您开始准备随身物品,信息已经发送至您的终端了,您不需要知道未包含在信息中的内容。A7电梯随时为您打开,任务务必保密,您刚刚已经签署了关于泄密后果的条款。”旋转着的三维基金会图标投影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Soc不记得是哪张上面写着泄密的代价,也许是橄榄色的员工服务条款,也许是黑色的任务保密协议,也许是暗蓝色的科技机密许可,这些文件都有一个共同点,“处决”两个大字随处可见。

  

  “通行证识别完成,您以四级权限登入,A7电梯解锁。”
  
  
  
  
  
  
【全角空格: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