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lasL的研究室

评分: 0+x

“嘿,你说,如果丘比特的箭总射不中有些人,会怎么样?”

“呃,什么怪问题……”

“你说嘛。”

“据我所知,丘比特的射术很精准的。”

“可如果,他真的没射中呢?可能箭受到了什么阻碍,也可能……某些人从来就不是他的目标。”

沉默

“你知道吗?你是对的。”

“啊?”

“我想,有时候,箭是会被突然刮起的大风吹偏,也许会落到地上,也许落到其他人身上,于是就错过了某些人。可能丘比特会再射一箭,也可能就此罢休。不过,至于那些从未成为目标的人——他们永远不会被射中。”

“……”

“好了,欣赏会江上的月亮吧,别想这怪问题了,怪伤感的。”

“也好!”

……






* 白开水 *


初秋的风让树影在点缀着落叶的草地上摇曳,微凉的感觉拂过衣袖时,不禁让人开始考虑是否要把短袖换成长袖衬衫。

除了几条作为主干道的大路经常负担着不小的人流量,Site-CN-75-C2还有很多相对安宁的小径,盛夏时节为来往的人们暂时送去舒心的阴凉,有长椅或石板凳的地方还可能吸引一些过路客久留;而隆冬时的小路常常连同路两旁的草地和灌木积满厚厚的白雪,为过路者带来白毯一般的观感和触感。

而这时的站点户外小径,正以一派凉秋的景象,迎接着穿梭在草木之间的夕阳余晖,以及一个年轻男子的路过。

麦柯伦用手拨了拨全新的发型,穿过草丛间的石板路,两旁树木的遮蔽在路尽头消失,当视野变得开阔,一栋小楼便在面前出现。麦柯伦对自己的员工宿舍很满意,一是因为它地理环境比较僻静,不会轻易受到嘈杂声的干扰;二是因为宿舍内部足够宽敞,虽然也只是几十平米,但总比他上大学时那没有一点隐私空间的宿舍好多了;而第三点,是因为他的两个朋友能很方便地进入自己的宿舍,与自己共享美好的闲暇时光。

只是,今天的他上楼梯时却感到有些沉重,他知道那不是因为今天吃多了东西。

麦柯伦推开宿舍门,果然,Nicolas和索森已经先他一步到了。他俩正坐在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前,见麦柯伦进来了,就扬起两张兴奋的脸。

“就等你回来了,”索森直起靠在椅背上的身体,“说好的啊,今天下班后继续打老游戏。这几天先不玩桌游。”

“电脑都提前帮你打开了,看我多贴心。”Nicolas敲着桌子说。

“行啊。”麦柯伦换上拖鞋,拿起柜子顶的水杯呡了一口,坐到了他的电脑前。

“这回还是一样,”Nicolas说,“我选的苏军,索森选的盟军,你不是一直最擅长盟军吗,你肯定还选盟军。就这样了,开打。”

三个屏幕的画面开始同步,共同进入了游戏。游戏中的战场变化多端,黑暗之下隐藏着数不清的危险和动机,而在已探明之处,三个阵营所显露出的建筑与作战单位又对三人彼此遮蔽,让每个人的谋划难以被轻易觉察。

“我这把不出间谍一样能搞到钱,信吗。”索森瞪着屏幕,左手配合着鼠标灵巧地利用着快捷键。

“你吹吧,除非你有四辆矿车,我不信你有。”Nicolas回应他。

而麦柯伦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进行着必要的操作。

在并不大的地图中,三个阵营的作战单位会很轻易地相遇,而游戏通常会很快进入白热化阶段。短兵相接的那一刻来得很快,由Nicolas所操纵的犀牛坦克小队在一个山坡附近与索森的复合坦克方阵遭遇,双方立刻展开战斗。只见屏幕上有的坦克向目标发射着黑乎乎的炮弹,有的车辆从自身上面的发射器中发射着一堆尾迹像米线一样的导弹,还有的坦克伴随着“咻”的一声从前端喷出火焰,打击目标上瞬间亮起一个红点。

