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号监控员的分页文件夹
评分: 0+x

“好的,下一批钢化玻璃将于一月后送达,请Area-CN-60注意接收。”

“不,就算是即将无效化的东西也不行。你不能在Site-CN-23处决那个会喷火的人形生物,绝对不能。”

“明白了,下一批Site-CN-71交换人员的通行证会尽快办理。”

“赶紧把Site-CN-21仓库里的炸药都运出去!你们又想干什么啊?!”

CN分部管理部门由O5 议会直接领导,它指导基金会各个层次上的行动。所有通信节点和指挥中心都隶属该部门管辖,同时该部门还负责基金会的所有财务调派——诸如资金处理,估算,预算编制等等。当然,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可能直接呈报O5议会,往往会在CN分部内部解决——比如各站点的例行通报。

自从被调到管理部门清点站点和机动特遣队之后,孟阳明就觉得自己的时间安排被挤占了大半——别说执行湖中剑协议了,连新项目都没时间研究,甚至自己主导的几个老项目都可能被交给别人打理。伴随着CN分部一波又一波的基建高潮,孟阳明手上的站点列表长度一直在增加,以至于每个站点打一遍电话都要半个上午的时间。更糟的是,站点通报不比上班打卡,各个站点总要在汇报当前情况后提出新的需求:建材不够、人手不足、收容失效善后以及整个站点被炸上天需要修复等等。而当他把这些事情一一记下,再分门别类并给每个部门递条子之后,午饭就只能吃驻站人员在食堂挑剩下的东西了。归功于大量胡萝卜、花椰菜、卷心菜、青豆和全麦面条,长期坐在室内的孟阳明居然没有任何肥胖迹象。

想着午餐会不会有新蔬菜,孟阳明开启了Site-CN-34的站点联络通道。这个站点之前着实让管理部门头疼了一阵:在国内某一线城市核心商圈包下一块地皮的花销可不小,更别提这块地上还要盖一栋地下10层到地上34层的写字楼了。而且从一个月前开始,Site-CN-34就不停地要设备和修设备,支出突然间上了一个档次。要不是基金会在伪装地址上经营的前台公司能有点现金流,他绝对会替上级把这个计划全盘否决的。

“这里是CN分部管理部门。Site-CN-34,请开始站点例行汇报。”

没有回音,连忙音都没有。孟阳明不禁叹了口气——上次处理完几个站点的一堆麻烦事之后,他开启了Site-CN-52的联络通道,却没注意到这是该站点开饭的时间。至于随后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反正饭碗是保住了,毕竟CN分部除了自己没人愿意干这活儿。

“Site-CN-34,请开始站点例行汇报,否则视为出现收容失效。”

听筒里依然寂静无声。孟阳明下意识地看了看屏幕,发现Site-CN-34连一个数据包都没传回来。一分钟之后,屏幕上既没有弹出“已接通”,也没有显示“未接通”,而是提示“未响应”。

对照了一下Site-CN-34的作息时间——尤其是开饭时间——孟阳明决定拿起另一边的红色话筒,并对里面说:“请求派遣人员实地考察Site-CN-34的情况,联络通道显示该站点与我们失去联系。”

放下听筒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把能找到的Site-CN-34职员都控制起来。”


谈话时间:Site-CN-34失联4小时后

谈话对象:Hannah博士,Site-CN-34主力研究员

情境描述:由于超负荷工作后的强制休假,Hannah博士已于45天前离开Site-CN-34,居住于上海嘉定区的基金会休假专用房中。在被强制带离休假地点时,Hannah博士对Site-CN-34失联的情况并不了解。

<谈话开始>

采访者孟阳明(以下简称阳明):虽然我不具有Site-CN-34的高级权限,但现在我有CN分部管理部门的授权。如果遇到涉密的情况,希望你能够如实作答。

Hannah博士(以下简称汉娜):我知道的话,肯定如实作答。

阳明:你和Site-CN-34内的其他职员是否还能联系上?

汉娜:昨天晚上零点之前,我还在通讯频道里反对Prism去陆家嘴卖小龙虾来着。等到睡起来之后我就去嘉定古镇了,当时还以为Prism已经被注射了镇定剂。

阳明:在过去的45天内,你和Site-CN-34之间的通讯有没有什么异常?

