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息之牆
放著我以前寫在論壇上的作品

引子:
根據«風土篇»的記載,處於彼曼尼亞西南部的黑色平原,顧名思義,是一片完全被黑色覆蓋的草原地區。在黑色平原,不僅是泥土,連在土裡長出的植物都呈現出一片漆黑,而長期食用這些植物的動物和居民,其膚色甚至比劇團沙漠中的樂科特人更要黑上一些。

關於這片覆蓋這片草原的黑暗的由來,儘管在各種文獻中記載有超過十種的說法,但最為可信的,是來自最近解封的正史«輪音轉奏書»中,關於在第一紀末期沒落,掌握著搖滾與金屬音擊的鳳凰一族的故事裡。

//據«萬族譜»的記載,鳳凰一族為自創世之初就存在於彼卡洛特中的原初種族,雞頭鷹身,渾身火紅,平均壽命超過2000歲,雖對內好鬥但對外平和。它們的嗚叫根據性別有所不同,雄性的鳴叫和電結他近似,而雌性的嗚叫則與貝斯相似。而它們拍翼時鼓動的風聲,以及羽毛間的敲擊,則組成了各種的鼓聲。所以它們單憑飛行與嗚叫,就能奏出原始的音擊術。所有聽到它們嗚叫的敵對者,從身到心,都會不禁沸騰起來,直至焚燒殆盡。它們在整個第一紀中都棲息於久陸平原,即日後的黑色平原。

而以下的故事,則講述於第一紀末期發生,鳳凰之王為了種族的生存而尋求禁忌的力量的事件。//

-Mia.S,音擊術七段

第一紀,3015年—凱旋之鳳


在第一紀的2613年,當彼曼尼亞中部的五大帝國首次聯合起來共同對抗從紅雀之門(Cardinal Gate)持續噴湧而出的扭曲異獸之時,在鳳凰族割據,爭戰不休的久陸平原中,出現了一名雄才大略的征服者。他的名字,已湮沒在所有人的記憶深處,但當時年僅516歲的他在率領著奇美拉部族在短短三年內將平原上所有鳳凰部族征服之後,所有鳳凰族人均懷著祟敬而畏懼的心,以凱旋之鳳(Kaiser Phoenix)稱呼之*1。因為在他的征戰當中,從未嘗過敗績,所有妄圖與之作對的寇首,皆在他那染紅天際的電結他嗚叫中燃為殘燼。
在草原上再無敵手後,在六維河畔,一個名為"久陸鳳凰汗國"的國家,成立了。此時,五國聯軍剛好把金獅子,扭曲異獸之首給趕回紅雀之門後面。

而凱旋之鳳,就是這個鳳凰族國家的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大汗。他以鐵血的手段統治了久陸平原整整412年,沒有任何部族和國家試圖挑戰他在這片綠地上的權威。

在他的汗國建立後的第412年,在鳳凰族舉族歡慶的同時,凱旋步入汗帳裡,向多年來引導他前行的百鬼微微欠身*2,問道:”尊敬的軍師阿,在過往的414年來,你的歌聲一次又一次指引我們取得勝利,而今年的預言,又是怎樣的歌聲呢?"

汗帳中的鳳凰侍者在帳中飛舞嗚叫,搖滾音擊術"RAGNAROK"的曲刃撕裂空間,露出了命運絲線的一角。鐵精靈百鬼凝視絲線,緩聲唱道:

致偉大的鳳凰之汗
絲線已到一個盡頭
這並非一切的終結
只是換上一卷新線
但世界必天翻地覆
這或許是山崩地裂
這或許是兵災人禍
你的國雖比羅塞塔金更為堅強
你的民雖比無垠烈火更為旺盛
但在末世之災中必定不堪一擊
在命運浪潮前你的國幾無救贖

凱旋身上的紅焰瞬時暗淡無比,他低下高傲的頭顱,問道:"那試問那僅有的救贖何在?哪怕付出任何代價,我亦必使我的國,以及我的民,不為命運所淹沒。"

鳳凰侍者的鳴叫達到一個巔鋒,曲聲走到了一個高潮,空間被撕裂到一個地步,隱隱地咆哮著漆黑的雷。

鐵精靈繼續唱道:

致年輕的鳳凰之王
救贖只有唯一一個
就在六維河之盡頭
那久陸生機之源上
在那千仞山峰之巔
有著神靈遺留之物
該物為神靈之殘軀
是其智慧之一部份
該物之名為達斯刻
古鳳語之恐怖右腦
唯鳳凰之王獨身前來
以長生之名觸及聖器
聖器之力方帶來希望
改寫鳳凰一族之命運

一曲唱罷,主持音擊術的侍者紛紛倒地,燃燒生命以至靈魂的代價使他們瞬間化為飛灰。命運的織布悄然消失在汗帳中。在一切歸於平靜後,百鬼對躍躍欲試的凱旋問道:"當然,達斯刻的傳說,我亦有所耳聞,無數勇士欲尋求它的力量,卻連六維之源也無法生離。即使如此,你亦欲前往死地,尋求那一絲渺茫的機會嗎?"