“靠,我幻影坦克全没了。”索森低声嘟哝着,“但我还有灰熊,看来还有的玩。”

说着,索森凭借灵活的微操,命令剩余的灰熊坦克挨个集中攻击Nicolas所剩无几的犀牛坦克。由于固有的兵力优势,Nicolas的兵力很快全军覆没,而索森的残兵败将又不足以支持直接向Nicolas主基地的进攻,因此他决定暂时撤退。

“还好那只是我的一个分队,先不跟你斗了,拜拜。”

Nicolas说着,切换视野,调集了另一波兵力,直冲麦柯伦的基地。屏幕上,由各式各样的坦克、火箭车和飞艇组成的作战分队从左下方迂回,很快突进了麦柯伦那防守薄弱的主基地。随着坦克炮弹、火箭飞弹和飞艇炸弹的轰炸,麦柯伦的基地很快变成了一片由火光和建筑残片组成的狼藉,原先的发电厂、矿场、兵营等建筑很快灰飞烟灭。

没几秒,“游戏结束”四个大字显示在了麦柯伦的屏幕上。

麦柯伦表情小幅地波动了一下,他用右手撑住嘴巴来掩饰那一丝尴尬,可没撑几秒,又放下来去拿刚才放在右手边的水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水。

剩余的游戏也在几分钟内干脆地结束了,索森成为了最终赢家——他趁Nicolas组织对麦柯伦的进攻时抓紧时间补充兵力,趁Nicolas没来得及回防时突袭了Nicolas的基地。

“唉,刚应该快点回防的,大意了,”Nicolas双手交叉在脑后,“索森你有点进步啊。”

“毕竟红警这游戏这段时间咱们一直在玩嘛。”

“不过柯伦啊,你刚为啥都不防空的?一个多功能步兵车也没有,看你基地里好像也没造什么其他兵。”

“嗯……”麦柯伦放下水杯,似乎没想好要说什么。

“今天不在状态吗?”索森问。

“也没有吧。”麦柯伦直视着桌角。

看着麦柯伦的脸,Nicolas发出一声嗤笑,“按往常来说,这个时候的你难道不应该理性分析一下刚才的战局,再总结一下下次遇到类似情况你的正确应对方式吗?”

“是对这游戏失去兴趣了?”索森再问。

“那没有,真的。”麦柯伦很快地回应。

随后的三人陷入一段微妙短暂的沉默,两人略带笑意,想猜透第三个人的内心活动,而显然那第三个人防得很好。最后还是Nicolas率先打破了这段沉默。

“你这发型是今天早上刚换的吧?一定是了,你们网络安全部的工作量也不会允许你其他时候翘班去站点外那个小理发店吧?”

麦柯伦终于抬头,他来回看着面前的两个密友。

“我想问你俩一个问题,你们应该就会懂了。”

Nicolas和索森相视一眼,面面相觑。

“还搞得神神秘秘的?什么问题?”索森说。

麦柯伦坐直身子,露出很认真的神色。

“你们各自到底有没有正式地经历一段恋爱?”

两人再次相视一眼,显得更疑惑了。

“没有。”索森首先接话。

“没有?”Nicolas惊讶地笑了,“约过那么多站点里的妹子,却没一个属于正式恋爱?”

“别看我搭讪过很多女生,但说实话,没几个是能走得下去的。首先肯定很难去约站点外的妹子,你也知道咱们活动范围就那么大,就算出站点也受到那么多限制。而咱们站点的妹子也就那么多,挨个挑完就没得挑了。更别说,我们战术反应小组的工作性质,导致我就算有时间也基本没什么精力每天都抽时间去陪女生了,这也是个关键原因。”

“我去,这么说来这事我今天才知道。”

“那你呢?”麦柯伦转向Nicolas。

“你明知故问啊!”Nicolas两手一摊。

“以前有过吗?就是来75站工作之前,或者说咱们几个认识以前。”

“那也没有,你也知道我并不擅长也不喜欢随意搭讪女生。我高中和大学几乎都没怎么和女生聊过天,次数就和鸭子往我衣服里下蛋的次数一样稀少。”

接着又是一段气氛微妙的沉默。

“看你这意思,”索森盯着麦柯伦才换的发型,“你是遇到了一个意中人?”

