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扉叩响,斑驳红光。

题文无关。标题来自我写的一首词。

我的第三个沙盒。第一个叫做“她的呐喊声回响在孤河漫漫天空,倒映出一场破碎未圆的梦”,第二个叫做“晃荡、虚空、吊桥、尖叫、信号——蓦然回望。”
更换的理由是……存了两万字的春风树之后,原沙盒加载起来实在太慢……orz。
——Nanaki




评分: 0+x



u=1823417342,3161389326&fm=26&gp=0.jpg

一个SCP-CN-XXXX-1个体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SafeEcu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已发现的SCP-CN-XXXX个体应该被就近收容或被收容至发现地的主要SCP-CN-XXXX收容负责站点。任何有SCP-CN-XXXX的目击报告的地点必须被严密监视。该地点周围1公里以内的所有未开发区域应该被封锁。所有参与该区域封锁行动的人员都必须佩戴口罩,以防吸入SCP-CN-XXXX-1的花粉。

描述:SCP-CN-XXXX是多具保存完好的动物尸体,其通常被掩埋于距地表4米的位置,头部生有类似羊的对角,被认为是腰部以上的部分与男性白种人的身体结构相似,腰部以下的部分与雄性山羊的身体结构相似。从所有的SCP-CN-XXXX被发现并收容至今,项目未表现出任何腐烂的迹象。其头部的对角主要构成物质为蛋白质。该对角被认为是自然生长在而不是在后天被接在项目的颅骨上的。根据X光扫描的结果,项目的上半身(头部至腰部位置)骨骼结构形似人类,下半身似山羊。在腰部位置,这两种不同生物的骨骼以巧妙的方式拼接融合在了一起。经3D建模及物理分析,该骨骼结构被认为可以支持该生物的身体重量并能够允许其进行行走,跳跃等正常活动。目前尚未发现活体的SCP-CN-XXXX。
SCP-CN-XXXX个体在全球各地均有发现,目前已有███具在包括Site-19,Site-CN-137等站点处于收容状态。更多的SCP-CN-XXXX个体正在被发现。所有已发现SCP-CN-XXXX个体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痕迹,且根据发现地土层的新鲜度推断,被掩埋时间越久的SCP-CN-XXXX个体似乎受伤的程度越低。于19██年█月█日发现的,据推测被掩埋时间最短已有█年。该SCP-CN-XXXX个体仅在腹部,右臂上肢和额头有几处皮外伤。而于20██年█月█日所发现的个体其的双手被一根长达6米的细皮绳反绑在其背后。其全身还存在多处勒伤,束缚痕和深浅不一的其它原因所造成的伤口。这些伤口中,最大的一道位于项目的背部,从后颈处一直开裂到臀部,深度最深处达3厘米。这些伤口在项目身体的各部分均有分布,且大多数的伤口都被认为是利器划割造成的。其余少部分被认为是由于钝器击打造成,且其留有明显的淤青。除外伤外,经过对SCP-CN-XXXX的内脏器官进行解剖后,认为其骨盆曾经发生过内出血,患有口腔癌和膀胱癌。同时多个内脏器官生长有恶性肿瘤。
SCP-CN-XXXX个体的发现地存在某种规律,即多位于新城市化区域或新开发区域。在中国,█具SCP-CN-XXXX已被发现,其掩埋时间多集中在约1949年或1978年之后。██具SCP-CN-XXXX在中国香港填海造陆所得的土地上被发现,据推断其都于约1842年之后被掩埋;██具SCP-CN-XXXX在中国黑龙江省已开发耕种的黑土地上被发现,掩埋时间约为1950年之后;█具SCP-CN-XXXX在中国上海市浦东国际机场被发现,掩埋时间集中在1999年左右;█具SCP-CN-XXXX个体于珠穆朗玛峰山脚下游客集聚地周边被发现,1具SCP-CN-XXXX个体在珠穆朗玛峰峰顶被发现;██具SCP-CN-XXXX在青藏高原铁路沿线被发现。关于SCP-CN-XXXX在中国地区的具体分布情况,请见文件SCP-CN-XXXX-F-2。