"為了我族九萬六千鳳凰的生死,為了我一手創立的汗國的存亡,我應負擔起身為王的責任。"凱旋之鳳如此答道。

隨後,他把國家托付給鐵精靈百鬼,又交待他最信任的手下,黑焰鳳凰阿薩基照料他的妻女*3,然後披上戰甲,背著雙鼓棍,在舉族期待及支持的目光的歡送下往六維河的發源地進發。


六維河的發源地為一座千仞高的山峰,周圍的空氣詭異的流動著,以至飛行技巧最好的鳳凰族,甚至以飛行技巧著稱的獅鷲族,也無法在此地飛行。

在得出如此無奈的結論後,凱旋只好用他那天生不善攀爬的雙翅,攀登那突破天際的高山。直到他地攀上一個平台時,天色已經從昏黃轉黑了。回想起十分鐘前那使他一腳踏入鬼門關的經歷,他仍感到一絲餘悸—要不他及時抽出鼓棍插入山壁中,他早就和腳下那突然鬆脫的黑石一起在山下摔個粉碎了。

望著前方那隱沒在黑色天幕中的絕壁,一絲無力感在凱旋心中滋生。一路險死還生,卻連山腰也未能達到。但是,放棄的念頭,從未在凱旋之鳳心中滋生。"不能讓族人在我的翅下化灰。",在如此信念下,凱旋之鳳率領奇美拉部征戰四方,也是在如此信念下,那無力感也化為他攀上巔峰的動力了。

但高聳入雲的絕壁,卻不是令無數勇士無法生離的主因。在第四天的下午,超過二十頭黑鐵山妖從山體的裂隙中湧將出來,瞬時就將仍在山壁上攀著的凱旋團團包圍。

它們一邊用帶鉤爪的尾巴抓著石壁,一邊舉起七寸利爪往獵物的身軀揮下。爪風中隱隱傳出金屬敲擊似的結他及鼓聲-這些生物的爪子竟帶著足以開金裂石的金屬(Metal)搖滾之力。凱旋一手攀著石壁,一手持著鼓棍敲出小鼓音聲成盾抵擋攻擊,口中更就著鼓聲鳴出帶著搖滾之力的音聲,化為一波波的火浪朝四面八方的敵人沖擊。

換成其他人,早就在黑鐵山妖的圍攻下進退失據,不是葬身敵腹就是粉身碎骨,也只有征戰無數的凱旋之鳳,能在絕壁上以單手奏出音擊抗敵了。但儘管擊殺了上十頭的山妖,卻有遠超此數的新力軍從四處湧出,凱旋覺得自己開始漸漸支撐不下去了。

一隻利爪突破鼓棍的防禦,在鳳凰身上帶出噴焰的血痕,隨後更多的利爪在凱旋身上製造更多的傷痕。大感不妙的他決定冒險一搏,鬆開攀著石壁的一翅,雙翅大展,周遭的氣流立時把他從來勢洶洶的黑鐵山妖群中帶走。

掙扎片刻後,凱旋終在被氣流卷離山壁前抓著一柱岩石,終獲喘息之機。這是凱旋之鳳征戰至今,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經歷。

途中種種險阻暫且不提,終於,在離開汗國的第二十一天,凱旋踏上了千仞之山的頂峰。山峰為一個方圓百五米的圓整平地,正如路上的絕壁一般寸草不生。一道階梯,被山體擁戴著直通至最頂點,那裡懸浮著一黑色方塊,正是達斯克,神明那恐怖之右腦。


黑色方塊上面流動著神明間通用的語言,光是從遠處看,就令鳳凰之汗生出俯伏其面前的念頭。他的尊嚴把這念頭強壓下來,一步一步,在石地上踏出爪印來*4,終於走到達斯克面前,一下子把它握在手中。

在一瞬間,無邊無際的黑暗自達斯克傳染到緊握的手上,然後傳遍鳳凰身上每個角落,然後浸染凱旋的心靈。

在他的於漆黑的海洋深處中,冰冷的流體澆滅他心中的火焰,壓制著他的身體,鼻裡充斥的卻是銅鐵的臭味。

在無際的金屬海洋中,一條條散發幽暗光芒的游魚朝凱旋游來,定神觀看,它們都長著不一的面貌,有屬於不得不拋棄的弟兄和屬下的,有屬於被陣前斬殺的仇敵的,更有屬於立國至今因各種原因被他處以極刑而亡的族人的。在凱旋之路下的踏腳石們呼喊著他的名字及詛咒的話語,用利齒撕扯著他的靈魂。

鳳凰發自靈魂深處的哀鳴,隱隱帶著已逝之神的冷笑,傳遍整個草原:

