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的████

竞赛结束了,承蒙大家错爱,能够取得如此佳绩,本喵已是意外万分。毕竟我的切题角度很简单也很取巧,只是蹭蹭疫医的热度,借疫医自带的“生死反转”属性完成一篇文档。

即便如此,我仍希望竭我笔力去体现一个命题——何为生,何为死。
该是很容易看出,文中每部分的文言文均出自五柳同学。捽兀穷庐,酣饮赋诗,出自《自祭文》,原意为身居陋室,意气傲然,饮酒赋诗。故人凄其相悲,同祖行于今夕,出自《自祭文》,原意为亲友们怀着凄伤悲哀的心情,今晚一道来祭奠我的亡灵,为我送行。唯我独迈,曾是异兹,出自《自祭文》,原意为可叹我自己独行其是,竟是与众不同。


原文Legends Never Die
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怀里吐了出来。我希望我是个足够强大的人,来结束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他在那次死去。事实总不如愿望般美好。——摘自Jacob Kensington博士的个人日记


Site- 04,20██年9月27日

办公室比Kensington博士预料得朴素得多。他曾认为一位O5应该有被完美裁剪过的橡树,毛毡桌布,饮料柜,以及其他一切。但O5-2的办公室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简陋的空间。六个装满了文件的大文件柜。几台电脑。一架效果仅限于这间办公室的现实稳定锚。显然这只是个工作的地方。O5-2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所以再说一遍。你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Kensington博士不安地扭动着。他偷走了他面前的文件,以及迈克尔的档案中所有相关的资料。他们已经有个把月没有吵过架了,即便如此,他仍然恼火地从他的朋友那里偷走了东西,“我想我们可以用这个来实现某种永久性的现实重构。有些东西可以让我们在对抗混分和异常们取得微弱的优势。谁都知道他们一直在扩张。”

O5-2坐起来,十指交叉,将下巴搭在交织在一起的手指上。“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帮到我们的呢?” 她绕过桌子,在文件堆里快速地翻找着什么。几行关于“现实稳定锚”和“闪族十六进制交叉引用”的字样被潦草地写在那几张方格纸的首页上。然而根据那些读过它们的专家的说法,这些东西没有任何意义。“这些都是废话。你知道的。”

Kensington博士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没错。在我们的现实中,Magnus博士的“研究”除了胡说八道外什么都不是。但在另一个现实中可就不一定是了。这一整套现实转移的理论,以及自主空间遵从式基体并不是扯淡。只不过在这里它没用。”他可以看懂她眼中的神情。每次Magnus试图解释这个的时候他总是露出同样的神情。

Kens将椅子向前挪了挪,然后指指一张设备上的图表。该设备由一块装着铋的黑石制成。“看,在我们自身的时空和休谟指数中,这只是一块贵的离谱的镇纸。但如果我们可以……呃,没有一个更好的术语,“扭曲现实”,我们可以使其生效几秒钟。足以全力启动转移过程就行。只要我们需要,无论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都可以被……增强。”

O5-2从容地看着桌子的另一头,笑了几声,“增强了又怎么样?我们过去曾试图这样做,但最好也不过是……暂时的。也许它更适合作为某个文件中的脚注。”

Kensington博士点点头,伸手去拿公文包,然后拿出了几份需要四级权限的文件。“是的。公爵事件,我知道。虽然损失是灾难性的,但结果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您可以让您所有的高级职员,每一个人都是不死的,而且,嗯,找不到更好的词,‘幸运’得就像Kondraki博士那样,您会吗?”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当然会。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需要某种形式的物品。某种足以改写这一切的东西。就个人而言,我会选择一些生活中的东西。但它必须是相对不重要的东西,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会对它造成什么影响。讲真这不是我想要考虑的事情,现实对待那些想勒住它喉咙的人是不同的。”Kensington博士架了架他的眼镜,他的手指紧张地颤动着,候选名单已经准备好了。

O5-2点点头,按下她手机上的一个按键:“Sal,你能给我们带些咖啡吗?这将会是一次长谈。” 她抬头,扬眉,“你喝咖啡吗,Jacob?”