在SCP-CN-XXXX的周围5米距离内的地表土壤将会不可抑制地生长出SCP-CN-XXXX-1。SCP-CN-XXXX-1是一种形似雏菊(Bellis perennis)的植物,单株个体高10至15厘米,花瓣单层呈舌形,一般呈白色或浅绿色,根系较浅。SCP-CN-XXXX-1在距离SCP-CN-XXXX的距离处于5米以内的情况下,将一直保持开花状态,但其不会生长,进行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或从土壤中吸取养分。目前未观测到任何SCP-CN-XXXX-1在该情况下凋谢或是枯萎。而在距离SCP-CN-XXXX超过5米的情况下,SCP-CN-XXXX-1将以极快的速度凋谢并整株枯萎。


对于SCP-CN-XXXX发现人员的采访,详见:

工地——又是工地。还有新开发区——污染——和被破坏的自然。
我记得它,好像在哪里读到过。究竟是哪里?它是什么?我再得想想。

——Dr.Lycorisia


目前为止已发现的最后一具SCP-CN-XXXX被发现于希腊████市的郊外,该个体已被位于欧洲的Site-██收容。该市当时正为接纳当地政府安排入住的中东难民而大量开发建设城市边缘地带,大面积地搭建帐篷和新建住房。同时,大量的一次性用品,便捷食品和生活用品被运送至该城市中。在该项目的负责人之一的邮箱中发现一封疑似与SCP-CN-XXXX有关的邮件,内容如下:

收件人:████

发件人:████████

主题:烦都烦死了!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怪物吗?对,就是每天不知怎的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真是邪乎!还有更邪乎的事——我居然真的看见它了。我说的是,在现实中,在我正负责的那个项目的工地里——看见它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它有山羊一样的蹄子和角,四处张望着又在地上嗅嗅,像是在找着什么似的,然后突然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妈的,吓都吓死我了。在撞到我的前一秒,那怪物又突然消失了!怎么搞的?
第二次看见它是在郊外,那时候我们一家正快活地野餐——我突然又在旁边的小树林里面看见了它的影子。这他妈的怪物!害我做了三四年的噩梦,自从我当上这个职位来就没停过。我直接拎起一把刀就往它那里跑过去!奇怪的是那家伙倒一动不动,很痛苦的样子被捆着却又愤愤地看着我。到底谁被折磨得更痛苦?我把它翻了过来,在它背后深深地拿刀刻了一道血红的印子,又不知怎的居然觉得不过瘾,就接着在它身上到处划呀刺呀砍呀,它痛苦地啸叫着。哈!那家伙终于也尝到什么叫做被折磨的痛楚了!
在我还准备再来几刀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了我。我觉得我应该挖个坑把它埋起来,而且还一定要在我负责的那个项目旁边……也许是它把我的思想控制了,我就把它搬上车,开到工地附近,然后挖了个挺深的坑把它埋了起来。没有人看见!这之后我再也没看见过它,也再没做过噩梦。怪物!真是怪物!
对了,这几天我闲着没事重温了一遍《希腊神话》。那本书的插图里面有个和这家伙蛮像的神,叫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反正是羊角羊身。也是怪物!
另:上次搞工厂建设的时候,那个环保措施不是没做吗?现在污水全都排到河里,当地居民把我的电话都快打爆了。我这边有点忙,你能不能帮我找个人去背个锅或者是去处理一下?