愚蠢殘暴的鳳凰之首阿
汝的征戰帶來鮮血雷鳴
大軍所到之處一片荒蕪
無數老弱為汝武功悲泣
婦孺儘成為軍士之玩物
九十八萬鳳凰十去其九
平原之水草皆凋零殆盡
一切皆因汝之無盡劫掠
汝與汝的族人大限將至
汝對吾之探求註定失敗
而汝肉身靈魂必成餌食
為失落之神復興之餌食

此時,無數的耀目焰光,彷彿反駁剛才的叫囂似般,從凱旋的國各處的鳳凰身上升起,衝上了千仞之巔,闖進漆黑的金屬之海,把無數怨靈撞的灰飛煙滅,充滿了鳳凰之汗的心靈。

"這…不可能…"
回答達斯克的質問的,正是緩緩站起來的,凱旋的唱奏:
過氣已逝之神阿
並沒什麼不可能的
鳳凰族自古內鬥不休
正是我終止仇殺的旋渦
同胞們的屍體鋪成路
帶領我們走向和平
這犧牲是值得的
你的力量必為我用
而我的族必註定復興
因為我並非孤怜一個人
還有九萬六千名同伴
永遠站在我的身後
隨著唱奏的落下,凱旋手上的方塊染成焰紅,再轉為蒼藍,蔓延至凱旋的全身。他漆黑的身體,重新燃起了蒼藍的烈焰,遍體通白。而他手上的達斯克,亦變形成漆黑的水滴狀,如王冠似的嵌在額上。

他撿起落在地上的鼓棍,踏上了絕峰的最頂端。與此時,在百鬼的召集下,九萬六千鳳凰族人儘數來到金帳之前,在半空仰望著,呼喚著藍色的汗。

面對著族人的呼喚,凱旋一揮鼓棍,長鳴著在峰頂躍出,滑翔而下,連那千仞之山的氣流也臣服於他跟前,一路承托著他的身體。

在凱旋和他的族人們的共嗚下,一道道蒼焰鋪滿了凱旋的飛行軌跡,飄落在地上。不論山石還是旱地,只要沾上蒼焰,皆紛紛長出了植披,沾上蒼焰的一切生物不但沒有為火所噬,反而吸收了其中的力量變的更強大*5。在他飛到草原的盡頭後,久陸平原那經歷數百年亦未能盡數恢復的荒蕪,竟儘數回復生機,甚至更甚於凱旋堀起之前。

凱旋之鳳最後著陸在自己的金帳之上,牛皮製的帳篷瞬即被點燃焚燒,燃起的火焰成為了凱旋的新王座。

在他的子民的擁戴下,凱旋掌控著了達斯克的力量,點燃了久陸平原,使其成為最適合鳳凰所居的,那燃燒但充滿生機之地。但他不知道的是,那己消逝的神性,將他心中那名為野心的欲望放到最大。漸漸的,他對於燃燒的平原開始感到不滿足。

凱旋之鳳想這個世界燃燒。

所以在3017年,即他登上燃燒汗座的兩年後,十萬鳳凰帶著無邊蒼焰開進彼曼尼亞各地,而首當其衝,位於清水谷地的達修斯公國,不足一月就被燒成一片白地。高熱的火將不屬久陸平原的一切燃燒殆盡。

這些變故讓還沒從紅雀之門事件中緩過勁來的五國聯盟措手不及,成千上萬的軍隊及平民倒在鳳凰之汗和他的族人的搖滾及金屬之力下,在焚燒的蒼焰下留下的,只有無數緻密的灰燼。不足半月,五國聯盟五去其四,彼曼尼亞過半陷入火海之中。

彼曼尼亞的生靈對於被同族尊稱為凱旋的鳳凰之汗,有著截然不同的稱呼:

災厄(CALAMITY)。

1.關於凱旋之鳳率領奇美拉部族在扭曲異獸和同族敵人的雙重壓力下崛起並一統久陸平原的事蹟,則在«英雄記»中的相關篇章裡有著詳細的描寫。-Mia.S
2.從英雄記中可以看出,凱旋的軍師,鐵精靈百鬼實為金屬(METAL)之神庫隆(Kuro)的神使之一,從黑色平原一直盛行的庫隆信仰看來,凱旋之鳳的崛起及隕落很有可能是庫隆為擴充勢力範圍而策劃的一宗陰謀。-D.Shirosawa
3.從第四紀後期的文獻證實,凱旋之鳳的女兒實為當前倖存的少數鳳凰族之一,也即是前tricoro聯邦議會成員之一的"籠中凰"鈴火。-Mia.S
4.順帶一提,凱旋之鳳在此留下的爪印在庫隆信仰及由此衍生的重金屬教中一直被視為鋼鐵意志的象徵,並從第三紀中期起就處於重金屬教的保護之下。—Mia.S
5.凱旋在此使用的,正是在輪音轉奏書中首次記載的燃系重金屬音擊術"KAISER PHOENIX"。在此時起,達斯克對凱旋的影響使他晚期使用的音擊術皆帶有金屬音擊術的特色-D.Shirosaw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