Kensington博士咽了口唾沫。令他不安的是,一名监督者无需查阅就知道他的名字。“当然。” 当他拿出一些计划和设计图时,他下意识地向下伸手去查看手机。“我们可能需要SCP-343的帮助,还要其他几个异常才能启动初始反应……”

O5-2点点头,“没问题。让我们来谈谈细节,你让我开始担心后勤问题了。”


Site-19,20██年7月17日

站点正在遭到攻击,而且Michael几乎无事可做。他跑过大厅,试图找到一个安全区,但所有的活动限制区都,好吧,已经锁上了。等这么久是他自己的愚蠢失误。他必须确保Jacob找到掩体前没有缺胳膊少腿。

爆炸震动着前面的走廊,他跌倒在地,眼镜落在地板上。一切都模糊不清地在他眼前来回摇晃着,耳边缓缓地响起一声有如金属摩擦声的咆哮。他匆匆忙忙地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找到了他的眼镜。在这个距离下,他可以看到穿着黑色制服的武装人员从墙上被炸开的洞冲了进来。

天啊。真的发生了。他们在这里,我要死了。

他站起来,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伴随着大声的叫喊,响亮的枪声填满了他身后的走廊。

不应该是这样的。它本该只是……天啊,枪太亮了!

他拐进一条位于边缘的走廊,冲过医疗翼楼。从门中飞奔而过,然后在前台前停了下来,“你好!?有没有人在这里?”

他的眼睛扫过桌子后面的区域,然后撞上了一名他上周遇到的初级医疗人员的眼睛。她玻璃状的球体盯着被遗忘的虚空。Magnus僵住了,血液渐渐变冷。Kayley。她的名字叫Kayley,热衷于沙拉三明治和萨尔萨舞曲。现在她死了,他呆住了。她脖子上那个整洁而又血淋淋的孔洞显眼地嘲弄着她今天早上还拥有的充满活力的生活。

“不,不要。耶稣基督啊!”

他猛地转身,跑出了门。慢跑的节奏变成了死亡冲刺。他环顾四周,试图找到基金会人员的踪迹。他在远处的走廊上瞄到了一对白大褂,然后决定跟在他们后面以躲避交火。他转过一个转角,绿色的灯光从周围的通道上散发出来。

//一个敞开的避难所!天哪,我真是走了他们的狗—— //他转过这个通向生存的转角,然后和一个身穿黑色防弹迷彩服的高个子男人撞了个对面。在他的脚下是两位基金会科学家,而他自己手里拿着某种款式枪。他瞥见了马格努斯,然后狠狠地盯着他看。

Magnus笨手笨脚地在身上摸索着,试图找到他曾佩带过一段时间的那把看上去特别蠢的左轮手枪来了结这名战斗人员。看起来傻极了的手枪皮套里是空的。当然。我把它留在宿舍里。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带那玩意了。他所能找到的只有他的口袋式袖珍折叠刀。他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然后镇定自若地弹开它,他的手挥动着,一如他曾做过的一百万次那样。开包裹。撬开苏打水。他唯一没有想过的是用它来保护自己。

他面前的那个男人抬起头,轻笑着,把手放在迷彩服的肩膀处的刀柄上,抽出了一把当应该是Magnus见过的最大的刀,然后把他手里的枪被别在枪托上。刀的刀身应该至少有十英寸长。

“收,收容团队已经在路上了!你无法在他们到达之前及时离开!你应该马上走!” 他试图让自己表现得自信,把自己的站姿调整为他认为危险到来时应有的样子。他的双腿感觉很别扭。他的手指像小钳子一样抓着小折叠刀的G10型手柄。他记得在亚马逊上买这东西时是怎样吹嘘它有多么多么棒的。它基本上永远锋利。只是在他僵硬的手指中感觉绝对没什么用。