汉娜:休假的头一个星期我没有接到站点的任何通讯,当时上司认为我需要彻底和工作隔离才能静养。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首条通讯,内容是Tictoc博士关于冰激凌口味同站点职工起了争执。后来我就断断续续地接到类似的报告,但没听说任何异常情况。

阳明:也就是说,这45天里只有心理疏导方面的通讯?

汉娜:你知道的,我们站点好几个人都有点……那啥。Tictoc在业余时间搞冰激凌和本子,Svba总是挤占工作时间看小说,Prism隔三差五就打算推着轮椅去陆家嘴卖小龙虾。这么多活宝放在一个地方,你就是想清净几天都难啊。

阳明:站点财务方面的内容你接触了吗?

汉娜:他们从来没跟我说过,估计是找了其他站点的会计吧。

阳明:我说一下我接触到的情况——从30天前开始,Site-CN-34不断提出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需求,管理部门已经按要求提供了6批设备。而从20天前开始,Site-CN-34现实稳定锚的报修单也开始增加。这些情况你清楚吗?

汉娜:(明显的停顿)你说的这些,我不了解。

阳明:目前为止,Site-CN-34中没有需要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才能收容的项目。可我在站点财务记录中发现,写字楼拔地而起之后,Site-CN-34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请求调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而且在你负责站点财务工作之后,每次设备请求都有你的签字。

汉娜:Site-CN-34的机动特遣队需要用到这东西。

阳明:但是出库单和入库单对不上啊。站点里留下的设备足够装备起码十支机动特遣队了,现在在编的却只有四支。Hannah博士,你觉得这些现实稳定锚和本次失联事件是否有关?

汉娜:(停顿五秒后)抱歉,我没有透露这方面信息的权限。

阳明:管理部门授权我了解任何可能的线索,Hannah博士。

汉娜:CN分部管理部门的授权还不够……因为这是ISD的要求。

<谈话结束>

备注:根据事后的了解,CN分部内部安保部门确实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任何Site-CN-34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用途相关的信息都需要其授权才能了解。但该部门拒绝对管理部门进行授权,同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接手调查的意愿。


Svba博士正听着七里香,跟一堆人挤在世纪大道地铁站里。作为上海唯一的四路地铁换乘站,世纪大道的人潮却基本仅限于站内——地下人头攒动,地上宽广无垠。或许这和世纪汇广场以及源深体育中心的规划有关,但人口密度相对分散的直接结果,就是Svba宁可在这里下车也不愿意继续在地铁车厢里挤到陆家嘴站。反正在每个月的5天假期中,自己享有充分的行动自由,而且理论上休假还没结束呢。

“小说完本了没事干啊,还是回去工作吧。”Svba在出站口的广场上伸了个懒腰,随后快步向陆家嘴地铁站方向走去。按照站点作息时间表,这时候Site-CN-34在陆家嘴的出入口应该还开着才对。

但本打算拉练一下的Svba直接被几个身着运动装的家伙围了起来,而为首的那个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基金会丙午-1“南明离火”第零支队小队长。看到那个标识以后,Svba很配合地跟他们一起坐上了旁边的面包车。

“不好意思,但事态紧急,我们只能先把活担起来。”小队长上车之后拿出一块薄荷糖递给Svba说,“Svba博士,您的休假不得不提前结束了。我们现在和Site-CN-34失去了所有联系,驻站的四支机动特遣队全都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回应?”Svba手颤抖了一下,又恢复平静。接着他慢条斯理地剥开薄荷糖放进嘴里,然后说:“之前我跟他们说提前回来,他们还批准了呢。”

“您是什么时候告知他们的?”

“两天前。”Svba说完吸了几口气——那块薄荷糖不是一般的清爽。然后他抬起手指了指陆家嘴站的方向说:“陆家嘴,当时他们说从那边进去。”

“陆家嘴……”小队长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我们会送您过去。”


Svba博士站在陆家嘴某栋楼面前,陪同的丙午-1队员也一并站在门口。

“我们……”Svba博士憋出了一句话,“没走错吧?”

