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犬的储藏间

基金会求闻回忆

距离我正式加入基金会的那一日已过去了太久,久到充满未知与异常的日常生活也变得平淡。但我始终怀着好奇心,不断地观察着我所感兴趣的、深深喜欢着的同事们。

他们是怎样的人呢?是什么让他们成为了当今基金会的砥柱?

于是我想到要做这样的琐碎记录,尝试着向他们的方向不断努力。即使一切工作并无用处,这本记录或也可成为未来的小小谈资,在闲时引得自己一笑——

未名,Site-CN-11

奇异梦境中所见的美妙食粮

Bread

能力:变成魔法少女的能力
危险度:极低
友好度:
主要活动场所:Site-CN-34,Site-CN-99

她是Site-CN-34的研究员。有着特异的思维和无穷无尽的灵感,因此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喜欢各种各样的异常艺术,也是绘画的好手。
平时看上去迷迷糊糊,打游戏时却相当精神。曾经制作过一些无害的异常游戏。

用画笔记录日常,用画笔使用奇术,用画笔放出弹幕。什么都是用画笔。
热爱猫和可爱的少女,本身也很可爱。

面包人没有关系。

能力

变成魔法少女,不仅可以用于自身,对其他人也是适用的。
她常常会对别人使用这个能力,然后将他们少女形态的样子画下来。(x1 大家意外地都很喜欢。)

轶闻









452,382年


And here it is; the revelation. Just as there's no real differences between myself and I, there's truly no differences between acceptance and denial. The only two things defining each are semantics and level of emotions. Maybe that's why I had trouble understanding the differences, how to apply them to myself; it's all a matter of shifting perspective.
真相,就在此处了。正如同我与自我浑然一体,接受拒绝实无差异。能够定义彼此的只有语义和情绪水平。也许这便是为何我无法理解这些区别、无法让它们适用于我;这全是个狭隘的观点。

Maybe there's an end in sight. A goalpost where I can break free of the consistent years spent in nothingness, feeling my atoms turn to wet, and resisting. All I have to do is step forward, remember that "yes" is "yes", and hold on. Eventually, the answer will come for why things are the way they are.
大概会有一个终结,一个目标,让我能从那些日复一日始终在乌有中消耗、每一部分的自己都变得懦弱不堪却仍要抗争的久远长年中解脱。我只需前进,相信正确就是正确,只需坚持下去。为何万物如斯?答案终将浮现。

Answers always come.
答案总将浮现。



故事列表:

  1. 我看见一片黑暗
  2. 群堡 2 (西向死亡)
  3. 惟神可评判我 (我们寻死)
  4. 月为死世 (辉煌破晓)
  5. 只有一次儿子离开了我
  6. 时间与记忆的掠夺者
  7. 我会尝试如此生活 (有人归巢)
  8. ……就像发条

延伸阅读:

相关引用材料:


同人作品:

研究员Talloran与神 by Sir BaubiusSir Baubius

……就像发条 by SunnyClockworkSunnyClockwor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