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荡、虚空、吊桥、尖叫、信号——蓦然回望。

题文无关。标题来自我写的一首词。

我的第二个沙盒。第一个叫做“她的呐喊声回响在孤河漫漫天空,倒映出一场破碎未圆的梦”。你也许见过它。
更换的理由很简单,一个是我还没有学会在tab里加tab,另一个是原页面加新文章解析不出来了。
——Nanaki




评分: 0+x



古朽之木,生兴于此,万物巍巍而存。




u=1648126877,2933696331&fm=26&gp=0.jpg

SCP-CN-XXXX,处于潜伏期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Ecu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X的方圆一公里地区应该被严密封锁,所有位于该区域内的人员应佩戴由基金会提供的特殊过滤口罩以蒙住口鼻防止吸入任何SCP-CN-XXXX-1的粉尘。在每年二月及三月应加大定时巡查的力度,对于SCP-CN-XXXX-1的动向进行严密的监督,并在其释放粉尘时进行包括但不限于人工降雨或对SCP-CN-XXXX上的孔洞及SCP-CN-XXXX-1个体使用杀虫剂(在SCP-CN-XXXX-1的粉尘已经扩散出封锁区时才可使用)来防止SCP-CN-XXXX大范围扩散。在该段时期中,方圆十公里内人员的举动应该被密切注意(尤其是附近村庄中的居民)。有出现神情呆滞,四肢无力,语言表达混乱等症状者应立刻施以D级记忆消除并接受24小时监管,防止其靠近SCP-CN-XXXX。这些人员应在SCP-CN-XXXX-1的粉尘被确认不会再对人体造成影响后且被施以D级记忆删除后才能被释放。

描述: SCP-CN-XXXX是一棵松树(Pines),生长于██村附近某天坑的峭壁上,高30米,树干白色,多孔洞,胸径2米以上,根系大量裸露,据碳-14测定法测算,推断其已至少有2300年历史。

SCP-CN-XXXX树干的孔洞平均深5cm至10cm,宽1至2cm,大部分呈长条形,部分呈圆形,且集中分布在靠近项目根系的位置。其为SCP-CN-XXXX-1的已知唯一栖息地。SCP-CN-XXXX-1是一种沫蝉(Cercopidae),身长约5mm,不属于该科任何已探明种,因未知原因全身呈透明色。其习性与普通沫蝉相近,一年发生1代,交尾后将卵产在SCP-CN-XXXX的树干缝隙及孔洞中并于此越冬,若虫于来年春二月初孵化并在一个月至两个月内迅速集体羽化为成虫。值得注意的是,SCP-CN-XXXX-1所有个体的每一次孵化,蜕皮,羽化和交尾等行为都在几乎同一时间进行,其同步率精确至毫秒。由于项目本体及附近的植被没有出现被啃食的现象,SCP-CN-XXXX-1的食性及其蜕皮、成长的能量来源暂不明确。所有脱离SCP-CN-XXXX人工饲养SCP-CN-XXXX-1的尝试均失败。

SCP-CN-XXXX-1集体呈卵状态的这段时期称为SCP-CN-XXXX的潜伏期,通常为三月末至来年一月,在这段期间内未于SCP-CN-XXXX附近观测到任何异常现象。
SCP-CN-XXXX-1集体孵化为若虫并以该形态存在的的这段时期称为SCP-CN-XXXX的孵化期,通常为二月初至二月末或二月初至三月中旬。SCP-CN-XXXX的若虫可以像一般沫蝉一样吐出白色泡沫以保持身体湿润,但是极少观测到其有此行为。这段时期同样为SCP-CN-XXXX-4的生长期。
SCP-CN-XXXX-1集体羽化为成虫直到其集体死亡的这段时期称为SCP-CN-XXXX的爆发期。SCP-CN-XXXX的翅上附着大量粉尘,该粉尘对所有动物皆有致幻作用,吸入该粉尘的动物将成为SCP-CN-XXXX-3。SCP-CN-XXXX-3将表现出语言表达能力低下,口吐白沫,上身麻痹等异常症状,并产生极欲不惜一切代价靠近SCP-CN-XXXX的强迫感。在SCP-CN-XXXX-3距离SCP-CN-XXXX达到约100米以内时,SCP-CN-XXXX-1将大量成群自SCP-CN-XXXX的孔洞中涌出,完全覆盖SCP-CN-XXXX-3,并对其进行啃食。SCP-CN-XXXX-1的口器中能够分泌一种未知物质,该物质拥有极强的腐蚀性,接触到该物质的任何有机物将迅速被腐蚀。