由于在多数采访记录中受访者都表示其看见了活体的SCP-CN-XXXX,基金会派遣特工Zeras前往调查并寻找活体的SCP-CN-XXXX。特工Zeras通过跟踪各未发现SCP-CN-XXXX的负责人以完成这一任务。前三个月的尝试均告失败。20██年█月█日,特工Zeras在跟踪神农架██项目负责人的过程中第一次发现活体SCP-CN-XXXX。

这之后,基金会在该公园原生林边缘地带设置了无死角监视网和伪装成游客中心的临时站点,时刻监控任何SCP-CN-XXXX或其它可疑现象的出现。与此同时,特工Zeras被派遣常驻该公园内临时站点以等待再次进入SCP-CN-XXXX的机会。


20██年█月█日,在██项目负责人未在场的情况下,基金会的监控网发现了SCP-CN-XXXX。基金会派出小型摄像无人机(平均速度约11米每秒)对于SCP-CN-XXXX进行追踪。无人机记录到SCP-CN-XXXX使用山羊的双肢灵活地翻越过各种地形。跟踪██分钟后,GPS显示无人机停在原生林深处,而无人机搭载的录像显示其仍在继续前进和跟踪。虽然据推算,该无人机与遥控者的距离已经超出了有效控制距离,但该无人机仍然能够对任何指令作出回应。在又经过█分钟后,无人机录像显示其已经离开了原生林,并来到了一片平原。平原上生长着形似SCP-CN-XXXX-1的白色花朵。据考证,神农架本地没有类似的植物种类,且该公园也未引种相似的花卉。SCP-CN-XXXX进入花田中,其似乎在小心地避免踩到任何花朵。在其到达花田中心位置(为一片半径约4米的空地)之后,该位置地面突然塌陷,SCP-CN-XXXX被埋入土层之中。这之后,该地地表恢复原状。无人机尝试带回SCP-CN-XXXX-1,但其在被摘下后随即枯萎风化消失。这之后直到无人机返航前没有其它异常现象出现。据测算,该花田呈大致圆形,半径约1400米,周围全部被原生林所包围。这之后,所有在不跟随SCP-CN-XXXX的情况下到达该花田的尝试均失败。在回收的无人机中,发现了大量SCP-CN-XXXX-1的花粉。花粉的物质组成暂不明,但发现其有一定的毒性。


20██年█月█日,在██项目负责人未在场的情况下,基金会的监控网再次发现了活体的SCP-CN-XXXX。这一次,所发现的活体SCP-CN-XXXX的腿部受伤,奔跑速度极慢。特工Zeras跟随其后并抵达了先前的SCP-CN-XXXX-1花田。

特工Zeras:指挥部,我已经抵达SCP-CN-XXXX-1的花田边缘。这里与描述的情况大致相同。

指挥部:是否观察到任何异常情况?

特工Zeras:没有观察到SCP-CN-XXXX的出现,它在我看到这片花田的时候突然拐了个弯,跟丢了。这里有非常浓的——比我之前闻到过的都更浓的——花香味。我现在头有点晕。

指挥部:请尝试摘起一朵SCP-CN-XXXX-1。

Zeras摘起一朵SCP-CN-XXXX-1,后者立刻枯萎。

特工Zeras:不行,它还是枯萎了。

指挥部:没有剩下任何残留物吗?

特工Zeras:没有。

指挥部:请——

特工Zeras:那家伙——SCP-CN-XXXX出现了!从花田的中央,它先前被埋掉的地方涌了出来并向着我的相反方向逃窜!我现在追过去。

Zeras跟着SCP-CN-XXXX并重新进入了原生林中。SCP-CN-XXXX的奔跑速度极快,腿部似乎没有受伤。Zeras很快跟丢了SCP-CN-XXXX。在重返SCP-CN-XXXX-1生长的花田无果之后,Zeras返回。




据悉,在██附近出现了SCP-CN-XXXX的目击者。其声称于20██年█月█日在一个树林边缘看到了长着羊角和羊腿的赤裸男子。特工Zeras随即前往调查。在目击地附近空置的民居中,Zeras于一张书桌上发现一本摊开的本子,记录有如下文字:


在对该民居旁边的树林,即SCP-CN-XXXX的目击地点进行调查的过程中,特工Zeras在树林中发现一片异常的,没有任何植物生长的空地。经过挖掘发现其下埋藏着一具烧焦的骸骨。经分析对比,证明该骸骨属于SCP-CN-XXXX。

根据本次探索获得的文字资料及先前的资料,新的收容措施已被制定,申请将SCP-CN-XXXX等级提升为Eculid的文件已被提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