“思绪受到影响,所以才会没造多功能步兵车?”Nicolas补充道。

麦柯伦默默看了看面前的二人,仍然没有说什么。他摘下眼镜,用手揉着眼睛,过了许久,才低声蹦出来一句:

“你们以后也会明白的。”

Nicolas和索森又相视了一眼,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的脸挂上了苦笑。

从窗角透进来的黄昏依然在逐渐减弱,橙色的光穿过桌上那只剩半杯水的玻璃杯,映在麦柯伦的手臂上。






* 拿 铁 *


时针转过整个表盘,清晨接替了对于思绪来说并不平静的夜。

踏进一如往常的办公室,心却不能像以往一样收住。任凭电脑屏幕的辐射抚摸着自己的面部,麦柯伦双手握在一起,想暂时突破那纷乱的情绪,为自己一天的工作理出一个计划。可他真的觉得有些难。

“首先……还是日常检查一下FCSS1吧。”

麦柯伦依照一贯的操作进行着这个过程,那么长时间过去,他已经很熟练了,更别提他本就是75站网络安全部的主任,业务能力不言而喻。

可在思绪的另一端,时针却向反方向开始移动,一直回到两天前,夕阳才隐没不久的时刻。

FCSS总体运行状态指标……正常。

那是站点外的一家叫作“Coffee Planet”的小咖啡馆,也是他常去的休憩地点。店门上装饰着行星和咖啡杯的卡通图案,还有门的上端精心布置的装饰品。慵懒的氛围融合着咖啡的独特气息弥漫在店内,有人独自面对笔记本电脑,也有情侣或朋友在低声而热切地交谈。而他,则静静坐在桌前,面前放着一杯加了白糖的意式拿铁,温度正好。

接下来……该启动一些安全工具了,目的是从自动模式切换到人工监控模式。

“你是想说,你们学计算机的人也并不是总像人们想的那样?”

桌子对面,留着黑色披肩中长发的年轻姑娘也静静地坐着,盯着自己,略带笑意。

基本工作都做好了,然后……得查看一下内网邮件,那个信封图案的右上角一直有一个碍眼的“②”,他把鼠标移向那里。

“其实我觉得,人们的刻板印象总会在遇见一个人第一眼之前占主导地位。就像一提到学计算机的人,很多人总会联想到‘直男’‘技术宅’‘不修边幅’‘不会和女生聊天’之类的词语。”

麦柯伦没有低头躲避姑娘的眼神,也没有慌张,他努力保持着交谈的自如。

点进收件箱,两条未读邮件,他先选了最上面那条。那条是后勤部发来的,他们回复了前不久刚申请的设备需求,说一周后……将新设备移交到网络安全部。

“那他们实际上是怎么样的?”

她声音中特有的气质,让他瞬间联想到学生时代对几个同班女同学的那份说不上来的情绪。一股久违的波浪在他的心中涌起,那一刻他惊讶地发现,从进入站点工作开始算起,这股波浪已经很久没有在心中出现了。

然后是中间那条邮件,是一个实习学员发来的,委托他替自己挑选一个……合适的指导人,以便在年底的实习期在工作上给他足够的帮助。

“实际上,他们很多人就是直男,技术宅,不修边幅,也不会和女生聊天。”

年轻姑娘眼睛带上了弯弯的笑意,笑出了声。麦柯伦对这一情景感到欣喜,至少自己看来并不是个不会和女生聊天的人。

他点击了“回复”,打算回一封信,说……自己会帮他选好人的。

正要点击“发送”,他又觉得缺了点什么,毕竟……回信里只有那么一句话,多少显得有些不合适。

“只是开个玩笑啊,这只是刻板印象,不过当然了,我并不属于那种人,说实话我和他们差得挺远。我有个朋友,我们都叫他Nic,本科也是计算机类出身的,只不过我是网络安全,他是软件。他简直完全不符合那种刻板印象,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虽然现在也还单身就是了。”

