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的小库房.
评分: 0+x

2038/1/12 02:54:33

…………

…………

…………

“我是雾鸦,奇术通讯准备完毕。”

“好,各单位准备在自己的位置上,我要开始进行仪式了。”

华深吸了一口气,稳稳地将手上的断刀放在了面前的祭坛上。在二者接触的一刹那,整个洞穴都被黑暗所笼罩,任务所准备的照明设备在此时全部失去了作用。

“神隐,启动锚。”

在华的命令下,锚被启动了,深邃的黑暗被稍微驱散了一些。在众人的眼中,一团雾气迅速地向着祭坛上方聚拢,慢慢地显现出一个穿盔甲的武士的形状。

“作战准备!”

华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强度的异常,根据之前得到的数据来估算,眼前这个庞大的武士至少有着相当于四级现实扭曲者的实力。一个失误,自己和手下的队员就可能都被剁成臊子。

幸运的是,在华之前已经有数只小队跟这个怪物打过交道,并且根据当地所流传的传说,在付出了数十名特工的生命后,基地已经知道了它的弱点,并制定了一系列的应对方法。但是华明白,即便有着这些优势,此次作战的容错率依然非常低。

“是谁…”

洪亮的声音回响在洞穴中,短短几十秒,身着盔甲的武士形态就已经凝实,仿佛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

“妨碍我的复仇…”

武士睁开了双眼,血红色的光芒使得所有的队员都短暂地失神。当它看向自己手里的断刀时,肉眼可见地,它的面容开始扭曲。

咆哮。

华感觉自己的五官都在渗血,眼前模糊一片。他大喊着队员的代号与名字,耳机里传来的却只有嘈杂。他试图稳住身形,却终究承受不住,摔倒在岩石上。

“你们…我的刀…死……!”

愤怒的武士发泄着怒火,犹如实质的火焰附着在了断刀上,炙烤着七零八落的队员们。它举起了断刀,面向了华。

“这…”

眼前一片模糊,他只看见了火焰与断刀向着自己砍了下来。

“这就结束了吗…”

华闭上了眼睛。








“嗯?”

将死之人睁开了双眼。不知何时,洞穴内被照明设施照的通明。先前的雾气,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自己头顶的火焰、庞大的武士,都不复存在。华低下头,只有一节生锈的断刀静静地躺在地上。

仿佛之前的都是幻觉一样。

“‘B-4’!请回答!这里是‘好家伙’号!收到请回答!”

耳机里传来机组人员的呼喊声,华揉了揉犯晕的脑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一手的血,这说明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好家伙’号,我是B-4,我是B-4,收到。异常在刚才突然消失了,我们还没清楚是什么情况。”

那刚才的异常实体哪去了?

“‘好家伙’号收到……情况有些复杂,先离开洞穴,回基地再说。”

虽然并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华迅速组织起了队员,在进行短暂的检查后,向着洞穴的出口前进。

“队长…我们进来的时候,地上有这么多花吗?”雾鸦指着地上一直铺到洞穴出口的鲜花,询问道。

“总感觉,很放松……”

项目编号:SCP-001

2038/1/12 03:12:01

B-4小队的成员坐在‘好家伙’号上,正在返回Site-CN-i。

“发生了什么?”华首先问道。

“怎么说呢。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随同机组的余博士摊开手,又指向了地面。B-4的成员向着地面看去,透过红外线视镜,可以清晰地看见大量的鲜花分布在大地上,跟之前在洞穴里看到的看上去是同一品种。

“你读过SCP-001吗?”

华翻了个白眼,“我可没有权限去阅读那种机密文档,怕不是我刚点进去就当场去世了。”

“诶。”余博士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平板,按了几个键,然后递给了华。

“看完我再跟你说另一件事。我觉得你能明白我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

项目等级:不必要

2038/1/12 03:33:56 Site-15

“我真的只是想跟它聊聊天而已!谁知道这破电脑就…就没反应了?法克,真不是我弄坏的。”

一名3级研究员正在用尽自己毕生的口才来向主管来解释刚才发生的情况。隔间里,一台电脑静静地放在桌子上,没有任何反应,即使它通着电。研究员真希望这台电脑能突然亮起来,哪怕是显示一个大大的“X”也好。

“没什么,我并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主管用他宽大的手掌拍了拍研究员的肩膀。“你已经不再背负任何责任了…或者说,我们都不再用承担任何责任了。”

“一切都结束了。”

2038/1/12 03:55:11

本该在此处屹立的百货大楼,此时已是一片空地。没有灯光,只有清澈的月光泼洒在大地上,照亮了一个穿着着黄色衣服的人。

“这…”

曾经的D级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转头看去,那个囚禁了自己数十年的囚笼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异常地平静。

“这样…就算赎罪了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