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19Doctor

女孩一直想推开那扇门,进入那座大厦。
那座大厦所在的地方,据她的奶奶说,曾是她的家。
当然,那时还没有女孩呢。
女孩是在大厦建成的那年才出生的。
“所以,我一直想进这座大厦,是因为那是祖辈曾生活过的地方吗?”女孩也曾这么想过。
但那时还是个小女孩的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很好玩。
她请求奶奶带她进去看看,奶奶摇了摇头说“去不得,你进去了会打扰里面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工作的。”
女孩眨了眨眼,没有再依依不饶地缠着奶奶带她去看大厦了。
她转身,跑去找爸爸了,她要问爸爸,什么是工作?为什么他和妈妈,还有大哥哥大姐姐都要“工作”?
爸爸妈妈工作的时候,她要去幼儿园。
站在幼儿园的院子里,女孩在看着大厦。
是的,大厦离幼儿园很近,离她家也很近,从窗口向外看,很轻松地就能看到大厦。
天气好的日子里,爸爸捉来女孩,让她坐在怀里,指着楼顶一字一字的教她念。
“世 纪 安 保 大 厦。”
那时,顶上鲜红鲜红的“世纪安保大厦”会闪闪的反射阳光。
“大厦里的哥哥姐姐们在做什么呢?”小女孩常痴痴地想。
“也许他们在拯救世界吧?当天上出现了怪物,大哥哥大姐姐们就会换上漂亮衣服,手拿魔杖和它们战斗!”小女孩她这么想着。
女孩眨了眨眼,面前的玻璃上映出了她的身影,黑长发,白衬衫,西装裤。
典型的初入职场女性着装。
女孩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整个人因紧张和激动而微微发抖。
再向前一步,她就能推开玻璃门了。
门边有一滩水渍,散发着橙子的气味,也不知道是谁下了班,买了一杯橙汁,然后出门的时候把它洒了。
橙汁的气味勾起了女孩的回忆,她又眨了眨眼。
她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大厦。那时的她周末总是嚷着让父母带她去里面看看。
“真是不明白你这孩子,写字楼有什么好看的?”大人无奈地说。
拗不过她,大人带她来到了大厦门前。
玻璃门上落了锁进不去,看着大厦里面的果汁机,女孩不开心地淌眼泪。
后来,女孩上了中学,每天还是会路过大厦,却从未有机会进去过。
有一天,女孩和母亲发生了纠纷,一整天都是郁闷的。到了放学时间,她终于憋不住,哭了出来。
这场感情的发泄在她经过大厦的时候达到了高潮,她一屁股坐在了楼门前的花坛上,专注地哭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姐姐正好从大厦里出来,看到哭泣的女孩,朝她走了过来。
好心的姐姐给了女孩一包纸巾,她微微张嘴,似要对女孩说些什么。可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她,好心姐姐现在,必须、立刻、马上赶回去。
她担忧地进了大厦,坐在花坛上的女孩却慢慢笑了。
这是十几年来,她离大厦最近的一次。
再后来,女孩去了外地上大学。偶尔,她还是会想起那座大厦。
再再后来,女孩毕业了,因其优秀的成绩,被SCP基金会例行招聘。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她被分配至site-cn-34站点实习。
“Site-CN-34是位于中国某一线城市的核心商圈的一栋地下10层到地上34层的写字楼。内部由实验室,员工宿舍,收容所,员工办公室,D级人员住所,武器储备库,[数据删除],[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组成。Site-CN-34的地址可能是在上海陆家嘴,广州白云商区,杭州西湖商区,北京中关村或者你想的任何一个繁华城市的商业区。以基金会前台公司‘世纪安保大厦’做为其掩盖措施。”--《基金会中国分部实习员工应用手册》
“世纪安保大厦”她想。
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风吹雨打,还有这座城市一年一度的沙尘暴洗礼,楼顶的大字随时间褪了色,不再鲜红。
当初仰望它的小女孩也随时光长大了。
那么,基金会实习员工N519,site –cn-34站点欢迎你的到来。
[[/collapsibl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