“哈哈,是吗?改天说不定我也见见你的朋友们?”她仍旧挂着那充满亲和的笑容,保持热情地看着自己。

……

那个姑娘并没有给自己一堵墙横在面前的感觉,反而像是一条林园中的小径,欢迎自己继续向前。她始终眼带笑意,聆听着他的每一句话,回应着他。对话由生疏逐渐变得丰富了起来。他们开始聊这家小咖啡馆的拿铁、卡布奇诺和焦糖玛奇朵,聊甜点,聊衣品,聊外面的天气……最后,聊名字。

“我叫麦柯伦,麦草的麦,南柯一梦的柯,无与伦比的伦。我就在附近工作。那,该怎么称呼你呢?”

她抛来一个略带俏皮的眼神。

“以后再告诉你!”

……

麦柯伦回过神,终于发现自己刚刚又在盯着屏幕出神。

往常的他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分神似乎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只是这一次分得有些多了。

电脑屏幕的光亮最终还是夺回了麦柯伦的注意力,他尽力想出几句可以补充上的话,加进了邮件回信中,最后点击了发送。做完这些,他向后靠在椅背上,果然,舒适的椅子对与计算机打交道的人来说真的是必需品。

桌上响起一支箭射中箭靶的声音——手机响了,是短信的短铃声。麦柯伦也像箭一样“嗖”地坐起身,把手机拿在手里。

“会是她吗?她那天和我交换过了手机号码……”

锁屏键被按下,屏幕上的短信提醒露出几个字“尊敬的用户,您……”

麦柯伦呼出一口气,释然而失望,没再细看,把手机放回原处。

然而,在电脑屏幕上又盯了几秒,他的目光还是落回在了手机上。

打开通讯录,昨天新加的号码旁边的头像仍然是个灰色而空洞的默认头像,但那串号码紧紧抓着他的心。也许有一天,那个头像框中就会添上一个真正的人像照了,麦柯伦这么想着。他想象着那张照片是由他用自己最喜欢的相机亲手拍摄,角度和构图都由自己精心策划。

他对着那个号码默默盯了一会,悬空的拇指停顿着。最终,他在手机屏上按了下去。

只不过,呼叫的不是那个号码,而是紧邻其上的一个M打头的联系人。

“喂?”年轻女孩的声音传来。

“今晚没什么事吧。”

“没有,怎么?”

“我今晚到你那待一会。”

“行啊,但今天怎么突然要来?”

“到了再细说吧。我吃完饭过去。”

“好吧,拜拜。”

手机再次被放回原处,麦柯伦决定全身心投入工作,直到傍晚的来临。






* 橙 汁 *


后勤部员工宿舍区的夜色,除了路灯灯泡特有的球状外形,看上去与其他地方别无二致。蝉鸣早在不知不觉间隐退,夜虫的合奏取而代之。微潮的凉意席卷了夹克衫的面料,轻轻涌动的空气仍然清新。

由于后勤部的员工也有一定数量,员工宿舍区的占地面积并不小。楼边的道路旁,一颗颗光球发出黄白相间的柔光,就像一轮轮地上的圆月。有年轻情侣在轻轻地散步,有壮年男人在抽烟聊天,还有两个女员工就着路灯的灯光打着羽毛球。

麦柯伦沿着为残疾人的轮椅专设的坡道慢慢走进 5-C 宿舍楼,上到对应楼层,寻找着挂在门口并写着“麦可茜”的茉莉底色门牌。本来的底色是白色的,她主动定制换了种颜色,用行动向麦柯伦演示了女员工对待宿舍外观的态度有多么认真。

敲门三下,里面的年轻女孩打开了门,短发刘海下的双眼还是很清澈。

“哇,你换了个发型?”她看向麦柯伦的头顶。

“咱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啊?”麦柯伦回避了该问题,直接在小桌子前坐下。

“记不清了,”关上门后,麦可茜倒了杯橙汁给他,坐在他的身旁,“反正大家都挺忙的,后勤部的活可不比各类异常部门轻松。”

麦柯伦盯着她的脸颊,又转向她正拿着橙汁盒子的手指,她的左手食指上缠了一圈创可贴。

“你手怎么了?”