“如果走错了,说明他们在忽悠您。”小队长接过话说,“但我觉得Site-CN-34不应该是个毛坯房啊。”

几人面前的写字楼确实有34层,玻璃幕墙和顶部霓虹灯都一块不少地装在上面。但从门口的玻璃自动门往里看去,只能看到没有上漆的水泥柱子和墙面,还有宽阔的一楼大厅。大厅内没有任何建筑垃圾,但连生活垃圾也见不到,更没有任何人出入的迹象。

“头儿,”另一个队员放下了手上的双筒望远镜,“上面几层都是毛坯,连漆都没刷。”

“这不对啊。”Svba脱口而出,“我们还注册了前台公司‘草 莓 竞 争 制 片 厂Strawberry Competive Production’,多少能看到个人啊。”

“您先别动,我们靠近看看。”小队长示意另一名队员跟他一起上前。当两人站到自动门面前时,玻璃门并未滑开。他们抬头看了看,发现门内侧的感应器已经消失了,只留下光洁的水泥墙面。

“看来需要破门了。”两人后退一步,小队长掏出手机说,“我先和上级通报一下,等他们启动掩盖预……”

自动门毫无征兆地打开了,两人下意识地往后一跳,同时掏出了腰间的短管手枪瞄准大门。事后的对记录仪影像的分析显示,这名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的队员是在一帧中突然出现在大门中的。他面朝下跌到在门前的台阶上,抬起头看到警戒状态下的数人后,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说:“终于,终于回来了……”

在他昏倒之后,丙午-1第零支队小队长确认了他的身份。


谈话时间:Site-CN-34失联8小时后

谈话对象: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队员

情境描述:在站点失联7小时后,Svba博士在原定的站点入口同其遭遇。已查明造成其晕厥的原因为高度紧张,生理机能各项测试均为正常。在经过初步治疗后,该队员要求向处理事件的总指挥汇报情况。

<谈话开始>

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队员(以下简称队员):你是哪一级的指挥?我要求向最高级指挥员汇报。

采访者孟阳明(以下简称阳明):冷静,队员。我是处理Site-CN-34失联事件的总指挥,拥有CN分部管理部门的授权。你可以称呼我为总指挥,或者孟阳明。

队员:好的,总指挥。现在Site-CN-34储备的生活物资只能坚持15天,我们已经实行了配给制度,还在尝试撤出其他人员。

阳明:站点内部的时间流动出现异常了吗?

队员:据我观察没有。我们昨天做过一次授时,刚刚我和丙午-1队员核对了时间,没有发现相关迹象。

阳明: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站点与外界失去联系的?

队员:大约今天凌晨,Site-CN-34的各个出入口开始关闭,站点广播声称是技术故障。随后我们的量子加密信道和有线传输线路相继断开,在凌晨4点14分授时频道也断开了。

阳明:我在今天上午10点53分尝试联系你们,你们收到信号了吗?

队员:没有。

阳明:你离开前,站点内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队员:Tictoc博士组织了站点的食物配给,同时持续通过量子加密信道发送信号。之前Prism研究员尝试打开站点通道,但驻站AI系统拒绝了他的请求。

阳明:那么你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队员:Prism研究员将情况告知了我们——驻站AI系统认为,开启通道需要Hannah博士的授权,或四十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一次超频。而根据AI提供的数据,这次超频会直接令这些现实稳定锚报废。

阳明:你们动用了所有的库存?

队员:是的,我们动用了所有仓库中的后备设备。一个包括我的三人小队被组织起来寻找救援,但只有我一个从陆家嘴出现。

阳明:从陆家嘴?你们还有联通上海其他地区的出口吗?

队员:不,不是上海。我还在广州白云商区,北京三里屯,深圳罗湖商区执行过任务,都是从站点出口直接到达的。

阳明:最后一个问题:据我了解,管理部门先后向Site-CN-34提供了不下6个批次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具体数量不下于三百台。你确定只在仓库找到了四十台?