“不,他们不会到的。我会离开的,但不是现在。” 他面前的男人说道。他随意地向前迈去,用手把刀举起。这真是天杀的大。Magnus试图把刀收回,就像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刀身抵在拳头底部。“防御型握法”他的大脑告诉他,但他不得要领。

两步之外,敌方特工突然用他那只空手向Magnus的脸袭去。他想都不想就用小刀向特工划去,这刀可能蹭到了特工手上的加厚手套。他的膝盖突然传来了尖锐的疼痛。一个绳夹锁住了他的膝盖骨,他倒在地上,只靠他的另一个膝盖支撑着。

一只手抓住了他握刀的那只手的手腕,当他听到腕骨裂开时,一股快速而又剧烈的热感充满了他的意识。特工用另一只手提着Magnus的头发向前走着。他的头被强行扭向他,约十英里长的黑柄大刀横在他眼前。“你应该躲进实验室,铅笔脖子。”

Magnus试图回敬些什么,但胸口处剧烈的阵痛阻止了他。那只手放开了他的头发,但另一种炽热的感觉在他的胸口出扩散开来。当Magnus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那个男人转身走开了。哦他妈的。他捅了我。他捅了我好几下。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整场决斗可能不超过一秒钟。电影里不是这样的。出于某种原因,他能想到的只有,为什么它不像电影中那样?Magnus的身体撞到地板上,血液迅速汇集在他身下,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他感到有人把他从地上抱起。有人朝着他的脸大喊大叫。但是一切都是如此模糊,以至于他难以辨认是谁。“K,Kens?我不——”

当Kensington最好的朋友在他的怀里逝去时,他朝着天花板愤怒地尖叫着。当无力的愤怒感浸没了他时,他身后的安全小队开始清理这片区域。


Site-04,20██年7月18日

O5-2坐在一张桌子前,已经打开了的文件放在她面前。办公桌对面坐着另一名O5议会成员和Kensington博士。他还没有把在昨晚Site-19的袭击中沾到手上的鲜血洗去。“先生们。我们已经完成了去年秋天我们设立的目标。现在我们只需要一个自愿的实验对象来——”

“我有一个。” Kensington抬头看着O5-2,他的眼睛清晰,明亮,并且充斥着过去24小时的痛苦和愤怒。“我有一具你们可以使用的身体。我还有一个契机。某个足够强大,同时可以清晰地理解你们的话的东西。”

O5-2再次把十指交叉到一起,身体向前倾,“继续讲,Jacob。” O5-6转过头,从他不起眼的伪装中发出的模糊黑雾笼罩着他的头部,掩盖了他的踪迹。

“Michael Magnus。他昨晚在Site-19事件中丧生。它给我们带来了因果关系,这件悲哀的事情同时是一件足以用因果律把高级职员转移出来的因果关系。”Kensington博士试图不发出颤音。医学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东西,但他一不足以拯救Michael的生命。

如果他们再快一点,他们就可以改变他在现实中死去的事实。如果他们选择的时机合适,他们就可以给他第二次机会。O5-6发出了混合了多种声音的合成音:“所以,如果没理解错的话,我们是要故意去扭曲现实,以便我们可以将我们的研究员变成异常?这么做是对的吗?还有我们能用这位……Magnus博士的身体和死亡这样做吗?”

O5-2点点头。“我们可以。嘿,你对议会的投票结果有什么疑问吗?” 她直接透过雾气看着椅子上的男人。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然后他把目光挪开,站了起来。

“不,你知道我怎么投的。抱歉, 2 。但事实如此。” O5-6走到O5-2的办公室门口,输了一组六位数的密码,打开门,然后踏进Site-26的现实锚定点。

“好了,Kensington博士。把遗体带来吧。我们将在明天午夜开始行动,有问题吗?” Kensington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沿着和O5-6相同的出口离开了,他的目光无比坚定。去他妈的议会。他现在就要去把他的兄弟救回来。

她停顿了一会儿,把下巴靠在交错的手指上,然后笑了一下。她打开办公桌抽屉,同时按下她手机上的一个按键:“Sal,现在可以过来吗?”