“这个啊,搬木头箱子的时候划了一下。”

两人短暂地静默了一会。

“站点食堂吃得惯吗?吃这么长时间也该腻了吧。”

“你怎么跟个妈妈一样,”麦可茜笑了,“咱们又不是久别重逢的难兄难妹。”

“毕竟是亲妹妹,总得过问一下吧。哦,还有,最近你去找Nic练什么去了?”

“地面缠斗,你知道吧,MMA里的东西。”

“感觉怎么样?”

“他教得很细,而且我们对练的时候也挺照顾我,动作不会太猛。”

“我记得咱们以前小的时候也经常在一起摔跤扭打来着。”

“你还记得啊,那时候你几乎每次都赢我,把我死死压在地板上。不过现在你肯定很难赢了。”

“索森这阵子是不是也在教你射击?”

“嗯,他也指导得不错,我用手枪的准头提升了不少。自动步枪还没开始学,这种枪他们管得比较严,不能轻易拿出来练。”

麦柯伦又对着她的脸盯了一会。

“想不通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净喜欢这种活动。”

“人各有所好嘛。”

麦柯伦的视线转向地板,“说来也讽刺,这么大的站点,好几周的时间,陪你最多的竟然不是你的亲哥哥,而是你亲哥的朋友。”

愧疚之色渐渐地浮现在他的脸上。麦可茜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背上,“行啦别自责了,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们网安部事情多。那你……今天就只是为了来看看我?”

麦柯伦沉默着,用手托住下巴。

“告诉我怎么和女生打交道。”

麦可茜脸上先是吃惊,再是笑意。

“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你最近……噢我想起来了,下午Nic还和我暗示了一下,你最近有桃花缘了!谁啊?哪个部门的?长得怎么……”

“不是站点里的。”

麦可茜又吃了一惊。

“你是说,她不是基金会的?”

“嗯。”

麦柯伦拿起橙汁小饮一口,重新放回桌上。玻璃杯中,橙汁表面泛起涟漪。

“那以后你们想见面的话怎么办?虽然整个75站点咱们C2区对员工出入管控已经算比较松的了,但也不会让你频繁地进出吧……而且她要想进来,可以说是基本不可能的。”

麦柯伦瞥了她一眼,“你都已经想得这么长远了?我还在想怎么让她喜欢上和我在一起。”

“榆木脑袋,”麦可茜用指关节敲了敲他的头,“知不知道很多恋情都是止步于异地分隔,这不是个小问题,要是你在外面租个房子倒是没关系,可你偏偏住在站点里的员工宿舍。而且在我看来你应该尽早让她知道你的工作性质,我是指导致你们之间见面阻隔的权限机制。”

“权限机制?说实话,像咱们这种部门的人员,对基金会上面的那点事又有什么兴趣呢?网安部每天差不多也是维护内网安全,我大可说自己只是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安全工程师,然后这公司的正门又出了点问题,维修道路之类的。让她以后想见我的时候从另一个地方走,至于到底是哪个地方……还没想好。”

“听上去倒是还行的主意。”

“那,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问题?”

“和她打交道要注意点什么?”

麦可茜露出无语的表情。

“你该不会以为,只问一个女生的看法,就能自如应对世界上所有的女生了吧?而且,聪明的人也不会选择去问一个喜欢格斗和射击的另类女孩的意见。”

“”


[[collapsible show="+ 文本1" hide="- 文本2"]]
文本3
[[/collapsible]]

统计表夹正处于闭合状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