队员:是的。

<谈话结束>

备注:余下的两名队员在北京三里屯和深圳东门商圈被发现,三人提供的情报基本一致。经过排查和指认,分别在相关地点发现了类似的未装修写字楼。


孟阳明坐在办公室里,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份后勤部门的报告和一张中国地图。后勤部门的报告详细列举了Site-CN-34所持有的运输设备——自行车、机动车、甚至几架客运和货运飞机,但唯独没有任何空间运输设备。那几架飞机还在浦东机场里停着,更没有什么改装迹象。

可那个MTF队员是怎么说的?“我还在广州白云商区,北京三里屯,深圳罗湖商区执行过任务,都是从站点出口直接到达的。”

他用红笔把这几个城市和上海做上标记,接着开始核对那些前台公司的地址——当初基金会为了给Site-CN-34打掩护,控制前台公司发动了一次一线城市的地产开发。鉴于中国的一线城市只有数得着的几个,情况反而很好判断……

半小时前的报告指出:这些地方都发现了内部未装修的写字楼,同时大楼内部没有任何排管布线的迹象。换句话说,这些外表光鲜的楼宇跟烂尾楼没什么区别。

看了看地图上的几个红点,孟阳明觉得,是时候找Svba博士谈谈了。


谈话时间:Site-CN-34失联11小时后

谈话对象:Svba博士,Site-CN-34研究员

情境描述:原定于当天下午返回站点的Svba博士被告知站点失联,随后在丙午-1的陪同下对原站点入口进行了查看。根据丙午-1队员的描述,站点失联一事没有造成Svba博士情绪的大幅波动。

<谈话开始>

采访者孟阳明(以下简称阳明):你和站点的最后一次通讯是在什么时候?

Svba博士(以下简称Svba):两天前,我告诉他们小说完本了以后没事干,要提前回去。他们批准了。

阳明:然后告知你从陆家嘴返回?

Svba:没错。

阳明:之前你休假完毕后,都是从陆家嘴返回站点吗?

Svba:每月我都这么干一次,习惯了。

阳明:那么你离开站点的时候,出口都指向哪里?

Svba:当然是陆家嘴了,还能是哪里。

阳明:你对站点机动特遣队的情况了解吗?

Svba:了解一点,怎么了?

阳明:你见过的那名队员说,他们曾经直接从出口到达北京、深圳和广州。我通过任务记录确定他的说法属实,也看过你的档案。你真的没发现Site-CN-34有什么问题?

Svba:(明显的停顿)他真的这么说?

阳明:没错。我现在怀疑,Site-CN-34出现了某种空间异常。

Svba:(叹了口气)其实这么说不太准确。

阳明:不太准确?

Svba:应该说……Site-CN-34本身,就是个空间异常。

<谈话结束>

备注:与Svba博士谈话结束后1小时,CN分部内部安保部门给出了相关授权,对Site-CN-34的救援计划正式启动。


“不,听我说,这些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根本不够。按照你们现在的状况,需要一倍的数量才行。”

距离Site-CN-34失联事件的圆满解决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孟阳明又回到了忙碌的状态中。不知为何,他反倒有些怀念当时的感觉——虽然每一秒都担惊受怕,但他难得吃上一次热乎的食堂饭。那天事情结束之后,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把第二天听取站点通报的事情交给别人,接着倒在宿舍里睡到第二天中午。他醒来的时候刚好赶上午饭开锅,在食堂点到了久违的鱼香肉丝、糖醋里脊和上汤娃娃菜。可惜他提交给上级的,关于加固Site-CN-34的提案还在扯皮中,搞得他只能不停地往站点送更多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是的,在当前水平的约束下,站点与现实的连接会非常不稳定。先把你们的备用设备搬出来,后勤部门明天就把新设备送过去。”

不说不知道,Site-CN-34整个建设在一个类似量子效应的空间异常之中,因而能够同时存在于所有一线城市的商圈里。而在出具体任务的时候,驻站AI能够通过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控制异常,将站点出口导向任何一个一线城市。但在几个月前,这个空间异常的稳定性急剧下降,使得站点与现实空间的连接变得不再牢固。稳定性下降的速度超出了驻站AI的估计,最终发生了之前的失联事件。幸好站点建筑结构中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足够维持异常本身的完整,否则Site-CN-34可能就直接跟着异常一起湮灭了。

“先把你们的备用设备拿出来,我现在就调一小批过去,大概几小时就到了……喂?喂?!”

孟阳明挂断后,重新开启了Site-CN-34的联络通道。过了一分钟,屏幕上弹出三个字:“未响应”。

孟阳明迅速抓起另一边的红色电话,对着话筒说:“请求派遣人员实地考察Site-CN-34的情况,联络通道显示该站点与我们失去联系。”

放下话筒前他又补充到:“把能找到的Site-CN-34职员都控制起来,通知CN分部其他部门启动应急撤离预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