她面前的门打开了,接着她的助手走了进来,读着一个分类帐簿,“模因已经开始起作用了。所有”他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声音“的痕迹都已从现实中抹去。开始我们真的确定使用这种模因药剂是个好主——”

她举起一只手示意他安静。“立即执行指令:传奇。我们需要在其他议会成员注意到这一点之前完成工作。” 她回头看了看,开始在文件上草草地作着记号。由大号加粗的红色字母组成的“由O5议会投票否决”醒目地印在文件上。


Site-04,20██年7月19日,晚11:50

Site-4的黑暗深渊很难说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冰冷的混凝土包围着武装小队,紫色的分形图像在房间的角落里闪烁出现,这是把Site-4囊括进维度漂流的后果。

进入站点更深层的唯一办法是得到一位监督者的陪同。Kensington的通行证在经过第三个地下室后就失效了。而在六层楼和四座电梯之下,落地灯和工业照明灯照在一个混凝土方块上——那是昨天一天的工作成果。

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凿好了的简陋祭坛,上面有一些大致成碗状中的铋晶体,晶体的晶格勉强可以支撑其内部的运尸袋的重量,站在。祭坛周围站着O5-2,Kensington博士,Sal,几个医疗助理,以及一个难以确定种族的男人,他的眼里满是疲惫。“要我稳定一下祭坛吗?”

她摇摇头,“不是。根据设计图,这正是它该有的样子。” 她拾级而上,把一只手放在她面前的运尸袋上。“你知道你该做什么的吧?”

他不安地扭动着,室温上升了一小度。他西装领带的颜色从红色变为蓝色。“嗯。我们将扭曲这……东西周围的空间,直到它生效为止,对吗?” 他同样拾级而上,也把手放在了运尸袋上。“这真是一件……极其卑鄙的事情,你居然问Mel——”

她抬起头蹬了Kensington一眼,“你敢说。另外我知道我在问你什么。你欠我的。”

Kensington博士的眼睛死死盯着他面前的运尸袋上。这一定会奏效的。他一定会让他的白痴朋友回来,O5-2也会得到她的现实遵从基体。他反复摆弄着手中的笔,然后抬头看着O5-2。“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出去,Kensington。我会让你知道会发生了什么的。”他想抗议,但她用一个手势打断了他,“这不是询问。” Kensington博士强忍着愤怒看了她一眼,然后气冲冲地走出房间。她点点头,看向身边的那个男人,“无论何时,当你准备好——”他举起一只手,闭上了眼睛。

“既然你介意我的头衔,至少叫我343吧。另外在此之后,我们就两清了。这是件……错事。你甚至不知道这可能会导致什——”她转身背对他,点了点头。“好了。知道了。”

他伸出双手,专注于神秘的轮回允许他做的事情。室温开始上升。几分钟过去了,汗水在这个不起眼的人迅速变红的脸上渗出,空气出现了微弱的金属味。又几分钟之后,他的指甲越来越多地裂开,然后在他们面前的粗制祭坛开始摇晃,并发出嘎嘎声。他的声音嘶哑,紧张,“现在是时候了,如果你——”

O5-2向前迈了一步,拍了一下尸体袋,用自信的口吻缓慢庄重地吟诵道,“死亡太便宜你了,白痴。这事从来没有发生。”O5-2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缓慢,可以听到微弱的噼啪声,接着是咆哮声。她的感官超负荷运转着,视野逐渐消失,变成白色……然后变黑……然后慢慢恢复正常。

尖叫声缓缓淡去,Michael · Magnus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祭坛上的骨骸残留着微弱的紫色。

“哪里……什么……我不……?” Magnus含糊不清地说着。“我不是……我已经死了,​​可我怎么在这里?!我没有……哦,他妈的上帝——”他扯开衬衫,低头看着他的胸膛。那道刀伤已经……不见了。没有疤痕,没有缝合线,什么都没有。“我不明白。”