SCP-CN-XXXX-4是一种蒿草(Artemisia),通常生长在SCP-CN-XXXX附近,部分在██村附近也有生长。其所含油脂焚烧后产生异香。该油脂中含有的不明物质拥有镇静,清醒头脑和消除幻觉的作用。已知SCP-CN-XXXX-4的香气对于SCP-CN-XXXX-1的粉尘产生的幻觉具有极强的抵抗能力,长时间吸入该种香气的生物将不会成为SCP-CN-XXXX-3。任何人工种植SCP-CN-XXXX-4的尝试均失败。

由于基金会目前对于SCP-CN-XXXX掌握情报甚少,因此选择先在SCP-CN-XXXX的爆发期过后的安全期间内派出Mediat及Zeras两名特工和一个医疗小组以中国圣十字会疫情调查计划基金会Scared Cross Programme Foundation的名义对于项目附近村庄的村民进行实地访谈并对SCP-CN-XXXX进行实地考察。

历时约半个小时,两名特工返回入口。由于无线电设备中途故障,没有对于甬道右侧岔路进行探索。第一次对于██村的探索行动结束。各人员返回Site-CN-137。

以下是对采集得到的资料进行的分析报告

资料 分析结果
甬道内奇怪的涂鸦和字符 一些无意义的涂鸦和对██村文化传统的记叙,内容为:每当春风扬起,那是在召唤迷途的人儿归乡。在蒿草香中接受春风的怀抱,前往原初的故乡。
机器内植物样本 SCP-CN-XXXX-4
灰烬样本 SCP-CN-XXXX-4的灰烬
天坑墙壁上的文字 见下

记录SCP-CN-XXXX-F-1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我呆在这里的第几个年头了,只不过这棵大树不想也不让我离开它,也许它只是想在没有虫子的时候另找个陪伴。

记录SCP-CN-XXXX-F-2

那些虫子开始躁动了,再过几天就会有东西来陪我和这棵大树——可他们也看不见我。

记录SCP-CN-XXXX-F-3

今天他们送来了一个老人,扛在竹编的担架上披着白丝绸的寿衣,闭着眼喘着虚弱的气息。虫子们在所有送葬的人离开后从孔洞中汹涌而出,展开的双翼像是荡着波浪的春风。
我隐约看见那个老人笑了。

每年他们都会这样送来些什么人——谁知道呢?抬在竹担架上,一个小女孩上前唱着什么春风啊家乡啊之类的奇怪的歌。
也许他们认为送人过来被虫子的口水消化掉是一种神圣的仪式?可没有他们,虫子照样会找来其它的鸟啊鹿啊之类的。

但回归自然……?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记录SCP-CN-XXXX-F-4

今天一个村民领着一群不认识的人来了这儿。他们似乎不是附近村庄里的人,红色的袖章上印着奇怪的标志——三根箭头贯穿了一个细细的圆环。不过他们也看不见我。

记录SCP-CN-XXXX-F-5

我简直不能想象他们都干了些什么!——这是我在这不知多少年来第一次看到的。虫子们无声地发出抗议。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记录SCP-CN-XXXX-F-6

我不得不称赞他们的想象力,同时为这一带的生灵担忧。下一次它们该去哪儿?

记录SCP-CN-XXXX-F-7

那些死了又再次醒过来的家伙——他们看得见我!我现在只能飘到他们够不着的高处躲着。那群外来的家伙也发现不对了,用各种奇怪的闪着光的棍子或者是长长的细铁丝啥的对着我这边晃来晃去。他们好像能看见我,但这又好像不太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告

&%$^^


检测到您所浏览的页面受模因重度侵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处理中,请稍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为您自动生成疫苗。

&%$
&%$
&&
点击播放模因疫苗(bilibil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苔儿长,春风啸
三月阳春又来到
快快来把蒿草烧
将死的人呀莫烦恼
春天的风儿呀送归乡

