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
Nan.jpg

“Nan”(Paradigm)


Outlast是一种具有剥夺水分子和免疫静电性质的粘状面料,多采用微粒胶囊植入纤纶布线底层。

3:12 11/4/2018,此时此刻。

女孩坐在空荡的会议室中,面前放着一只黄色啤梨。

南梨華是3thic部门刚入职满一天的客座研究员,初来乍到但依靠可完美清除陌生环境尴尬之优秀社交能力在同事当中可谓有求必应。

因此对她接受审查这件事上结论是管理层的脑干进了牙刷,毕竟M3kyr绝无可能模拟出如此客观的人格。

门开了,那颗梨紧跟其脚步消散,南梨華没有回头,任凭真空管刺入后颈。猩红贴着搭好的轨道画出一个O形,然后缩回箱体,隐约传来液氮外泄的细声。

“我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南博士,”医师说,“我是邓蒂斯,负责检测你的‘自我’。”

“喔喔听起来很赞,”女孩撇嘴,“我可以走了么?”

“虽说略显无理,但是大悲,你得等到结果出来。”

“好嘞,”南梨華耸耸肩,“反正你们找到才见了鬼。”

当然第二句话仅在心里打个过场。

“你是人类么?”持续近2分钟沉默过后,邓蒂斯冷不丁发问。

“我是次生星云巫女,只要一个念头即可将因果逆行,顺便屠杀你们所有人。”女孩笑出声,“被你发现了,我好怕,哈哈。”

“挺帅的,”男人点头,“如你所见,我不是,我的结构让它更‘完整’。”

“那是什么呢?”

“你想知道?”邓蒂斯歪头。

“不想。”南梨華几乎没有延迟地回答,宛如排练多遍。

“意料之中,”男人夹起一张纸,卷烟般滑动两下,后者从肉眼无法察觉的层面分离,变得愈发不像一个整体,而是“白色”与“矩形”元素之叠加。

“我懂了,”女孩盯着邓蒂斯的脸,“你是异常,为什么不开始呢?潜伏期没到么。”

“你真的懂了?我对此深表怀疑。”邓蒂斯随手将概念抛在桌面上,它于空中结合,接触实体的刹那令它转瞬即逝地扭曲,而后重塑为纸张。“顺便如果我被称作‘异常’,你亦无法逃脱,我大体知晓你的目的,吾不言。”

“好玩儿,你大概率是WordPlay之神。”南梨華冷笑,“某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物被一个陌生人声称读取了,发笑程度听起来高于文爱怀孕。”

邓蒂斯闭上双眼,然后睁开,虹膜转换为紫色的正环。


“还是把ffmpeg从ffgui内剥离吧,体积太大了。”事物从高层鸟瞰着。

Nan醒了,她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自己似乎有事情要做,不过尸体是否具有知觉还需进一步确定。

脑中似乎少了些东西,如同刷完bfs,dfs,dp,bis二叉树三种遍历,拓扑,哈希后跑去红灯区大战五百回合一般无力。

“其实时床崩塌这个结果大家早已意识到,只是不知道人生的悲哀之一是否有udemy买了几百套60刀的教程结果半章都没看。”Nan自言自语。

“临走前似乎谁说高分辨率可以提升,贴图就是材质表面的那层,不管时间轴——或是时外,导入外部都是世界坐标,归0,0,0。”虚空如此回应。

实体在低休谟空间内难以变更形态,且只会缓慢消亡,几个假想划过Nan的脑海,如果罗伯特·斯克兰顿从中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存在,那么上帝仍给她留了充裕时间。

必须重构物理躯体

紫色自女孩脑海中浮现。

输入身份,如模糊酌情省略

“姓名…呃。”女孩迟疑了一下,“7小时5分钟。”

“自我”已捕获,其坐标将于180秒内转移至外部世界,此外,因你没有输入呼号,由系统自动分配,其为{Prudence}

“好一个坚韧,”Nan嗤之以鼻,“I do not give a fuck。”

她从世界夹缝中直起身子,远处隐约有光点闪灭,像古老的烽火在城池边缘扩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