O5-2三步并作两步走到Magnus面前,“哦,Michael。难道你不知道,传奇不死吗?” 当她向在场的几名医疗人员示意时,他警惕地抬头看着她。“把他清理干净,然后回到Site-19。他还有工作要做。”

Sal走上前,站在O5-2旁边,“设计图指出随后的因果分歧效果会不断加剧。我们是不是要——”

她得意地笑着,转身向她的办公室走去,“不要担心,Sal。未来Michael会进行相当多的“实地考察”任务。“


Site-04-a(临时名称),20██年7月19日,晚11:59

Kensington博士的眼睛死死盯着他面前的运尸袋上。这一定会奏效的。他一定会让他的白痴朋友回来,O5-2也会得到她的现实遵从基体。他反复摆弄着手中的笔,然后抬头看着O5-2。“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出去,Kensington。我会让你知道会发生了什么的。”他向前走了两步,把下巴抿成方形。“这是应该得到的尊重,长官,请你滚蛋。”

她微微一笑,然后点点头,看向身边的那个男人,“无论何时,当你准备好——”他举起一只手,闭上了眼睛。

“既然你介意我的头衔,至少叫我343吧。另外在此之后,我们就两清了。这是件……错事。你甚至不知道这可能会导致什——”她转身背对他,点了点头。“好了。知道了。”

他伸出双手,专注于神秘的轮回允许他做的事情。室温开始上升。几分钟过去了,汗水在这个能扭曲现实的人脸上渗出,空气出现了微弱的金属味。又几分钟之后,他的指甲越来越多地裂开,然后在他们面前的粗制祭坛开始摇晃,并发出嘎嘎声。他的声音嘶哑,紧张,“现在是时候了,如果你——”

O5-2向前迈了一步,拍了一下尸体袋,用自信的口吻缓慢庄重地吟诵道,“我努力工作,太过信任这个白痴,现在得到了地狱!”O5-2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缓慢,可以听到微弱的噼啪声,接着是破碎的声音。她的感官超负荷运转着,视野逐渐消失,变成白色……然后变黑……然后慢慢恢复正常。

SCP-343看着O5-2:“我很抱歉,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期待什么,但就这样了。” 他恢复了平常的着装,所有的伤痕都消失了。“我现在要回到收容中了。” 连个提醒都没有,他毫不客气地消失了。

她看着Kensington,皱了皱眉头。“呃,就这样?”

他的视线落到地面上,咬紧牙关。可恶。它本该是有效的,笔记中的所有内容都表明……操它妈的。至少我试过了。你这老混蛋安息吧。“我猜就这样了。” 他转过身,愤怒地走出房间,朝着Site-19的维度入口走去。

几分钟紧张的沉默过去了。至少这样就不用处理议会中的其他人了…… 她想到了自己。从角落里,Sal的平板电脑发出了哔哔声。“长官,我们接到报告说休谟指数飙升到了一个高得离谱的水平。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他的手机在口袋里响了,他把它举到耳边。令人焦虑的死寂持续了几分钟。“Montana州的异常情况被核实了。特工报告道是……狗。很多,很多狗,还有一些实体在领导它们。”

O5-2咬了会嘴唇,视线从面前的祭坛移向Sal。“这只是一个巧合。”

Sal看着她的侧脸。“嗯。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巧合,对吧?” 她做了一个含糊不清的表情,转身走向她的办公室。“让我成为收容小组的负责人。” 她最后看了一眼烧焦的运尸袋和Michael · Magnus仅存的骨骸。“成立一个遗体调查小组。如果存在什么相关性……我们……”她停顿了一下。“Sal,我真的不知道。就先让一支队伍就位吧。”

他看着她离开昏暗的地下室,低头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关于Montana州的信息流源源不断。他耸了耸肩,打电话给收容小组,背朝祭坛,与此同时,第三个肋骨上的缺口上一道微弱的紫色光芒一闪而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