鸟儿鸣,春风啸
大树深处是故乡
快快来把竹担扛
死去的人呀融化了
春天的风儿呀送归乡

虫儿叫,春风啸
落实归土还故乡
快快来把歌谣唱
消失的人呀在微笑
春风的深处呀是故乡

春风啸,送归乡
死去的人呀送归乡
送呀送归乡




评分: 0+x



u=1823417342,3161389326&fm=26&gp=0.jpg

一个SCP-CN-XXXX-1个体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

描述:SCP-CN-XXXX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动物尸体,其被掩埋于距地表4米的位置,头部生有类似羊的对角,被认为是腰部以上的部分与白人男性的身体结构相似,腰部以下的部分与雄性山羊的身体结构相似。从SCP-CN-XXXX被发现并收容至今,项目未表现出任何腐烂的迹象。其头部的对角主要构成物质为蛋白质,其被认为是自然生长在而不是在后天被接在项目的颅骨上的。根据X光扫描的结果,项目的上半身(头部至腰部位置)骨骼结构形似人类,下半身似山羊。在腰部位置,这两种不同生物的骨骼以巧妙的方式拼接融合在了一起。经3D建模及物理分析,该骨骼结构被认为可以支持该生物的身体重量并能够允许其进行行走,跳跃等正常活动。
项目的双手被一根长达6米的细皮绳反绑在其背后,全身还存在多处勒伤,束缚痕和深浅不一的其它原因所造成的伤口。这些伤口中最大的一道位于项目的背部,从后颈处一直开裂到臀部,深度最深处达3厘米。这些伤口在项目身体的各部分均有分布,且大多数的伤口都被认为是利器划割造成的。其余少部分被认为是由于钝器击打造成,且其留有明显的淤青。除外伤外,经过对SCP-CN-XXXX的内脏器官进行解剖后,认为其骨盆曾经发生过内出血,患有口腔癌和膀胱癌。同时多个内脏器官生长有恶性肿瘤。
在SCP-CN-XXXX的周围5米距离内的地表土壤将会不可抑制地生长出SCP-CN-XXXX-1。SCP-CN-XXXX-1是一种形似雏菊(Bellis perennis)的植物,单株个体高10至15厘米,总苞呈宽钟形,颜色从中心嫩绿渐变至周围白色带粉红色。项目在距离SCP-CN-XXXX的距离处于5米以内的情况下,将一直保持开花状态。目前未观测到任何SCP-CN-XXXX-1在该情况下凋谢或是枯萎。而在超过5米的情况下,SCP-CN-XXXX-1将以极快的速度凋谢并整株枯萎。

附录:
SCP-CN-XXXX被发现于希腊██市的郊外,该市当时正为接纳当地政府安排入住的中东难民而大量搭建帐篷和新建住房,同时大量的一次性用品,便捷食品和生活用品被运送至该城市中。在该项目的负责人之一的邮箱中发现一封疑似与SCP-CN-XXXX有关的邮件,内容如下:

收件人:██████
发件人:████████
主题:烦都烦死了!终于把那家伙解决掉了。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怪物吗?对,就是每天不知怎的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真是邪乎!还有更邪乎的事——我居然真的看见它了。我说的是,在现实中,在我正负责的那个项目的工地里——看见它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它有山羊一样的蹄子和角,四处张望着又在地上嗅嗅,像是在找着什么似的,然后突然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妈的,吓都吓死我了。在撞到我的前一秒,那怪物又突然消失了!怎么搞的?
第二次看见它是在郊外,那时候我们一家正快活地搭着帐篷——我突然又在旁边的小树林里面看见了它的影子。这他妈的妖怪!害我做了三四年的噩梦,自从我当上这个职位来就没停过。我直接拎起一把切东西的刀就往它那里跑过去!奇怪的是那家伙倒一动不动,很痛苦的样子被捆着却又愤愤地看着我。到底谁被折磨得更痛苦?我把它翻了过来,在它背后深深划了一道,又觉得不过瘾,就到处在它身上划呀刺呀,它痛苦地啸叫着,哈!那家伙终于也尝到什么叫做被折磨的痛楚了!
在我还准备再来几刀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了我。我觉得我应该挖个坑把它埋起来,而且还一定要在我负责的那个项目旁边……也许是它把我的思想控制了,我就把它搬上车,开到工地附近,然后挖了个挺深的坑把它埋了起来。没有人看见!这之后我再也没看见过它,也再没做过噩梦。哈,怪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