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el X
SCP4000

使用SCP-4179进行自由书写的尝试,结果字迹无法辨认。

项目编号:SCP-417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179仅应被使用于有安全保障的基金会交流系统或与其他基金会员工之间的口头交流。D级人员没有SCP-4179的权限。必须采取严格的安保措施,以防止项目向普通人群传播,并酌情实施记忆删除。若发生任何形式的收容突破,将根据实际情况给予当地SCP-4179的专家(们) 行政和纪律处罚。

SCP-4179-1应被继续收容在其目前所处位置(一处良好的沙滩,标记为关注地点551-13|34|4179,将其从所有航海图上抹去,并禁止海军进入)。应将次数和数量上符合以为非异常人类需求提供食物补给和防晒霜提供给SCP-4179-1,即使SCP-R179-1没有任何生理需求。这一措施虽非必要,但被认为对维持其精神状态健康有积极作用。

SCP-4179-2实例例的创造需获得指挥站Site-4,O5-4,O5-7或者激动特遣队Alpha-1(红右手)的代理指挥官的许可。注意MTF Alpha-1的相干单元需完全由安保权限等级5的B级人员组成。

“成熟的”SCP-4179-2实例应仅有D级受试者处理,同时置于黑盒设施中以防止或削弱潜在的感染性模因、认知或信息危害突破。未被派遣将SCP-4178-2进行检索的MTF Alpha-1相干单元收容的实例将被当作Safe级项目处理,并根据其尺寸放置在标准安全储物柜中。

SCP-4179-INERT实例可被作为抗焦虑装备。正在考虑对其进行已扩展包括作为D级人员装备或标准类人细胞构造(如石砌路面)在内的基金会用途的临床试验。

描述:SCP-4179是一种遗传性1语言,其历史渊源和语言发展具有先天的反模因性。对其结构和词汇进行自动翻译或抄写的所有分析和词源学研究都是失败的,因为只有人类才能理解它。

对SCP-4179的理解是一种所有大都数非异常人类先天的知识;而使用SCP-4179说话不是。项目没有已知的书写形式;SCP-4179分析小组已被委托并制出数种人工字母表和代码来尝试对该项目进行书面传输,但因为它拥有的反模因性,这些尝试都是完全失败的。

如同其他遗传性语言,SCO-4179使得说话者能将信息通过一种能被任何了解该信息必要概念的人所理解的方式传达。这种理解无论收听者此前是否有该项目的相关知识。极少需要专门的澄清,往往仅发在忽略了主体背后的概念或对话中的主语时。

在讨论工作场所的活动时,特别是在有压力的情况下,基金会员工之间使用SC-4179是很常见的。因此,它被大多数基金会员工使用,尤其是非英语母语员工,以此来消除误解或解决专业性质的冲突。事实证明,它在有压力下的紧急情况下能发挥作用。

但是,SCP-4179使用者无法恰当地表达情感相关的含义。人员倾向于使用听众觉得笨拙、含糊不清、毫无意义的术语,或者与说话人在提及自己感受时的意图完全相反。SCP-4179也因此最适合与技术交流。

在与其他基金会人员交流时,会频繁出现短暂的失语现象;大多数这类失语不会立即被其他基金会人员注意到,因为几乎所有超过1级安保权限的基金会人员都对SCP-4179有深入的理解和会话能力。这种能力是基金会人员所特有的,至今仍无法解释;每天,不受限制的接触似乎足以达到至少表面上的习得。Area-08-B档案部门正在研究离散模因触发器是否可能存在,从而简化基金会人员SCP-4179的学习曲线。

SCP-4179的教学对基金会行动没有帮助,也不是强制性的,并且不能以方法为基础,也不能系统化。它的收容程序依赖于细致地对偶然听到的非基金会人员实施记忆删除(如果这些听者暴露于SCP-4179,通常由于符合其他原因而实施记忆编辑)。

对SCP-4179在基金会设施中被使用的记录是不可靠的,因为其本身在1███第一次确立早期的特殊收容措施前没有被“收容”,而当时几乎没有记录下来的声音样本。但是,档案研究员估计SCP-4179已被基金会的绝大部分员工使用将近九十年。

已观察到进阶的SCP-4179使用者有用完美的韵律说话2的倾向。这似乎是一种与长期使用有关的轻度强迫症。它既无害也无认知危害,且不会对交流造成阻碍。

附录:将SCP-██-███重新分类为SCP-4179-1。

附录:SCP-4179-2实例记录

Addendum: Incident 1-46, Interview SCP-417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